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biggerthanyouthought biggerthanyouthought

biggerthanyouthought



倏然, 嫂子被我的舉動給吵醒了。

  可剛睜開眼,嫂子神色登時一怔,旋即狠狠扇 了我一巴掌。

  “小凱,你干嘛?”嫂子激動起身,并用夏涼被遮蓋在胸口上。

  可嫂子將夏涼被扯開,我身下幾乎全身真空暴露在嫂子面前。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嫂子揚手又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柳眉冷豎地質問道:“小凱,你怎么沒有穿內褲?”沒穿內褲!我怎么知道自己為何沒有穿內褲。

  一臉無辜的我捂著面頰,頗感委屈的 說道:“我也不清楚,昨天我高燒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上的床。

  ”嫂子從激動情緒中緩解過來,黛眉緊蹙,面頰緋紅。

  或許意識到是昨天晚上是她主動幫我褪下的內褲。

  “可能是你昨天晚上睡覺不老實弄掉的吧。

  ”嫂子躲閃著我的目光,言不及義地辯解道。

  意識到是錯怪了我,嫂子心疼湊了過來,玉手揉著我的面頰,低聲道:“疼不疼,剛才是嫂子不好,還動手打了你。

  ”“沒事,嫂子手很軟,一點也不疼。

  ”我嘻嘻哈哈打趣道。

  “沒正經兒,還敢拿嫂子開玩笑。

  ”嫂子像個小媳婦兒似得嬌羞含笑,一把推開了我,穿著粉紅色睡裙跳下了床,不在乎我是否已經看到什么東西。

  “你現在床上躺著,我熬點粥,喝完粥你在吃點藥。

  ”嫂子搖曳著柳腰走出了臥室。

  我也不想再讓嫂子伺候我,便穿上了衣服。

  可我剛走出臥室,房門便被人敲響。

  “咚咚咚……”我推開房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文靜女孩。

  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歲,身著白色連衣裙,拎著淺色皮包。

  女孩眼眶通紅,俏臉面頰上的淚痕還沒有擦凈。

  “劉筱蕓住在這里嗎?”女孩帶著哭腔問道。

  劉筱蕓是嫂子的大名。

  我點了點頭,將女孩迎了進來,“你先進來吧。

  ”嫂子聽到聲音便從廚房走了出來,當看到女孩時,嫂子急忙詢問道:“ 王艷,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發生什么事兒了。

  ”“筱蕓姐,那個王八蛋不要我了。

  他以前跟我保證一定會離婚的,可昨天晚上他卻對我說,和我在一起就是玩玩。

  ”女孩一頭撲在嫂子懷里,失聲痛哭起來。

  離婚……玩玩!這都哪跟哪呀!我木訥撓了撓頭,十分尷尬的站在門口。

  嫂子瞥了我一眼,噘嘴道:“去去去,快點回臥室。

  你個大男人在這里不方便。

  ”“嗡嗡嗡……”我剛回到房間,手機便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話筒中卻傳來一陣嬌蠻的質問聲:“王凱,你玩嗨了是吧。

  今天 教授可是點名讓咱們兩個去實驗室的,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馬上給我死過來。

  ”打電話的這位是我的實驗搭檔 安琪兒,家境顯赫養成了安琪兒嬌蠻任性的秉性。

  我搖了搖昏沉腦袋兒。

  “什么實驗呀!哎呦,我發高燒,現在腦袋有點疼,要不然你幫我請個假吧。

  ”“請假?”安琪兒嬌聲罵道:“你腦袋進水啦,還給你請假!這個實驗馬上就要出成績的,一旦有了結果,對你日后保研會有很大幫助。

  甭廢話,快點給我死過來,要是十點之前你趕不到我面前,本小姐把你活活撕了。

  ”安琪兒大發雷霆后,便掛斷了電話。

  我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洗了一把臉,換鞋出門了。

  總算是在九點五十八時出現在安琪兒面前。

  安琪兒是個混血兒,身上自然兼并了國人的典雅氣質和歐洲人的美艷血統。

  蔚藍清澈的大眼睛,高高挺翹的鼻翼,細膩白嫩的肌膚,再加上削肩細腰,早就成為我們學校不可多得的一支玫瑰花。

  誠然,跟安琪兒成為實驗搭檔是一份不錯的美差,但我也是頂著十足的壓力。

  每次安琪兒主動挽著我的手臂走在學校的羊腸小徑時,幾乎所有男同學都對我投來敵視的目光。

  “呼呼呼!”我喘著粗氣,面帶歉意微笑的說道:“真是對不起,睡過頭了。

  ”安琪兒撇了撇薄唇,嬌蠻道:“哼,本小姐等了你這么久,你也不說一聲感謝的話。

  說吧,這次怎么犒勞我。

  ”“做完實驗我請你去吃冰淇……”還沒等我說完話,安琪兒瞪著蔚藍清澈的大眼睛,煞有其事地從我衣襟上捏下一根頭發。

  “這是誰的頭發?”安琪兒像審訊犯人似的逼問著我。

  那根頭發應該是嫂子小蕓的,昨天晚上是她伺候我脫衣服的,可能是一不小心衣服上沾到了嫂子的秀發。

  “這,這可能是你的吧。

  ”我面色一囧,吞吞吐吐地打著馬虎眼。

  安琪兒柳眉冷豎,怒瞪著杏眼說道:“胡說,我的頭發是燙過的,這根頭發是直的,怎么可能是我的?王凱,你給我老實交代,昨天晚上你跟哪個女人出去鬼混了?”面對安琪兒咄咄逼人的質問,我一時間有些捉襟見肘,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思忖片刻,我只能急中生智編出一個謊話,才算平息校花美女安琪兒的怒火。

  “哦,我想起來了,剛才我在地鐵上給一位老大媽讓座,當時地鐵上很擁擠,這根頭發八成就是那位老大媽的。

  ”安琪兒捏著頭發靠近瓊鼻,仔細嗅了嗅,一臉鄙夷地說道:“劣質洗發水的味道,估計也就只有那些大媽才會去用了。

  ”安琪兒十分嫌棄的將頭發扔在地上,將信將疑地說道:“好吧,本小姐姑且相信你一次。

  不過你可不要抱著僥幸心理,若是讓我發現你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鬼混在一起,到時候可別怪本小姐不講情面,哼!”我所學的專業是臨床醫學,說的再仔細一點,是腦神經外科。

  就我大學三年的經歷而言,足以用‘痛苦難熬’四個字來形容。

  近五個小時緊鑼密鼓的實驗,我幾乎全程站在手術臺上,給 楊麗華教授打著下手,一面充當小護士,一面專心致志聽楊麗華教授講解著如何應對腦部 血管破裂時的對策。

  “如果在手術過程中腦部血管破裂,切記千萬不要驚慌失措。

  為醫者,心理素質是非常重要的。

  無論面臨何種危險境地,都必須要保持冷靜的思維,切莫方寸大亂。

  ”楊麗華教授是國內神經外科的泰斗級別人物,雖然她才四十五歲,但在學術和醫術上的造就,絲毫不比那些雙鬢斑白的老學究差多少。

  “可腦部動脈血管一旦破裂,在短時間之內,病人腦部流血量將會非常大,恐怕手術還沒有完成,病人就可能因失血過多嚴重休克而死亡。

  如果是我主刀的話,我會用‘雙極’先將病人腦動脈破損處修補,在繼續進行手術”我提出了合理的假設和解決想法!楊麗華教授摘下白色口罩,將沾滿血污的手術刀扔到托盤中。

  “王凱,看來你在醫學方面的確很有天賦。

  ”楊麗華夸贊了我一句,杏眼含笑的解釋道:“想要應對手術過程中腦部血管破裂等突發情況,那手術之前的籌備工作就必須要精心做好。

  如果有足夠的血袋,就算是腦部血管破裂,一面輸血,一面止血,也不會有什么大礙的。

  ”楊麗華教授斜眸著正在玩手機的安琪兒,眸光中隱含著鄙夷,“好啦,今天你跟安琪兒可以回去了。

  下周再來的時候,每人交一篇關于腦神經血管破裂的論文,記住,不要在網頁上隨便找幾篇雜文來糊弄我,我可是要一個字一個字去審閱的。

  ”很顯然,楊麗華教授這句言辭犀利的話語,所指者并不是我,而是安琪兒。

  以往安琪兒的論文大多都是由我操刀著筆,也有從網頁上粘貼復制的雜文。

  對此做法,安琪兒的論調常常不以為然,美其名曰‘借鑒’!當安琪兒跟我一臉疲憊神色走出實驗室后,還沒來得及將身上的白大褂換下,安琪兒便摟住我的胳膊,不時地用豐滿嬌軟的胸部摩擦著。

  “凱凱,凱凱,這次的論文就拜托……”“等等,你可別拜托我了。

  ”我料想安琪兒接下來要說什么,急忙出口制止,“大姐,你也可憐可憐我吧。

  每次論文都是我幫你弄,你這不是要我的老命嗎?”眼角瞟白,斜瞪著實驗室門口,我刻意將聲音壓低幾分:“而且這次楊麗華教授要親自審閱,要是讓她看出來你那篇論文是別人著筆,不把你踢出實驗室才怪呢。

  ”安琪兒狠狠揪住我的耳朵,陰陽怪氣地揶揄道:“王凱,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啦。

  以前讓你幫我弄論文,你可沒有找這么多理由推辭。

  ”找理由推辭?這次可是楊麗華教授親自審閱論文,就算我膽子再大也不敢唐突行事。

  “我的大小姐,你別擰了,耳朵都快廢了。

  ”正待我腦速飛轉,想要尋找一個合適的理由回絕安琪兒之時,褲兜中的手機卻及時響動起來。

  “等等,我先接個電話。

  ”我掙脫安琪兒的小魔爪,躲到一邊接通了電話。

  “喂,阿凱。

  你快過來一趟,這邊要打起來了。

  ”和嫂子通完電話,我便急匆匆打車趕回家中。

  當我火急火燎進入家門時,嫂子正坐在沙發上,小手揉動著紅腫的 腳踝

  “嫂子,你沒事吧。

  ”連續爬了七層樓梯,我上氣不接下氣地詢問道。

  嫂子靨面含笑,柔聲道:“沒事,就是不小心崴腳了。

  ”我從冰箱里面拿出跌打藥酒,坐在沙發上。

  憑借我在醫學院學到的知識,先是給嫂子小腿做了一番按摩。

  當手掌接觸到嫂子時,我心跳再次加速。

  雖說我和嫂子已經發生了很多不可描述的妙事,但那畢竟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

  再加上全程都是嫂子把控節奏,我根本就沒有什么機會。

  而這一次,我切切實實和嫂子有了親密的接觸。

  嫂子有些害羞,精致面頰不由飛升起來兩抹紅霞,嬌艷欲滴,著實可愛。

  我也是如此,甚至我都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手掌在顫抖兒。

  “其實也沒有什么大事啦,就是陪著王艷去哪個混蛋教務主任家里。

  本來打算把這件事說清楚,讓教務主任不再糾纏王艷。

  可沒有想到教務主任的妻子是個不講理的‘混不吝’。

  先是動手打了王艷,我去勸架,卻不小心崴到了腳踝。

  ”或許嫂子感覺出來氣氛有些尷尬窘迫,淺淺一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盤托出。

  我一邊仔細按摩著她的小腿,一邊思索著該如何回答嫂子的話。

  “下次不要摻和這種爛事了,男女感情之事,說也說不清楚。

  ”我往手下倒了一些藥酒,小心翼翼地往嫂子皓白盈潤的腳踝處涂抹著。

  可手掌剛剛接觸白皙腳踝,嫂子下意識地縮了回去,貝齒輕咬著紅唇。

  對于嫂子的這種本能反應,我還是比較理解的。

  在心理醫學上,女人敏感點包括腳!而且不僅僅是現代心理醫學這樣分析的,就連古代也是如此。

  若是一個色胚偷偷碰了女人的腳丫,實際上要比碰到女人的胸部更加惡劣。

  我會心一笑,朗聲道:“嫂子,別不好意思啦,要是在不給你的腳踝上藥,恐怕就要變成烤豬蹄了。

  ”烤豬蹄!嫂子看了看自己紅腫的腳踝,發現的確紅腫的像烤豬蹄。

  靨面含笑,隨即羞嗒嗒的將白嫩腳丫送到我面前。

  “不怕臭你就給我涂藥吧!”嫂子跟我開了個玩笑。

  其實嫂子小腳丫不僅沒有絲毫異味,還有淡淡的香氣飄散出來。

  小巧的五根腳趾猶如經過工匠精心雕琢一般,俏麗可愛。

  再加上嫂子的腳丫只能穿上三十六號鞋,還真是有點三寸金蓮的感覺。

  我一邊猶如侍奉神明般小心揉搓著玉白腳踝,一邊平息內心蠢蠢欲動的邪念。

  我很清楚一點,在嫂子沒有完全接受我的時候。

  我的任何過激行為,都有可能造成嫂子的抵觸。

  而這種抵觸,很有可能將我曾經的努力瞬間化為泡影,不復存在了。

  客廳內的氣氛有些親昵,親昵的仿佛我跟嫂子不再是沒有血緣的親戚關系,更像是一對小情侶。

  許久,嫂子主動提出了一個話題。

  “小凱,你覺得王艷這個女孩怎么樣?”嫂子幽幽的發問道。

  王艷!我跟王艷只不過一面之緣而已,壓根就不了解她。

  可若是我回答‘不了解’,那豈不是讓嫂子很尷尬。

  猶豫片刻,我還是硬著頭皮回答道:“其實,我覺得這個王艷很不檢點,明明知道教務主任是有婦之夫,還要跟教務主任廝混在一起。

  最起碼從道德上來評判,她不是一個好女孩。

  ”“你真是這么想的!”嫂子黛眉緊蹙,精致面容上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可我也是實話實說,便點了點頭。

  “唉,其實你們男人根本就不懂女人。

  如果男人愛上女人,很可能只是為了跟女人上床,并且占有她,無論是光明正大,還是偷雞摸狗。

  可對于女人來說,愛上一個男人,那是一生一世一輩子的事情,她可以義無反顧,不去顧及任何流言蜚語和眾人鄙夷的目光。

  這就好像是一場賭博,贏了,你能收獲終生幸福,輸了,你注定一敗涂地,黯然斷腸!”嫂子說話時的神情有些迷惘,但更深的則是失落。

  而她這番話,卻像是一塊石頭悶聲敲在我腦袋上,讓我馬上轉過彎來。

  “嫂子,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誤會……”還沒等我解釋完,嫂子苦笑連連的搖了搖頭,她抽回腳,穿著拖鞋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房間,將我孤零零的丟在客廳。

  我有些理解嫂子為何突然對我冷若冰霜!剛才她讓我評價王艷,表面上是閑聊,可實際上,嫂子是想試探我的口風。

  換一種角度,無論是竊取有婦之夫的王艷,還是跟我發生親密關系的嫂子,她們都是同一類人。

  撞破了正常世界的倫理道德,最起碼這種背德的行為現在是讓人不齒的。

  而嫂子本來跟王艷就沒有深交,之所以跟王艷去教務主任家,最主要的還是嫂子在王艷身上看到了與自己相似的地方。

  義無反顧的愛上一個男人,但卻被千夫所指,忍受著眾人的冷嘲熱諷,背后議論。

  只不過嫂子更幸運一些,一者是她沒有挑明跟我之間的關系,二者是我沒有拋棄她。

  或許在嫂子看來,我并不是沒有拋棄她,而是現在她對我來說,還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一旦我有了女朋友,她就會成為一文不值的人,我輕輕地招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我獨自坐在沙發上苦思冥想了很久,我深知自己已經說錯話了,甚至因為這一句話,我跟嫂子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系,將會再次回到谷底。

  事實跟我預想的相差不多!那天晚上,嫂子并沒有讓我去她房間睡覺,更沒有跟我說什么自己一個人睡覺會害怕。

  而在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失眠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嫂子的房間若隱若現傳來一陣陣哭泣聲。

  雖然那抽噎聲已經盡量被壓制到了最低,但卻像是一把把尖刀利刃,痛徹心扉的刺入我的胸膛。

  或許,我跟嫂子之間的感情,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我便起身離開了家。

  此時嫂子對我的態度已經接近了冰點,而我一時間也想不出任何跟嫂子解釋的辦法。

  說一些甜言蜜語?那只不過是小情侶間鬧別扭時的把戲而已,但卻不適用與我跟嫂子這種微妙的關系。

  一夜未眠的我,只想今早離開這困獸般的牢籠。

  大約五點半,如同車輪般大小的驕陽剛剛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

  我還在學校大門徘徊著,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偏巧這個時候楊麗華教授的電話,將我從不知所措的境地解脫出來。

  “王凱,你馬上跟我去第三總 醫院一趟,今早六點那里有一場手術,我已經跟院方申請讓你去學習觀看。

  ”對于去其他醫院親眼觀察手(姐弟亂性)術,這已經是醫學院學生必不可少的工作流程。

  畢竟,醫生這個行業是需要大量實踐經驗積累的,一旦因為醫生的怯場,很有可能斷送一條鮮活的生命。

  我二話不說的應承下來,回到實驗室拿了白大褂和護目鏡之后,便打車去了第三總醫院!這是楊麗華教授給我爭取的機會,我必須要好好把握住。

  剛趕到第三總醫院的門口,我便已經看到楊麗華教授站在她那輛白色奧迪車旁邊。

  我急匆匆下車小跑過去,可走進才發現,這次去手術室實習觀摩的人只有我一個。

  “教授,安琪兒還沒有來嗎?”和安琪兒共處了三年時間里,我很了解這位大小姐的生活做派。

  必須是睡覺睡到自然醒,娛樂玩到盡興時。

  提到安琪兒,楊麗華教授臉上不免生出一抹厭惡之情,“那位富家小姐我怎么能請的動,要不是看在校長親自說情的面子上,我絕對不會收她的。

  好啦,今天這次手術實習,我沒有叫她,現在我們快點進去吧,手術馬上就要開始了。

  ”楊麗華教授出事利落干脆,直接帶我進入了醫院。

  手術六點半進行,我跟楊麗華教授先是在消毒室待了幾分鐘,才戴著醫用口罩頭套,全副武裝的朝著手術室走了過去。

  “馬上通知醫務室準備RH血型,病人手術過程中突發胃出血,需要輸血。

  ”“RH血型僅有的庫存都已經拿來了,還不夠嗎?”剛走出消毒室,醫院長廊中兩位護士急促的對話聲,吸引了我和楊麗華教授的注意。

  “聯系其他醫院,詢問是否儲存RH血型,如果有馬上開通緊急綠色通道,把血袋運送過來。

  病人出血量很大,血液流速也很大。

  ”RH是罕見的血型。

  一般在人群中出現的概率,大約在百萬分之一,是稀有血型的一種。

  再加上現代人對獻血公益行動并不是很積極,造成醫院對稀有血型的儲備量很有限。

  可無巧不成書,我身體流淌的便是這種稀有血型RH血型。

  “不行,來不及了,病人出血量太大,已經沒有時間等其他醫院血液運輸過來了。

  主刀醫生已經對病人下方了病危通知書!”女護士的話驟然讓我本已經懸著的心提到嗓子眼兒里。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鬧大了,你也別想有好果子吃。

  ” 李軒很是霸氣地說道。

  王濤臉上沒有絲毫懼意,聳了聳肩,一臉冷笑地說道,“說法,我還想跟你們討個說法呢,這小子想錢想瘋了,跟我們玩牌,出老千你說這事怎么辦?”李軒跟 葉天 臉色微微一變,都扭頭看向了我,我沖兩人搖了搖頭,隨后看著王濤,怒斥道,“你胡說,是你硬拉著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們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們輸錢了不認賬,找借口。

  ”“空口白話,我還說你們出千,想要坑 陳陽呢!”“你們有什么證據說陳陽出老千了,輸不起,就特么別玩。

  ”李軒跟葉天冷笑出聲,叫王濤有本事,就拿出證據來,王濤卻是詭譎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沒出千,敢讓我們搜身嗎?”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有做過,自然不怕搜身,當即站出來,可是當我看到王濤臉上那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時,我心里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馬,你過去搜,記得搜仔細了。

  ”王濤沖馬臉青年吩咐了一聲,對方吆喝道,“放心吧,濤哥。

  ”馬臉青年走到我身邊,(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褲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隨后驚呼一聲,“濤哥,還真有。

  ”下一秒,馬臉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張撲克牌,我心頭一顫,連連搖頭道,“這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

  ”“這些牌都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現在人證物證據在,你還敢狡辯。

  ”王濤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陳陽啊陳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們相信我,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軒跟葉天,兩人此時的臉色都有些難看,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陳陽,剛才我一共借了你一萬兩千元,你先把錢還我吧!”就在這時,之前借我錢的青年,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問我要債了。

  “是你,是你將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剛才在牌桌上,就只有這個家伙靠近過我,還一副熟絡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錢給我。

  青年臉色一沉,冷笑道,“陳陽,你屬狗的嗎,見誰就咬,你自己沒錢,我好心借給你,你現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緊抿著,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內心怒火中燒,圈套,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都是王濤這個王八蛋設下的陷阱。

  從一開始,這家伙硬要拉著我玩牌,就沒安好心。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青年催促著,“你們的事情,我不管,趕緊先把我的錢還了。

  ”我現在哪有錢還他,要是有,剛才就不用借了,這時候,李軒跟葉天站出來說話了,“一萬二是吧,這錢,我們替陳陽杠了。

  ”“小天,阿軒,我……”我剛想要 開口說話,他們卻沖我搖了搖頭,說先把這事情擺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說。

  我心里即感動,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錢,誰還都一樣。

  ”青年一臉樂呵,還沖我笑道,“陳陽啊,下次要是缺錢,記得再跟我說。

  ”這時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這家伙兩巴掌。

  “既然,你們的事情說好了,那接下來就該談談我們這一筆賬了。

  ”王濤瞇了瞇眼,一臉玩味地說道。

  李軒開口問道,“你想怎么算?”“賭桌,就有賭桌上的規矩。

  ”王濤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滿了戾氣,一臉狠辣地說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這不過分吧?”我倒吸一口涼氣,瞪著眼睛看著王濤,這家伙,居然想要廢了我,李軒跟葉天的臉色也是驟然大變…  “王濤,你確定你要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可別收不了場。

  ”李軒沉著臉,冷聲道,王濤滿臉不屑,指著李軒破口大罵道,“我王濤要動的人,你保不住,把陳陽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斷他一只手。

  ”  “斷我手,我先廢了你。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氣,在王濤話落的時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濤的頭上。

    剎那間,王濤的慘叫一聲,捂著頭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指縫間,緩緩流出,染紅了他整張臉。

    劇烈的疼痛,使得王濤的臉色都扭曲起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見血了,李軒跟葉天兩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濤嘶吼一聲,“給我弄他!”  轉瞬間,王濤這一組的人,全部都回過神來,有握著拳頭的,有抄起椅子的,開始沖過來。

    我揮舞著椅子,亂砸,滿身煞氣,整個休息室亂成了一鍋粥,霹靂啪啦的打砸聲不絕于耳。

    不過,王濤這一組的人多,我們就只有三個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好在,我們這一組的一些兄弟,也陸續過來上班,來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濤等人圍毆我們,全部都紅了眼,大吼道,“臥槽,兄弟們,干死他們。

  ”  頓時,混戰徹底爆發開來,場面變得異常熱鬧,我視線環顧,鎖定了王濤的身子,握著拳頭就沖了過去,砰的一聲,一拳打在了王濤的臉上,“艸你大爺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讓,王濤卻得寸進尺,徹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認準了王濤,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濤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這家伙的身體素質確實強悍,哪怕受了傷,反擊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難分難解,場面混亂,我不知道被誰踹了一腳,跌倒在了地上,王濤趁勢騎在我的身上,揮舞著拳頭,砸我。

    我本能的用雙手護著腦袋,格擋著,可王濤的拳頭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發麻,疼的厲害。

    最后,我抱著王濤,在地上翻滾起來,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這時,一聲嬌喝響起,“都給我住手。

  ”聲音冷冽,卻充滿了威嚴。

    是 陳瑤,她過來了,她站在門口,美眸深冷,俏臉冷峻可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濃濃的不滿。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瑤姐!”  “瑤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聲,我們兩邊的人,很有默契的分開站好。

    “一個個都好樣的,敢在場子里鬧事,還有沒有把場子的規矩放在眼里?”陳瑤的視線掠過在場的眾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帶著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又給陳瑤惹麻煩了,哪怕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總歸是發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不敢在這時候觸怒陳瑤,陳瑤點了點頭,怒極反笑道,“剛才不是一個個都很威風,怎么現在都不說話了,說,誰先動的手。

  ”  “瑤姐,是陳陽。

  ”王濤惡人先告狀,指著我,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瑤冷聲開口,“怎么回事?”  “是王濤,他……”我剛想開口解釋,陳瑤卻冷哼了一聲,“閉嘴,我有問你嗎?”  我一陣窒息,心臟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濤則是嘴角微微上揚,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全部都是往壞的地方說,說我賭博出千,被抓住了,還動手打人什么的。

    王濤惡狠狠地說道,“瑤姐,像這樣的害群之馬,就不應該留在我們這里。

  ”  我雙拳緊握,心里恨得牙癢癢,陳瑤這時候,淡淡的開口道,“陳陽,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要是真如王濤講的,你自己離開吧!”  “是王濤,是他們故意陷害我。

  ”我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王濤卻冷哼道,“說我們陷害你,證據呢,你拿出證據來啊,你出千,可是當場被我們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撲克牌,這一點,葉天跟李軒都是親眼所見。

  ”  說到最后,王濤看著葉天跟李軒冷笑道,“在瑤姐面前,你們總不會睜眼說瞎話,包庇陳陽吧!”  李軒跟葉天沉默了下來,從我身上搜出撲克牌這是事實,這個我無從抵賴,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王濤得意的笑著,“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吧。

  ”  “瑤姐,我相信陳陽是被冤枉的,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是啊,瑤姐,陳陽還是一個新人,還不懂規矩,你就網開一面。

  ”  葉天跟李軒等人,紛紛開口為我求情,王濤則是火上澆油,“剛來,就鬧事,這種人更應該開除!”  我內心苦澀,抬頭看著陳瑤,等待著她的決定,陳瑤俏臉冷峻,冷沉沉的開口道,“規矩就是規矩,容不得別人破壞。

  ”  我心頭慘笑,可是旋即就覺得不對勁起來,陳瑤說話的時候,總是往一邊瞥著,我小時候,就跟陳瑤一起長大,對于她還是很熟悉的。

    這個動作,似乎是在暗示著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順著陳瑤的視線,看了過去,眼前頓時一亮,欣喜的脫口而出道,“瑤姐,我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

  ”  聞言,陳瑤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哦,是嗎?”  王濤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都被我這一句話,給驚到了……  /瑤姐,這休息室里的監控,應該在正常運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邊上的監控攝像頭,這個角度,正好是對著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陳瑤點了點頭,旋即吩咐葉天去把監控里的視頻記錄給調出來,此時,王濤等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特別是借錢給我的那個青年,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葉天的動作很快,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他用手機錄了下來,當場播放了畫面,從一開始我被王濤等人拉上牌桌開始。

    播放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了那個借錢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時候,將撲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現在證據確鑿,根本無從抵賴!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了下來,將目光落在了王濤的身上,開口求助道,/濤哥,你要幫我……/  不等青年把話說完,王濤一個巴掌抽在了對方的臉頰上,惡狠狠地說道,/原來是你小子搞的鬼。

  /  這一幕,讓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沒有想到,王濤居然為了將自己撇清,直接將對方當做替死鬼推了出來。

    /說,為什么要陷害陳陽?/王濤裝模作樣的怒斥著,青年結結巴巴的說,看我不爽,想要給我一個教訓。

    葉天嗤笑一聲,/王濤,做給誰看呢,要是沒有你授意,他敢這么做嗎?/  王濤嘴角肌肉一陣抽搐,并沒有搭理葉天,直接對陳瑤開口道,/瑤姐,你看這事情,怎么辦?要不,我讓他給陳陽道個歉,賠個不是?/  李軒嘟囔著,/道歉有用,還要警察做什么。

  /  /陳陽,你覺得呢,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處理?/陳瑤直接將處置權,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王濤搞的鬼,不過看陳瑤的樣子,是不想追究王濤,畢竟王濤是會所的紅牌,場子還要靠他來賺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aOoLY/sx1Ya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