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cosplay 人妻 cosplay 人妻

cosplay 人妻



核心提示:世界上很多事都是這樣,月亮,一旦圓滿了,馬上就要殘缺;樹上的 果子,一旦熟透了,馬上就要墜落。

  凡事總要稍留 欠缺,才能持久。

   婚姻最需要這種適度欠缺,是欠缺讓婚姻雙方有了努力改變的空間。

     上個月回老家,見到了多年未見的 雪瓊

  她是我們中學時代的校花,有很多男同學曾做過與她相關的愛情夢。

  可這個看似完美的女人,卻忍不住在我面前掉下了眼淚。

    高中畢業后,我們總共見過三次面。

  第一次 是在十多年前,那時候雪瓊剛剛大學畢業,她告訴我,雖然追求她的人非常多,但她一點也不快樂,只想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平靜地過日子。

  (草船借箭的故事)第二次是在3年后,她剛剛離婚,盡管找了一個自己喜歡的 男人,卻怎么也過不到一起,她受不了他的冷落,很羨慕那些整天被老公捧在手心的女人。

  她說,如果再婚的話,一定要找個真正對自己好的男人。

    一晃七八年,再次見到雪瓊,她已經離了兩次婚,現在正和一位喪偶的男人相處著。

  兩個人真心相愛,就是家里人反對。

  不過,她打算堅持。

  婚姻需要一點 缺憾才能走得更久_ 女性  我問她,這次為什么這么堅定?  雪瓊說,先前的兩段婚姻,她都沒 明白其中的真諦,總是把婚姻想得太過完美,不但要求對方有錢,對她好,還要是自己喜歡的。

  如今,經過兩次失敗的婚姻,她終于明白,大多數婚姻都是無法完美的。

  正因為如此,她才特別珍惜現在這個男人,盡管他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初中老師,個子也不高,但她會不顧家人反對,嫁給他。

    說心里話,我很為雪瓊的開竅感到高興,雖然她明白得有點晚,并且為所謂的完美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但是,我相信她和那位老師的婚姻一定會很幸福美滿,因為她終于用兩段失敗的婚姻悟出了一個簡單而又容易被忽視的道理:幸福的婚姻不可能十全十美,我們要學會理解婚姻中的缺憾。

    其實,世界上很多事都是這樣,月亮,一旦圓滿了,馬上就要殘缺;樹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馬上就要墜落。

  凡事總要稍留欠缺,才能持久。

  婚姻恰恰最需要這種適度的欠缺,是欠缺讓婚姻雙方有了努力改變的空間,讓我們在這種有點爭執的動態中得以平衡前行。

  婚姻需要一點缺憾才能走得更久_女性  我們還應明白,擁有的未必十全十美,但一定要堅信他(她)就是最好的!別因為一件 東西好才千方百計地去擁有,擁有了才更應一心一意覺得他(她)最好,這樣幸福才會降臨。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 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 翠花 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 好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 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噢,沒什么,就是忽然想到她一個女人死了丈夫,身邊沒個幫襯,挺不容易的。

  ”老道士搖了搖頭,看不明白他內心的想法。

  “那咋了?咱們不是經常的幫她干活兒呢嘛。

  ”“可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她的 生活還是很累,得想想辦法幫她改變生活。

  ”“那師父怎么幫她改變生活啊?”李達追問道,他內心里也很想幫助翠花嫂子。

  “不如幫她找個婆家吧,你說咋樣?”老道士依舊慢慢的吃著飯,但余光一直觀察著徒弟的表情。

  “找個婆家?咱們怎么幫她找婆家?再說了,咱們也不知道人家翠花嫂子愿不愿意呢!”老道士聽完也是一愣,隨即恢復常態,道:“哦?你說的也是,那要不你去幫師父問問,看她愿意不。

  ”李達聽完也沒細想,順嘴說道:“問倒是可以問,但咱們上哪兒……”說到這兒,李達腦子瞬間轉過彎兒來,師父剛才說的是,幫他問問?難道是師父自己想跟翠花嫂子?李達有些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忐忑的問道:“師父,不會是你想娶翠花嫂子吧?你可是道士啊!”老道士被徒弟抓住了內心想法,不由得一陣尷尬,悻悻的笑道:“我就是讓你幫著問問,沒別的意思。

  ”李達聽見師父這樣說,稍稍放下了心,正準備扒口飯。

  不料老道士的下一句話,瞬間又讓他噴了出來。

  “再說了,道士也是可以有俗家弟子的嘛!”……第二天,李達頂著兩個黑眼圈來到前院,開始清掃著落葉,沒辦法,昨晚師父的話讓他久久不能入睡。

  為什么師父想要娶妻了?為什么那個人偏偏是翠花嫂子?為什么自己又跟翠花嫂子那樣了?李達感到腦仁一陣抽搐般的疼。

  砰!砰!砰!一陣敲門聲響起。

  李達放下掃把,走向門口:“來了!來了!”剛打開門,翠花嫂子就撲了進來,將手里大包小包的東西一股腦兒塞給李達,然后直接到了真君殿。

  “咋樣兒?今兒我是頭一炷香吧?”(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翠花嫂子高興的喊道。

  李達趕緊跟上:“嫂子你這今兒是咋了?平常沒見你上過香啊。

  ”翠花嫂子沒理會他,小心翼翼的插上香,再緩緩行禮,一臉的虔誠,好像是許下了一個很重大的愿望。

  然后轉身白了一眼李達:“為啥?還不是為你!”“那些東西都是給你的,自己慢慢吃。

  ”說完這話,她轉頭觀察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道:“對了,昨晚你師父沒發現什么吧?”李達一聽這個,頓時有些萎靡。

  “發現倒是沒有發現,不過……”“是翠花來了?”老道士重陽走了出來,打斷了李達的話。

  “怎么?來這么早,是有啥大心愿啊?”翠花轉頭望向老道士,嘿嘿一笑:“也沒什么,就是給自己一點兒希望。

  ”“對了重陽叔,我有點活兒找李達幫忙,你看能把他借給我一天不?”老道士先是眉毛一挑,隨即又笑了出來。

  “沒問題,你讓他跟你下山就是了。

  ”“那成,那我們這就走了,柴火還在山腰上呢。

  ”說著笑著朝李達使了個眼色,讓他跟自己走。

  李達只得將懷里的東西交給師父,跟著翠花一同走出了道觀。

  兩人沿著山路慢慢的走著,翠花心情不錯,嘴角一直掛著笑。

  “咋樣兒?有我出馬,讓老道士給你放一天假,高興不?”“哦。

  ”李達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聲。

  “咋了?讓你放假你還不高興了?”“不是,是……哎呀!跟你說不清楚。

  ”李達現在滿腦子都是臨走前師父沖他擠眼睛的神情,分明就是提醒自己,別忘了問昨晚說的事。

  難道真要和師父搶女人?李達狠狠的搖了搖頭,想不通的事就不想了,不然腦仁又要疼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c2IL/ImlPy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