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人情趣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1線上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1線上看

格雷 的 五 十 道 陰影 1 線上 看


琴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 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灵琴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 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 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灵琴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灵琴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灵琴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 你俩够了,森伟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 洪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灵琴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灵琴清说:我们知道了。


  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 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


  灵琴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 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章小贝,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 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 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


  灵琴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 废物,他才搞你的?灵琴清问。


   谁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湿了。


  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灵琴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 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 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洪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灵琴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洪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灵琴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


  灵琴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灵琴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 哼!灵琴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


  灵琴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灵琴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灵琴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灵琴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什么偷懒?人家没睡醒好不?她撒娇般地说道,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见她那说话的模样,倒显得挺可爱。


  我打消了刚才那龌龊的念头,继续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点钟,太阳出来老高,洪满光才给我们送饭来。


   吃完饭,叫我们顶着太阳继续瓣玉米。


   真是个周扒皮!没良心!灵琴清瞪着洪满光远去的背影叫骂。


   阳光火辣,实在受不了,我和灵琴清双双坐在路边一棵大松树下休息。


   灵琴清的俏脸红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开,摘了一片树叶边扇风边埋怨。


   这个时候本小姐本来可以在家享受空调的,就因为你,害得我现在要在这儿晒太阳! 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让我来二次,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听多了灵琴清的抱怨,我这时心里也很恼火。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灵琴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灵琴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 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灵琴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灵琴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那男的,约摸二十七八岁,平头,戴着个墨镜,是个陌生面孔。


   那女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绿色短裙,水蛇腰盈盈手握,走起路来婀娜多姿。


  她是 族长的女儿洪 彩玲


   洪彩玲跟灵琴清一样大,是村里公认的三大村花之一,不过她家条件好,念了大学,听说现在在一家公司做会计。


   从小洪彩玲就很高傲,她爷爷和爸爸都是族长,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她目中无人,处处喜欢炫耀。


   哟,这不是灵琴清和章小贝吗?你俩在这干啥呢?洪彩玲明知故问。


   收玉米。


  洪彩玲漫不经心地道。


   这不是才做了新娘吗?怎么要来收玉米了呢?你看你,都晒黑了。


  你真是命苦,这一生被章小贝给害了。


  洪彩玲说着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我瞪了洪彩玲一眼,这丫的从小跟我就不和。


  小时候去她家吃饭,她宁愿将饭倒给狗吃,也不愿意给我吃,甚至还威胁我,要我学狗叫,不然以后不许去她家。


   那男的自从下车后,眼睛一直在灵琴清身上溜转。


   这位美女是?他摘掉墨镜凑到灵琴清身边往灵琴清胸口里瞒。


   灵琴清赶紧拉好衣领口,走到了我的左边。


   这是我的男朋友,他爸是临水局局长。


  洪彩玲介绍道。


   我们去瓣玉米吧。


  灵琴清置若罔闻,朝玉米地里走去。


   我和灵琴清到了玉米地,洪彩玲和她男朋友还在马路上望着我们。


   没想到你们村会有这样的美女,还是个处呢。


  洪彩玲的男朋友说道。


   喂, 袁克良,你什么意思?洪彩玲生气了。


   哈哈,真是个美好的地方,看来,我得在你们村子多玩几天了。


  洪彩玲的男朋友袁克良拿出手机对着灵琴清拍了几张照,眼中尽是邪光。


   下午六点多钟,洪满光叫我去族长家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将玉米运回去。


  上一次族长借了洪满光的三轮车没有还。


   我来到族长家,见洪满光的那辆三轮车在院子里停着,而族长家的门关着,不过没上锁,我正想问有没有人在家,突然听见从屋子里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


   啊——是 女人的呻吟。


   我心一怔,硬生生将要喊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你别摸了,再摸,我可要生气了! 是洪彩玲的声音。


   你一不让我摸,二不让我睡,你说我找你做女朋友跟没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听得袁克良生气地说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不能发生性行为!除了开光师开光,不然,新郎会死。


  你难道想跟我在结婚那一晚就死掉吗?洪彩玲说道。


   什么鬼风俗我不信!!还有那个开光,这不是叫你把第一次送给别的男人吗?这简直是吭人,迷信!袁克良说道。


   你不信也得信。


  眼下就有一个例子。


  琴清在结婚前没有开光成功,结果结婚当晚,新郎洪森伟就死了。


  洪彩玲说道。


   就是今天在玉米地里那个灵琴清?事情真这么邪门?袁克良似乎有点相信了。


   真的,不然我骗你干嘛?洪彩玲趁机说道。


   那现在灵琴清还是个处?袁克良问。


   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吗?还问我?洪彩玲语气中夹着一股醋味。


   有意思。


  那如果现在有人上了灵琴清,那人会不会死?袁克良又问。


   应该不会吧。


  洪彩玲说道。


   这样,给你两个选择。


  袁克良兴致勃勃地道,要么,你跟我睡。


  要么,我去睡灵琴清。


   你什么意思?洪彩玲气呼呼地道。


   我听到这儿,也极为气愤。


  特么地袁克良竟然想睡灵琴清! 妈的,去了洪基勤,来了袁克良,凭空又多了一个对手。


   袁克良说道:你也看得出来,我现在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龄,以我的条件,想睡女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禁欲了。


  这其实令我的身体非常痛苦。


  如果你稍为我想想,就让我睡。


  不然,我只有去睡别的女人。


  如果你助我睡(草船借箭的故事)了灵琴清,我们三个月后就成亲,并且,我会叫我爸提拔你爸,到时你爸就不只是族长这么简单了! 屋里沉默了。


   良久,才听到洪彩玲说道:我不能让你睡。


  我不想跟灵琴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死了男人,更不想做寡妇。


  如果你想睡灵琴清,我可以 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一定答应。


  袁克良迫不及待地道。


   第一,我们三个月后要成亲;第二,要帮我爸做更大的官;第三,马上给我十万块。


  洪彩玲一字一句地说道。


   没问题!袁克良毫不犹豫答应了。


   我越听越气愤,更觉得不可思议。


  洪彩玲身为袁克良的女朋友,竟然愿意帮袁克良去睡别的女人! 真是一对狗男女! 钱打来了。


  袁克良道。


   收到了。


  洪彩玲道,灵琴清现在住在洪森伟家,你要睡她,可没那么容易。


   袁克良说:你把她约出来。


  只要到了外面,我自有办法。


   若灵琴清不肯呢?告你强奸她,到时一旦让别人知道,会影响到你爸的仕途。


  洪彩玲说道。


   这个嘛,我有一计。


  袁克良说,我这里有药,只要对她一洒,她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药?什么药?洪彩玲问。


   让女人飘飘欲仙的药。


  袁克良说道。


   你怎么有这种药?你,你不会对我用这种药吧?洪彩玲显得很生气。


   放心,我若想对你用这种药,早就对你用了。


  袁克良说道。


   就算这样,灵琴清也不是情愿的。


  她还是会告你。


  洪彩玲顾虑道。


   我可以嫁祸到那个废物身上。


  袁克良说道。


   废物?你说的是章小贝? 对。


  那个废物不是不行吗?听说在给灵琴清开光时门前谢恩了?你去想办法弄到他的精液,然后放到灵琴清身上。


   你竟然叫我去弄那个废物的精液?洪彩玲生气地叫了起来。


   他不是不行吗?你只要用手稍微给他一弄就出来了。


  成功后,我再给你十万。


  袁克良说道。


   洪彩玲犹豫了片刻,说道:好。


  一言为定。


   我稍作思索,决定到时好好惩罚惩罚这一对狗男女。


   陈月月最近很苦恼,她觉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 部位还很羞耻。


  这事儿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亲戚回村时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骑上这玩意儿,一蹬一蹭时,下边某个位置就痒的厉害,有时候还会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没怎么上过学,山里信息又比较闭塞,出现这种情况后,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耻,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诉家里人,这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朝村东头的黄 大爷家走去,寻思让黄大爷给自己瞧瞧。


  黄大爷名叫黄有仁,今年五十岁,之前在城里当医生,老伴儿去世后,儿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开起了诊所养老。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陈月月,老黄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黄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黄回村后,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爷病了吗?”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


  “不是俺爷病了。


  ”陈月月心思单纯,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耻,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你放心说,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黄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


  ”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


  “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


  ”老黄咧嘴一笑,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


  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本来还不好意思说,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人也不错,略微咬了咬牙关。


  “别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儿病了,快跟大爷说说。


  ”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和蔼的询问。


  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得了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


  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幅摸样,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


  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痒嘞……”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


  老黄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


  “这是咋回事,快跟大爷好好讲讲。


  ”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黄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觉。


  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体还健壮的很,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不正是个机会嘛!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


  ”说着,老黄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陈月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陈月月的呼吸,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黄大爷……还没好吗?”“小兰呐, 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


  ”老黄皱着眉头,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


  “黄大爷,阴病是啥啊,这病能治吗?你可别吓唬俺,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


  终于,老黄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阴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黄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黄,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来,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基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黄伸过的手,陈月月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黄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呢,这不脱裤子我可看不了。


  ”黄大爷要看自己那个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是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陈月月纠结了一下,但想到黄大爷这是在给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这应该可以吧。


  “俺自己来吧。


  ”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拖裤子,陈月月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望着陈月月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裤裤,老黄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裤裤上隐隐还有陈月月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这个发现让他立马有了强烈的感觉。


  而且老黄还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为过来人的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味道,这让他内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这样行了么?”陈月月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黄大爷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来咧。


  “可……可以了。


  ”老黄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别摸,这地方可脏咧。


  ”触碰到老黄的手指,陈月月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


  ”陈月月担心对老黄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陈月月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黄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黄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同时心头的那种渴望也越发强烈。


  “俺这病有的治吗?”被黄大爷的手碰着,陈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黄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黄大爷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样的,陈月月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大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黄大爷瞧的仔细。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我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仗着陈月月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着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黄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什么方法?”陈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黄下边憋的厉害,陈月月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哪方面的知识不太懂,但脑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这里倒是有,只不过……”说到这儿,老黄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 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陈月月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


  ”老黄义正言辞的说。


  “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独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还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来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陈月月松了一口气同时,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黄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这下边痒的要人亲命,现在却要让黄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黄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而且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再耽搁恐怕真的会出事了,陈月月索性将牙一咬:“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陈月月主动将小裤裤褪到了膝盖处,将那地方面向给了老黄。


  “大爷这就去拿药!”瞧见这一幕,老黄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放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酿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


  ”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儿童益智故事)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啊……”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链接:http://www.drtwhxc.com/crqq/269.html

上一篇:

klimaksporn

下一篇:

bkd148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爱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