首頁 按摩 a 片 按摩 a 片

按摩 a 片



對于 孫曉芬, 牛壯 原本只是惦記她的身子,喜歡她的美貌。

  可是經過今天這件事情后,他發覺喜歡的更多了,還喜歡那顆金子般的心。

  越接觸,他就越喜歡這個女人,心想著要是以后能一直在一起,那該有多好。

  可是這事他不敢奢望了,畢竟孫曉芬已經結婚,聽說男人跟她也很恩愛。

  要不是出國打工給孫曉芬荒了近一年的地,估摸著他都沒機會去‘見縫插針’。

  所以就眼前這種情況來看,他也只能去惦記孫曉芬的身子了。

  當天晚上的時候,牛壯就想好了,再拿治病的由頭,去找孫曉芬。

  可還沒來到門前的,他就聽到了路上兩個人的閑聊。

  說是老沈家的閨女沈 芳芳回來了,原本她住南屋,南屋 起火沒地住,就借住孫曉芬那了。

  這讓牛壯很郁悶,原本還想著今晚跟孫曉芬干點啥快活事兒,沒想到有人橫插一杠子。

  孫曉芬家是不能去了,牛壯只好回到自己家,躺在炕上靠腦袋去幻想……第二天早上的時候,牛壯提著草籃跟鐮刀,正準備出門去割草喂牛。

  可剛開門的,就看到門前站著個漂亮姑娘。

  那姑娘可是真漂亮,大眼睛雙眼皮,挺挺的鼻子紅紅的嘴唇兒。

  身上穿著件卡通貓的緊身小T恤,被里面那東西給撐到緊繃繃的。

  甚至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罩罩兒的邊緣花紋,直讓人擔心會不會把那兒給擠疼了。

  “ 傻子,你還認識我嗎?”漂亮姑娘開口詢問,聲音中充斥著一股子得意勁兒,作為全村唯一一名大本生的得意。

  牛壯掛起憨傻的笑容,“沈芳芳,破褲襠,里面藏著一個筐。

  你也搗,我也搗,搗的里面長滿草。

  你也拔,我也拔,拔的芳芳要生娃……”一聽到小時候不知道那個老流氓給她編的順口溜,沈芳芳就羞的臉通紅通紅的。

  她還記得呢,小時候自己都傻兮兮的念叨這順口溜,結果回家被 老媽一頓胖揍。

  這都多少年沒聽到了,沒成想這個傻子竟然還記得,而且還當面念叨出來了。

  她狠狠一把推開牛壯,然后就大方的走進了牛壯家里。

  牛壯掛著憨傻的笑容,目視著沈芳芳。

  但是他心里一點都不傻,沈芳芳就是老沈的閨女,在城里上大學。

  這不年不假的,還不是周末,再聯系到昨天老沈家起火,他不能不多尋思點事。

  這時候的沈芳芳,已經走到了家里的 兩頭牛近前。

  她捂著鼻子,顯然是嫌棄牛身上的味道太刺鼻,但還是不肯離開。

  隨后,她更是對牛壯說道:“傻子,你這兩頭牛喂的不錯啊,能值幾個錢了。

  ”果然,牛壯就知道沈芳芳不會無緣無故回來,更不會無緣無故登門。

  不過他依舊憨傻 笑著,他得看看沈芳芳到底想怎么把這兩頭(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牛拉走。

  牛壯這邊想著,沈芳芳那邊也沒耽誤了琢磨。

  昨天聽到老媽說家里起火,她心急到不行,請完假就著急忙慌的回來了。

  在家里,老爸跟她嘀咕起了白天老媽冤枉牛壯的事,她當時就不樂意了。

  她認為老爸太傻,跟牛壯幾乎是一類人。

  “反正牛壯是個傻子,沒準賣牛時還會被人騙呢!與其他被別人騙,還不如把兩頭牛補償給我們,大不了以后咱多照望下他,時不常的給他三瓜倆棗,沒準他還得感激咱們呢!”這是沈芳芳昨晚跟她爸說的話,完全贏得了她媽的贊賞。

  娘倆一拍即合,決定還是得從牛壯身上找補償,把那兩頭牛給牽來。

  沈芳芳小手一拍胸脯子,然后就把這事兒給應下了。

  這不今天起了個大早,從孫曉芬家離開后,就來牛壯家要牛來了么……稍稍琢磨一下,沈芳芳撥弄著肩頭垂落的長發,羞赧的說道:“牛壯,你還記得咱們小時候過家家時,你跟 我說長大以后要娶我嗎?”牛壯裂開嘴笑了,一臉的傻模樣,“娶芳芳,娶芳芳。

  ”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厭惡的色彩,但這并不妨礙她繼續溫言軟語。

  “牛壯,現在我家起火了,我上學都沒有學費和生活費了。

  學校一聽說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給攆回來了,不讓我再上學,說是等湊齊學費再讓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學,我真的好想上學,我還想著等上學畢業后找份好工作,多賺點錢養著你,這樣我們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給你生娃娃,給你買更多 的牛……”一通訴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過后,沈芳芳拋出了最終目的。

  “牛壯,你能不能把牛給我呀,讓我賣掉,然后湊學費和生活費。

  這樣等我以后畢業了,就可以賺更多的錢,給你買更多的牛。

  等咱們結婚時,讓滿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牛壯當時就樂的合不攏嘴了,連忙興沖沖的點頭,“好!”沈芳芳喜上眉梢,遠沒想到這么簡單就把牛壯給騙了。

  老媽昨天還又是污蔑又是耍賴的,何必吶,對付個傻子而已,幾句謊話就足夠了!她愈發的得意,然后恭維了一句牛壯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牽我家去吧!”話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轉身就走。

  那雙裹在大長腿上的肉色絲襪,在太陽下還泛起閃閃銀色,看著真性感。

  還有那粉色短裙下的小嬌媚,隨著步伐扭來扭去的,很是誘惑人。

  牛壯看的過癮,眼珠子直勾勾的,恨不能拐個彎鉆進裙子里面去。

  可牽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幾步,發現身后沒動靜,好奇的轉身來看,就看到牛壯滿臉傻笑。

  她催促道:“快牽牛啊,趕緊跟我走,我還著急回學校呢!”牛壯咧著嘴笑道:“不牽。

  ”沈芳芳愣住了,“你剛才明明答應我的,怎么又不牽了?”牛壯一本正經的指著那兩頭牛的牛腚,一字一頓的說道:“牛、壯。

  ”他的意思很明確,一頭牛叫‘牛’,一頭牛叫‘壯’。

  合起來,牛壯,這兩頭牛是他牛壯的。

  沈芳芳當時就明白了,牛壯,不給牛!這讓她有些急眼,原本還以為挺順利一事兒呢,沒想到牛壯光答應不干活。

  這可怎么辦才好呢,總不能……色誘這個傻子吧?色誘的念頭在沈芳芳腦海中剛萌芽,隨即就被她狠狠的掐死。

  色誘牛壯,牛壯配嗎?雖然他長相不錯,身材也挺好,但這些都無法掩蓋他傻子的本質!眼神中的厭煩色彩消失,沈芳芳繼續甜言蜜語。

  她訴說著現在多么的需要錢,將來嫁給牛壯后的生活又會多么的美好。

  直說的她口干舌燥了,牛壯終于再次答應,“好,娶芳芳,過好日子!” 房間里面空蕩蕩的, 婷姐和張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個澡, 我就收拾東西,昨晚牛皮已經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結果,就在我拖著行李準備離開時,門忽然開了,接著婷姐和 陳澤華走了進來。

  陳澤華穿著西褲襯衣,身體筆直,將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現出來。

  手里提著一盒奶和幾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說:“ 葉飛,我是為昨天的事情,專程來給你道(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歉的。

  不瞞你說,小軍從小就那副臭脾氣,誰說都不聽,長大還這樣,我們都很頭疼。

  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訓了他一頓,我相信以后他再見到你,肯定不敢再亂來了。

  ”陳澤華事業有成,為人處事方面,也足夠圓滑通達,我就是心里有氣,也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再說經歷了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間成熟了許多,踏入社會,誰會管你委屈不委屈,別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沒有錢,有沒有背景,如果沒有,即便你被別人打死,也沒有人可憐你。

  這,就是現實社會。

  我說 陳總,昨晚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哪能讓你賠禮道歉,還麻煩你大老遠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陳澤華將東西放下來,笑著說:“葉飛,你雖然比劉軍年輕幾歲,可你比他懂事多了。

  只要你心里不記恨他就好,我麻煩不麻煩,都是次要的。

  ”說到這,陳澤華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問:“你這是?”這時,婷姐也凝眉看著我。

  我說:“在這里住了這么長時間,我想換個環境。

  陳總,那你們聊,我就先走了。

  ”然后拖著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又沒影了。

  “葉飛,等等。

  ”陳澤華忽然叫住我,“看來你心里還記恨昨晚的事情呀,這也不能怪你,換做是我,我也過不去這道坎。

  葉飛,其實我今天來找你,還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還缺個 領班,雖然是個小職位,但卻少不了,我想來想去,決定讓你當這個領班,你看可以嗎?”讓我當領班?我愣了下,淡笑道:“陳總,這算對我的補償嗎?”陳澤華愣住了,顯然沒料到我會把事情說破,幾秒后,笑著點頭說:“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我比較看中你這孩子,年輕人嘛,就應該多給點機會。

  葉飛,你不會不答應吧?”我沉吟不語,目光滑過婷姐的臉,看到的是一雙充滿復雜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東西撥弄了下,有一絲隱隱作痛。

  我說:“陳總,這么好的機會,我怎么可能拒絕呢,我在這里先謝過陳總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陳澤華最后能走到哪種地步,所以我答應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對一個沒錢活下去的人來說,重要嗎?陳澤華點頭說:“好,這樣最好不過。

  那你先休息幾天,等傷恢復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說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來我依然拖著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間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點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 莉莉召集所有服務生,當眾宣布了我當領班的消息。

  末了等服務生散盡后,夏莉莉笑著看著我說:“二十歲就當上領班,前途似錦呀,咯咯。

  ”夏莉莉穿著黑色的短裙裝,美腿穿著肉色絲襪,打眼一看就像沒穿似的。

  臀部微微上翹,豐滿中不失彈性,腰肢纖細,胸部又特別飽滿,將白色的襯衣撐得高高的。

  說話間,她笑瞇瞇地看著我,眼睛好像具有靈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趕緊擺手說:“夏經理,您就別調侃我了,以后還望夏經理多多關照才是。

  ”夏莉莉說:“我只不過是陳總手下的一名員工而已,哪有能力關照你呀,不過工作上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相互交流交流。

  現在時間還早,要不去喝兩杯?”我昨晚喝高了,現在聞到酒味就有些作嘔,只好笑著謝過。

  “那行,以后有機會再喝。

  ”說完,夏莉莉扭著性感的屁股走了,看著她那豐滿的身體,我居然有種原始上的沖動。

  晚上八點多,酒吧迎來了客流的高潮期,幾乎所有包廂都坐滿了。

  不久,一個叫李兵的服務生過來說,有桌客人找我,讓我過去一下。

  走進包廂,我才看到是昨晚動手打我的劉軍,這家伙懷里摟著一個女人,正是叫瑩瑩的那個女人。

  除此之外,還有兩三個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較另類,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睜,看到是劉軍找我,氣就不打一處來,說:“幾位,有什么吩咐?”劉軍扔掉煙頭,一巴掌拍在瑩瑩的屁股上,說:“去,給飛哥道歉。

  ”聽到這話,我詫異地皺了皺眉,給我道歉,這個劉軍到底想干什么?瑩瑩扭扭捏捏地走過來,看著我說:“飛哥,昨晚是我錯怪你了,我給你道歉,對不起。

  ”瑩瑩化著淡妝,穿著吊帶和短褲,將火辣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我面無表情地說:“用不著,只要以后別再給我找麻煩,我就燒高香了。

  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說著,我就準備走。

  哪想到,瑩瑩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說:“飛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說明你還記恨我。

  ”劉軍也站了起來,給那兩三個社會青年介紹說,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的葉飛兄弟,以后但凡葉飛有什么麻煩,哥幾個都得想盡一切辦法幫忙。

  劉軍的話,讓我更加迷糊了,這家伙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葉飛,你就坐下來,陪哥幾個喝幾杯吧,我覺得你這人不錯,沒準咱以后還能成為好兄弟。

  ”說話間,劉軍就過來拉我,還說如果領導怪罪我喝酒,就說是他劉軍的意思。

  我推辭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喝了幾杯,末了瑩瑩點了首歌唱起來,我忍不住問劉軍,是不是陳澤華讓他來給我道歉的,劉軍沖我一笑,說道:“舅舅倒是說過,不過我來找你也不全是因為我舅。

  葉飛,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個漂亮女人,是你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6RW3zB/FlsJs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