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成人情趣 miad 985

miad 985

miad 985


想起自己曾經不成熟的表現, 耿昊忍不住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嗯……床上熟睡的秦 芳菲突然喊一聲,頓時嚇了耿昊一跳,也許是上門女婿身份底氣不足,又或者他在家被秦芳菲欺負怕了,整個人直接就半蹲到了床邊,大氣都不敢出。


  不爭氣的小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厲害,大腿根更是時不時哆嗦幾下,總之他被嚇的不輕,這怪不得別人,誰讓他做賊心虛呢!也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到床上沒了動靜,耿昊小心翼翼的探頭查看,這才得知剛剛不過是虛驚一場,秦芳菲僅僅是翻了翻身,整個人側臥在床大中間,其中她身上的絲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如此以來,秦芳菲整個光滑的后背,非常完美的就呈現在了他本人跟前,看得耿昊口干舌燥,雙眼發光,恨不得馬上就猛得撲過去……黑色吊帶睡裙,映襯著她那肩膀格外圓潤白皙,黑色裙擺更是難以遮掩白皙豐腴大腿,嘖嘖嘖,幾天不見秦芳菲身材怎么變了?“如此豐滿,嘿嘿,我喜歡!”“老婆,我來了!”秦芳菲睡的太沉了,即便耿昊悄悄上床躺在她了背后,她依然無動于衷,看到媳婦并未覺察到他的到來,耿昊很激動,激動的渾身都在發顫。


  黑色吊帶映襯著秦芳菲的肩膀更加白皙,更加圓潤,烏黑柔順的長發賴洋洋的搭在她的背后,讓她那背影看起來更美更加誘的惑,還有黑色裙擺掩蓋的翹……越看耿昊越激動,激動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什么,不知過了多久,耿昊有些犯愁,只因他是初次,根本不知接下來該如何的繼續。


  說來真是可笑,怎么說他也是農大畢業生,在省城讀了三年大學,見多識廣,總不至于連個熟睡的女人都搞不定吧!如果真是如此,守了兩年空房,他還真是不屈!有理論無實踐,直至到了現在最關鍵時刻,耿昊徹底傻了眼。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秦芳菲午休都快結束了,他依然沒有付出行動,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難怪秦芳菲看不起他,這只能怪他這天生的懦弱老實性格吧!除此之外,貌似跟他從果園心急如焚歸來,然后又沖了個澡,折騰半天激情消退,最終導致了這場無疾而終的鬧劇。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這么的放過秦芳菲離開,他心里又是萬分不甘。


  如果繼續,他沒有這方便經驗,真不知從哪里開始下手,比如說先掀開,還是?“嘿嘿,既然來了,那就先得些利息吧!”當腦海里猛然蹦出這樣的一個想法,頓時讓耿昊樂的合不攏嘴,滿臉愁緒一掃而空。


  接下來耿昊秉著呼吸,激動萬分,小心翼翼的在秦芳菲身上占著便宜。


  折騰了半天,按說早就把人弄醒了,有意思的,秦芳菲依然無動于衷。


  耿昊玩心大,并未趁機拿下秦芳菲,但這并不意味著他不想,或者不好奇。


  “咦?”探著 身子向側臥的秦芳菲臉上一瞧,嚇的他差點魂飛魄散,隨即猛地快速下床,不加思索的向外跑去。


  驚慌失措的回到了自己房間,耿昊背靠著房門拍著胸口,依然心有余悸的顫聲驚呼道:“我的天吶! 大姨姐,秦 芳華?這怎么可能?她不是人在東莞打工么?”任他就是神仙下凡,他也無法想象的到,剛剛被他吃了半天豆腐的人(大炕上性經歷),并且還差點讓他睡了的女人,竟然是秦芳菲她 大姐,他耿昊的 大姨子——秦芳華!秦芳華人如其名,芳華正茂,十六歲美名就傳遍了當地十里八村,她雖人美但性格烈,十八歲那年因抗爭家里催婚而跟人私奔,這一晃就過去了十年,至于后來?耿昊腦子有些亂,再說對于秦芳華的了解,僅僅局限于當地人的道聽途說,再加上他倆總共見過沒幾面,根本不知該如何形容秦芳華這個人。


  “呵呵,難怪今天 回家感覺秦芳菲怪怪的,又能勤快洗衣服,又能無所謂呼呼睡大覺,搞了半天,原來還是我高看了她!”耿昊搖頭苦笑,默默上了炕。


  新房主屋正房是四間大平房布局,南北朝向,中間兩間是客廳,有高級沙發,六十寸的液晶大電視,東屋主臥裝修高檔,至于西屋?呵呵,依然是當地的特色大炕。


  結婚當晚他人就被攆到這里,一直住到現在,自家山區睡的也是炕,對此他很習慣。


  至于不習慣的呢,呵呵,當然正是娶了媳婦守空房,日子過的憋屈!現在不提什么憋屈什么窩囊,現在耿昊他很慶幸,畢竟剛剛沒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則他還真不知該如何向媳婦交待,今后再如何的面對大姨姐秦芳華。


  猛然想起大姨子回家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沒提前得到半點消息,如此看來,整個 秦家把他耿昊都當成了外人,一個可有可無的上門女婿。


  結婚兩年秦芳菲肚子沒有半點動靜,雖然秦芳菲不讓他碰,他承認自己是有很大責任的,之所以秦家沒當面說落他,那還是給他面子,沒有把事情辦絕。


  “大姨子回了家,那秦芳菲她人呢?今天是周六,她究竟去了哪里?”思來想去一番過后,耿昊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回家時路過村支部,大院門緊閉,顯然可見村支部大院沒有人唄!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吱扭一聲的開門聲,頓時嚇了他一跳。


  噠噠噠……側耳一聽,腳步聲去了院里,這才把懸著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秦芳菲和秦芳華姐倆都是當地大美女,都是娶她姐倆為榮,尤其是剛剛摸過了大姨姐,潤滑手感很好,說實話他很享受那種感覺,望著窗外發呆了一小陣,急忙挪身到窗邊。


  人走裙擺揚,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還有那……看得耿昊發呆,鼻血差點留了出來。


  “大姨姐三十三了吧,沒想到魅力依然這么大,真是讓人受不了。


  ”耿昊擦了擦鼻子,意猶未盡的望著大姨姐的背影,暗自感慨萬千。


  “咦?我剛洗的那件內衣,咋不見了?難道家里進了賊?”秦芳華突然發出了一陣驚叫聲,猶如晴天霹靂,當場把耿昊嚇得渾身一哆嗦。


  天地良心,他回家就洗澡,真的沒拿外面的衣服,曾經他有過,這次絕對沒有。


  與此同時他感到很高興,如此說來,大姨子并不知他回家,既然如此,那他悄悄進東屋的事情,那她本人就跟不知曉了唄!“小昊,小昊,你是不是回家了?”秦芳華扯著嗓子嚷嚷起來。


  “啊?”耿昊傻了眼,皺眉苦笑道:“大家來啦,我在家呢!”“你在家呀!”秦芳華很高興,嬌笑說:“你,你有沒有?”在她說話期間,耿昊很緊張,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他不知如何回答的時候,只見大姨姐話語一轉,興高采烈的說找到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來是風把內衣吹跑了,害得耿昊虛驚一場。


  剛剛在東屋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即便他認為大姨姐不知,耿昊心里依然比較發虛,不知該接下來如何面對大姨姐,心里時刻想著解決辦法。


  “嘿嘿,果園!”耿昊腦子很活絡,猛地一拍大腿,激動的差點從炕上蹦起來。


  收拾完畢正準備出屋,客廳傳來一陣噠噠噠的腳步,方向正是西屋門口。


  “大姨子來西屋做什么?難道,難道她發現了什么?”耿昊頓時瞪大了雙眼,嚇得他愣在門口,半天動也不敢動。


  噠噠噠……隨著外面腳步聲越來越近,耿昊本人越緊張,緊張的心跳加快,反正整個人很不自在。


  現在他最怕見到的人正是大姨姐秦芳華,畢竟剛剛在東屋主臥他把人家當成了他媳婦,差點做出禽獸不如天打雷劈之事。


  若真如此,那他整個人的名聲都完了。


  咦?不對呀!短短片刻后,他皺著眉頭仰頭看了看天,這才發現事情并非如此。


  秦家在當地可是名門大戶,家族出過村長,村支書,掙錢的更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最近幾年,他老丈人秦德厚搞得建筑隊非常紅火,縣城正建的富貴園小區就是出自其手。


  老丈人在當地方圓百里很出名,即便在縣城那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原因?有錢!否則的話,僅僅憑秦家在野槐溝是個大家族,根本無法讓秦芳菲這位女流之輩,幾乎全票當選女村長,當選那天甚至縣長都過來助陣,當然話不能這么說,應該是監督。


  秦家最注重名聲,再說了大姨姐當年忤逆父母跟人私奔,早就被家人不待見,即便剛才他招惹了大姨姐,他相信大姨姐也不敢到處亂說,那他還用害怕什么呢?咳咳咳!掩嘴輕咳了幾聲,耿昊故作鎮靜做出回應。


  “大姐,我在呢!你找我何事?”說著他就快速打開房門,臉不紅心不跳的直視著剛剛走到了門口,正準備做出推門動作的大姨姐。


  事發突然秦芳華不加提防,再加上耿昊說話嚇了她一跳,伸手落空根本就沒有推到門,如此一來導致她整個人身子向前傾,直接就向耿昊懷里倒了過去。


  “啊……好疼!”“啊……好大!” 兩人咣當撞到了一起,隨即響起兩陣異口同聲的驚呼聲。


  “耿昊!”秦芳華怒了,滿臉通紅,“你剛剛喊什么?”“大姐,我,我,我剛剛說好疼呀!”耿昊捂著腦袋低下頭,支支吾吾的說著,哪里還敢直視秦芳華。


  “你?你胡說,好疼是我說的!你撞到我胸口了!”“我?我的胸口也很痛,我不行了,需要躺下休息!”耿昊根本不管秦芳華是否揭穿了他的謊言,邊說邊回屋上了炕。


  此時,秦芳華站在門口,整個人羞愧的滿臉通紅,可惜對此她又毫無辦法。


  她是耿昊大姨子,耿昊是她妹夫,她能拿他如何?再說了,她跟前夫離婚多年,身子好久沒被男人碰了,剛剛猛地撞到耿昊懷中,讓她感覺到了血氣方剛的男人氣息。


  年輕就是好,身子骨壯實,嗨,還別說,耿昊看起來清瘦,其實身子很壯,儼然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男人好身材。


  為逃避大姨子對他興師問罪,耿昊側躺在炕中央,雙手交叉在胸前,時不時的左右拍拍,嘴里還哼哼的直喊疼,好像在證明他剛剛沒說謊,直接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看到他這么大的人了,并且還是一個大男人,竟然跟她鬧了這一出,秦芳華實在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笑的她前仰后合,差點笑彎了腰。


  “大姐,你,你不生氣了?”耿昊邊說邊翻身做起,然后整個人驚呆了。


  大姨子秦芳華依然還是黑色吊帶真絲睡裙裝束,著裝非常性感,長發披肩更是為她本人增加了不少嫵媚和誘惑,反正把耿昊刺激的不行,恨不得撲過去直接睡了她!耿昊他是個什么樣的人,他自己非常清楚,根本沒有膽量動秦家人!否則,現在他早就成立秦家名副其實,而并非有名無實的上門女婿。


  “昊昊,姐漂亮嗎?”迎著耿昊直愣愣的炙熱目光注視,秦芳華不僅不怒,并且還笑容滿面,嫵媚的很。


  這是啥情況?耿昊當時有點懵呀,哪里搞的清楚究竟是個啥狀況。


  也許是大姨子真的是太漂亮了,說話又溫柔,他不加思索的點了點頭。


  “昊昊,既然你說大姐漂亮,那我妹比我還漂亮,你為何對她的美,視而不見?”“什么?視而不見?我……”面對大姨子的這番質問,耿昊吃驚萬分,喃喃自語的嘟囔著。


  直至到了現在,他這才明白過來咋回事,原來大姨子是為他和芳菲分居之事而來。


  剛結婚時分居,兩人還藏著掖著,生怕被雙方家長知曉,隨著結婚時間長了,兩人一直沒孩子,他們就是想隱瞞某些事實,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話呀!”秦芳華怒了,邊說邊向炕邊走去。


  “我,我,我有病!”耿昊實在沒了辦法,不由脫口而出。


  有關這樣的說法,他也是被逼無奈,反正已經夠丟人夠憋屈的,他不在乎更丟人。


  最近一年間,他不知向秦芳菲提過多少次離婚,嘿嘿,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什么?你說什么?”秦芳華驚呆了,右手捂著嘴巴,難以置信的打量著耿昊。


  “大姐,我有病,簡而言之就是……我那方面不行!”“放屁!”秦芳華直接就爆了粗口。


  她可是過來人,過早步入社會,啥樣男人沒見過,耿昊豈能騙過她的眼睛?“大姐,我真有病,求求你,求求你們家,讓我離開芳菲!”“耿昊,你?你小子是有病,神經錯亂的神經病!”不論耿昊怎么說自己有病,反正秦芳華就是不信,接下來他倆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上了,不知過了多久,非常可笑的一幕發生了。


  秦芳華穿著吊帶睡裙,午休前剛剛洗過澡當時沒穿內衣,得知妹夫耿昊在家,來時匆匆根本就沒考慮這些事情,現在好了,正好被炕上居高臨下的耿昊看了個真真切切。


  “眼睛都快掉溝里了,這像有病?”秦芳華暗自發著牢騷,雖心里有些生氣,不知為何他對耿昊偏偏就是發不出來。


  “大姨子不會對我有意思吧!我不眨眼的盯著看,她都不掩飾一下!”耿昊心里嘀咕著,不知不覺讓他想起了美事,反正家里也沒其他人,是不是該勇敢的嘗試一下。


  既然她妹對不起他,那就讓她這個當姐的來補償唄,順便學習學習經驗。


  想到這里,耿昊就做了一個大膽動作,直接伸手抓住了秦芳華的胳膊。


   “你說說要是我發到你們學校網站上,這下子每個師生都能 瞧見,你說到時候你不就火了嗎?說不定啊你還得感激我呢。


  ”邁克一臉的認真,仿佛這件事說的跟真的一樣。


   馬婷婷初出茅廬,根本不是邁克的對手,三言兩語就已經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萬不能讓邁克把這個視頻傳出去,否則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這樣的人,簡直是太丟人了,一定會被人恥笑的。


  .而且還有媽媽,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著的對象,竟然是邁克老師,一定會接受不了的吧,她會不會覺得有我這么一個女兒,實在是太給她丟臉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馬婷婷處于無奈,被一個個想法壓迫著,她小聲的說道,只是邁克剛開始聽不太清,皺著眉,豎起耳朵,嚴肅的問了一嘴:“你說什么?”馬婷婷卻誤以為,他這是在威脅自己。


  咬這雙唇,臉色微微慘白,狠下心來繼續大聲說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這視頻傳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會如你的愿。


  ”“這就乖了嘛,早一點說不就好了嘛,何苦讓我白費這么多力氣。


  ”果然這個視頻還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總算是沒有白費。


  邁克心中的高興,自然不能讓馬婷婷瞧見。


  盯著她仍然害怕的蜷縮著身子,邁克笑的開心得意,向著馬婷婷走過去。


  “乖,千萬不要害怕,我可是會很溫柔的。


  ”邁克就像笑面虎,不斷地安慰馬婷婷。


  或許是因為他的這些話,馬婷婷果真安靜,任由邁克用勾起的手指,將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睜睜的看著,邁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離得是越來越近,逐漸縮短。


  直至光芒都已經消失不見,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興奮。


  這次邁克很是享受,他的腦中不斷回放昨天晚上看過的視頻。


  上面的畫面不斷刺激著他的小腦。


  剛想進一步動作,時機不巧,門再一次清晰地響起。


  “乖女兒,媽媽今天回來了,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我給你做呀。


  呀!這,邁克老師也來了呀。


  ” 孫玉梅把門關上,一扭頭,看見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點悸動,竟然顧不上脫鞋,直接飛奔,跑來馬婷婷的臥室。


  隔著門,聽見聲響,兩人觸電般 飛快推開對方,坐在那里,面紅耳赤,盯著,馬上就要闖進來的孫玉梅。


  “邁克老師。


  ”孫玉梅兩眼放光,顧不上旁邊女兒的存在,踱步走到邁克的面前。


  這才幾天未見,怎么消瘦了許多?異樣的光芒打在邁克的身上。


  邁克抖動身子,起了寒戰。


  下意識看一下身邊的馬婷婷。


  馬婷婷早就像受驚的刺猬,將自己團成一團,愧疚的看著孫玉梅。


  完了,這個小妮子怕是再次會避開自己一段時間了。


  邁克心中憤憤的想著,對孫玉梅也不自覺,多了幾分惱意。


  “你可好久沒有來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嗎?”孫玉梅像是看不出邁克眼中的嫌棄,伸出小手,搭在邁克潔白的手臂上,豎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劃走。


  邁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飛快將自己的手從孫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經走到馬婷婷身邊,站直了身子,正義凜然的說道。


  “抱歉,前兩天有事,學校那邊耽誤了一些,這才沒有過來,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準時來給馬婷婷同學補課的。


  ”果然處于(男女性故事)愛情的女人,智商都為負數。


  孫玉梅自然看不出邁克對自己的嫌棄,還在那兒有意無意的,像邁克靠近。


  兩人你退我進,你追我趕,玩得不亦樂乎。


  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聲,揉了一下鼻子,對著孫玉梅說到。


  “媽媽,邁克老師好不容易來一次,今天晚上你還不趕緊做飯,別讓老師回去吃了。


  ”“啊,對對對,你瞧我這記性。


  ”孫玉梅一拍腦子,喜氣洋洋,轉到廚房房間,只 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馬婷婷顧不上此時的面紅耳赤,雙手抱成一團,將身子往后一縮,老老實實坐在書桌前。


  把那些東西全都擺出來,看起來是想要學習的模樣,但實際上書本連放倒了都不知道。


  邁克也不著急,這一次雖然人沒得手,但關鍵證據還在手里握著,他就不相信,馬婷婷能躲著他一時,躲得了他一世。


  晚飯,三人坐在一起,邁克還興高采烈與孫玉梅談論,就好像剛才的事從未發生過。


  馬婷婷一個人悶著頭在那兒吃著飯。


  平日里的飯菜是那樣的可口,可是今日為何如此索然無味?躲在孫玉梅身后,馬婷婷不情愿地同邁克說了一聲再見。


  邁克有意無意,留下一句:“明天見。


  ”轉身大步流星走了。


  馬婷婷一個人仍停留在邁克剛才的那句話中,她似乎覺得,這句話在同自己表達什么含義。


  師范學校。


  每天中午,邁克翹著二郎腿兒,靠著椅背,只要在那閉目養神,不出幾分鐘的時間,伴著飯菜的香氣,清淡的女人香,就隨之飄至他的鼻尖。


  “來了?”邁克睜開一只眼睛,打量著面前穿著裙裝,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 范玲玲


  她熟練地放下手中的保溫飯盒,任憑邁克拽住她的一雙手,來回撫摸。


  只是低眉順眼,調戲般怒吼一聲:“就不能正經點兒。


  ”邁克自然知曉,范玲玲一點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將范玲玲拽到自己懷中,隔著腰肢,伸手打開飯盒。


  閉上雙眼,湊過去細細聞上一遍。


  “嗯,真香。


  ”“你說的是人啊,還是這飯菜啊?”被邁克抱在懷中,也不知是喘不過氣,還是被邁克身上的男子氣概所吸引,范玲玲滿臉通紅,渾身體溫飛快升高。


  只有扭動腰肢,才能讓現在的自己變得舒爽一些。


  “飯香人更香。


  ”紳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邊,邁克輕搭上去,只留下一個飛快地吻,甚至來不及回味,已經跑開。


  邁克的辦公室在一樓,和外面只隔一層透明的玻璃,不時有一兩名學生路過這里,一扭頭就看見親密的二人。


  大多為男生,個個憤怒的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盯著平日里學校最為高冷優雅的女神,此事經像小貓咪一樣乖乖的,坐在邁克身邊。


  讓人大跌眼鏡。


  這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讓邁克十分得勁兒。


  坐直身子,高高揚起頭,享受范玲玲親手喂飯,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對的。


  “我可該走了,下午還有課呢。


  ”兩人吃完飯,溫存許久,一看手上的表針,范玲玲知道時間有些著急,趕緊脫離邁克的懷抱,飛快的跑向門外。


  匆匆忙忙之間,似乎忘記,上課用的書本,還留在邁克的書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終回味剛才兩人之間的種種,根本停不下來,嘴角也向上揚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曉。


  一堵高大的“墻”,出現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說擋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來不及剎車,一個猛子扎進“墻”里。


  “墻”并沒有想象中的疼痛,但還是讓范玲玲捂住發紅的鼻子,皺著眉頭,帶著一點怒氣。


  “誰呀?走路不長眼睛嗎?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會說一聲抱歉嗎?”“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這范女神,這是打哪兒來呀,怎么手上還提著飯盒,難不成是給誰送飯去?”范玲玲心中一驚,剛才被撞的頭腦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經聽得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林偉光,師范大學有名的富二代。


  仗著自己家中有錢有勢,連老師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銘,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絕不會讓給別人,哪怕是毀掉。


  林偉光追求范玲玲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對這種驕傲自大,放蕩不羈的富家公子,沒什么好感,自然也對他冰冰涼涼,愛答不理。


  沒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給撞上了,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別擋路。


  ”范玲玲留下這簡單的三個字就想穿過去。


  心中感慨,你個富二代。


  可千萬別再招惹我。


  明顯,林偉光今天,不想輕易放范玲玲離開。


  哼了一聲,轉到范琳琳面前,顧不得她的拒絕,捏起手指,將她手中的保溫飯盒,舉到自己面前,飛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


  湊過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鉆。


  林偉光學著邁克的樣子,贊嘆一句:“呦,真香。


  ”同樣的贊美,偏偏在林偉光這,范玲玲只聽出濃濃的厭惡,和反胃。


  壓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著頭,壓著嗓子,真想趕快離開這兒。


  本想伸手抓過飯盒,誰知林偉光比她反應更快,已經率先將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強勁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這堵“墻”來個親密接觸。


  這個林偉光平日里打架,抽煙,喝酒,無惡不作,身上常年是濃重的煙味兒。


  這股氣味兒熏得范玲玲渾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可偏偏,林偉光怎么會放棄這么好的一個時機。


  不對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經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這可是在學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樣?”范玲玲終于察覺,林偉光現在的圖謀不軌,心中帶著一點恐懼,四下搜索。


  這里人煙稀少,地處偏僻,是一個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會有人過來。


  林偉光早就想到這一點,他得意地昂起頭,開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說。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兒去。


  “你說說我追求你這么長時間,你對我愛搭不理,沒想到你竟然會對一個50多歲的糟老頭子感興趣,為什么?就因為他長得白嗎?”這個50多歲又白的糟老頭子,說的正是邁克。


  范玲玲心中一涼,終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偉光會專門來堵她,原來剛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見了。


  原本還帶著一點羞愧,聽到最后,范玲玲也氣到了不行。


  驕傲的把頭昂起,怒視著林偉光。


  “沒錯,我喜歡誰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憑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訴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否則,我一定讓你嘗嘗后悔的滋味。


  ”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22822.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3921391.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5003428.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4851358.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3833781.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2560322.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9476549.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3163204.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9233729.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889972.html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crqq/438.html

上一篇:

かさいあみ

下一篇:

jane91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