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山口 珠理 山口 珠理

山口 珠理



因為太過激動,高 雯馨激動著,就發現說錯了話,連忙停了下來,小臉一片微紅,都不太敢看我了。

  我 內心偷笑,但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尷尬的表情……高雯馨臉紅了一陣子,不過很快就帶著這一絲嬌羞堅毅的看向我 說道:“ 陳叔,就讓我 幫你揉揉吧,沒事的。

  ”我內心興奮到了極致,但我表面上,卻裝作一副很為難的樣子,猶豫了一下, 點頭說道:“好吧,那陳叔把褲子給拿掉。

  ”說著,我就要拿掉褲子,高雯馨啊的一聲,臉蛋微紅:“還要tuo褲子嗎?”我苦笑著點頭:“是啊,不這樣的話,就沒辦法揉了啊。

  ”“嗯,那你拿掉吧。

  ”高雯馨臉色發燙。

  我偷笑一聲,迅速就把褲子給拿掉了,只剩下一條四角褲,躺在高雯馨的面前,高雯馨 看了一眼,紅著臉問我:“陳叔,你大腿是哪里受傷了啊?”我老臉一紅,抓著她的手,然后就放在 了我大腿根部,距離那里很是接近,幾乎只要一個不慎,就可能會 碰到我那里。

  高雯馨也沒想到部位會這么隱秘,她偷瞄了我那里一眼,支支吾吾的問:“是這里嗎?”我假裝很疼,輕輕的點了點頭,但是卻十分享受她碰到我大腿的感覺。

  高雯馨沒說什么,只是紅著臉低下頭,把手伸過來,輕輕的開始給我揉了。

  因為距離那里實在是太近了,沒揉幾下,高雯馨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那里,她手上一顫,臉色更紅幾分,但卻強忍著沒收回手,繼續幫我按了起來。

  而她的手碰到我那里的一剎那,我舒服得都快要叫出來了,那種感覺使得我渾身火熱,簡直美妙到了極致啊。

  我忍不住眼神火熱的盯著高雯馨,高雯馨半坐在床沿,認真的給我揉著,我盯著她那前面被包裹的兩團,以及那妖嬈的小蠻腰,還有那嬌羞的小模樣,使得我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同時下面也有了強烈的反應。

  雖然有些怕被高雯馨看見,但我還是心臟狂跳的期待起來,待會高雯馨看見我那里,會是什么反應啊?她那么久沒碰過這玩意了,說不定看一眼,就會勾起那種心思呢?此刻的我,又是激動,又是緊張。

  揉了幾下,高雯馨的手,再一次不小心的碰到了我的那里,我舒服得都快叫出來了,而這時候,高雯馨似乎也反應過來有些不對勁了,她疑惑的抬起頭來,看了我下面一眼。

  也就是這一眼,高雯馨的臉,如同被抹上了紅霞一般,整張小臉蛋紅的十分可怕,她趕忙把頭給低下了,不過在低下的那一剎,她似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那里,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色彩。

  “陳叔,你大腿,腿應該好多了吧,揉得也差不多了吧?”(姐弟亂欲)高雯馨支支吾吾的說道。

  我也老臉一紅,說道:“雯馨,不好意思,陳叔沒別的想法,也沒那種意思,就是想上個廁所,所以憋得厲害。

  ”我故意這樣解釋著,是怕高雯馨不理我了。

  高雯馨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她抬起頭,忍不住又悄悄的看了我那里一眼,這才說道:“陳叔,你要不要先去上個廁所,然后我再給你揉?”我搖了搖頭,假裝可憐,苦笑著道:“這里越來越疼了,還是等你揉完了再說吧,這會兒下床太疼了!”說著,但是我心臟卻撲通撲通的跳動得很快,因為高雯馨眼神中的小動作,被我捕捉得一清二楚,她明顯偷偷的看了我那里幾眼,這就代表,她對我那里不排斥啊,并且似乎還有些喜歡,要不然的話,她怎么會偷偷看呢?想到這,我更是激動得要命,看來,這次又有機會啊!我果然猜對了,每個女人都有很強烈的裕望,高雯馨也不例外,她自己的老公不行,身邊又沒有其他男人,她自然也很渴望那種東西,要不然她怎么會偷看我那里呢?上次我碰她的時候,她反應那么大,甚至被裕望沖昏了頭腦,這就足以說明,這次我可以故技重用,而且我一直對自己的本錢都很是驕傲,即使現在年齡大了,但比起一般的小伙子可還要猛。

  高雯馨顯然也發現我比別人大了,接下來她在幫我揉的時候,頻頻的偷瞄我那里,眼中閃著驚訝和好奇。

  而我,則假裝有意無意的,疼得扭動 身子,而那里也時不時碰到她的手,開始她還有些躲著我,不過緊接著,當我那里再一次碰到她手的時候,她竟然像是沒有反應一般,繼續給我揉著,也沒閃躲。

  這一個發現,瞬間把我激動得不行,她居然不躲著我了?我看向她的時候,發現她的臉蛋已經紅的不像話了,把頭低得很低,但我還是能看到,她那咬著唇,嬌羞的模樣,真是美麗極了,我的征服裕,一下到達了極致。

  我現在真想直接抱著她,然后和她來一次完美的戰斗,可我還在盡量的壓制住自己,因為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萬一她又跑了,那下次再想要接近她,又很麻煩了。

  “雯馨,你怎么臉蛋那么紅啊?”我故作奇怪的問道。

  “啊?陳叔,有嗎?你現在感覺好多了嗎?”高雯馨被我問得一個激靈,她努力的把表面裝得很淡然,但越是這樣,我就越看得出她內心的不平靜。

  “你臉蛋那么紅,是不是又漲奶了啊?我現在倒是好多了,不過你這個樣子,我倒是挺擔心你的!”說著,我一臉很關心的表情。

  猶豫著,我試探著問道:“雯馨,我給你的藥,你都吃了嗎?你要不要陳叔再幫你按一下啊?”話語之中,我充滿了關切之意,其實我內心很清楚,她根本沒有漲奶,我只是想試探試探她,到底讓不讓我碰她。

  而高雯馨臉蛋紅潤,她看了我一眼,又低頭了,似乎在猶豫著,我瞬間內心一喜,看這個架勢,似乎有戲啊。

  我連忙變得更加關切道:“雯馨,你有事情可要說呀,不然到時候漲奶會變得更加嚴重的,陳叔這就來幫你檢查一下。

  ”說著,我裝作急得忘乎所以的樣子,從床上半躺起來,伸手就要去碰她那里,眼看著我的手距離她前面的那兩團只有一寸的距離了,而高雯馨恍惚之中,她趕緊抓住我的手,臉色都紅了一大半。

  她嬌羞的看著我,開口說道:“陳叔,不用檢查吧,我真的沒事……”“那你臉紅什么?只有漲奶漲得難受,才會憋紅臉啊。

  ”我皺著眉頭,一副很嚴肅的模樣。

  高雯馨說不出話來了,她支支吾吾的,想說什么,卻又不好說,而我內心偷笑,我當然知道她為什么臉紅了,但是她總不可能明說出來,說是因為看到我那里,她才臉紅的吧?“陳叔……”她開口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趁著她放松警惕,我直接把另外一只手伸了出去,然后迅速的放在了她的那里!“啊……”一聲輕哼傳出,高雯馨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忍不住叫出了聲,臉色也紅透了,她看向我,有些生氣,又很嬌羞的說:“陳叔,你干什么?”說著,她就趕緊去抓住我那只手,想要把我的手從她那里拿下來,我連忙在按了幾下,高雯馨頓時嬌羞欲滴,從喉口中再次發出一聲長吟。

  而她抓著我手的力度,也瞬間松了很多,有點欲拒還迎,想要拿開,又舍不得的感覺!我很清楚,她是被我弄舒服了,現在只要再加把勁,說不定就可以把她給拿下了,想到這,我頓時無比激動,興奮到了極致。

  我內心嘿嘿偷笑,但臉上卻一本正經的,十分嚴肅的說道:“雯馨,我剛才已經檢查了一下,你那里都有點腫脹的跡象了,還騙陳叔說沒事呢,趕緊的,陳叔再幫你按一下,不然我可就要生氣了,陳叔真是白救你了,自己身子都不愛惜,癥狀又出來了,也不早和陳叔說!”高雯馨羞愧欲死,她看向我,也沒有想著要拿下我的手了,反而看向我下面的時候,眼神中透著一絲渴望,不過很快一閃即逝。

  “雯馨,你坐好了,陳叔現在幫你按,待會回去到我屋里再拿一些中藥回去熬。

  ”我嚴肅的說道。

  “嗯……”高雯馨點頭,顯然已經淪陷了。

  我激動到了極致,調整好心情,我就開始幫她按了。

  幫她按了沒多久,我就等不及了,而且見她也早就迷失了,我一把把她撲倒在了床上,嘴巴就向著她湊了過去。

  可就在我撲倒她的時候,她猛地警惕起來,反應忽然變得很激烈,雙手猛地一把推開我,有些羞澀的說道:“陳叔,我們不能那樣,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高雯馨一把將我推開,不讓我有進一步的動作。

  我心中十分不甘心,眼看著就能將高雯馨搞到手了,而且錯過這次機會還不知道以后有沒有機會呢,畢竟高雯馨的老公也不是天天出差,這讓我極為糾結,可不能眼睜睜看著高雯馨離開。

  正當我下定決心要對高雯馨霸王硬上弓的時候,高雯馨羞紅了臉對我說道:“陳叔,你讓我再好好考慮考慮,畢竟咱倆的關系可不能讓別人知道,要不然的話我老公對打死我的。

  ”“而且以后咱們有的是機會,你說是不是?”高雯馨看著我,我心想她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我心中的確不甘心就這樣放走到嘴邊的鴨子。

  我嘆了口氣。

  因為我看到高雯馨眼底除了羞澀之外還有絲絲的倔強,我知道要是我這次對她霸王硬上弓的話她肯定不會同意的,甚至還會對我心生厭惡,將來也別想有機會靠近高雯馨了。

  想到這里,我也不得不說道:“對不起雯馨,我剛才也是被豬油蒙蔽了內心,叔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怪陳叔。

  陳叔以后再也不會對你做這種毛手毛腳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高雯馨臉頰通紅,即使如此,也掩蓋不住她眼中的羞澀與渴望。

  我分明看到她看向我褲襠的時候吞了吞口水,說明她也是很想和我做那些事情的,只是沒有度過心中那關而已,我的確需要給她點時間來考慮,欲速則不達。

  我還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高雯馨連忙將衣服穿好,站在我面前梳了梳頭,對我說道:“陳叔,你就好好在家養傷吧。

  這幾天我會給你帶飯過來吃,你也不要拒絕我的好意,要不是因為我的話你也不會受傷。

  ”“好了,陳叔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見。

  ”看著高雯馨離開的背影,我戀戀不舍,不由得嘆了口氣。

  曾經有個這么好的機會擺在我面前我沒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我實在是難受得很,待到高雯馨走了之后上廁所給自己弄了一次才回到床上躺著,腦海中滿是高雯馨那具曼妙的身子,真是誘人! “你說說要是我發到你們學校網站上,這下子每個師生都能 瞧見,你說到時候你不就火了嗎?說不定啊你還得感激我呢。

  ”邁克一臉的認真,仿佛這件事說的跟真的一樣。

   馬婷婷初出茅廬,根本不是邁克的對手,三言兩語就已經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萬不能讓邁克把這個視頻傳出去,否則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這樣的人,簡直是太丟人了,一定會被人恥笑的。

  .而且還有媽媽,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著的對象,竟然是邁克老師,一定會接受不了的吧,她會不會覺得有我這么一個女兒,實在是太給她丟臉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馬婷婷處于無奈,被一個個想法壓迫著,她小聲的說道,只是邁克剛開始聽不太清,皺著眉,豎起耳朵,嚴肅的問了一嘴:“你說什么?”馬婷婷卻誤以為,他這是在威脅自己。

  咬這雙唇,臉色微微慘白,狠下心來繼續大聲說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這視頻傳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會如你的愿。

  ”“這就乖了嘛,早一點說不就好了嘛,何苦讓我白費這么多力氣。

  ”果然這個視頻還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總算是沒有白費。

  邁克心中的高興,自然不能讓馬婷婷瞧見。

  盯著她仍然害怕的蜷縮著身子,邁克笑的開心得意,向著馬婷婷走過去。

  “乖,千萬不要害怕,我可是會很溫柔的。

  ”邁克就像笑面虎,不斷地安慰馬婷婷。

  或許是因為他的這些話,馬婷婷果真安靜,任由邁克用勾起的手指,將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睜睜的看著,邁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離得是越來越近,逐漸縮短。

  直至光芒都已經消失不見,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興奮。

  這次邁克很是享受,他的腦中不斷回放昨天晚上看過的視頻。

  上面的畫面不斷刺激著他的小腦。

  剛想進一步動作,時機不巧,門再一次清晰地響起。

  “乖女兒,媽媽今天回來了,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我給你做呀。

  呀!這,邁克老師也來了呀。

  ” 孫玉梅把門關上,一扭頭,看見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點悸動,竟然顧不上脫鞋,直接飛奔,跑來馬婷婷的臥室。

  隔著門,聽見聲響, 兩人觸電般 飛快推開對方,坐在那里,面紅耳赤,盯著,馬上就要闖進來的孫玉梅。

  “邁克老師。

  ”孫玉梅兩眼放光,顧不上旁邊女兒的存在,踱步走到邁克的面前。

  這才幾天未見,怎么消瘦了許多?異樣的光芒打在邁克的身上。

  邁克抖動身子,起了寒戰。

  下意識看一下身邊的馬婷婷。

  馬婷婷早就像受驚的刺猬,將自己團成一團,愧疚的看著孫玉梅。

  完了,這個小妮子怕是再次會避開自己一段時間了。

  邁克心中憤憤的想著,對孫玉梅也不自覺,多了幾分惱意。

  “你可好久沒有來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嗎?”孫玉梅像是看不出邁克眼中的嫌棄,伸出小手,搭在邁克潔白的手臂上,豎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劃走。

  邁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飛快將自己的手從孫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經走到馬婷婷身邊,站直了身子,正義凜然的說道。

  “抱歉,前兩天有事,學校那邊耽誤了一些,這才沒有過來,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準時來給馬婷婷同學補課的。

  ”果然處于(男女性故事)愛情的女人,智商都為負數。

  孫玉梅自然看不出邁克對自己的嫌棄,還在那兒有意無意的,像邁克靠近。

  兩人你退我進,你追我趕,玩得不亦樂乎。

  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聲,揉了一下鼻子,對著孫玉梅說到。

  “媽媽,邁克老師好不容易來一次,今天晚上你還不趕緊做飯,別讓老師回去吃了。

  ”“啊,對對對,你瞧我這記性。

  ”孫玉梅一拍腦子,喜氣洋洋,轉到廚房房間,只 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馬婷婷顧不上此時的面紅耳赤,雙手抱成一團,將身子往后一縮,老老實實坐在書桌前。

  把那些東西全都擺出來,看起來是想要學習的模樣,但實際上書本連放倒了都不知道。

  邁克也不著急,這一次雖然人沒得手,但關鍵證據還在手里握著,他就不相信,馬婷婷能躲著他一時,躲得了他一世。

  晚飯,三人坐在一起,邁克還興高采烈與孫玉梅談論,就好像剛才的事從未發生過。

  馬婷婷一個人悶著頭在那兒吃著飯。

  平日里的飯菜是那樣的可口,可是今日為何如此索然無味?躲在孫玉梅身后,馬婷婷不情愿地同邁克說了一聲再見。

  邁克有意無意,留下一句:“明天見。

  ”轉身大步流星走了。

  馬婷婷一個人仍停留在邁克剛才的那句話中,她似乎覺得,這句話在同自己表達什么含義。

  師范學校。

  每天中午,邁克翹著二郎腿兒,靠著椅背,只要在那閉目養神,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伴著飯菜的香氣,清淡的女人香,就隨之飄至他的鼻尖。

  “來了?”邁克睜開一只眼睛,打量著面前穿著裙裝,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 范玲玲

  她熟練地放下手中的保溫飯盒,任憑邁克拽住她的一雙手,來回撫摸。

  只是低眉順眼,調戲般怒吼一聲:“就不能正經點兒。

  ”邁克自然知曉,范玲玲一點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將范玲玲拽到自己懷中,隔著腰肢,伸手打開飯盒。

  閉上雙眼,湊過去細細聞上一遍。

  “嗯,真香。

  ”“你說的是人啊,還是這飯菜啊?”被邁克抱在懷中,也不知是喘不過氣,還是被邁克身上的男子氣概所吸引,范玲玲滿臉通紅,渾身體溫飛快升高。

  只有扭動腰肢,才能讓現在的自己變得舒爽一些。

  “飯香人更香。

  ”紳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邊,邁克輕搭上去,只留下一個飛快地吻,甚至來不及回味,已經跑開。

  邁克的辦公室在一樓,和外面只隔一層透明的玻璃,不時有一兩名學生路過這里,一扭頭就看見親密的二人。

  大多為男生,個個憤怒的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盯著平日里學校最為高冷優雅的女神,此事經像小貓咪一樣乖乖的,坐在邁克身邊。

  讓人大跌眼鏡。

  這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讓邁克十分得勁兒。

  坐直身子,高高揚起頭,享受范玲玲親手喂飯,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對的。

  “我可該走了,下午還有課呢。

  ”兩人吃完飯,溫存許久,一看手上的表針,范玲玲知道時間有些著急,趕緊脫離邁克的懷抱,飛快的跑向門外。

  匆匆忙忙之間,似乎忘記,上課用的書本,還留在邁克的書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終回味剛才兩人之間的種種,根本停不下來,嘴角也向上揚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曉。

  一堵高大的“墻”,出現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說擋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來不及剎車,一個猛子扎進“墻”里。

  “墻”并沒有想象中的疼痛,但還是讓范玲玲捂住發紅的鼻子,皺著眉頭,帶著一點怒氣。

  “誰呀?走路不長眼睛嗎?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會說一聲抱歉嗎?”“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這范女神,這是打哪兒來呀,怎么手上還提著飯盒,難不成是給誰送飯去?”范玲玲心中一驚,剛才被撞的頭腦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經聽得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林偉光,師范大學有名的富二代。

  仗著自己家中有錢有勢,連老師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銘,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絕不會讓給別人,哪怕是毀掉。

  林偉光追求范玲玲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對這種驕傲自大,放蕩不羈的富家公子,沒什么好感,自然也對他冰冰涼涼,愛答不理。

  沒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給撞上了,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別擋路。

  ”范玲玲留下這簡單的三個字就想穿過去。

  心中感慨,你個富二代。

  可千萬別再招惹我。

  明顯,林偉光今天,不想輕易放范玲玲離開。

  哼了一聲,轉到范琳琳面前,顧不得她的拒絕,捏起手指,將她手中的保溫飯盒,舉到自己面前,飛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

  湊過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鉆。

  林偉光學著邁克的樣子,贊嘆一句:“呦,真香。

  ”同樣的贊美,偏偏在林偉光這,范玲玲只聽出濃濃的厭惡,和反胃。

  壓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著頭,壓著嗓子,真想趕快離開這兒。

  本想伸手抓過飯盒,誰知林偉光比她反應更快,已經率先將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強勁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這堵“墻”來個親密接觸。

  這個林偉光平日里打架,抽煙,喝酒,無惡不作,身上常年是濃重的煙味兒。

  這股氣味兒熏得范玲玲渾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可偏偏,林偉光怎么會放棄這么好的一個時機。

  不對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經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這可是在學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樣?”范玲玲終于察覺,林偉光現在的圖謀不軌,心中帶著一點恐懼,四下搜索。

  這里人煙稀少,地處偏僻,是一個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會有人過來。

  林偉光早就想到這一點,他得意地昂起頭,開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說。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兒去。

  “你說說我追求你這么長時間,你對我愛搭不理,沒想到你竟然會對一個50多歲的糟老頭子感興趣,為什么?就因為他長得白嗎?”這個50多歲又白的糟老頭子,說的正是邁克。

  范玲玲心中一涼,終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偉光會專門來堵她,原來剛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見了。

  原本還帶著一點羞愧,聽到最后,范玲玲也氣到了不行。

  驕傲的把頭昂起,怒視著林偉光。

  “沒錯,我喜歡誰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憑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訴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否則,我一定讓你嘗嘗后悔的滋味。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76LM/sEbXA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