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bruce beckham bruce beckham

bruce beckham



陳大孔從 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 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 忍不住一臉郁悶,這 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 什么事? 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 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 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 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 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 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 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 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 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 看病,你就負責給 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 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極品少婦的誘惑)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 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 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 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 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 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我獨自一人躺在客廳的涼席上,懷念著剛才 兒媳婦 玉體的溫暖,沒想到,今天眼看著要進去了,最后還是失敗了,兒媳婦始終不愿意跟我,她的愛洞,老漢我什么時候才能真正進去一次呢?我心里胡思亂想著,不知不覺,家伙又硬了起來,不知不覺到了后半夜,天氣漸漸的涼爽了起來,我緩緩的睡著了。

  夜里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終于和兒媳婦融為一體了,我的黑家伙,在兒媳婦的玉洞內不停的進進出出,兒媳婦抱著我的脖子,滿臉幸福的被我征服著……可惜夢終究是夢,總有醒來的時候。

  早上醒來后,我睜開眼睛一看,兒媳婦已經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兒媳婦一直等到很晚才回來,而且,回家后,她就鉆進了臥室,在刻意躲著我,后面一連幾天都是如此,兒媳婦比以前對我更加疏遠了,天剛亮,她就出門,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臥室,幾乎不出來,我和兒媳婦之間的距離,直線拉長。

  我連和她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兒媳婦這樣子對我,讓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錯,那晚,我不該輕薄她。

  日子還在繼續,一連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兒媳婦的 妹妹李嵐突然搬家,李嵐是兒子的小姨子,比兒媳婦小五歲,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在一家外企做實習生,由于工作搬遷,李嵐需要重新租一套 房子,兒子在外出差,家里沒有什么人,兒媳婦便喊上我,去給她妹妹搬東西。

  我開上了家里的東風面包車,帶上了兒媳婦,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 王叔好。

  ”第一次見她妹妹,我就被驚艷了,兒媳婦的妹妹和她同樣漂亮,她們都是水靈靈的大美人,兒媳婦的妹妹個頭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兩條細長的美腿,看起來楚楚動人。

  第一次和我見面,李嵐對我微笑著打了一個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驚艷(幼兒益智故事)了,一時間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臉上很臟嗎?”李嵐不好意思的問道。

  “沒,咱們趕緊搬家吧。

  ”害怕被李嵐看出來了我的窘迫,我趕緊轉移了話題。

  “那行,王叔,今天謝謝你了。

  ”李嵐是個很懂禮貌的女孩,她對我彎腰鞠了一個躬,她彎腰的瞬間,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嵐的玉胸比兒媳婦要小一號,但,同樣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頓時一陣心跳加速。

  兒媳婦已經在旁邊幫忙收拾東西了,我也跟著收拾了起來。

  女孩子的東西都是比較多的,李嵐同樣如此,她的衣服,小飾品,毛絨玩具數不勝,整個房間雜亂不堪。

  給她收拾東西的時候,我突然在沙發底下有了新的發現,我意外撿到了一個黑色的丁字褲,蕾絲做成的丁字褲,上面繡滿了精致的花紋,在丁字褲的三角地帶,有一抹白漬,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異香。

  “啊!”李嵐發現我在拿著她的內褲,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聲尖叫,趕緊把內褲從我的手里搶了過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李嵐俊俏的臉蛋害羞的通紅,她把內褲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

  ”我笑了一下,繼續低著頭,幫忙收拾東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嵐的東西都塞進了車內。

  兒媳婦坐在了車后排,李嵐坐在副駕駛,我開著車,朝她新租的房子駛去,結果來到了樓下, 房東在外面做事,一時半會回不來,我們只好在車內耐心等待。

  天氣炎熱,坐在車內,不一會兒,就困意來襲,兒媳婦和李嵐都不知不覺睡著了。

  車內的溫度不斷上升,不一會兒的時間,李嵐和兒媳婦就香汗淋漓了。

  李嵐岔開了兩條玉腿,她的小短裙翹了起來,她雪白的 蜜臀,清晰可見。

  我坐在駕駛位上,頓時一陣口干舌燥,扭頭看了一眼,后排兒媳婦已經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嵐對比了起來,她們姐妹倆長得很像,只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兒媳婦顯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種女人特有的韻味。

  李嵐的美胸要比兒媳婦小一號,屁股也比兒媳婦要小一點點,除此之外,她們姐妹倆真的沒太大區別。

  我突然有了一個邪惡的念頭,我好想她們姐妹倆一起給拿下我摸了一下褲襠里已經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陣浮想聯翩,能把她們這么漂亮的一對姐妹花給雙飛了,我老漢此生無憾!兒媳婦和李嵐睡的越來越香,在睡夢中,李嵐的嬌軀失去平衡,“噗通”一聲倒在了我的懷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體,一股異常舒服的柔軟,從李嵐的玉體上不斷傳來,沒想到兒媳婦妹妹的身子這么軟,我心里暗暗驚嘆。

  倒在我懷里后,李嵐依舊沒有蘇醒,她們年輕人都喜歡熬夜。

  昨晚,李嵐瘋玩了大半夜,現在她睡的很香,一時半會根本醒不來。

  我抱著她,不由得膽子慢慢大了起來,我的手悄悄的伸進了她的小短裙內,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嵐的蜜臀沒有兒媳婦的大,但,手感同樣非常的棒。

  因為年輕,她蜜臀上的肌膚更加緊致,摸起來滑滑的,很舒服。

  睡夢中,李嵐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為她醒了,嚇得趕緊收回了手。

  結果,哼了一聲后,李嵐仍舊緊閉著雙眼,我放心了下來。

  我的手再次伸進了她的裙底,對著她的蜜臀撫摸了起來,不一會兒,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間的縫隙里,她那條小縫,隔著一層薄薄的丁字褲,摸起來軟軟的,我用手指頭在小縫中間輕輕的劃動了幾下。

  李嵐的口中突然發出幾聲嬌喘,睡夢中,她的臉色也變得愈加潮紅,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縫中間,繼續劃動來回劃了幾下后。

  突然,李嵐的玉體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從她的小縫里流了出來,李嵐發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這么幾下,就受不了。

  我正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突然,李嵐的手機響了,嚇得我趕緊把手抽了回來。

  “喂,您已經回來了,好的,我馬上過去”電話是房東打來的,李嵐接通了電話,得知房東已經回來了。

  掛掉電話后,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在我的懷里趴著,立刻一陣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響你休息了吧”李嵐有些神情慌張的從我懷里坐了起來。

  “沒事的,我反正也沒有睡午覺的習慣”我憨厚一笑,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姐姐,房東回來了”李嵐搖醒了后排的兒媳婦。

  我們開始一起幫忙搬東西了,李嵐租的房子在6樓,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樓,根本沒有電梯,我們幫她搬完東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請你們吃飯吧!”一直忙到現在,我們都沒有吃東西,再加上搬家這么累,李嵐主動請我們吃飯。

  “妹妹,咱們去哪兒吃飯呢?”兒媳婦笑著問道。

  “去紅磨坊吧,請你們吃西餐”李嵐想了一下道。

  “哪兒太貴了吧!”紅磨坊吃一頓飯隨隨便便幾百塊,兒媳婦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請你和王叔吃一次飯,我不能小氣了啊!”李嵐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個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兒媳婦準備先洗個澡,再去吃飯。

  “我也去!”兒媳婦鉆進浴室后,李嵐也跟了進去。

  “臭丫頭,你跟進來干嘛啊,這里面只有一個噴頭!”浴室門很快緊緊的關上了,里面傳來了兒媳婦埋怨的聲音。

  “怕什么啊,咱們從小到大不都是用一個噴頭洗澡嗎?”李嵐不以為然的說著。

  “真是拿你沒辦法”兒媳婦嘆了一口氣。

  接著,浴室內就傳出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還伴隨著一股沐浴露的香味。

  浴室是老式玻璃門,隔著玻璃門,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兒媳婦和李嵐兩個玉體的輪廓。

  兒媳婦和李嵐都是人間極品,她們的身材橫看成嶺側成峰,上身的兩對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讓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變大了”浴室內,李嵐突然發現,兒媳婦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頭,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兒媳婦頓時生氣了。

  她嬉笑著,朝李嵐的咯吱窩撓了過去。

  “哎呀,姐姐,癢死了,不要啊”“臭丫頭,看你還敢不敢摸我”“姐姐,誰讓你的胸變這么大啊,人家摸一下還不行啊”浴室內,兒媳婦和李嵐不停的嬉鬧。

  老漢我在門外家伙都變硬了。

  隔著玻璃門,看著她們若隱若現的玉體,我浮想聯翩。

  我很想沖進去,把這里面的兩尊美玉全都給享受了。

  猶豫許久,我還是忍住了。

  我的家伙越來越硬,最后,褲子都快撐爆了。

  無奈之下,我只好把拉鏈給拉開了,碩大的黑家伙立刻露了出來。

  黑家伙吐著芯子,對著浴室內的兩個玉體,興奮的左搖右晃,連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我捏著黑家伙,正在發愁該怎么讓它冷靜下來的時候,意外在陽臺上發現了兒媳婦和李嵐脫下來的 內衣

  洗澡之前,她們把衣服丟在了陽臺上。

  我如獲至寶,拿起來了她們的內衣,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把她們的內衣套在了黑家伙上,輕輕晃動了起來。

  兒媳婦的內衣和李嵐的內衣同時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像是同時得到了她們兩姐妹的玉體一樣,內心興奮無比,我輕輕的用她們柔軟的內衣摩擦了起來。

  幾分鐘后,在一陣陣炙熱的沖擊中,我終于噴發了出來,兒媳婦的內衣和李嵐的內衣都被噴上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粘液,這些粘液就像是射在她們的嬌軀上一樣。

  得到滿足后,害怕被發現了,我干凈用紙巾擦了一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goCx/3aCFmk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