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sakuraplay sakuraplay

sakuraplay



教練你好厲害,你這么說我就覺得簡單多了,我也來試一下!” 老王被她夸得飄飄欲仙,正想回話,不料 黃琴冷不丁打開車門,做勢要下車。

  黃琴的屁股一起來,老王頓時就要暴露了。

  他 嚇得大驚失色,還沒來得及捂住,黃琴卻在此時回頭道:“教練,你坐回去副駕駛坐吧,我自己來開下試試……”老王被她這一舉動嚇得差點沒痿了,他慌忙伸手捂住身下,可心里已經哀呼來不及了。

  千鈞一發之時,只聽啪的一聲,路邊的一桿路燈忽然燒毀。

  這條路是老王特意選的比較偏僻的馬路,從剛才練車到現在,都沒有一輛車經過,這里的路燈也基本都快了,整條公路只剩兩三盞燈,還隔得挺遠,所以這燈一滅,眼前的 視線一下子全暗了下來。

  黃琴嚇得立馬掩頭驚叫,周圍一片黑暗,哪還看得清老王干了什么。

  老王狠狠松了一口氣,趕緊趁著黑暗整理好自己的 褲門,剛拉上拉鏈,黃琴就摸黑串進車子里,一屁股坐在他腿上。

  “教……教練,你快開下車燈!“黃琴好像很怕黑,她嚇得緊緊抱住老王,芊芊玉手攬在他的脖子上,那對挺傲的玉峰緊緊貼著老王的身體。

  老王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給砸懵了,只覺得全身的血液直往腦門上沖,若是按他平時的習性,他肯定順水推舟一把將美人抱住,但此時,他腦袋一片空白,下意識就聽了黃琴的話,將車燈打開了。

  啪——車燈一開,老王就后悔了,暗罵自己傻,這燈開了,美人哪里還會投懷送抱?果然,有了光之后,黃琴很快鎮定下來了,鎮定下來之后,她就發現自己剛才居然抱住了教練,一瞬間面紅耳赤,騰一下打開車門從老王身上下來,羞得頭都低下來了。

  老王氣的想扇自己一巴掌,可還沒等他后悔,只聽黃琴又尖叫了一聲,她忽然捂住雙眼轉過身去,背對著老王又氣又惱道:“教練,沒想到你居然這么齷蹉!“老王被她罵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剛才也沒做什么越矩的事啊?他下意識低頭看著自己的褲門,這一看不得了,他的褲門沒拉好!老王簡直欲哭無淚,剛才摸黑也沒注意,那褲門的拉鏈被他的內褲卡主了,此時褲門那鼓鼓的,那一半沒拉上的地方,內褲都被頂出來了……“黃琴,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老王急的不知道怎么自圓其說,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個正當理由。

  黃琴氣的一把甩上車門,頭也不回就跑了。

  老王趕緊開車追了上去,他搖下車窗將車開到黃琴旁邊,也顧不上替自己解釋了,只能苦口婆心勸黃琴先上車。

  這大半夜的,她要是真跑丟了,這么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不得被人生吞了?之前黃琴不是對老王的行為沒有察覺,而是老王表現得太過一本正經,讓她以為這都是自己的錯覺,也不好意思點破。

  特別是剛才在減速帶那,她分明察覺到老王頂了她幾下,她當時心想兩人都隔著褲子,所以摩擦到也沒什么,可這會被她撞破老王居然沒拉褲門,雖然還隔著一層底褲,可想起那個動作,還是羞恥到極點,哪里還不明白他的齷蹉行為?黃琴確越想越氣,她也知道自己一個單身女孩半夜這樣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車了,誰知道會被他載到哪里去?老王見黃琴這次是氣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幾番勸說無果后,他就放棄,只能開著教練車慢慢跟在黃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較繁華的大馬路,并且上了一輛網約車。

  老王也怕那網約車司機會覬覦黃琴的美貌,一路跟著那網約車護送黃琴到家,這才敢離開。

  回到家后,老王萬般后悔,可現在再后悔也沒用了,他打開微信,點開黃琴的聊天頁面,想跟她解釋點什么,可編輯了幾次還是不敢發過去。

  就這樣磨蹭了半個多小時,最后只發了一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試順利。

  老王鼓起勇氣點了發送,沒想到發送失敗,黃琴把他拉黑了!老王這下是真的慌了,沒想到一次好好的機會就這么被他給攪黃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加上明天黃琴就要考試了,如果考不過還好,要是考過了,老王肯定,黃琴這輩子都不會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這,老王覺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還有考試,黃琴一定會去駕校,他只能等考完試找個時機向她解釋一下……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著覺,他回想起之前跟黃琴相處的種種,心想黃琴沒準也對他有那么一點感覺?可這個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頭看看自己,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大叔,要錢沒錢,典型一窮屌絲,像黃琴這樣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黃琴還是單身,他就還有機會,不能放棄!懷著這樣的念頭,老王雖然一夜沒睡,第二天還是早早來到駕校,他特意站在門口等著黃琴。

  可他萬萬沒想到,黃琴雖然來了,身邊卻帶著一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老王一時間只覺得五雷轟頂,臉當時就白了。

  黃琴身邊的男人似乎發現了老王的視線,疑惑地詢問黃琴。

  黃琴順著那人的視線看過來,一看是老王,立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臉頓時就紅了,眼神似氣惱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來又見老王臉(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著護送自己回去,黃琴的臉色又緩和下來,隱晦又擔憂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沒離開過黃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帶擔憂的眼神,霎時又心花怒放,覺得黃琴還是關心自己的。

  他想趁機走過去跟黃琴說兩句,順便問下她旁邊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跟他是什么關系。

  但是考試馬上要開始,所有學員已經在排隊進考場,老王嘆了口氣,只能作罷。

  這邊,黃琴跟那個年輕帥氣的男人分開之后,就跟著排隊準備進考場了。

  昨晚黃琴也是一夜沒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這是她覺得最難考的科目三,黃琴的一顆心一直懸著,緊張的要命。

  黃琴這次的監考員是個跟老王年紀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臉不言茍笑的樣子,黃琴就更緊張了。

  輪到黃琴的時候,她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 監考官的視線不著痕跡在黃琴的胸口瞄了一眼,今天黃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長褲,為了方便考試,她特意換了一雙白色球鞋,一頭長長的頭發扎成了馬尾辮,整個人看起來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這種最平常的穿著打扮,放在黃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別是剛才她緊張地拍著胸脯的時候,那兩座高聳的玉峰還是引起了監考官的側目,可黃琴這會可沒空察覺這些,她圍著車子走一圈,檢查好車子的四個輪子,然后才說:“報告考官,車輛檢查完畢申請上車!”監考員點了點頭,黃琴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去。

  可上了車之后,黃琴就更緊張了,她甚至忘了做車內調整檢查,直接就點火發動了。

  監考官頭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黃琴哪里還有時間顧及他,因為她剛起步,車子就熄火了!這意味著,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經失敗。

  黃琴緊張得手心額頭全是汗,她想跟監考官要張紙巾,可考試期間是不允許說話的。

  她只能蒼白著臉抹了抹額頭上的香汗。

  那監考官面上看著嚴肅,但不知是個看臉的還是什么,居然在黃琴第二次準備開始的時候隱晦地提醒她做車內檢查。

  意識到自己居然漏了這么重要的一個步驟,黃琴更慌了,那監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還著急。

  這下就連黃琴都發現了監考官的異常,好在之后第二次點火起步沒問題了,直線行駛也順利通過。

  可接下來就沒那么樂觀了,黃琴在后面的加減檔位又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低頭換擋,那監考官眉心一跳,假裝沒看見。

  接下變車道的時候,黃琴又忘記打方向燈,監考員嘴角一抽,又隱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頭又讓黃琴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轉彎的時候她又差點錯把油門當剎車,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不然等監考員出手踩剎車,那她這一科就注定掛了!最后是靠邊停車,幸虧多了昨晚的練習,靠邊停車她順利通過了。

  考完試下車的時候,黃琴的手都是抖的,這一路她出了多少錯自己都數不清了,她已經預料到自己過不了了,臉色十分沮喪。

  可不想監考員下車之后通知她,考試通過了。

  黃琴愣了一下,懷疑是自己聽錯了,她抬頭看著那個監考官愣愣說道:“考官,你……你剛才是說我過了嗎?”那監考官見她這樣,再嚴肅的臉都繃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黃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無落在她胸口處那道性感的鴻溝上,飽滿了眼福之后,才說道:“你沒聽錯,你科目三過了,快去準備一下,去考科目四吧,過了今天就能拿到駕駛證了。

  ”黃琴簡直高興地要飛起來,雖然不知道這監考官為何對她這么明顯的 放水,但她以為監考官沒準看起來兇,但人比較通情達理?這樣想著,黃琴就覺得自己今天運氣很好,正好又遇到一個已經考完但是沒通過的學員,那學員正是她的好姐妹 劉玲玲

  劉玲玲跟黃琴雖然差不多同一時間學的車,但并不是同一個教練,她今天的監考官也異常的嚴格,劉玲玲兩次機會都是在起步的時候就掛了。

  黃琴不敢說自己是因為監考官放水才過的,怕給那個監考官帶來麻煩,她只說自己很幸運,劉玲玲羨慕不已,同時還告訴了她一個意外的消息……“你說什么?我那個監考官跟我的教練是老同學?”劉玲玲點頭說:“對啊,我剛才無意間聽到他們兩在說話,好像以前是同一個小學的,好多年沒聯系了。

  我估計啊,沒準你們教練有讓他老同學手下留情,給你們放放水呢!”黃琴可不傻,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們教練手下的學員得有多少個人,那監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們那么多年沒見,什么情分都淡了,這種被發現就得丟飯碗的事,誰會輕口答應啊?”劉玲玲想想,好像也是這么個理,也就沒再亂傳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黃琴已經算是穩穩通過了,就等著待會拿駕照了。

  可劉玲玲說的那件事她還是放在了心上,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決定去駕校辦公室找一下老王。

  黃琴這人有點路癡,在駕校辦公大樓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練的辦公室在哪,正想著要不要找個房間敲門問一下,忽然又聽到樓梯間好像有人在說話。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時候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她嚇了一跳,這聲音不正是老王嗎?黃琴聽得沒錯,那人確實是老王。

  此時老王手里正拿著一捆 東西,那東西是長方形的,像磚頭一樣,外面包著黑色塑料袋。

  老王點頭哈腰將手上的東西塞在對面的人手里,黃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監考官!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 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 翠花 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 好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 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噢,沒什么,就是忽然想到她一個女人死了丈夫,身邊沒個幫襯,挺不容易的。

  ”老道士搖了搖頭,看不明白他內心的想法。

  “那咋了?咱們不是經常的幫她干活兒呢嘛。

  ”“可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她的 生活還是很累,得想想辦法幫她改變生活。

  ”“那師父怎么幫她改變生活啊?”李達追問道,他內心里也很想幫助翠花嫂子。

  “不如幫她找個婆家吧,你說咋樣?”老道士依舊慢慢的吃著飯,但余光一直觀察著徒弟的表情。

  “找個婆家?咱們怎么幫她找婆家?再說了,咱們也不知道人家翠花嫂子愿不愿意呢!”老道士聽完也是一愣,隨即恢復常態,道:“哦?你說的也是,那要不你去幫師父問問,看她愿意不。

  ”李達聽完也沒細想,順嘴說道:“問倒是可以問,但咱們上哪兒……”說到這兒,李達腦子瞬間轉過彎兒來,師父剛才說的是,幫他問問?難道是師父自己想跟翠花嫂子?李達有些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忐忑的問道:“師父,不會是你想娶翠花嫂子吧?你可是道士啊!”老道士被徒弟抓住了內心想法,不由得一陣尷尬,悻悻的笑道:“我就是讓你幫著問問,沒別的意思。

  ”李達聽見師父這樣說,稍稍放下了心,正準備扒口飯。

  不料老道士的下一句話,瞬間又讓他噴了出來。

  “再說了,道士也是可以有俗家弟子的嘛!”……第二天,李達頂著兩個黑眼圈來到前院,開始清掃著落葉,沒辦法,昨晚師父的話讓他久久不能入睡。

  為什么師父想要娶妻了?為什么那個人偏偏是翠花嫂子?為什么自己又跟翠花嫂子那樣了?李達感到腦仁一陣抽搐般的疼。

  砰!砰!砰!一陣敲門聲響起。

  李達放下掃把,走向門口:“來了!來了!”剛打開門,翠花嫂子就撲了進來,將手里大包小包的東西一股腦兒塞給李達,然后直接到了真君殿。

  “咋樣兒?今兒我是頭一炷香吧?”(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翠花嫂子高興的喊道。

  李達趕緊跟上:“嫂子你這今兒是咋了?平常沒見你上過香啊。

  ”翠花嫂子沒理會他,小心翼翼的插上香,再緩緩行禮,一臉的虔誠,好像是許下了一個很重大的愿望。

  然后轉身白了一眼李達:“為啥?還不是為你!”“那些東西都是給你的,自己慢慢吃。

  ”說完這話,她轉頭觀察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道:“對了,昨晚你師父沒發現什么吧?”李達一聽這個,頓時有些萎靡。

  “發現倒是沒有發現,不過……”“是翠花來了?”老道士重陽走了出來,打斷了李達的話。

  “怎么?來這么早,是有啥大心愿啊?”翠花轉頭望向老道士,嘿嘿一笑:“也沒什么,就是給自己一點兒希望。

  ”“對了重陽叔,我有點活兒找李達幫忙,你看能把他借給我一天不?”老道士先是眉毛一挑,隨即又笑了出來。

  “沒問題,你讓他跟你下山就是了。

  ”“那成,那我們這就走了,柴火還在山腰上呢。

  ”說著笑著朝李達使了個眼色,讓他跟自己走。

  李達只得將懷里的東西交給師父,跟著翠花一同走出了道觀。

  兩人沿著山路慢慢的走著,翠花心情不錯,嘴角一直掛著笑。

  “咋樣兒?有我出馬,讓老道士給你放一天假,高興不?”“哦。

  ”李達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聲。

  “咋了?讓你放假你還不高興了?”“不是,是……哎呀!跟你說不清楚。

  ”李達現在滿腦子都是臨走前師父沖他擠眼睛的神情,分明就是提醒自己,別忘了問昨晚說的事。

  難道真要和師父搶女人?李達狠狠的搖了搖頭,想不通的事就不想了,不然腦仁又要疼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f4CQ/AV41yL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