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臺灣 早期 三 級 電影 臺灣 早期 三 級 電影

臺灣 早期 三 級 電影



倏地,我從睡夢中驚醒,身上的 男人是假的,身下的春潮卻是真的。

   我結婚三年了,老公調到S市開拓業務,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數。

   我心里一酸,身子本就空虛到極致,被那春夢撩撥,我忍不住翻開微信,顫抖著點開一條視頻。

   啊!唔……里面傳來了少兒不宜的聲音,這是駕校 教練發給我的,我在學科三,跟他出去練車的時候,他時不時地拿騷話撩撥我。

   在我沉默以對后,直接甩了一段愛情動作片給我,就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我用一根手指解決了繃到極致的欲望。

   攤開手指,上面纏繞著絲絲津液,多少個寂寥的夜都獻給了它。

   雙休日的周末,又 到了練車的時間。

   胥教練接到我的時候,我才發現車上一個學員都沒有,想到他在微信上發的露骨視頻,我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情不自禁懷疑起他的用心。

   我既羞恥又隱隱有些期盼,我想我一定是孤獨太久! 接下來的教學很順利,當天色漸漸昏暗,我看他打卡下班,收了教學視頻,我停好車起身要走。

   他卻一把按住 了我的手:怎么,不想多開開,你不是很想早點學會嗎? 早點學會開車,就能隨時隨地開著車去S市找我老公了。

   他的手很寬很厚,短袖襯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掙扎,他見我沒有反對,便握著我的手把手剎松了,掛檔繼續開。

   在他的指揮下,我將教練車開得偏離了科三的練習路線。

   夕陽西下,漫長而人煙稀少的公路上,只剩下了我們這一輛車。

   我忐忑不安地看著方向盤,大腿突然一癢,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

   我嚇了一跳,往后一躲,他一腳踩下剎車瞪了我一眼,趁著我發愣,大手一下子擠進了我雙腿中間,停在短裙里的褲褲上,他像彈琴一樣緊一下松一下的敲擊著。

   許久未被闖入的那里傳來舒爽的感覺,想要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來。

   胥教練小麥色的肌膚上露著一絲笑容,他用另一只伸向了那神秘的地方。

   我緊緊夾住雙腿,不讓他的手進一步探索,臉上羞得通紅:不要這樣,我已經結婚了!我恨自己的身體這么敏感,也隱隱有些責備老公對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亂想,身子突然一低,卻是椅子被他調低了,他自以為突破了我的防線,根本不顧我的反對,按住我就朝我摸來。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 胸部傳來的舒爽卻讓我無法拒絕。

   他的舌頭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潰不成軍。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身上一涼,上衣卻被他掀開了,肆意的撫摸著。

   不要!你再動一下,我就投訴你!我連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訴又怎么樣 我嚇了一跳,心底的羞憤上頭,開始瘋狂的反抗…… 我推不開他,就用力拉開車門,往地上一滾。

   他陰沉一笑,又要再上來的時候,我已經站了起來,抬腳踢他、推他,他敗了興,咬牙讓我別后悔,正好他的電話響了。

   他接了,聲音一下子平穩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著摸了我一把:你別失望,咱們下次繼續! 我暈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練脫掉的褲子都沒有穿正,那蕾絲花邊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體無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幾次車都沒打到,無奈之下只好就著那種讓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鐵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擠人,我靠著中間的柱子站著,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東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隨著地鐵行駛的節奏一下一下。

   那堅硬的觸感,還有那股火熱,隔著短裙一點一點地燃燒著我的身體,之前被胥教練撩撥起來的火氣慢慢地死灰復燃,我心跳得很快,覺得既羞澀又心煩。

   那人感受到我的猶豫,突然借著到站故意大動作的撞向我,我暈乎乎地被他整個抱在懷里,圈在柱子中間動彈不得。

   他驚喜地輕笑:想要嗎?他得寸進尺地低頭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嚇得連忙掙扎,順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個皮膚很白戴著眼鏡的年輕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緒一飛,我們身體相接的地方已經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喉嚨里一陣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覺,可是這里是在地鐵上,他是陌生人, 我不能,我的掙扎卻讓他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他就在這人擠人的地方盡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邊一空立刻推開他跳下車。

   他跟著我下車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讓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風一吹我驚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瘋了嗎,這個人可是地鐵咸濕男,他剛剛強行欺負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腳,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蕩蕩的,玄關處的鏡子將我纖細瘦長的身子照得潔白無瑕,胸前的雪白峰巒起伏。

   我還記得當初剛剛結婚的時候老公像只餓了一個月的狼,瘋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強,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卻也瘋狂到嚇人,我痛到抓傷了他的肩。

   他喜歡玩花樣,經常慫恿我,可我覺得那樣不好,總拒絕他,只喜歡與他中規中矩地躺在床上。

  慢慢地他就對我失去興趣,后來為了升職干脆調到了S市,一個月兩個月都不回來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夠擁有我,滿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給他發送微信視頻,響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電話,連續打了幾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電話那頭響起他低沉的聲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個教練……我一只手拿著電話,忍不住想象著老公在我身邊躺著。

   嗯,你好好學車,我加班了,過幾天放假回來! 老公我……話還沒說完,他就掛了! 我心底的欲望頓時更盛了,想到胥教練對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鐵上的那一幕…… 啊……我輕聲低喘著……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閨蜜 黃婷婷拉我一起下樓。

   這是市中心的寫字樓,下班時間電梯很擠,我習慣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擠到,而黃婷婷則總是喜歡站在最中間。

   看著她穿著職業白襯衫和黑短裙被人夾在中間,一會兒擠過來,一會兒擠過去,那胸前的豐滿幾乎要被幾個西裝男擠得變形,我還看到有幾個人的手一直都借著公文包的阻擋放在她的臀部,時不時捏撫摸一下,黃婷婷面上帶著笑,也不拒絕,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鐵上的事情,沒想到電梯上也有…… 我走著神,有人擠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覺像觸電一樣,我嚇了一跳。

   連忙退后避開他,那人回頭看了我一眼,紅著臉小聲地說對不起,,我隨意瞟了他一眼,是個很清秀的男生,看著青澀,想著也不是故意的,便沒有計較! 黃婷婷與我一起吃了飯后,說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緒也不高,便帶我去 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著一個人回去也是孤枕難眠,還不如陪她玩玩兒。

   她把我帶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會所。

   在包廂里等技師的時候,我問她今天怎么不去約會,有空找我玩兒。

   黃婷婷紅唇一嘟:約個毛線,昨天剛分手,老娘失戀了! 加上這次,她失戀過十幾二十次了! 她以前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臨到要結婚,結果男朋友出軌她室友,她當即立斷分手,從此以后只戀愛不結婚。

  換男友的頻率一個月、三個月一次。

   我也不勸她,她反正很快就會有新男朋友了。

   黃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瞇著眼睛問我車學得怎么樣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練,那個流氓,于是搖頭:不怎么樣,他……他不是人! 我歷數他對我的不軌行為,黃婷婷卻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錯的! 我一愣,黃婷婷卻說她去年學車也是他,兩個人上第二次課就在一起了。

   聽著她夸張地描述著與胥教練的那些瘋狂,我就像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覺得有一點惡心卻又莫名有一絲遺憾,當初如果我沒有掙扎,沒有被打斷,那種感覺…… 黃婷婷慫恿我:有空你試試,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沒那個才怪! 我心底的羞恥心讓我打住了念想,讓她找關系幫我換一個女教練:在沒有確定我老公出軌前,我不能背叛他! 黃婷婷笑了,包廂里的燈光突然調淡,照著人朦朧迷離,門打開,進來兩個高高瘦瘦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子,其中一個長相俊美地熟練地走向黃婷婷,扶著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黃婷婷朝另一個男人小聲道:這是我姐們,第一次來,好好招呼著,弄不好不給小費啊! 黃婷婷說著閉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動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來摸去,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以前只試過女技師,可這次黃婷婷卻非要慫恿我點男技師,我瞧著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澀的面孔,覺得很是眼熟,腦中一熱,脫口而出:是你! 面前這個自稱八號的人就是之前在電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認出了他,笑笑伸手過來扶我,我不習慣這樣,連忙搖頭說只洗腳不按摩! 他低著頭的眉間閃過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決定待會兒還是給他與婷婷一樣多的小費。

   暗淡的光影,舒緩的音樂,好聞的香味,腳上溫暖的水溫,讓我情不自禁放松起來,閉上眼享受著八號長長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軟的撫觸,我攔了一下說不按摩。

   八號低聲道:洗腳也要按頭按手腳! 我以前也洗過腳,的確是這樣,不好再拒絕,便繃著身子讓他按。

   說不清他的技術好不好,但是我卻覺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輕輕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絞著我的手指,那觸感很軟很硬,我心頭一陣火熱。

   頓時口干舌燥,恍神間,他已經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邊替我按起小腿來,一點一點地沿著我的絲襪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漸漸加快,呼吸急促起來。

   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手指總會時不時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褲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點不一樣的感覺。

   我紅著臉,耳朵突然一熱,卻是他低頭附在我的耳邊溫柔地問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繼續,連忙哽著嗓子搖頭,說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卻還是順從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長,放在肩上的時候,時不時地點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連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rdquo(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 他干燥溫熱的手半伸進我衣服里,指了指離我不遠的黃婷婷,不知什么時候起,那女人竟然脫得只剩下了三點式,兩人正在互相撩撥,我的臉紅到了耳朵根,暗罵黃婷婷,死丫頭,竟然帶我來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淪,不能讓欲火將我打敗。

   我推開他,自己擦了腳,借口要上洗手間,跑了。

   “ 三虎哥, 翠兒可是你 媳婦啊,你竟然想讓我和她睡?!”  “對!我不但要讓你睡我的媳婦,我還要讓你睡 村長的媳婦!”  張寒目瞪口呆的看著酒桌對面的三虎,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三虎的媳婦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平時把她捂的那叫一個嚴實,怎么今天喝了點酒,就變這么大方了?  就算他真是要感謝自己從水塘里救起他兒子的大恩,也沒必要把自己老婆也搭進來吧?還讓自己睡村長媳婦,這就更扯淡了,人家村長媳婦跟誰睡,他說了也不算啊!  這時候,三虎才咬牙切齒的說:“張寒 兄弟,不瞞你說,老子的那兒早被村長那個王八犢子打壞了,做不成男人了,空守著你 嫂子也沒法滿足她,這日子過得那叫一個憋屈!你得幫哥哥出了這口氣,去 睡了他媳婦!天天給這王八蛋戴綠帽子!”  三虎說的這件事張寒也聽說過,據說村長張 德旺跟三虎有仇,故意嫁禍他偷看村里女人洗澡,就帶人把他的命根子給廢了,原來這幾年三虎一直懷恨在心。

    不過張寒可不想摻和他跟村長的私人恩怨,便尷尬的說:“三虎哥,這事兒你找我可是找錯人了,我到現在壓根就沒睡過女人,連怎么睡女人都不知道,哪有那個本事去把村長的媳婦給睡了?”  紅著眼的三虎一拍桌子,焦急說道:“所以我才讓你先睡你嫂子練練手啊!你先睡了你嫂子,讓你嫂子教你怎么睡女人,等你熟練了之后再去睡村長媳婦!”  三虎說這話的當口,他媳婦翠兒正在門外偷聽,一聽這話,嚇的慌忙又退了出去,手里端著菜盤子、靠在墻上,心臟咚咚一陣狂跳。

    自從三虎被村長廢了之后,這幾年翠兒一直在家守活寡,對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婦來說,這年紀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守著一個無用的男人過了好幾年,心里對男人的那份兒渴望,早就快把她給急瘋了。

    但是,三虎自從沒了那方面能力之后,連心理都扭曲了不少,對自己看的更緊,別說找男人,平時就算是跟男人多說一句話也要被他又打又罵,這讓翠兒心里更是壓抑的厲害,這幾年折騰下來,心里對三虎那份感情早就被他耗盡了。

    張寒是這村里少見的年輕后生,長得不賴,性格又好,而且體格也壯實,翠兒平日里想男人的時候,總是會在腦子里不自覺的想起他,其實不光是她,村里不少小媳婦對張寒都頗有好感,有時候幾個女人聚在一起聊些女人的話題,張寒總是被議論的對象。

    最讓翠兒心儀的,是張寒這小伙子人品端正,就像今天中午,他看見自家兒子二毛和村小學張老師家兒子小強在池塘里溺水,二話不說就跳進去把倆孩子救了上來,村里人都對他贊不絕口,翠兒心里對他也是格外感激。

    三虎本來說請張寒來家里吃飯、感謝張寒對自家兒子的救命之恩,可讓翠兒沒想到的是,三虎竟然在酒桌上把自己“許”給了張寒!這讓翠兒心里又驚又喜。

    聽那意思,三虎想讓自己教張寒怎么睡女人,再讓張寒去睡村長媳婦,自己可不管張寒能不能睡到村長那個潑辣的媳婦,關鍵是這下自己寂寞了這么久總算有人滋潤了,而且這是三虎自己的主意,自己這要是跟張寒走到一起,不就是奉旨出軌嗎……  張寒這時候也傻眼了。

    好家伙,三虎這為了報仇可真是豁的出去,為了給村長戴綠帽子,竟然讓自己睡他媳婦,真是聞所未聞!  不過話說回來,翠兒嫂子長得那真叫一個水靈,身材傲人,在村里絕對是數得著的,所以讓三虎這么一說,張寒心里也難免有些癢癢。

    一想到翠兒嫂子這么漂亮,卻守了好幾年空房,張寒說不動心那是假的,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擔憂,試探性的三虎:“三虎哥,這事兒嫂子肯定不能答應啊!”  三虎當即說道:“這有啥!你嫂子也兩三年沒做過女人了,要說不想那肯定是假的,這事兒只要我去勸她,她肯定會同意!”  說到這里,三虎話鋒一轉,死死盯著張寒,鄭重的說:“不過你必須答應我,睡了你嫂子之后,立刻睡了張德旺的老婆!”村長張德旺的老婆名叫馬蘭,要論姿色,那也是村里能排進前三的,不過她性格潑辣的很,仗著男人是村長,格外的囂張跋扈,村里男人見了他都要繞道走,哪個敢打她的主意。

    張寒也很是沒底,他雖然對翠兒嫂子頗有好感,也對三虎的提議格外動心,但是要睡了馬蘭,這任務實在是太艱巨了。

    張寒沒底氣的說:“三虎哥,馬蘭性子潑辣,誰看她一眼都要被她追著罵到家門口,我就是有睡她的心,也沒睡她的膽啊!”  三虎立刻拍著胸脯說道:“你放心,我觀察他們兩口子很長時間了,你知不知道我為什么找你幫我這個忙?”  張寒連連搖頭。

    三虎接著道:“就是因為我發現,馬蘭那個臭娘們平時看誰都不用正眼瞧人,唯獨看你小子的時候,她眼睛里外都透著一股子不同尋常的意味,你沒睡過女人你不懂,馬蘭那娘們對你肯定有意思!”(少兒益智故事)  張寒自嘲的笑道:“我算個球,人家怎么可能對我有意思。

  ”  三虎說:“你是這村里年輕后生里長得最好的,身體也好,馬蘭比張德旺小了十幾歲,張德旺那老驢日的哪能滿足得了她?我看咱村也就你有那個本錢喂飽馬蘭了!”  張寒說:“三虎哥,我惹不起張德旺啊,你看看你,只是跟他有點過節,就被他打壞了身子,我要真把他媳婦睡了,他還不宰了我啊!”  三虎一臉恨恨的說:“兄弟,你放心,你只管睡了馬蘭,驢日的張德旺有我來對付,我保準他后半輩子只能躺著過!到時候別他沒能耐宰了你,就算你當他的面睡馬蘭,他也只能干看著!”  張寒愣了愣,要說這張德旺確實不是東西,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干了不少惡事,就連張寒也沒少讓張德旺欺負,全村人都對他恨之入骨,而且村里人也沒什么法律意識,張德旺打壞了三虎的身子,三虎也只能受著,要是他真能找機會反抗張德旺,把他干個半身不遂,不光是給他自己報了仇,也是為村里老少爺們做好事了。

    而且,張寒看出三虎臉上的那股子戾氣,連自己老婆都拱手送給自己了,可見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這讓張寒心里也生出一股子血性,如果自己配合三虎,自己睡了村長的媳婦、他再把村長干成殘廢,那自己不光是得了翠兒嫂子以及馬蘭那個娘們,還幫村里的老少爺們出了口氣,何樂而不為?  想到這里,張寒端起酒杯,一杯燒酒下肚之后,對三虎說道:“三虎哥,既然你愿意替咱村鏟除張德旺那個毒瘤,我張寒也不能慫了!這事兒我干了!”  三虎也仰頭將杯中酒喝盡,激動道:“張寒兄弟,自從我兩個哥哥死后我也沒其他兄弟了,以后你就是我親兄弟!”  隨后,三虎紅著眼對張寒說:“這幾年我活的憋屈,這仇要是再不報,我自殺的心都有了,所以我一定要讓張德旺付出代價!好兄弟你記著,我將來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你可得幫我照顧好我那個婆娘和二毛,讓他們過上好日子……”  喪失男性的雄風多年,讓三虎心理極其壓抑,眼下只盼著能夠通過報仇得到釋放,所以報仇一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張寒對他的狀態很是理解,鄭重點頭,說:“三虎哥,你放心,真道那個時候,我一定努力讓嫂子和二毛過上好日子。

  ”  一直躲在門外偷聽的翠兒實在是按捺不住,一邊端著菜走進來,一邊裝糊涂的問:“你們哥倆這是在說啥呀?什么讓我們娘倆過上好日子?”  張寒與三虎二人面面相覷,尤其是張寒,臉蛋漲紅不知道怎么回答,總不能跟他說:你老公讓我睡了你,以后照顧好你們娘倆吧?  這時候,三虎忽然站起身,破天荒的主動把翠兒手里的菜給接了過來,又扶她在身邊坐下,道:“媳婦,跟你商量個事。

  ”  翠兒心頭狂跳,卻故作詫異的問道:“什么事啊?”  三虎長嘆一聲,話沒出口眼淚卻先流了下來,動情地說:“媳婦,我要找那驢日的張德旺報仇,他讓我這輩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就讓他一輩子躺在床上做不成男人!”  翠兒急忙捂住他的嘴,說:“三虎,你瘋了,張德旺哪是咱能惹得起的!”  三虎怒道:“惹不起也要惹,這個仇再不報,我就恨不得去后山找棵樹吊死算了!”  說著,三虎又道:“說實話吧,這仇不報我也活不下去了!而且我想死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上吊用的繩子我都準備了好幾條,這次我是實在忍不下去了,正好,今天張寒兄弟正好救了咱家二毛,他是咱們家的救命恩人,人品沒的說,我也能放心把你們娘倆托付給他。

  ”  翠兒眼淚摩挲:“你要是真咽不下這口氣那就去找他報仇,萬萬不能自己尋短見啊!”  三虎點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與其窩窩囊囊的死了,不去跟他拼了圖個痛快。

  ”  說著,三虎又道:“我跟張寒兄弟說好了,我去報復張德旺,讓他幫我睡了馬蘭那個娘們,給張德旺戴個綠帽子!”  翠兒點點頭,長嘆一聲:“你們兄弟倆商量好了就行。

  ”這時候,三虎又說:“只是張寒兄弟沒有信心能睡到馬蘭,而且他也沒睡過女人,不知道該怎么弄,媳婦,你教教我兄弟吧!”  翠兒雖然早就在門外偷聽到了三虎和張寒的對話,但此刻她只能裝傻反問道:“三虎,你說,讓我怎么教他?你說清楚點。

  ”  三虎結結巴巴的說:“媳婦,今晚你就……讓我張寒兄弟做回男人吧!他還沒做過男人,這幾年我不能滿足你,特別覺得對不住你,你就……”  翠兒開口道:“這……這哪行呢!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么做人?脊梁骨都會被人戳爛的!”  三虎急忙說道:“這事只有咱們仨知道,外面誰會知道呀?我總不會跟人家說張寒兄弟睡了我媳婦?對吧?媳婦,你就教教張寒兄弟吧!他懂得女人了,才能給我們報仇!”  說著,三虎已經淚流滿面,又道:“媳婦,咱們不能再逆來順受了,張德旺那驢日的把我們害成這樣,我們憑什么再忍受他呀!報復他不但報了仇,也算是給咱們靈水村的村民伸張正義了!”  翠花盯著自己的老公,表面上的態度也有些松弛,忍不住問他:“三虎,你真下定決心了嗎?”  三虎極其堅決的說道:“沒錯!我已經下定決心了!你要是還念及咱倆多年的夫妻情分,幫我這一回,報了仇,我圓了這個心思,就踏踏實實賺錢養家,讓你跟二毛過上好日子,再也不打你、罵你了!”  說罷,三虎怕翠兒心里還有顧忌,便給她倒滿一杯燒酒,說:“媳婦,我知道你是要臉面的人,你什么都不用說,喝了這杯酒,就當是答應了,這杯酒也當是給你壯壯膽!”  翠兒一聽這話,確信三虎是完全發自肺腑,于是在他的鼓動下,一咬牙,端起酒杯,將滿滿一杯子的老燒酒全部灌進了肚子里!  三虎與張寒見翠兒默許了,紛紛松了口氣,張寒眼看著面頰紅暈、身材姣好的翠兒,小腹一團火騰地升起,他知道,翠兒今晚就是自己的了!  三虎眼看翠兒也有了些醉意,便想著趁熱打鐵,趕緊對張寒說:“兄弟,架著你嫂子上隔壁柴房,里面有個地下室,鋪的全是干凈的草垛,你跟你嫂子今晚就睡那兒,隨便你們怎么折騰都沒有人會聽到!”  說完,三虎又囑咐翠兒:“媳婦,好好教我兄弟!”  翠兒酒勁上頭,膽子也大了些,對三虎說:“三虎,你以后可別后悔,再說老娘對不起你,這可是你求老娘的!”  三虎點點頭:“媳婦,放心吧!你就好好教我兄弟就行,你也苦了三年了,我知道你不容易……”  張寒見期待已久,夢寐以求的時刻終于要到了,不禁對三虎再度充滿了感激,攙扶著翠兒便去了柴房。

    翠兒身體又軟又燙,入手的觸感和溫度讓張寒心里更加的迫不及待,而三虎目睹著自己老婆跟張寒去了地下室,這才沖張寒喊道,“兄弟,我給你們把門關好,沒事不要上來,等明天我再給你們開門。

  ”  “好,三虎哥,謝謝!”張寒巴不得三虎趕緊關門走人,他已經快受不了了。

    三虎這才哀嘆一聲,轉身關上了門。

    地下室里的張寒聽到了三虎鎖上門了,忍不住想撲到翠兒的身上,但還是強忍著沖動,結結巴巴的問翠兒:“嫂子,到底怎么做呀?”  三虎不在,翠兒反倒是不緊張了,一看張寒這傻模樣,就知道這小子還真是個處男,心下一喜,嬌聲道:“傻小子,別急,嫂子教你。

  ”  說著,翠兒便主動脫掉了自己的上衣,那春光也從衣服中顯露了出來。

    張寒一見便忍不住撲了上去,翠兒驚叫一聲,忙道:“慢點,別這么粗魯,嗯……不是這樣的,你先把自己衣服脫了呀!你不脫衣服怎么弄呀!”  張寒這才稀里糊涂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身下強烈的反應把翠兒嚇了一跳,心里更是一片蕩漾,空落了好幾年,老天爺補償給自己這么一個寶貝,真是值了……  翠兒一邊脫去自己下半身的衣褲,一邊對張寒說道:“傻小子,嫂子這是頭一回被你三虎哥以外的男人看,嫂子雖然不是黃花閨女給你,可也是正經女人,身子干干凈凈的,你得了嫂子以后要好好珍惜嫂子,不要有了媳婦就把嫂子給忘了,你能做到嗎?”  “嫂子,我知道,你放心吧!不管什么時候,我絕對不會把你忘了的!”  翠兒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此時自己那兒早就反應強烈,做好了迎接張寒的準備,于是便紅著臉對張寒說:“來,到嫂子上面……”聽聞翠兒這么一說,心急的張寒立刻撲了上去。

    嫂子有命,他豈敢不從?更何況,嫂子讓自己到她上面去,這句話簡直讓張寒酥到了骨頭里。

    翠兒這幾年過的清苦,守著一個沒用的男人,終于有機會釋放數年的壓抑,而且又是與年輕俊朗的張寒,心里也早已經迫不及待,只盼著張寒能早些將自己從壓抑中重新喚醒。

    張寒從未想過做男人會舒服到骨子里,他一個晚上幾乎沒有歇著,與翠兒這位空虛許久的少婦纏綿整整一夜,直到凌晨四五點才偃旗息鼓。

    翠兒長時間的壓抑,猛然被張寒點燃,火苗燒得很旺盛,幾個回合根本熄滅不了,原本她還以為張寒很難一次滿足自己,但沒想到的是,張寒竟然給自己帶來了一個天大的驚喜!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B3enGR/UcHlKm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