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http hegre art com http hegre art com

http hegre art com



新聞網19日報道 孫海要帶我見識一下其余的 女人,要把我從被綠的陰影中走出來。

   別吹牛逼了,這都什么年代了?還能有這種 村子?還 女人村,虧你想的出來?我現在只想著找工作,對這個沒興趣。

  女人村的事情,我壓根不信,直接拒絕道。

   一個妹子告訴我說,她們那個村子,非常特別。

   孫海是富二代,十分有錢,對玩這種事情,十分的熱衷,我可以明顯的看出,他對這個女人村十分的好奇。

   她說只要天一黑,哪家女人想了,就會在院門口掛上自己的首飾和衣服,而這時,你只需要把門前的東西給拿在手里,進入給你留門的妹子家里就可以與她相處一晚了。

  就算對方后面因為你懷孕了,你也不用負責,不過也有限制,就是你必須在天亮前離開!怎么樣?想想就爽啊! 孫海也不急了,一邊跟我說,一邊對我笑,我感覺他的笑是那么的猥瑣,猥瑣的有些滲人! 不去!我再次拒絕,畢竟我最近倒霉透了,這種事跟天上掉餡餅一樣,我哪能信? 孫海聽我又拒絕了他, 面色再次著急了,二話不說就硬生生把我往車里拽: 張誠,咱倆是多少年死黨了,這事是真的,我沒騙你,你就算不感興趣,就當陪我游山玩水了,大不 了我雇你當我的陪玩員! 本來我還是堅決不去,可一聽有錢賺,我就上了車,眼皮一跳,問道:給多少?! 一天五百!孫海面色無奈,攤了攤手,啟動了車子。

   就這樣,他非常亢奮的開著夜車,而我則是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天才剛亮,我就被孫海給搖晃醒了,當我下車一看,跑到了大山里,而且我們正在崎嶇的山路上? 我倆下車休息了剛一個小時,孫海就又把我拉上了車,我不由一陣無語,心想這一天五百還真不是那么容易掙! 按照妹子給我的地點,再有一個小時路程咱們就能到了!孫海還是那么興奮,仿佛開了一夜車的他跟剛睡醒似的,很精神。

   這山路可真不好走啊,你這妹子不會是逗你玩的吧?我看著崎嶇的山路,問道。

   不可能,妹子把一切都告訴我了,他們村子叫女人村,盤踞在群山里面,四周渺無人煙,屬于偏遠山區。

  要不是她們村子太偏,別人早就發現了,哪里還輪得到咱們去翻云覆雨? 孫海開車很快,一臉的迫不及待, 在我看來,好似他沒了女人就活不了一樣。

   大概一小時后,嘎吱,孫海突然猛踩剎車,幸虧我反應及時,不然我真就差點一頭磕在車子前玻璃上了! 正在打瞌睡的我有些生氣道:你怎么回事?! 你快過來,真的有個村子!孫海聽到我的問題,都沒看我,快速的下了車,十分的興奮。

   我狐疑的走了過去,看到不遠處竟然真他娘有個村子,而且村子里有不少人在走動,饒是我有些近視,此時聚精會神也是看的一清二楚,那些都是女人! 反正這里每人,把車停這,咱們快去,我等不及了,哈哈!孫海大笑起來,拍了拍我,迅速從后備箱拿出了一個大背包,里面有食物和水,然后和我一起走向了女人村! 到了村子里,我發現,這村子里還真沒男的,不僅沒有 男人,這里的女人一個比一個好看,沒有一個是歪瓜裂棗。

   可以這么說,這里的女人隨便找到一個,都值了,讓我也提起了興趣。

   可讓我和孫海惱火的是,我們剛想跟這些美女們搭訕,她們卻好似見鬼一樣躲著我們,眼中也透著驚慌之色,擺出一副生怕我倆對她們圖謀不軌的模樣。

   這里有點不對勁兒啊,這群美女好像并不歡迎咱倆啊,這就是你說的可以隨便和她們睡?我眉頭緊皺的看向孫海。

   是啊,怎么這么奇怪,妹子沒道理騙我的啊!孫海一邊說一邊思索著。

   就在我和孫海都不知道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們身后走來了一個讓人感覺很舒服的干練男人,大概二十四五。

   他應該是清楚我們現在所遇到的情況,笑著對我倆說道:你哥倆新來的吧,這村子里的規矩是,白天不允許男女交談。

   我想了想暗罵一句,這村里規矩還挺多。

   剛想問這男人點村子情況,孫海卻是搶先對他問道:哥,我倆新來的,不知道還有啥規矩,也請哥指點一二啊! 我昨天來的,我剛到這里的時候也是不知所措,后來碰到了一個他們村子里女人們的首領,說是讓我去村子附近小院住著,我就去了,到了晚上我再出來隨便找她們……你懂的。

  干練男人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孫海聽到這干練男人的話后,兩眼直冒綠光,問道:哥,咱們可是同道中人,這女人村是真的不? 嘿嘿,我一開始也是半信半疑,不過經過昨晚咳咳,現在我確實信了!干練男人回答,嘴角扯出猥瑣的笑意。

   我艸,我就說這是真的吧!張誠,這回你信了吧!孫海聽到干練男人肯定的話語,樂的一比,搓著手恨不得現在就去那些女人發生點什么。

   我看著他那高興的樣子,真的很無語,但是也來了興趣,暗想著這里的女人都那么漂亮,可以隨便睡,這次絕對值了。

   我叫孫海,這是我死黨張誠,你怎么稱呼?孫海已經開始跟干練男人套起了近乎。

   我叫李 阿豪,應該(幼兒益智故事)比你們都年長幾歲,你們叫我阿豪就行。

   昨天和我差不多時間到的還有一個人,他也是性情中人,叫 張立昌,比我年長兩歲,昨晚聽他說運動量太大,現在還在睡覺呢!阿豪拍了拍孫海的肩膀,一臉的幸福。

   臥槽,張誠,你聽到了不,昨晚運動量太大,現在還在睡覺,哈哈哈!孫海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是不知道這個村子里的女人是有多折磨人,總之就是,昨天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叫春花的女人可漂亮了,現在我腿還發酸呢,哈哈!阿豪說著說著,哈哈大笑起來。

   我看到這倆人勾肩搭背,一唱一和的,不由感嘆他倆真配! 行了,你倆在這也不像話,跟我去村子附近的那個小院子里,那地方位置好,看的遠,白天在那邊一邊喝酒一邊拿著望遠鏡物色美女,別提多快活了!阿豪面色一正,對我倆說道。

   老哥真穩,張誠你別愣著了,麻利點,跟豪哥走啊!哈哈!孫海笑的那叫一個猥瑣,我沒多說什么,就跟著他倆走。

   一行三人,很快就來到了村子附近的小院子。

   還真別說,這小院子的地理位置相當好,放眼一望,村子里的一切都能一目了然,算是一個很好的觀察村子的視角。

   走進小院,一共有七八個單間吧,院子里也有花草樹木的,很是清凈。

   阿豪,這倆兄弟新來的?這時,院里最左邊的單間內走出一個胖男人,對阿豪問道。

   給你倆介紹一下,這是張立昌,現在也算是咱們的戰友!阿昌,這是張誠和孫海,加入咱們的隊伍了哦!阿豪打了個哈哈,互相介紹道。

   嗯,我繼續去睡了,你們別大聲就行。

  張立昌,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單間,關緊了門。

  但轉身的時候,我總感覺他看向我們的目光有些復雜。

   這位老哥很個性啊!孫海撇了撇嘴,以為那個張立昌是不歡迎我們。

   他昨天來的時候還不這樣,從今天早上回來,我就感覺變了一個人,估計真的是累壞了吧!阿豪沒有太在意,隨即讓我們隨便選個單間收拾一下。

   等落了腳兒,我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村子里面的女人,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阿豪,我問你,這里這么好,是個男人都不想走,怎么就咱們幾個男人發現了呢?按理說,這種地方不應該早就被男人給踏平了么?我問道,十分的疑惑。

   張誠老弟啊,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來之前就四處打聽過了,這地方太過偏僻,在群山中間,交通不好,信號沒有,除非是像咱們一樣運氣好的,不然就算聽過這,也找不到啊!阿豪笑著走過來擺了擺手說道。

   就是就是,我來的時候那個妹子也說了,村子里根本就沒男人,而且一年之中都不會有幾個男人來這,第一是因為他們不相信,第二就是這里真的太偏僻了。

  孫海附和道。

   緊跟著,阿豪又對我說道:張誠老弟啊,你別犯傻,這地方就咱們四個人,多好?來的男人越多,咱們機會越少,難道你看著別的男人把這村子給包圍你才高興啊! 有一搭無一搭的閑聊到了晚上七點半,天色一黑,我就看到村子里的女人們各自回了家,也就在這時,阿豪告訴我們,該行動了! 阿豪說還去找春花,讓我倆自己去找就行,明天一早回來集合,分享一下昨晚的瘋狂! 孫海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待阿豪說完,給我揮了揮手,就緊著阿豪走進了村子里。

   就在我也想去村子里的時候,中午見了一面的張立昌也出來了,他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隨即對我點了點頭,走進了村子。

   我一看大家都去了,心也被村子里的女人給吸引了,就沒過多遲疑張立昌的異樣,最后進了村。

   村子挺大的,兩條大路,南北都有不下十排小院,我走在其中一條路上,左右張望著。

   李茹是我兒媳婦,她今年27歲,是個小學教師。

  她人長得漂亮,還特別有韻味,走路的時候,屁股喜歡一扭一扭的,每次都把我看的浴火高漲。

  老伴早就去世了,我才剛到五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齡。

  我經常忍不住對兒媳婦想入非非,做夢都想上了她。

  但,兒媳婦和我輩分有別,我一直沒有機會碰她。

  機會終于來了……那天,家里突然停電了。

  我提前下了班,剛剛 回家,兒媳婦就從后面抱住了我:“你咋才回來啊,人家都著急死了。

  ”兒媳婦嬌喘著,一雙雪白的玉手伸進了我的懷里,就亂摸了起來。

  她的手滑滑的,非常的軟,摸在我的身上,不一會兒,我就硬了。

  “今天該交公糧了,你別想偷懶!”兒媳婦粗重的喘息著(豁達大度),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褲子給脫了下來。

  接著,一把握住了我粗壯的玩意兒,我知道,我今天提前下班,兒媳婦把我當成 兒子了。

  我的體型和兒子本來就很像,再加上家里一片漆黑,兒媳婦根本分辨不出來我的身份。

  “怎么變大了啊?比以前大了這么多,人家喜歡死了。

  ”兒媳婦用手摸著我的家伙,明顯感覺到了尺寸的變化。

  她還沒有意識到認錯人了,她的一雙玉手,熟練的在我的家伙上來回游走。

  不一會兒,我的家伙就分泌出來了一股潤滑液。

  “噗嗤!”“噗嗤!”兒媳婦的手快速的抖動著。

  我的家伙越來越硬。

  “老公,你怎么比以前厲害這么多啊?”兒媳婦感受到了我的變化,詫異的問道。

  我不敢回答她,害怕被她聽出來,畢竟,我和兒子的聲音是有些不一樣的。

  兒媳婦仍舊沒有懷疑我,她見我不說話,就不再問了。

  “老公,咱們今天玩后入嗎?趁著 公公沒回來,咱們在桌子上弄一次,好刺激啊!”兒媳婦扭動著腰肢,順從的趴在了客廳的桌子上。

  她圓潤,豐腴的大屁股立刻撅了起來。

  我強忍住呼吸,朝她身后走了過去。

  我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大屁股。

  兒媳婦的 玉臀,非常的有彈性。

  握在上面,就像握住了兩個大柚子,我用手抓了一下,兩個大柚子一陣左右搖晃,兒媳婦更是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嬌嗔。

  “哎呀,你壞死了,用這么大力氣抓人家。

  ”兒媳婦臉色潮紅的責怪道。

  我漸漸放慢了力氣。

  我的手掌在她臀部,從上到下,緩緩的游走了起來。

  兒媳婦在我的撫摸下,不由得有了快感,她忍不住“吭吭唧唧”的喘息了起來。

  “哎呀,難受死了。

  ”“不要啊,人家受不了了!”兒媳婦難受的喊了起來。

  她喊的聲音越大,我就越興奮。

  我的手游走的速度更快了。

  兒媳婦嬌喘的聲音此起彼伏,整個房間內都是她的靡靡之音……摸了幾分鐘后,感覺時機差不多了。

  我捏著早已滾燙發熱的鐵棍,在她的大柚子上摩擦了起來,蓄勢待發!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兒媳婦透過玻璃微弱的反光,察覺到了不對勁。

  “爸!是您嗎!您快停下來啊!”“我是您兒媳婦啊!咱們不能亂來!”兒媳婦認出來了我,她驚慌失措的喊了起來。

  茍且半天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公公!兒媳婦羞愧難當。

  “不行!兒媳婦,你委屈一次吧,爸都十幾年沒碰過女人了,憋得難受!”什么倫理,什么道德,早就被我拋之腦后。

  現在,我滿腦子只想著做愛……只想著把年輕貌美的兒媳婦給草了!我滾燙的鐵棍子,已經抵在愛的入口了。

  只要往前一挺,我就會達到西方極樂世界!“嗚嗚嗚!”“不要啊!”兒媳婦已經絕望的哭了起來。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公公給睡了。

  我正準備占有兒媳婦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接著,就是鑰匙開門的聲音,兒子回來了!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趕緊提上了褲子。

  兒媳婦也急忙站了起來,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亂的衣服。

  門打開后,兒子一臉疲憊地走了進來。

  這時,家里也來電了。

  兒子打開了開關,屋內頓時亮了起來。

  “媳婦,你哭了?”兒媳婦的雙眼有些紅腫,兒子擔心的問了起來。

  “沒,沒有”兒媳婦搖了搖頭,神色慌張的鉆進了臥室內。

  兒子沒有多疑,跟在兒媳婦身后走進了臥室內。

  過了一會兒,我們一家人就開始吃晚飯了。

  兒媳婦換了一條緊身牛仔褲,走了出來,那條深紫色的牛仔褲,緊繃繃的勒著她的玉臀,看的我內心又是一陣火熱。

  經歷了剛才的意外,兒媳婦對我有些抵觸,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邊,故意和我離的很遠。

  “媳婦,爸,我要出差了”晚飯吃到一半,兒子突然開了口。

  “什么時候回來啊?”我表面上波瀾不驚,心里樂開了花,兒子走了,家里豈不只剩下我和兒媳婦兩個人了。

  “要一個月以后了”兒子回答道。

  “能不去嗎?”兒媳婦明顯有些緊張。

  “不行啊,你也知道,老板很器重我,這次的出差,任務非常的艱巨,我一定要認真完成任務”,兒子的事業正處于關鍵的上升期,他對這次的出差非常重視。

  “不吃了!”兒媳婦的臉色明顯有些不對勁,她一轉身,扭著緊繃繃的臀部,朝臥室走去。

  “我也不吃了”我匆匆扒拉了幾口飯,也回了臥室。

  兒子一臉的茫然,“都怎么回事?難道今天的飯菜不合胃口嗎?”兒子一陣喃喃自語。

  躺在了床上后,我怎么也睡不著,我依舊滿腦子都是兒媳婦那珠圓玉潤的 蜜臀,她的臀部,像是注滿了水的氣球,用手一摸,吹彈可破。

  到半夜,我做了一個春夢,夢見兒媳婦用她那豐滿的蜜臀,騎在了我的身上,不停的搖曳……第二天早上醒來后,我發現被窩里濕了一大片,我突然感覺有些心酸。

  我操勞了大半生,給兒子成家立業,可如今,竟然連根女人毛都碰不到,只能靠著半夜做春夢,來發泄生理需求,我覺得自己活得很卑微。

  起床后,兒子已經出差走了,家里只剩下了我和兒媳婦兩個人,兒媳婦明顯在故意抵觸我,她連早飯都沒有吃,就去上班了,故意減少和我在一起相處的時間,我很失望。

  后面的幾天都是如此,兒媳婦一直躲著我,偶爾見面,我和她打招呼,她都愛理不理的,兒媳婦這樣對我,讓我很難受,但,我對兒媳婦那豐滿,圓潤的蜜臀,越來越渴望了。

  這幾天,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太熱的原因,兒媳婦學人穿起了熱褲,短短的熱褲,只能到大腿根,兒媳婦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來,每次看見她,我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陣放光,但,兒媳婦還是故意躲著我,我沒有機會接觸她。

  老天爺還是眷顧我的,幾天后,小學校長突然打來電話,兒媳婦低血糖昏迷了,讓我去接她回家,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接到電話后,我就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學校,辦公室的沙發上,兒媳婦已經昏迷不醒,她那兩條美玉一樣的大長腿,筆直的橫在了扶手上,引人垂涎,我看著她的大長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和校長寒暄了幾句,我就背著兒媳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手一直在兒媳婦的蜜臀上,不停的亂摸,兒媳婦的蜜臀充滿了彈性,用手捏一下,蜜臀不停的亂顫,我的心臟也跟著不停的狂跳,兒媳婦雖然低血糖昏迷了,但,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識,兒媳婦還是有一些意識的,她感覺出來了,我在占她的便宜,但,她在昏迷之中,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任由我在她的玉體上亂摸,我的手在她的蜜臀上不停的上下游走。

  摸了一會兒后,我的膽子越來越大,一咬牙,把手伸進了她的兩條玉腿之間,在她玉腿的內側撫摸了起來,她玉腿上的肌膚,光滑,細膩,摸在上面比摸嬰兒的臉蛋還要柔軟,我暗暗贊嘆,兒媳婦真是人間極品,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長得這么好,我摸的欲仙欲死,兒媳婦心里卻在不停的罵娘,被公公一直揩油,她快要氣死了,她很想反抗,可是身體又動彈不了,只能趴在我的后背上,不停的翻白眼。

  從學校到家,步行只有十五分鐘的路程,這十五分鐘,對兒媳婦而言,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可十五分鐘還是很快就過去了,我背著兒媳婦回了家,兒媳婦以為回了家,我就能放過她了,可是,她錯了,更猛烈的暴風雨還在等著她呢。

  我把她放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接著,我把她的高跟鞋給脫了下來,兒媳婦白皙,肌膚如牛奶般的 玉腳頓時露了出來,我把她的一雙玉腳給抱在了懷里。

  “兒媳婦,你低血糖,按摩腳能幫你快速恢復血糖”我的手在她的玉腳上面不停的來回揉搓,她玉腳上的肌膚和大腿上的肌膚一樣的細膩,握在手上,滑滑的,軟軟的,我抱著她的玉腳,一陣陣的心猿意馬。

  兒媳婦已經睜開了眼睛,她憤怒的看著我,她在用眼神威脅我,讓我放開她,可她越是這樣,我就越興奮,我就喜歡兒媳婦的這對玉腳,她的這雙小腳丫,我能抱在懷里玩一年。

  “兒媳婦,爸給你好好按按,你的身子弱,按按促進血液循環”我的手順著她的玉腳,往上摸,不一會兒,就摸在了她的小腿上,兒媳婦的小腿曲線優美,沒有一絲的贅肉,摸在上面完全是一種享受,正摸著摸著,兒媳婦突然恢復了知覺,她抬起玉腳,一腳踢在了我的臉上,我“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不要臉!”被我摸了這么大半天,兒媳婦氣的滿臉通紅,把我踢倒后,她生氣的走進了臥室內,我看著她的背影,一陣不舍,我還沒摸夠呢,怎么就走了呢!兒媳婦回到了臥室,把她屋里的門給緊緊關上了,我知道,占有兒媳婦的計劃,再次失敗了。

  我心灰意冷的回了房間,我躺在了床上,仍舊對兒媳婦的那對玉腳流連忘返,我把給兒媳婦按摩過的手指放在鼻孔下嗅了一下,聞到了一股淡淡香氣,這是兒媳婦玉腳的味道。

  經歷了這件事之后,兒媳婦對我愈加防備了,兒媳婦連穿衣服都變得保守了起來,她再也不敢穿熱褲了,每天都穿起來了牛仔褲,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可她不知道,她穿牛仔褲的樣子同樣迷人,那深紫色的牛仔褲,勒的緊繃繃的,她走路的時候,豐滿,圓潤的玉臀一直不停的左搖右晃,就像是在對男人招手,草我吧,使勁的草我吧!我和兒媳婦徹底陷入了冷戰之中,兒媳婦每天早出晚歸,故意躲著我,她每天出門之后,連臥室都會上鎖,我已經一丁點接觸她的機會都沒有了,但,我對她那對玉臀的渴望,卻沒有絲毫的減退。

  一天下午,天色已經很晚了,兒媳婦卻還沒有回家,我不由得有些擔心,一般到這個點,兒媳婦都會準時回家,今天,她一直不回來,我放心不下她,兒子不在,我就是兒媳婦唯一的親人,照顧兒媳婦,是我的責任。

  我下了樓,朝學校走去,我想去接她,來到了學校門口,果然,兒媳婦遇見麻煩了,她被幾個身上紋著刺青,染著黃毛的 小混混給盯上了,兒媳婦長得好看,附近的幾個小流氓早就對她垂涎三尺,終于在今晚動手了。

  看見這么多的壞人,兒媳婦一臉的驚慌失措,幾個小混混囂張的笑著,朝著兒媳婦步步緊逼,“給我住手!”危急時刻,我大喊一聲沖了過去,身為公公,保護兒媳婦義不容辭。

  “爸!你小心啊!”兒媳婦雖然和我之間發生過不愉快的事情,但再怎么說,我們也是親人,她還是很擔心我的,見我要和小混混們扭打在一起了,兒媳婦下意識喊了一聲小心,這一句“小心”讓我心里暖暖的,兒媳婦心里還是有我的,我和小混混們打架更加賣力了,我雖然年齡大了,但這么多年一直從事體力工作,身體非常的強壯,而且,年輕的時候我還學過幾年的拳腳功夫,和這幾個小混混動手,完全不在話下,我三下五除二,把小混混們打的連連后退。

  “哼!給我記住了,她是我王老漢的兒媳婦,以后誰敢碰她一根汗毛,我跟你們沒完!”小混混們被我打的屁滾尿流,臨走的時候,我一聲冷哼,氣勢如虹,小混混們被我徹底嚇到了,他們走后,兒媳婦的臉色終于恢復了平靜。

  “爸,謝謝你啊”冷戰這么久,兒媳婦第一次主動跟我說話。

  “沒事的,保護你,是我應該做的”我笑了一下,滿不在乎的道。

  “爸,你受傷了!”剛才和小混混們不停的打架,我雖然打贏了,但身上還是挨了不少拳腳的,我的胳膊上,胸膛上,有好幾處淤青。

  “回家我給你擦點藥酒吧”,兒媳婦畢竟是教師,素養非常的高,見我為了救她受了傷,她心生感激,對我以前不好的印象大為改觀,我點了點頭,和她一起朝家里走去。

  回家后,兒媳婦顧不得換衣服,就拿來了醫藥箱給我擦藥酒,我干脆把上衣給脫了,我充滿肌肉的上身,裸露了出來,兒媳婦看見我姣好的身材后,美目中一陣吃驚,我雖然年過半百,身材卻保持的非常好,八塊腹肌,擁有多少青年男子都夢寐以求的身材。

  兒媳婦在掌心擠了一些藥酒,在我胸膛上緩緩的涂抹了起來,她的手很滑,按在我的胸膛上,非常的舒服,兒媳婦站在我的旁邊,她滾圓、豐滿的臀部,就擺在我的眼前,離我的眼睛不足十公分,她的玉臀真是越看越漂亮,鼓囊囊的,牛仔褲都快給撐爆了,我盯著她的玉臀,一陣想入非非。

  我好想去摸一下,好想去對著她圓滾滾的玉臀狠狠的拍幾巴掌,我想聽她豐滿的臀部被抽打的聲音,兒媳婦的臀部這么大,一巴掌拍在上面,聲音肯定很清脆,我滿腦子都是骯臟的思想,身為一個公公,一直對自己兒媳婦的臀部動歪念頭,這樣很不好,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好想要兒媳婦的美臀,我想她騎在我的身上,接受她美臀的暴烈撞擊,心里胡思亂想著,不一會兒,我就有了生理變化,我褲子鼓囊囊的硬了起來,又粗又大的家伙,把褲子都快給撐爆了,正在給我擦藥的兒媳婦,也發現了我的身體變化,她知道我又動歪心思了,給我擦完藥后,她神色有些慌張的轉身就想走,但,偏偏她腳下一滑,身體不由自主的朝我懷里坐了下來。

  她豐滿,滾圓的臀部,結結實實的坐在了我的家伙上,一股強有力的撞擊感,從嬌臀瞬間傳遍全身。

  “啊!”兒媳婦全身一陣酥麻,而我更是爽到了極點,兒媳婦的玉臀軟綿綿的,充滿彈性,壓在我的家伙上面,舒服的我差點噴出來。

  “爸,對不起!”坐在我懷里后,兒媳婦迅速意識到了什么,她神色慌亂的站了起來,逃也似的鉆進了臥室,再也不出來了,我看著兒媳婦的背影,一陣不舍,她玉臀的柔軟,還在我心頭纏繞,讓我久久難以忘記,鉆進了臥室后,兒媳婦一整夜都沒有出來,原因就是她很尷尬,兒媳婦是教師,很注重尊嚴,不小心坐進了公公的懷里,讓兒媳婦很難堪,兒媳婦躲進臥室,一整夜沒有出來。

  第二天早上,我們見面的時候,兒媳婦還有些不好意思,匆匆跟我打了一個招呼,兒媳婦就去上班了,自從這件事之后,我和兒媳婦之間的關系,再次發生了變化,兒媳婦已經不像以前對我那么抵觸了,但她對我還是有些排斥,我們倆的身份畢竟是公公和兒媳婦,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卻發生了這么多過度親密的事情,我的家伙已經連續兩次撞在兒媳婦的玉臀上了,兒媳婦臀部的柔軟,我一直念念不忘。

  過了幾天,兒子打電話過來了,他在外面出差的時間又延長了一個月,我和兒媳婦等于又多了一個月獨處的時間,在電話中,兒子一直叮囑我,一定要我照顧好他媳婦,千萬不能讓他媳婦受一丁點的委屈,他可以做的,我都可以做,他行駛的責任,我都可以行駛,總之,他不在家,他媳婦的一切都歸我管!其實電話里我一直特別想問問兒子,他媳婦我能不能草一回,但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掛掉電話后,兒子就全心全意的去工作了,把媳婦交給我這個親爹,他放心。

  天氣越來越熱,再加上,我們居住的是一個三線小城市,城市內老舊的火力發電廠,不堪負荷,周末的時候再次停電了。

  周末那天,兒媳婦在家休息,我去工地上班,見我不在家,兒媳婦嫌太熱就把南北通透的窗戶給打開,她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午覺,而我因為天氣太熱,工地提前下班了,我回了家,就看見了在客廳里睡午覺的兒媳婦,她沒想到我會這么快回來,所以她穿的很清涼,一件薄薄的小背心,里面沒有穿內衣,躺在沙發上,小背心已經被汗水濕透了,白色的背心里面的肉色若隱若現,尤其是兒媳婦豐滿的胸部,背心被汗水濕透后,胸部的輪廓幾乎清晰可見,美胸上面兩個小葡萄,高高的豎起,把背心撐出來了兩個凸點,兒媳婦的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褲,緊繃繃的短褲,只能勒住大腿根,兒媳婦的兩條玉腿和白皙的腳面完全露了出來,雖然南北通透的窗戶都開著,但兒媳婦依舊很熱,她身上不停的出汗,我有些心疼她,我去拿了一把蒲扇,坐在了她的旁邊,給她扇風,我每扇一下,兒媳婦的小背心就微微鼓起,里面雪白如玉的大圓球,清晰可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Su8g/r3SicB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