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jav m?i jav m?i

jav m?i



  那是 蜜月的最后一天,很早就起床 的我,想給他做一頓豐盛的早餐。

  在廚房忙碌完之后,我便一臉笑意地跑到床前,親吻他的額頭準備叫醒他。

  卻突然聽到他手機來短信的滴滴聲音, 一時起了好奇心,便順手拿起來 打開短信:你 別再拖延下去,我懷孕了!  戀愛的這一年多我就像個被寵壞的孩子,甜蜜的讓人羨慕。

  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中我們步入了結婚殿堂。

  蜜月里他一如既往的對我好,而我也開始努力做個好媳婦希望能配得上他對我的好。

  公婆也把我當親生女兒一樣對待。

  這讓我更珍惜來之不易的圓滿和幸福。

    一個短信毀了我的蜜月和幸福  可怎么也沒想到,蜜月還沒度完,我卻無意中看到他的手機短信,而這個短信,徹底毀掉了我們的幸福。

  那是蜜月的最后一天,很早就起床的我,想給他做一頓豐盛的早餐。

  在廚房忙碌完之后,我便一臉笑意地跑到床前,親吻他的額頭準備叫醒他。

  卻突然聽到他手機來短信的滴滴聲音, 一時起了好奇心,便順手拿起來打開短信:你別再拖延下去,我懷孕了!你要是不想讓她知道就趕快離婚,要不就給我50萬不然大家都別想痛快!我整個(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人僵硬了,心臟仿佛不能調動,手顫抖得差點拿不住手機。

  更讓我震驚的是發短信的人居然是參加婚禮的朋友。

  那一瞬間,我大吼一聲, 張宏,你不是人,你是個畜生。

  老公一下子被我不同尋常的舉動喊醒,看著眼冒怒火的我,他小心翼翼地問道,親愛的,你怎么了?我隨手把手機摔給了他,你自己看吧!之后,我穿好衣服,拿起包就摔門而去。

  蜜月懷孕的小三找上門(2/2)  憤然離去卻不得不面對現實  回到娘家,他天天打電話發信息認錯,我統統不理會,即便公婆來娘家接我回去,我也是執意要和他離婚。

  昨天我們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轉眼我就要面對這樣的背叛,這種痛讓我迷失了方向也讓我覺得惡心。

   女人,是連毛巾都不能公用的 動物,何況是男人!  我像個逃兵背著背包來到麗江,都說這里是滌蕩靈魂的地方, 我想這正是我需要的。

  每晚躺在河邊的客棧聽水聲樂聲,看著路上男女的愛情故事一幕幕上演,時間卻還是過的那么慢。

  一個晚上突然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你在哪里啊?快回來吧,張宏好多天都不吃飯了,把家里的 東西也砸了,人瘦的都沒樣子了……聽到這些我不爭氣的眼淚噴涌而出。

  回家吧,無論分合我都必須面對。

     推開 家門 他憔悴懺悔  推開那個只住了一個月的家門,雜亂的房間再沒有了往日的溫馨,只見他瘦弱的身體蜷縮在沙發的一角,我多想用手去撫摸他凌亂的頭發,多想抱抱他。

  可我似乎失去了力氣,我想這時還是一點可口的飯菜能喚起他吧。

  我在廚房熬了點粥放在茶幾上,他以為是媽,便不耐煩的推開了,我冷冷的說,快吃飯,餓死了我怎么和你家人交代!他猛的抬頭發現是我,立刻抱住我,一邊哭一邊說:對不起!對不起!你終于回來了,我和她是結婚前不小心發生的錯誤,我沒想到她會來鬧,我錯了,原諒我吧親愛的,我是真的愛你,求你原諒我一次吧……我好想原諒他,原諒這個我曾經深愛的男人,可就在這時,小娟,也就是那個發信息的女人,她居然在這個時候來到了我家。

  我像一頭憤怒的獅子盯著她,我問她來干嘛,她說來看我們離婚沒有,我還沒來得及說話,我老公瘋了一樣過去扇了她兩耳光,一邊咆哮的罵她是個不要臉的女人,用這么卑鄙的手段來騙我們離婚……我無暇顧及他們的鬧劇,只丟下一句話:你們自己解決好了再來和我說!蜜月懷孕的小三找上門(2/2)  我到底該不該原諒他? 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 點了 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好,剛才是手法教學。

  為師順便再給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識,哺乳過程是咱們哺乳動物繁衍成長的關鍵過程,來,你坐下,為師給你親自示范一下。

  ”孫妍自然不知道吳寶庫所謂的親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當看到吳寶庫蹲下身子,張嘴湊過來的時候,她慌了,雙手死死護著。

  “師傅,您……您這是……”見狀,吳寶庫怒了,起身指著孫妍就訓斥起來。

  “我這是要給你模擬動物的喂養過程,這可是獸醫的必修課!把手拿開!”孫妍一臉猶豫,父親告訴過她,這個地方不能隨便給外人看。

  可轉念一想,師傅也是為了給自己言傳身教。

  索性,她紅著臉緩緩把手放了下去。

  見孫妍被自己吃的死,吳寶庫剛蹲下身子,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興致被擾,吳寶庫一臉不悅的去接電話。

  電話正是孫妍的父親孫 大國打來,想打聽下自己女兒的學習情況。

  吳寶庫不耐煩的讓孫妍過來接電話,自己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

  眼看孫妍光著上身,一手打著電話,一手捂住胸口,吳寶庫心里突然有了個瘋狂的念頭,下意識舔舔嘴唇,起身走了過去。

  見師父過來,孫妍正說要掛斷電話,吳寶庫卻拜拜手,道:“沒事,你把電話開免提,繼續聊就行。

  為師時間寶貴,所以你要一邊打電話一邊看好為師的示范。

  還有,千萬別發出聲音,不然為師會分心,知道嗎?”孫妍點了點頭,開了免提,然后放下話筒,說道:“爹,師傅說不用掛,他正在……嚶……”她話沒說完,吳寶庫突然發動攻勢,腦袋直接湊了下去……這一聲嚶嚀宛若魔音,讓吳寶庫當時眼睛都有點紅了,嘴里跟裝了發動機似的肆意索取。

  撲面而來的男子氣息和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讓孫妍的嬌軀來回扭動,大腿來回磨蹭。

  “丫頭,你咋的了?”孫大國在電話中問道。

  孫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出那么羞人的聲音。

  “我……我沒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卻在不住顫抖,貝齒死死咬著櫻唇,生怕自己發出聲音會打擾到師傅。

  雖說心里臊的慌,可孫妍總覺得師傅很厲害,弄的自己還挺舒服。

  他好幾次忍不住要叫出聲,只得用小手死死捂著嘴巴。

  吳寶庫現在心里更是有股說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孫大國是老相識,現在卻隔著電話偷摸的欺負人家的女兒,還是個十八九的黃花大閨女,這讓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頭,你要好好聽師傅的話,知道了嗎?”孫大國在電話中說道。

  聞言,孫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聲。

  “老孫,你放心吧。

  你女兒還算聽話,我正教她實踐呢。

  ”吳寶庫含糊不清的說道。

  “那就行,老吳,你多費心,可得好好教我家這丫頭。

  ”孫大國隔著電話也沒發現什么異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在被吳寶庫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畢生所學好好教她。

  ”吳寶庫突然停下動作說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孫妍,低聲道:“剛才為師教你的手法,再復習一下。

  ”見師父手指的方向,孫妍臉蛋突然一紅,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伸出纖手攥住師傅的寶貝。

  少女纖手帶來的順滑感讓吳寶庫連吸幾口冷氣,繼續埋頭索取起來。

  這沒一會的功夫,孫妍就已經軟成了爛泥,上身抵著吳寶庫的腦袋,手上動作卻一直沒停,一邊還要斷斷續續的回應著父親的話。

  興許是太刺激了,吳寶庫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點繳械,連忙起身。

  沒玩到正戲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師……師傅,可以了嘛?”孫妍紅著臉蛋說了一句,覺得兩腿無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會叫出聲。

  吳寶庫眼睛滴流一轉,點了點,然后對著電話說了一句,道:“老孫,你女兒挺聰明,一學就會。

  一會我再教她點別的,你倆繼續聊。

  ”難得被師傅夸獎,孫妍心里一喜,覺得只要按照師傅說的做,就一定能留下來拜師學藝。

  “為師問你,剛才什么感覺?”這邊通著電話,吳寶庫沒敢把說的太明,可孫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認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臉蛋,輕聲憋出一個字。

  “癢……”“這是正常反應,具體是哪?”“就……就是這里。

  ”單純的孫妍指了(大炕上性經歷)指自己下方,卻全然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帶給吳寶庫何等的沖擊力。

  此時的吳寶庫覺得都快爆炸了,卻也只能強忍沖動,低聲說道:“除了癢之外,是不是還有很多粘乎乎的東西?”聞言,孫妍臉蛋通紅,巴不得找個縫鉆進去,點了點頭。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知道時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聲音壓低,道:“很好,身為獸醫,你一定要記住,這種時候就要進行最后一步。

  得用東西幫雌性動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話,那些粘乎乎的東西會堵塞,輕則無法配種,嚴重的話還會發生潰爛。

  ”這些東西孫妍壓根不懂,一聽師傅這話當時就慌了,眼淚直打轉。

  “師傅,那……那怎么辦?你快幫我,我不想……”孫妍沒控制住音量,聲音大了點,電話中的孫大國當即疑惑道:“丫頭?怎么了?疏通啥?”吳寶庫臉色一變,忙的比出噤聲收拾,而后一本正經的回道:“沒事老孫,就是這丫頭身子有點小毛病,我馬上就幫她治。

  你先別說話,省的我分心。

  ”被吳寶庫這么一說,電話中的孫大國也沒敢再發出動靜。

  只見吳寶庫裝模作樣的繞著孫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過去,低聲道:“把褲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來。

  ”一聽要脫褲子,還要撅屁股,孫妍猶豫了。

  “怎么?不愿意?”“別……別,師傅,我愿意!”孫妍也沒多想,更怕那兒真的會潰爛。

  她耷拉著腦袋把褲子連同粉色小褲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腳尖踮起,屁股高高翹起。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9fpvr/293uC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