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snsd fake nude snsd fake nude

snsd fake nude



周彤嬌顫著,紅唇發出一陣悠長又細膩的銷魂之音,伴隨著熱氣,直沖我的大腦神經。

  我也沒有閑著,一只手繞過她的裙擺,直接攀上了她的臀部,撫摸著。

  “關上窗,好么……” 就在周彤嬌嗔之際,我已經將她那條帶著蕾絲花邊的小內內,一把摘下……隨著周彤最后的防線失守,她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嬌呼。

  隨即,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她那豐滿,充滿彈性的香臀之上。

  豐腴,舒適,手感極佳。

  周彤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剛來學校任職時就受到了一陣追捧,鮮花領到手軟,追求者數不勝數,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她最后選擇了文質彬彬的張老師,但是看得出來,她 的人氣很高,就連副校長都看不上。

  但就在此時此刻,周彤最隱私的地方已經被我占據,縱聲嬌呼著。

  誰又能想到,平日里這個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現在會給我如此褻瀆呢?我的手在她的臀部上肆意動著,雖然看不到,但我能想象得出那種樣子。

  “關上窗戶,好不好,求求你了……”周彤的嚶嚶聲 在我耳邊回蕩著,她也是擔心被外面看到,以后對她有什么不好的影響。

  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我點點頭,同時猛地拍了一下她的翹臀道:“那你乖乖的脫了,躺床上等我。

  ”啪的一聲脆響,周彤給我拍的嬌顫不已,重重喘息著。

  就在我起身關好窗戶,正準備自己脫衣服的時候,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別說是周彤了,就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你爸媽不會回來了吧!”她驚呼道。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然后朝外面大喊一聲:“誰啊!”“我啊,開門!”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我長舒一口氣,原來是死 胖子

  “等著,我睡覺呢!”喊完,我開始不急不慢的脫衣服。

  “你干嘛?外面的人是誰啊!”周彤反而急了。

  我說,王凱來了,估計是找我玩的。

  “王凱?”周彤愣了愣,隨即更加慌亂起來。

  她茫然的看著我這不大的臥室,著急道:“怎么辦怎么辦,我不能讓他發現我在你屋子里!”要是被別人知道她和自己的學生做了這種事,她搞不好這輩子都完了!周彤的話才說完,她就開始在我的屋子里亂跑起來,一會看看櫥柜,一會蹲下看著床底。

  但無奈的是我家并不大,根本藏不下她。

  我努了努嘴,內心里也嫌棄的王凱不行,這該死的胖子昨天剛坑 了我一次,今天還要來壞我好事。

  當下,我只能指著床說:“你先睡進去,一會兒我裝病上了床,你就趴在我身上,應該能蒙混過去!”周彤早就亂了陣腳,也顧不得那么多,連忙鋪開 被子鉆了進去。

  等我脫的就剩一條褲衩后,看著躲在被子里的周彤,不免有些好笑。

  這時,門口的死胖子又重重的敲了幾下門,催促著我。

  打開門,胖子直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頗為不滿的問我怎么開門都要這么久。

  我故意打了個瞌睡,說自己感冒了,正躺床上呢。

  隨后,我回到臥室上了床,同時不忘扶著周彤的兩邊胳膊,讓她整個人壓在我的身上,最后再蓋好被子。

  胖子 在外面喝了兩口水后跟進了屋子,看我爬上床,嘆了口氣說:“本來還想叫你出去玩呢,咋好好的就病了?”我躺著,很隨意敷衍了他兩句。

  我主要的心思,還是在周彤身上。

  由于現在她完全壓著我,和我緊緊的貼在一起,我能明顯的感受到她胸前正好抵在我的下面。

  就連被窩里都是香噴噴的,充滿了誘人的女人味,讓我大為滿足。

  不由得, 我下面也開始有些一絲反應……“你爸媽呢,又出差了?”胖子在我屋子看了幾眼后問。

  “嗯。

  ”“你現在身體怎么樣啊,吃了藥沒,明天能不能好,咱們出去開黑啊?”“應該能吧。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著他,偏偏死胖子今天耐心又好得很,問了我一大堆廢話后,竟然還拿起了我的PSP,坐在一旁玩了起來。

  “……”我心里那叫一個無語啊,看樣子這死胖子一時半會兒的是不會走了,周彤就這么壓著我,時間一長我也受不住啊。

  我把被子稍微掀開了那么一點,周彤這時也在里面抬起了頭,可憐巴拉的看著我。

  看得出來,她也很煎熬。

  可我也沒有辦法,胖子不走,我就得一直忍著。

  或許是待在里面時間久了,周彤也有些難受,她的身子開始輕微的挪動著。

  這不動還好,一動起來,她那兩團飽滿就在我的下面亂蹭著,整的就好像是她在給我……聯想起那些不健康的大片后,我下面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了。

  到最后,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竟直接按住了周彤的腦袋,朝我下面貼了過去!面對我的強迫,周彤自然不會愿意,她反抗著,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下面貼上去,哪知道即將觸碰到她紅唇的那一刻,她直接扭過了頭。

  這一下,導致我下面只是貼在了她的臉頰上!我生氣了,畢竟現在吃虧的是她,她怕,我可不怕。

  我的腦子飛速運轉著,想了一會兒后,我直接掀開了被子,高聲 說道:“好熱啊!”周彤被嚇得倒吸一口涼氣,連忙把被子拽了回來,把自己裹得死死的。

  饒是胖子愣了愣,后知后覺的抬起頭來,問我:“熱?熱你也得忍著啊,明天病好了我還等著你帶我上分呢。

  ”我壞笑一聲,說道:“胖子,你幫我把空調開開,遙控器在外面。

  ”“能不能開啊,你不是病了嗎?”胖子狐疑道。

  “開一會兒,我實在受不了了。

  ”我說。

  “那行,就開一會兒啊,稍微涼快點我就關了。

  ”說完,胖子就出去找空調遙控器了。

  趁他不在的這會兒功夫,我拉開了被子,笑嘻嘻的對里面小聲說道:“老師,我難受!”“你想都別想!”周彤瞪了我一眼,她當然清楚我在想什么。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現在滿腦子里都是昨天周彤在辦公室偷偷的給她老公弄,我也想享受一次。

  于是,我威脅道:“老師,你不答應的話,那就別怪我了啊……”說著,我將被子的一角越拉越高,如果這時候胖子走進來,肯定能看到我的身上還趴著一個女人。

  “想死啊你!”周彤被嚇得連忙又把被子拉了回來,然后認命了似的說道:“我…我給你那個就是了!”我得意的笑了。

  后來,胖子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沒找到遙控器,還大聲問我到底在哪。

  我強忍著笑意,說我記錯了,遙控器在書桌抽屜里。

  胖子回來不滿的嘀咕了幾句,然后再幫我開了空調。

  與此同時,我也神不知鬼不覺的脫掉了自己的褲衩,對準了周彤。

  隔著被子那條細縫,我隱約可以看到周彤正注視著我的下面,隨后,她雙手扶穩,思索再三后,終于垂下了頭。

  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來自周彤的魔力。

  上天一般的感覺,美的無法言喻。

  盡管我在竭力的控制著自己,但是當她真正觸及到我的那一刻,我瞬間崛起,差點讓周彤把持不住。

  同時,我還要極力的克制自己,不讓自己哼出那種愉悅的滿足之聲。

  差不多十分鐘后,我的大腦開始逐漸的麻木,神情一陣恍惚,那種溫暖的感覺讓我愈發飄飄然。

  在關鍵時刻,我動了一下,更加的深了。

  “唔……”突如其來的一刻讓周彤猝不及防,悶哼一聲,同樣的,我的眼中也帶著異樣的色彩,一股股的熱浪打向了周彤……縱然是胖子在打游戲,也聽到了一道不對的聲音,隨即抬起頭來。

  他問道:“什么聲音?”我被嚇得冷汗都流了出來,雖然剛才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但我也沒想到周彤會發出聲來啊!我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張的看向外面說:“好像,是隔壁大媽晾衣服的時候摔倒了吧?”胖子信了,但是我身下周彤卻像是生氣了,朝我的那里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

  頓時,我疼的猛地一翻白眼,還好忍住了沒喊出來。

  又過了二十分鐘后,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一直被這么壓著,我還沒法挪地方,只能朝著胖子說道:“你啥時候走啊,我想睡覺了,你在這打游戲我沒法休息。

  ”好說歹說一頓勸,胖子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走的時候還不忘叮囑我注意休息,當然了,我的游戲機也給他拿去了。

  終于等到胖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掀開被子,周彤在里面早就悶得面色通紅,出來后的第一件事,就在趴在床邊,把那些東西全部呸了出來。

  甚至,她還夸張的不住干嘔著,狼狽極了。

  我有些不悅,但還是靠過去,輕輕拍著她的后背說道:“至于么,這東西又不臟。

  ”周彤渾身一怔,猛地推開我,淚眼汪汪道:“別碰我,你這個畜生,張偉,你不是人!”我無奈的擺擺手,心想這都什么時候了,她還要在我面前裝清高,再說了,又不是沒給別人這樣弄過,典型的就是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不過,看著周彤趴在床邊,單薄的衣服垂下,露出胸間一片白花花的溝壑時,我瞬間口干舌燥了起來,下面也煥發著生機。

  我從后面摟著周彤的嬌軀,兩只手直接蓋在兩邊的飽滿上,我迷戀道:“老師,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開始什么?我不是都給你……”她的話還沒說完,我便連連搖頭,打斷道:“剛才只是我幫你解圍,你給我的報酬而已,咱們之間的承諾,你還沒有兌現。

  ”說完,周彤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擦了擦嘴角后,她又問我:“是不是只要和你做一次,你以后就不會再威脅我了?”我點點頭:“當然。

  ”“那行,你這么想要,我給你就是了。

  ”說著,周彤便開始自顧自的解開了衣領上的兩顆紐扣。

  當即,那兩團飽滿的雪白讓我看的更加清楚了。

  我渾身都開始燥熱著,真恨不得直接撲上去。

  很快,周彤就把衣扣全部解開(辦公室愛愛)了,露出了里面魅黑色的花邊文胸,她上半身那性感的曲線在我眼前一展無遺,風情之中不失嫵媚,嫵媚之中透著誘惑!就在我才靠進她的身邊,嗅著她身上散發的芬芳之際,周彤的手機忽然響了!周彤愣了愣,連忙從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隨即傻眼了。

  “別說話,是我老公!”周彤坐在一邊,撫了撫自己高聳的胸口,盡量讓自己平復心情后接通了電話。

  即便隔著幾米的距離,我還是聽著電話那頭聲音挺大的,好像是張老師在喊什么,反觀周彤說話聲音細膩輕聲著,就好像是正在被人訓斥一樣。

  一時間我便來了興趣,悄悄坐到了她的身邊,一只手摟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纖腰,另外一只手,隔著文胸在外面撫摸著她那飽滿的雪白。

  “哼……” 一旁的劉 春杏算是明白了,這是要干群架了,她再傻也看的出來,這不是要把溫喆往死里整嘛?歸根結底這事都是因為自己惹起來的,她急的滿臉通紅的,跑過去就扯著劉 小民的胳膊乞求道:“哥你別亂搞,這打起來是要出事的,弄出了人命怎么辦,這都不是外人,以后還要見面的,莫把人打壞了撒。

  ”“你女人家家的曉得個屁,這是我們男人 的事,你在旁邊呆著,一哈打起來了,你看看這個小王八蛋怎么求爺爺告奶奶的,他不是橫嗎?我要讓他以后都不敢見你。

  ”劉小民像是個好斗的公雞,把劉春杏拉到后面去了(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劉春杏慌了,立馬沖著溫喆喊道:“溫喆你就認個錯啊,也就沒有事了,要不然他們會把你打壞的,你怎么這么犟啊?”溫喆看見她那么焦急的樣子,心里就憋著一團火,好歹這是自己想處對象的女人,怎么能夠在她面前認慫,他仰著頭沖著 王胖子和劉小民喊道:“你們打我吧,今天把老子打死了,算你們狠,要不然,老子會找你們報仇。

  ”“說毛的大話,廢了這個小王八蛋。

  ”王胖子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大聲喊一聲, 強子為首的一伙人立刻沖上來了,揮舞著棒子虎虎生風。

   墨鏡男頓時將溫喆推到了一邊去,他們雖然只有三個人,可是面對這一群人連個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只是取下了眼鏡,一齊伸出胳膊來擋了一下,奪過了前面一個小伙子的棒子,啪的就把那個小伙子的腦袋打的鮮血淋漓的。

  “沒想到還是幾個練家子,往死里揍。

  ”強子吃了一驚,帶著頭拿著跟球棒就掄了過來,他是個帶頭的,自然是有兩下子,溫喆站在墨鏡男的后面都感到有一陣子的殺氣,下意識的閉了閉眼睛,就聽見了一聲慘叫。

  強子棒子還沒有到,已經被一個眼鏡男給踹在了肚子上,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去,其他人見老大都失足了,這還得了,頓時怒不可遏的往這邊沖。

  王胖子和劉小民站在一邊像是在看好戲,幻想著一會兒幾個人被打爬下了,然后一起跪在泥巴里給自己求饒,那場面肯定很刺激。

  不過接下來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讓他們的眼珠子差點都掉下來了,只見其中一個戴墨鏡的被打了幾棒子后,又跌倒了,他爬起來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粘上了泥巴,手往懷里一摸,頓時一把黑洞洞的 家伙對準了強子一伙人。

  打斗在這個時候停止了,大家都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這個烏黑的家伙,強子這時候拿著棒子很是不服氣,還要上去打,那墨鏡男握著家伙發話了。

  “再上前一步,你腦袋立馬開花,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強子頓時愣住了,他回頭看了看王胖子,好像在問該怎么辦,王胖子這會兒也有點發蒙,要說打人的事他干過不少,可面對一把黑家伙指著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遇見,他不由狐疑的說道:“嚇唬誰呢,拿個小孩子的玩具,以為老子是唬大的?”其他人一聽見這話也不由開始懷疑,但是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敢隨便邁進一步,強子平時里是靠打架賺錢吃飯的,要是被一把玩具給糊弄了,傳出去是多么丟人的事,他硬著頭皮上前了一步,想要試試這家伙的真假。

  那個墨鏡男見狀準備扣動手指,旁邊的一個墨鏡男見事情不妙,急忙過來拉住了他的手,低聲說道:“這里不方便,趕緊收起來,鬧大了不好收場。

  ”聽了勸那個墨鏡男點點頭,不過為了證明他手中家伙的真假,他拆開了它,拿出幾顆“花生米”來,在手里抖了抖,迅速的填充進去,再次指著強子和其他人,晃了晃,聲音低沉的說道:“現在,你們信了沒有?別逼我動手。

  ”強子這時候已經傻眼了,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感覺,這可是真家伙,弄不好一顆花生米就要了命,雖然是靠打架為生的,可是沒有想過要拿命換錢的,他們只好呆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拿眼看著王胖子,似乎是在聽他的指示。

  王胖子何時見過這樣的家伙,黑洞洞的好像隨時就要噴出一顆就要了自己的命,他只能自認倒霉,心想今天遇見了狠人了,看樣子對方來頭大的很,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跟溫喆這小子有什么關系。

  也不管一旁的劉小民目瞪口呆了,王胖子頓時換了個態度,強裝著笑臉,沖著墨鏡男說道:“兄弟您是那條道上的?看來我們之間有一點的小小誤會,你不要見怪。

  ”“我們是誰你不用多問,帶著你的人趕緊滾蛋,只想警告你,以后對溫先生客氣點,要不然請你吃花生米。

  ”墨鏡男說著,徑直走向了自己的車子,那些剛才還氣焰囂張的人子,都一個個自主的讓開了一條道。

  溫喆這時候像是在看電影,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算是什么角色,這兩天所接觸的事太多了,自從認識了金不換,他算是長了見識了,打群架就算了,居然還玩起了武器來,這玩意他只不過是在電視電影里見過啊,這金不換的保鏢都這樣的厲害,他是多么的有勢力,這回來之前還和他面對面的交談,態度還不怎么好,想起來就有點后怕。

  “溫先生你先上車吧,等他們走了,我們再離開。

  ”墨鏡男過來打開了車門,溫喆走了過去回頭見劉春杏也在看自己,被劉小民拉著王胖子的車上走,看樣子很是不愿意。

  墨鏡男開著車倒回路上去,調轉了車頭,強子帶著那些人一個個灰溜溜的回到面的上去,也不好意思跟胖子說什么,來時的囂張樣子完全不在了,駕著車乖乖的離開了。

  王胖子把車開到路上,心有余悸,劉小民平時里只不過是個小打小鬧的人,這會兒還沒有回過神來,手里燃著煙也忘記抽了,一旁的劉春杏終于說話了:“哥,我不想去縣城玩了,我想回衛生所去值班,你就隨了我的意思吧?”劉小民手指一抖,眼巴巴的看著王胖子,完全亂了分寸,“你說呢?”王胖子回頭看了看停在那里的車子,喉嚨里咕咚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額頭的汗珠子,說話聲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你們先回去吧,我剛才想起來還有點事沒有辦,不如過幾天再來看你們,你看這樣行不行?”“我看中,那我先回去了。

  ”劉春杏像是重新獲得了自由似的,開了車門就往回走,在經過溫喆的時候,特意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復雜。

  經過了這事劉小民也自然沒意思再跟著王胖子了,也開了車門下去。

  “那你開車注意點安全,改天再來玩。

  ”劉小民剛剛下了車,王胖子的車就發動起來,一溜煙的跑了,劉小民趕緊跟著劉春杏往回走,看都不敢看溫喆一眼了。

  這邊的墨鏡男見他們都走了,回頭對溫喆說道:“溫先生讓你受驚了,希望這件事沒有給你帶來太多的麻煩。

  ”“怎么會,多虧了你們。

  ”溫喆看著墨鏡男,剛才見他把家伙放進懷里,那樣子威武極了,他在想,有一天自己也這么威風那該多牛逼啊。

  “我叫小五,道上大家都稱我為五哥,跟著金老板已經有些年月了,剛才那些人只不過是一些小蝦子,不值得一提,往后有什么困難,可以找我,這是我的聯系方式,還有這個,是金老板留給你的東西,我想我們還會見面的。

  ”那個叫做小五的墨鏡男說著,從車廂后座拿出一個包裹來,遞給了溫喆,還有一張印著電話號碼的卡片。

  打了招呼,道了謝,溫喆下車了,看著小五開著車絕塵而去,他不由感慨萬千,這些人就是酷啊,估計是提著腦殼玩的人,能夠結識了他們,以后也不怕被人隨便欺負了。

  溫喆拿著包裹回去,這才發現村子里的人都拿異樣的眼神看他,當時看熱鬧的村民遠遠的都沒有靠近,他們拿著鋤頭和鐵鍬,都是從地里回來的,都在議論著溫喆是怎么回事。

  村口就見到趙老二和二丫站在人群里盯著他看,表情還很復雜,這些村民因為隔得遠,也沒有怎么看清楚,怎么來了一群人,打了一會兒就走了呢。

  “小喆,你又惹禍了吧?被人揍了?是不是犯了事,惹了人,被人給抓去了?看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子,還想進鄉衛生所,我看你就是一個沒出息的小子,將來連你老爹都不如,只能種田,臉朝黃土背朝天。

  ”趙老二一見面就諷刺起溫喆來。

  要是諷刺自己不要緊,可是這家伙又拿老爹做文章,溫喆當著二丫的面,反駁道:“你亂叫個啥?你可別忘記了,我要是進了鄉里的衛生院,你就跪著給我磕幾個頭,這話可是都記著吶,有大伙見證。

  ”趙老二打死都不相信溫喆能夠進鄉衛生院,嘲諷道:“行,誰要是不磕頭,誰是你龜兒子,我們得規定個時間,免得你到時候說忘記了,給你三年的時間,怎么樣?”“要什么三年,三個月就足夠了,你就等著吧。

  ”溫喆被即將的惱羞成怒,再說二丫還在一旁看著那,他可不想丟了這個人,再說經過剛才的事,他覺得金不換的勢力大著呢,連保鏢都那么狠,何況他的手溫,應該能夠將自己弄進去鄉衛生院。

  趙老二見即將成功,頓時一拍巴掌說了聲好,指著溫喆,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就等著吧,你要是三個月進不去怎么辦?你給我磕十個響頭。

  ”一旁的村民有端著飯碗邊吃邊看熱鬧的,頓時笑的噴飯,這趙老二明擺著是想占溫喆的便宜,不過他們也就是看個熱鬧,并不多嘴。

  “十個就十個,一百個我也答應,你等著。

  ”溫喆想也沒有想的就答應了。

  一旁的二丫拉了拉他爹的衣角,輕聲的說道:“爹,我看算了吧,這不像個事。

  ”“你懂什么,少丫頭,你還指望著這個小子翻了天不成,走,回去,我警告你以后不許跟他來往,他就是個沒出息的家伙。

  ”趙老二瞪了溫喆一眼,拉著二丫就往回走,二丫眼神忽閃忽閃的看著溫喆,一邊走還一邊回頭,有點不舍得的樣子。

  溫喆心里窩火極了,這二丫原本就算是自己的媳婦,就是趙老二這個勢利眼的爹,退了這門親事,他在心里暗自發誓,總有天得把二丫奪回來。

  村民見也沒什么熱鬧可看,就都散了去,溫喆回到家里,打開了金不換送給他的包裹,里面除了幾套新衣服,還有一個手機,這衣服一看就是牌子貨,而手機他也不懂什么牌子,總之看著挺高級的。

  把玩著手機看見一條短信,顯示的是金不換的來信,打開看是一溫話,囑咐溫喆以后用這個手機和他保持聯系,別忘記了合作的事情。

  溫喆想起金不換的話,關于老爹的一些信息,還有害老爹坐牢的那個人,就連金不換都不是他的對手,如今經過了剛才那一幕,他已經了解了金不換一些勢力,可想而知,那個人是多么的強大。

  看樣子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賺錢,搞關系,擴大勢力,這樣才能夠救出老爹,才有希望。

  正想著這事,院子的門吱呀一聲開了,進來一個人,溫喆一看,這不是村里的錢寡婦嗎,看見她怯生生的樣子,好像生怕是被人看見了似的。

  “小喆你回來了?你沒有什么事吧?”錢寡婦進來就關切的問道。

  溫喆一看見錢寡婦,就想起那天晚上在河邊的事,不由自主的打量下她的身溫,和她銷魂的一幕還歷歷在目,搖搖頭說道:“啥事,我沒什么事呀?”錢寡婦雙眼含羞,臉色擔憂,看了看溫喆,“昨天你不是和劉小民干了一架,我當時聽說后嚇壞了,后來你又被人帶走了,剛剛還在村口又鬧事了,你這是咋了?”溫喆見錢寡婦那么關心自己,不由掠過暖意,解釋道:“其實也沒有啥事,嬸子,都過去了,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回來了,你不用擔心我。

  ”“那咋能不擔心呢,你看你的臉上還有傷呢,嬸子看了怪心疼的,痛不痛啊?”錢寡婦擔憂的看著他的臉,發現還有瘀傷,皺著秀美一副很心疼的樣子,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下,滿眼都是憐惜。

  溫喆這會兒低頭一瞧,錢寡婦那薄薄的衣衫下一雙玉兔若隱若現,就不免想起那天晚上的激戰,因為是在河邊上,不怎么方便,所以弄的也不過癮,雖說昨晚上被兩個女人搞的很銷魂,可是這錢寡婦是別有一番韻味,他決定逗逗她。

  “哎呀,有點疼,怎么辦。

  ”溫喆故意的齜牙咧嘴的,想要引起錢寡婦的同情。

  錢寡婦不知道有炸,咬了咬薄薄的嘴唇為難的問:“那咋辦呀,你不是醫生嗎,你給上點藥呀,你說你跟那個劉小民干什么仗,他就是一個小痞子,你哪兒打的贏他。

  ”“可是藥用完了,我這里沒得,咋辦?我聽說女人的唾液能夠治療男人身上的傷,要不你給我試試看?”溫喆一步步的循循善誘。

  “啥唾液,你說的我聽不懂。

  ”錢寡婦一臉懵懂的表情,樣子十分惹人愛。

  “可不就是你這里的東西,你把舌頭伸出來。

  ”溫喆見她單純的模樣,不由暗自得意。

  錢寡婦很是配合的伸出火紅的小舌頭,樣子十分可愛,溫喆見狀一口咬住,頓時香甜無比,一股香氣撲鼻,讓人無法自拔。

  好像意識到什么,錢寡婦慌忙推開了溫喆,嬌羞道:“別,小喆,這哪行,可不能和你再做這事了。

  ”“有啥不好的,我是醫生我還不知道嗎,你要真心疼我,你就從了我,我們都做那個事了,你還怕啥?”溫喆挑逗似的說道。

  “哎呀小喆你快別說了,羞死人了,都說那晚上的事以后甭提了,就那一次,凡事有個例外了,你不是說要治傷嗎,我回頭給你弄點醬油抹一下就好了,村里平時誰有個皮外傷,不都是這樣做的?”錢寡婦扭捏一番,兩只手絞在一起不知所措。

  “你要是怕羞,我把門關上,反正我是醫生,誰都不會說閑話的,有人看見也以為是治病,你怕個啥?”溫喆見錢寡婦動心了,起身去把門給插上了。

  回頭坐在錢寡婦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繼續說道:“你給我親一下,我的臉就不會疼了,你試試就曉得了。

  ”“這樣真的中?”錢寡婦信以為真,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這女人親男人的臉還能治傷呢,小喆是醫生應該沒有錯的,上前就緩緩的伸出了火紅的小舌頭尖,舔在了溫喆的臉上。

  頓時癢酥酥的感覺,溫喆的欲望一下子就昂然了,身下的兄弟頓時昂首挺胸的,準備投入戰斗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順勢就將錢寡婦摟在了懷里,咬著她的紅嘴唇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嗯了一聲,輕輕推開了溫喆,嬌羞的說道:“小喆,不是說治傷嘛,你這是干啥呢,不能親嬸子哪里,哎……”錢寡婦還沒有說完,溫喆不讓她說話了,又堵住了她的嘴,還撬開了她的貝齒,使勁的咬著她的舌頭,糾纏不清,兩只手也抱住了錢寡婦那豐滿圓滾的屁股,不停的揉搓著。

  錢寡婦多少年沒有受過這樣的刺激,在河邊的晚上若不是溫喆去的突然,她也不會那么心甘情愿的,這回來正經的調情了,她忍不住渾身發軟,哆嗦起來,發出幾聲呻吟。

  溫喆現在已經有了不少的經驗,知道是時候滿足錢寡婦了,當下騰出手來,捏著她的酥胸揉搓不停,一只手根本就捂不住,這樣揉搓了一陣子,錢寡婦已經是滿面春光,含情脈脈了,嘴里也喘著氣。

  緩緩的將手伸到她的兩腿之間去,錢寡婦大概還有一絲清醒,趕緊捂住了,“小喆,這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這里,哎,別呀……”溫喆哪里肯答應,手靈活的一伸,就滑進了她兩腿之間,觸摸到了她茂密的秘密花園,原來這里早已經是溪水泛濫了,滑膩膩的。

  ?趁熱打鐵,溫喆趕緊抱著錢寡婦就往房間里走,放在床上就開始脫她的衣服,錢寡婦欲拒還迎,臉已經紅的像是熟透的蘋果,十分的誘人。

  終于能夠仔細的欣賞她身體的妙處,溫喆一時間浴火難耐,不得不說,錢寡婦的身材真是很棒,前凸后翹的,而且有少婦特有的韻味,酥胸鼓鼓漲漲的,而且很大,他一只手都握不住,另一只手在她光潔的皮膚上游走個不停。

  錢寡婦雙眼迷離,脈脈含情,早已經是不能自持,也不推推搡搡,抱著溫喆的腰,身子一拱一拱的,嘴里發出含糊不清的哼聲。

  溫喆知道是時候滿足她了,身子壓了上去,兩個人立即抱成了一團,錢寡婦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好像怕被人發現似的,急忙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翻云覆雨,老舊的床發出吱呀的聲音,隨著溫喆的移動而晃動個不停,錢寡婦喘息著壓低聲音道:“小喆,哎,你輕點呀,別被人聽見了……”溫喆繼續猛攻,嘗試了各種姿勢,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最終是一瀉千里,爬在錢寡婦光溜的身子上大口的喘息。

  錢寡婦也已經是香汗淋漓了,她摸了摸溫喆的額頭,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身子還在哆嗦,緊緊摟抱著溫喆,“小男人,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嬸子是你的人了。

  ”溫喆翻過身來,找了根煙點上,大口的吸了下,朝著錢寡婦噴出一口霧氣來,“我的好嬸子,以后我想你的時候,你就過來陪我過夜吧?”錢寡婦嬌羞的點點頭,“嬸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啥時候要,都可以的。

  ”溫喆滿足的笑了笑,看著她身上還留著斑斑的痕跡,和幾個唇印,不由覺得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恐怕以后,錢寡婦表面上是個寡婦,被村里的男人眼饞著,而暗地里卻是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晚上溫喆看了看他爹留給他的一些醫術,其實自小就看,如今已經是倒背如流了,不過他習慣的晚上溫習一遍,尤其是那本針經,他越看越覺得很有用,聽說考醫生執照需要很多知識和經驗,所以他不敢怠慢,很是認真的對待和準備,金不換和他說了,過幾天就有個考試,到時候會安排他去。

  第二天一早溫喆習慣的去村里的衛生所,雖然和劉小民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不過好歹事情算是過去了,不管劉小民會不會善罷甘休,王胖子會不會報復,溫喆都不是很擔心,他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早點搞到行醫執照,然后是賺大把的錢,最后去鄉里的衛生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了衛生所看見門開著,劉春杏也來了,看見了溫喆,表情很復雜,大概還在為昨天劉小民的事耿耿于懷,忽閃的眼神打量著溫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聲音很小,“小喆你來了。

  ”“恩,這么早,還真勤快呢。

  ”溫喆微笑著穿上了一件白大褂,習慣的往劉春杏那大大的胸前瞅了瞅,由于劉春杏低著頭坐在桌子前看醫書,那雪白的脖子下面兩顆小半球若隱若現,看的他一愣,有點沒有回過神來。

  劉春杏哪里有心思看什么書,完全是在做樣子,這會兒聽不見動靜抬頭一看,遇見溫喆那火辣辣的眼神,這才意識到自己春光外露了,連忙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尷尬的臉紅了,故意咳嗽了兩聲。

  “對了,小喆,我叔說了,中午請你去吃個飯,順便為昨天的事說說,我哥回去被我叔罵了一頓。

  ”劉春杏怯怯的說道。

  “村支書請我吃飯?”溫喆像是聽錯了一樣,很是受寵若驚,不過也沒有在意,暗想估計是昨天的事鬧大了,金不換那邊的人把這伙村民給嚇到了吧。

  “我昨天回去把事都解釋了,我叔是個正派的人,村支書可不是那么好當的,誰對誰錯,總是有個說法的,鄉里鄉親的,抬頭不見低頭見,老是鬧別扭不好。

  ”劉春杏眨著眼睫毛,看了看溫喆,又低頭去看書。

  溫喆點點頭答應,走到她身后瞅了瞅,從這個角度看下去,能夠清楚的看見劉春杏懷里的兩個玉兔,還有粉紅色的乳罩,他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看什么書呢?”溫喆明知故問,劉春杏看的書,他知道內容,無非就是介紹一些病理和常規治療方法,他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會背誦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HZGx7/tIBIQa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