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yuzuki 柚木 yuzuki 柚木

yuzuki 柚木



  肖劍 男 32歲 工程師 張蘭蘭 女 35歲 企業主管 采寫:記者 王瓊  他說—— 妻子變成第二個媽   媽媽在家是女王  我從來就不喜歡 我媽,雖然這樣說我也不免內疚。

    我媽有潔癖,我讀書時,好不容易有個休息日,就被洗衣機轟隆隆的聲音鬧得只能起床;她習慣邊做飯邊發脾氣, 罵我爸,罵我爺爺奶奶,罵我。

  然后,大家在郁悶的氣氛中吃飯。

  等我大了一些后,受不了她的嘮叨,就跟她頂嘴。

  她一生氣,罵得更厲害。

    足夠成熟后,我也開始體諒她的心情。

  爸爸生性懦弱,不知道為這個家爭取利益,媽媽只能挺身而出。

  因為她的努力,我上了不錯的高中,讀了個二本大學,找了份好工作。

    也因此,媽媽在家里越發像女王,而爸爸就是她的奴仆。

    用婚姻來逃離  剛工作一年,我就結婚了,妻子張蘭蘭比我大3歲,職業相貌都一般,我完全可以找個更好的。

   老婆產后像我媽 整天愛嘮叨(2/2)  媽媽對她很不滿意,做了很多傷害她 的事,可我們都沒有屈服。

  剛開始選擇張蘭蘭是因為她溫柔善良,到最后,我最欣賞她的卻是她沒屈服在我媽的淫威下。

  我迫切地離開了那個讓我壓力山大的家。

    我們有過一段幸福時光。

  我工作應酬多,不管我多晚 回家,張蘭蘭都等著我。

  她比我大,對我偶爾的孩子氣也很包容。

  我跟她談單位上的事,她都很感興趣,不像我,從來不關心她嘴里的是非。

    兒子降臨后,我媽很高興,主動提出照顧我妻子坐月子。

  我以為會水火不容的兩個人,竟然相處得不錯。

    躲不過的命運  生了孩子以后,張蘭蘭就慢慢變了,變得像我媽。

    她開始整天嘮叨,說我沒責任感,不關心孩子的成長,又說孩子太調皮,不體諒她的苦心。

  她不停制訂各種規范,比如抽煙只能在陽臺上,回家后必須換家居服。

  有次我給兒子買了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可是哪面墻她都不準我們貼。

  我執意貼到了餐廳的墻上,卻在她的咆哮聲中把地圖貼得歪七豎八。

  老婆產后像我媽 整天愛嘮叨(2/2)  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家,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可妻子完全不理解。

  不陪她說話就是不重視她,把自己關在房里就是對家庭不負責任。

  跟我媽和好后,她又多了句口頭禪:你從小就這樣,連你媽都說你就是這樣的人。

    家庭事務她要作主,我的工作她也要管。

  有些事,她根本不清楚情況,卻仍然表現得像個專家,對我說三道四。

  可是我身邊的人都覺得她好。

  她是一個以柔克剛的人,在這點上,她比我媽媽要厲害。

    我向爸爸抱怨,他說,娶個強勢的老婆也沒什么不好,自己可以少操心。

  看著被磨光了所有棱角的爸爸,我想,難道我的一生也要像他這樣度過?  她說—— 他根本不知感恩  有一種男人, 他不指責你,但眼里全是指責;他不反擊你,但行動全是反擊。

  他用他的沉默、冷淡、不合作當武器,把人逼得發瘋,你卻說不出自己受了(我的男友一千歲)什么樣的虐待。

  老婆產后像我媽 整天愛嘮叨(2/2)  我為他和孩子做了很多,得到的評價就是我脾氣壞。

  他不想想,兒子的學習都是我指導的,他說自己脾氣好,讓他管兩天,他就說,我不知怎么教小孩,他聽不懂。

  他可以撒手不管,可我不能啊。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

  他說得對,我和他媽媽是越來越融洽,因為我們的苦水一樣多,而且,他父親雖然無能,但至少知道感激,他呢?你為他做再多,他也是一副不為所動、你強迫了他的受罪表情,他的血比他父親冷多了。

    手記  多元價值  多元價值這個經常會在新聞中以積極姿態出現的詞,落到實際生活中,有時也會造成無言的局面。

    如果拼盡全力愛護家庭的妻子沒有錯,那么夢想尋找溫柔女性的丈夫也不能算錯。

  家庭為大,還是個人感受更重要?30年前,父輩們有統一答案,如今卻很難互相說服。

  所以,男人的父親對妻子尚有感激之情,到了他這里卻只留困擾。

  老婆產后像我媽 整天愛嘮叨(2/2)  這樣的組合的確很難融洽,但運轉了7年的家庭自有其根基。

  而且,解決價值差異并非沒有辦法——試著互相尊重、努力體諒對方。

  畢竟,從一種想法到另一種想法之間,有長長的中間地帶,足夠讓兩個人靠近一點,再近一點。

   老漢玩小嫩苞小說 撕破我的奶罩 猛吸奶頭/圖文無關問那長安風情何處采,唯有夜半紅袖閣。

  這紅袖閣也當真不是什么風雅人士的去處,不過是些衙差、車夫、修腳匠、剃頭匠夜深的消遣之所,至于紅袖閣這個名字也只是這群人的戲稱罷了,說到底就是城郊的一個小院子,老鴇帶著些青樓不肯收的 女子討討生活而已。

  這里的煙火女子事后總要啐口唾沫,好像不這么做就顯得下賤了一樣。

  那些狎妓的光膀老爺們丟銅板的時候也得道句不值,再添油加醋地說說自己在城中醉仙居喝過大酒到那真正的風塵之地跟花魁還有過那么一段往事,老鳩則打著圓場附和著說這位爺是見過場面的,一邊數著銅板生怕少給了一個子,等那客人走了,便拉著一眾女子磕著瓜子聊著離開那位的些子破事。

  “嘿,不就是一破拉車的嗎,還去過醉仙居哩?當年老娘紅的時候,請老娘在那吃酒的官兒都從河東排到河西了。

  ”老鴇磕著瓜子搖頭晃腦說著,眼眶里的白眼珠子跟臉上的皺紋剛好是一個在上一個在下。

  “都是下九流,瞧不起誰呢?”“就是,就是。

  你是沒見他給人哈腰那衰樣,在這兒倒是裝起了大爺。

  ”“活兒也不好,哎喲,還是那位公子好,人又俊郎,那個也比那些下三濫強,還會講故事哩。

  ”正在院里聊的歡時,又有人敲門了。

  “來了來了。

  ”老鴇忙起身故作妖嬈的叫著。

  敲門的人手持一柄竹扇,身著青衫,眉目俊朗,倒是頗有幾分 書生模樣,與那屋內的不堪顯得格格不入。

  這書生好像是刻意要避開那些庸人,亦許是不想被人曉得總要等到三更天才過來。

  “喲,公子又來交公糧啦。

  ”那老鴇扶著那青年扯著大嗓子就往屋里走。

  “小些聲音,小些聲音。

  ”那書生窘迫地看看身后,黑夜好似吞沒了所有聲響和光亮,四下無人,見此情形書生也是噓了一口長氣。

  只見其中一女子忙起身迎了上去,濃妝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嗲聲嗲氣地道:“剛剛還在念你,這一眨眼的功夫就來了。

  ”說完那女子忙攙扶著書生進了房,書生固然是俊俏的,但那女子不管從哪看是總有些說不上來的不協調,五官倒也還算周正,眼睛雖大卻死氣沉沉,算不上肥胖但也絕不算瘦,明明上肢干干巴巴的,肚子上卻硬生生多出許多贅肉,那雙峰也下垂的厲害。

  這進了房內,固然是一陣風雨,書生倒不像那些車夫全然不顧這風塵女子的感受,斯斯文文倒有幾分詭異的溫情,動情處還許諾要為那女子贖身,那女子倒是聽得認真,心頭多少有些悸動,眼角都泛起了淚花。

  說來也怪,這書生雖一點不像那些粗鄙之人粗獷,含情脈脈地頗有幾分情人幽會的味道,卻死活不看那女子一眼。

  一陣云雨過后,女子嚷嚷著要聽書生講些奇聞異事。

  “那小生就給 姑娘講個縣令和惡人的故事吧。

  ”“是怎樣縣令?”“那縣令雖已是不惑之年卻風度翩翩,溫文爾雅,為百姓所擁戴,頗有些父母官的做派。

  ”“這個縣令是個好官呀,那又是怎樣的惡人呢?”“那惡人滿臉麻子尖嘴猴腮,強搶 民女還殺了人,不過被縣令抓來斬首了”“呸,竟有如此卑劣之徒,那縣令抓了惡人倒也只是皆大歡喜,這又算哪門子奇聞異事?”“那些尋常百姓倒也跟你想的一樣,但這故事遠沒有完呢。

  ”老漢玩小嫩苞小說 撕破我的奶罩 猛吸奶頭/圖文無關說那城中有一面相老實的老漢當街給自己丫頭頭頂插上草標說把女兒賣了討些口糧,恰時那縣令經過,見那丫頭模樣水靈就與那老漢商討,決心買下做個 丫鬟

  老漢自然是認得縣令的,也不敢跟官家還價,唯唯諾諾地說著要不是家里揭不開鍋斷然不會走到這一步。

  縣令倒是慷慨,從內襯里掏出一塊黃金就塞給老漢,寬慰老漢定會好生待他家丫頭。

  老漢哪見過黃金呀,拿在手上擦了又擦,咬上一口確定是真的后臉上堆滿了笑容,一口一個青天老爺叫著,忙要推那丫頭過去。

  那縣令倒是仁慈極了,說念在父女要分別,多多少少給些日子他們團聚。

  老漢呵斥那女兒跪下,自己順勢跪在縣令面前,謝這青天大老爺恩德。

  那 麻臉青年剛好也坐在旁邊吃著豆花,一切都看得明白,心中也歡喜那姑娘的緊,于是一路緊跟著老漢父女。

  那老漢拽著女兒的手拖著就走,路過城中賭場,老漢的腿開始邁不開了,交代讓女兒回去后風風光光就要往里走。

  姑娘懇求著父親不要賭了,又想到自己慘死的母親眼里噙滿淚花。

  “ 老子的事也是你這丫頭片子能管的?”老漢一把推開女子。

  女子想到自己母親便是因為他賭博慘死的,如今自己也被賣了,心頭那個恨呀,下意識就抓住老漢的手臂咬了上去。

  這一口下去讓那老漢疼得齜牙咧嘴,一把揪著女子的頭發就往小巷里拖,口里喃喃道:“不要以為你被買了就成別家的人了,老子永遠是你老子。

  ”那麻臉青年忙跟上去,等再看到那老漢時,只那老漢滿臉是血,眼看就不活了。

  女子雙手握著發髻呆若木雞地看著倒下的老漢,身體一陣陣地顫抖,看到麻臉青年過來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麻臉青年雖然人挺混的,但也確實沒見過這陣仗,老漢太陽穴上的血窟窿還不停滲著血,女子警惕地看著逼近的麻臉青年一下慌了神,手上的發髻對著青年,喃喃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麻臉青年輕聲說:“不要怕,我不會報官的,我來幫你。

  ”等到那青年靠近,女子腿一下就軟了,癱坐在地上,眼淚止不住的流顫抖著不敢發出聲響。

  青年掏出隨身的水壺給女子把手臂上的血水洗干凈,讓她脫下被血染紅的外衣先走,約定好城郊的某處地點后,女子便離開了。

  等到夜深,青年背著麻袋就到了城郊,兩人隨便挖了個坑就準備把老漢埋了,拖動老漢時,老漢衣服里掉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切記:等把本趕回來就不要賭了,到時候把娃娃贖回來,好生過日子。

  ”姑娘用油燈照著一遍遍看,不由悲從中來,扇著自己耳光大哭起來。

  麻臉青年忙過去寬慰姑娘,說如果姑娘不介意就跟他一起過日子得了。

  姑娘想著自己無依無靠又因錯殺父親也不敢去縣令那兒,突然覺得這麻臉青年雖然跟自己只算萍水相逢,但是心誠可托付,權衡之下便決定拿著縣令給的那塊金子跟著麻臉青年好生過日子。

  青年倒是誠心對姑娘好,不再跟以前一樣游手好閑,兩人用那塊金子開了個小店,青年每天自己雖然忙碌的緊,但是從來沒有再讓姑娘受過委屈,姑娘也把一顆心都放在了青年身上,每天安置著他的生活,日子就這樣不咸不淡地過著。

  縣(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令到了約定的日子派人去老漢家里接姑娘,卻發現無人在家,本以為是被騙了錢財,不想城郊發生命案,挖出尸體正是那失蹤的老漢。

  縣令下令定要嚴查,讓死者安息,城中百姓一片叫好,覺得縣令為一貧窮老漢申冤當真是百姓的父母官,還有不少人傳縣令是那青天老爺轉世,人人都為這清官叫好。

  案情總要重見天日的時候,縣令順藤摸瓜就查上了麻臉青年,青年眼看事情敗露,決定為姑娘隱瞞,便告誡姑娘一定要守口如瓶,這樣就不會留下把柄,余下的事慢慢周旋便好。

  縣令倒也是個明事理的人,也絕對不會斷沒有十足證據的案,只是將那麻臉青年暫時關押著,日后再審。

  姑娘呢,便像當初約定的一樣,留在了縣令府里做丫鬟。

  縣令確實是個十足的好官,但是卻并不是純粹的君子,年輕時風花雪月多了,雖然失去了生育能力但是色心未改。

  膝下也無子,本來也有過一個,但是那娃娃小時候就被政敵擄走,縣令又是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主,雖然后來還是扳倒了政敵,但是兒子卻不見蹤跡了,妻子也因此埋怨他離開了。

  于是,縣令 也就不再奢求能兒孫滿堂了,只想著好好做官,及時行樂,倒也快活。

  至于那些丫鬟,多多少少也和自己老爺有些勾當,但是這些丫鬟當真沒有一個能比得上那姑娘,縣令當初也是因為她水靈的緊才掏出那么大一塊金子要來買她。

  姑娘從小窮苦慣了,本以為到這縣令府做丫鬟是個苦差也因擔心青年所以整日郁郁寡歡。

  但是縣令卻待姑娘極好,說的是丫鬟,從來沒見讓她做過活,還遣府里其他人伺候著她,每天再忙也抽出時間陪她散心,寬慰她沒有了父親還有自己,雖然每次提到父親都讓姑娘心頭一陣慌張,但是時間長了那種害怕的感覺也就淡了,相反縣令雖是不惑年卻氣度不凡,英氣十足,姑娘開始雖痛恨自己見異思遷,但也難免會有些心動,時間長了也就順理成章的和那縣令走在了一起,縣令卻確實歡喜這個姑娘決定給他一個名分。

  老漢玩小嫩苞小說 撕破我的奶罩 猛吸奶頭/圖文無關麻臉青年被關在牢房里,也并沒其他異動,雖然所有人都認為是青年強搶民女殺了姑娘父親,但是沒有姑娘指認,縣令也就沒有斷案,但是放肯定是不能放的,畢竟這麻臉青年作奸犯科也不是一次兩次,更況且這次還是命案。

  但是最近獄卒總是提起縣令大人新來的丫鬟就要成縣令夫人了。

  麻臉青年最開始對于這種說法是嗤之以鼻的,畢竟他覺得姑娘還是信得過,至少她沒有因為要洗脫自己罪名而指控青年。

  但是時間長了,難免心中有些疑惑,像心里被打翻了陳醋非常不是滋味。

  縣令再審青年的時候,押青年的車隊剛好遇到縣令的轎子,好巧不巧,那姑娘也在轎子里被青年瞥見,一時四目相對,姑娘慌亂的躲開青年的目光,一時間慌了神。

  青年心中恨呀,他誓要報復這個始亂終棄的女人,于是狠心在高堂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抖了出來,包括姑娘如何殺人,青年如何埋尸的細節都說的明明白白,說完青年又是淚流滿面覺得其實自己也背叛了姑娘。

  但是這樣的說辭又有誰會相信,起碼在場圍觀的百姓沒有一人相信青年所說的話。

  姑娘在外面卻聽的真切,一時間也慌了神,她舍不得現在的美好,她害怕這樣就失去了一切,更害怕自己會死,背著弒父的罵名,背著不檢點的罵名去死。

  情急之下鬼使神差,姑娘沖進了衙門,青年看到出現的姑娘忙說著對不起,但是急火攻心的姑娘哪里聽得到,只是想著為自己開脫,剛好旁邊有人附和是青年強搶民女傷人性命,姑娘也跟著那人說起了同樣的話,在青年震驚的表情下,姑娘才意識到他剛剛在說,對不起。

  斬立決。

  青年被行刑時,掉下一枚玉佩,縣令看見后癱坐在地上。

  “那麻臉的惡人是縣令兒子?”“是的,那姑娘后來怎么樣了?”“應該也自盡了叭。

  ”“當真是奇聞異事呢,不知這故事是何時何地發生?”“故事是我編的”,書生系好青衫又感覺少說了點什么于是補上了一句“但想贖你是真的。

  ”……“那位公子答應會來贖我的,他講的故事有趣,人也有趣,是你們這些下三濫不能比的。

  ”車夫聽了女子的話,一時間樂了,“能來這里,他就不是下三濫了?”后來書生再也沒來過,女子也沒有一直等他,最后不過是茶余飯后嗑瓜子時的消遣,至于書生后來去了哪里,也沒人知曉,許是做了一方縣令。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k8ax/7ufa4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