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ryan rose boyfriend ryan rose boyfriend

ryan rose boyfriend



 然而,當碰撞上的那一刻,他們的想法完全顛覆了,才幾個呼吸的時間,全場就寂靜無聲了,僅有痛苦的呻吟聲。

     郭正明這下是真的怕了,他沒想到 林曉東這么恐怖,先前居然能割傷他,也真是個奇跡。

     那些個老師完全看傻了,這還是他們認識的林老師嗎?   郭正明的反應十分的快速,當看到林曉東的目光的時候,就知道這一切都涼了,毫不猶豫的趴了下來,對著林曉東磕頭。

     我錯了,我錯了。

  忍受著下巴的劇痛,郭正明模糊 的說出了幾個字,不斷的給林曉東磕頭。

     這倒是讓林曉東愣了,沒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本來還想好好地教訓教訓他的。

     郭正明可是深刻的了解一句話的,識時務者為俊杰,林曉東都特么能一個打十幾個了,還輕輕松松,要是繼續和他作對,那不是硬氣,那是沒腦子,找死。

     你剛剛不是要廢 了我嗎?怎么現在就慫了。

  林曉松用腳踢了踢他。

     嗚嗚嗚嗚嗚!郭正明口齒不清,也說不出話來,不過林曉東聽(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懂一個意思,就是他錯了,還抽了自己兩巴掌。

     林曉東一臉鄙視的看著他,也懶得和他計較了,警告道:你以后要是還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別說我狠,到時候,我真的會廢了你。

     嗚嗚嗚!郭正明練練點頭,林曉東一個字 都沒聽懂。

     滾滾滾。

  林曉東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一聽到讓他們滾,那一群滿地打滾的小弟全都來了力氣,一溜煙的跑了,郭正明還想要和林曉東說什么,但是被他一腳踹走了。

     你就這么放他們走了?不怕他們在作惡嗎?錢 思妍 看了眼灰溜溜逃跑的郭正明,有些不解的問林曉東。

     看了她一眼,林曉東說:那不然?真廢了他們?我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錢思妍無語的看了他一眼,不說話了。

     教室里偷看的小孩子們看到壞人被打跑了,一窩蜂的涌了出來,全都沖到了林曉東的身邊,歡呼。

     林老師好厲害呀。

  林老師林老師,我也要學武功。

     惹得林曉東完全應付不來,好不容易才把他們哄回教室里面。

     中午飯也是在學校解決的,下午放學,等家長們把孩子一個個的接回家了,林曉東才帶著錢思妍回他家里。

     回到家,錢思妍打量著林曉東家里的情況。

     這就是你家呀。

     林曉東的家里有個小院子,院子里的門搖搖欲墜, 房子的門也好不到哪里去,也不怕家里進賊。

     條件就這樣,將就一下吧。

  林曉東說。

     那就將就一下咯。

  錢思妍無所謂的說。

     聽到她的回答,林曉東轉過頭來,有些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她。

     看著我干什么?錢思妍警惕的說,還以為想要非禮她呢。

     你這么沒禮貌也不怕我把你給趕出去。

  林曉東無語的說。

     切!聽到這個,錢思妍無所謂的揮了揮手,毫不在意。

     今天和林曉東在學校混了一天,錢思妍有點了解他的性格了,所以才敢這樣和他開玩笑。

     不錯嘛,家里還是收拾的挺干凈的。

  錢思妍滿意的找個木凳子坐了下來。

     林曉東平時還是很愛干凈的,雖然房子不怎么樣,但還是打掃的很干凈。

     他發現,錢思妍雖然應該是個富家小姐,但是卻沒有大多數富家小姐的那種毛病,很好相處,不挑剔,不然,他才懶得斥候呢。

     你坐會兒吧,我先去做飯。

  林曉東說,然后到外面去了,他家是露天廚房,沒辦法,條件有限。

     炒菜的時候,錢思妍跑了出來,她是聞到香味所以跑出來的,看到鍋里的菜,眼饞不已,想來是餓壞了。

     我突然發現你有點帥耶。

  錢思妍突然看著林曉東說。

     這猝不及防的一波夸獎倒是讓他不太好意思了,林曉東笑了笑說:會做飯的男人最帥。

     切,給你一點陽光你就燦爛了。

  錢思妍翻了個白眼,在院子里面轉了轉,等著飯菜做好。

     終于飯菜做好了,錢思妍迫不及待的跑到桌子邊,還順便幫林曉東盛了一碗飯,夾了一筷子放在口中美美的品嘗著。

     錢思妍對林曉東豎起了大拇指,看來味道相當的滿意。

     這是什么 東西,還從來沒吃過,沒想到這么個山村里居然有這樣的美食,還有這個,我居然都沒見過這樣的食材。

     錢思妍也自認為是一個嘗過不少美食的人了,這里面還些食材她都沒見過,更別說吃了。

     聞言,林曉東解釋說:這只是一小部分, 村子里的東西多著呢,只是村子與世隔絕,和外面沒有互通的路,要去城里都要走山路,十分的困難,說以有好東西也沒辦法賣到外面去。

     其他的資源也相當的豐富,要是可以把這些資源都充分的利用起來,那村子里肯定不至于這么窮了。

     那就想辦法,把路修通呀。

  錢思妍不解的說。

     我倒是想呀,但你以為說一說就能修通的呀,你說修路的錢哪來?林曉東無語的說。

     他在這里也呆了這么久了,也是有感情的,為了讓村子里富起來,他也是費了不少的心思,可說到底還是沒錢。

     聞言,錢思妍若有所思,隨后笑了笑說:沒事,會有辦法的。

     林曉東聳了聳肩,不以為然,除非天上能掉錢。

     對于他的態度,錢思妍只是笑了笑,沒說話,心里卻默默地記下了。

     吃完飯后,錢思妍舒服的摸著肚子,說實話,好久都沒吃的這么撐了。

     錢思妍看了看四周,問道:晚上我睡哪呀。

     既然吃飽了,那就該考慮睡覺的問題了,她發現這房子里只有一個房間,是林曉東睡的。

     跟我一起睡。

  林曉東不假思索的說。

     聞言,錢思妍一愣,隨后笑出聲,說:你是在逗我嗎?   林曉東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那不然你去外面睡,反正我是沒意見的。

     ……錢思妍十分的無語,現在看來,好像是這么個道理,就一張床。

     不過要想她和林曉東一起睡,那是不可能的,大不了今天晚上不睡覺了,錢思妍心中想著。

     錢思妍坐在桌子旁一動不動,林曉東站了起來,走到房間里面搬出了一床被子。

     走開,別擋著我。

  林曉東讓錢思妍走開點   干什么?錢思妍疑惑的看著林曉東。

     你還真想和我睡不成?林曉東調侃道。

     誰想和你睡了。

  錢思妍翻了個白眼。

     沒理會她,林曉東把桌子往旁邊搬開,在地上鋪了個席子,在鋪了一床被子。

     你自己選吧,要是不嫌棄我,你就睡床上,不然就睡地上。

  林曉東站起來看著錢思妍說。

     錢思妍愣了愣,還以為林曉東要干什么呢,原來是在打地鋪,眼睛動了動,突然笑了出來。

     睡床上。

  錢思妍 笑著跑到房間里面去了,一下子撲到林曉東的床上,舒服的伸了個懶。

     別把我的床弄臟了,先 洗澡

     哦,好。

     錢思妍聽話的要去洗澡,找了半天沒找到洗澡的地方。

     在哪里洗澡呀?   咯,你旁邊。

  林曉東指著她的旁邊說。

     錢思妍看向旁邊的地方,一塊可憐的長布掛在那里,圍著一面墻,根本沒其他的遮擋物。

     她下巴都要驚掉了,這是洗澡的地方?   你這也太草率了吧。

     林曉東無辜的聳了聳肩,平時就他自己一個人在家,能不草率嗎?有這樣洗澡的地方就不錯了,別人家的還是露天的呢。

     錢思妍也沒辦法,只能這樣了。

     你出去,不準偷看我洗澡。

  錢思妍說。

     林曉東乖乖的向外面走去。

     等等,有衣服嗎?錢思妍叫住了林曉東,她現在除了身上這臟兮兮的裙子,也沒其他衣服換。

     林曉東看了她一眼,自己的衣服怕是有點大吧,不過不管他的事,隨便找了件襯衫和褲衩,給了她,然后走到外面去了。

     不一會兒,林曉東就聽到了水聲。

     那一刻,他的腦子中立馬浮現出了錢思妍光著 身體在里面洗澡的樣子,說實話,腦中這樣的畫面一出來,他立馬有些不淡定了,尤其里面還是又漂亮身材又好的錢思妍,吸引力更是巨大。

     不行不行,我是個好人。

  林曉東使勁的搖了搖頭,想要甩掉這些想法。

     但是越是這樣,腦中的畫面感越清晰,眼睛不自覺的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透過窗戶,以林曉東的眼力,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的情況,不過也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一點東西,因為那塊布擋住了。

     胸前上半部分的輪廓若隱若現,隨著她的上下起伏,一下子多,一下子少,林曉東悔恨當初為什么不把布拉矮一點。

     看了一會兒,林曉東也沒什么興趣了,又看不到東西。

     其實他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他在心中這樣想著。

     在院子里瞎轉悠了一會兒之后,錢思妍終于洗完澡從里面走出來了。

     當林曉東看到她的那一刻,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錢思妍穿著他的衣服,對她來說,林曉東的衣服大太多了,一件襯衫,硬是讓她給穿成了露肩裝,褲衩就更不用說了,完全沒辦法穿,她干脆就不穿了,反正林曉東的襯衫大,直接當成短裙穿了。

     說真的,現在的錢思妍,要是放在外面去,被別人強行拖走的幾率很大,因為實在是太誘人了。

     林曉東有些看呆了,由于襯衫過大,某些地方若隱若現,他估計她現在里面還是真空的,一想到這些,更加的激動了。

   “好!我答應你!”我想都沒想就點頭答應了,然后我問道:“那你告訴我,要怎么搞定這個 孫艷珍?”見我答應了, 蘇柔開心的笑了, 說道:“要搞定這個孫艷珍也不難,聽說孫艷珍平時沒什么愛好,就喜歡年輕的小伙子,剛才我已經觀察了你的身體,正好符合孫艷珍的口味,只要你能在床上把孫艷珍伺候好了,招標項目就還是咱們的。

  ”“什么???”聽到蘇柔這話,我如遭雷劈,這特么的叫什么辦法?居然是叫我出賣身體?哪有做老婆的讓自己的老公去出賣身體的,這不是在侮辱我的尊嚴嗎?一時間,我十分氣憤,沒好氣的說道:“蘇柔,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想讓我出賣身體,去伺候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女人?”蘇柔笑著說道:“別激動別激動,孫艷珍雖然五十多歲了,但是保養的很好,風韻猶存,你們男人不就喜歡這樣有成熟風韻的女人嗎?”“不行!”我立刻就拒絕道:“我堂堂七尺男兒,讓我用身體幫你的公司換取利益,我才不做那種事呢!”蘇柔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那好吧,我也不強求你去做,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能還按照我原來的計劃, 去找張哥幫忙了,反正這個投標項目我不能放棄!”“蘇柔,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有些著急的問道。

  “沒有!”蘇柔一口咬定,直接說道:“我非常了解這兩個人,他們沒有別的什么欲望,唯獨有肉體上的渴望,而這也正是我們的長處,我的美貌和你的身體,都是我們制勝的關鍵,所以,要不就你去,要不就我去。

  ”“可是……”此刻我的內心非常糾結。

  我不想讓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上,可我也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啊,這種糾結讓我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折磨。

  我在蘇柔面前來回踱步,思前想后,最終我還是決定我去吧,不管怎么樣,我都不想讓我的老婆被別的男人糟蹋。

  所以我只能出賣自己的身體了:“好!蘇柔,讓我去吧,你把孫艷珍的電話給我,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看到我答應了,蘇柔滿意的笑了笑,說道:“很好, 李超,你終于讓我刮目相看了,不過你現在還不能給她打電話。

  ”“那要什么時候?”我問道。

  “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打,那樣目的性就太明顯了,至于怎么讓你跟孫艷珍發生交集,我另有安排。

  ”蘇柔說道。

  “那你快說說怎么安排?”我好奇的問道。

  蘇柔笑了笑說道:“其實也很簡單,孫艷珍經常去市中心的不夜城會所消遣,正好我在那個會所里有朋友,我會托朋友把你安排進會所里當一陣男公關,這樣才不會引起孫艷珍的疑心。

  ”“什么?”我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你是說……讓我去當鴨子?”“別說的那么難聽,是男公關。

  ”蘇柔糾正道。

  “那不還是一樣?”我郁悶。

  蘇柔有些不耐煩了,說道:“算了,隨你怎么理解吧,到底做不做,你給個痛快話!”這下再次讓我陷入了矛盾與糾結中,我是答應了把身體出賣給孫艷珍,可那也只是孫艷珍一個女人,要是當了鴨子就不一樣了,搞不好一天就會被好幾個臟女人給吃掉。

  當鴨子,這簡直就是有辱門楣的事情,就算死了,也無顏面對祖先啊!“李超,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能不能別這么磨磨唧唧的?剛才你可是答應我了,現在想反悔了?”見我猶豫,蘇柔沒好氣的說道。

  被她這么一說,我當下就是心一橫,一咬牙說道:“行!我做!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她胸前的高傲,然后視線又向下滑,停留在她雪白的大腿上,還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發現了我色瞇瞇的目光,蘇柔也猜出來個大概,忽然就笑著問道:“你想上我?”“嗯。

  ”我目光發呆,點點頭。

  然后,就看到蘇柔忽然抬起來一只雪白嬌嫩的小腳, 在我兩腿間鼓起來的小蒙古包上蹭了蹭,風情萬種的笑著說道:“放心,只要你幫我拿下了這個項目,我就會給你一些獎勵的。

  ”蘇柔的小腳,雪白嬌嫩,柔弱無骨,涂著紅色的指甲油,觸碰到我的那一刻,我直感覺像是觸電一般,整個人都都是酥酥麻麻的。

  我還沒回過神來呢,蘇柔忽然就花枝亂顫的笑起來,說道:“李超,想得到我的獎勵并不難,不過你要先幫我把這個項目拿下,在此之前你要是敢動什么歪心思,我就立刻去找張哥幫忙。

  ”蘇柔這話,似乎是在安撫我,不過我卻聽到了威脅的味道,她的意思是我必須乖乖的幫她把項目拿下來,要不然她就繼續去找張哥,給我戴綠帽子。

  “別別別。

  ”怕她真去找張哥,我趕緊說道:“我答應你就是了,你也必須答應我,不能再去找張哥。

  ”蘇柔笑了笑說道:“不想讓我去找張哥,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蘇柔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只有我通過孫艷珍幫她把項目拿下來,她才不會去找張哥。

  第二天上午,蘇柔沒有去上班,吃過早餐后就開著車帶我去了不夜城會所。

  有個三十多歲的嫵媚女人在辦公室里接待了我們。

  蘇柔似乎和這個嫵媚女人有些交情,一見面兩個人先是一陣熱聊,而我就在一旁等著,我發現這個嫵媚女人的眼睛時不時的往我這邊瞟,似乎目光中還帶著一種貪婪。

  蘇柔和嫵媚女人一陣熱聊后,然后蘇柔才給我介紹道:“李超,這位是我的好朋友,你喊紅姐就行了,她專門帶會所里新來的男公關,從今往后你要聽紅姐的話,懂了嗎?”紅姐的眼睛一直盯著我,彎彎的眼角瞇著,好像是餓狼發現了食物似的,我還沒有說話,紅姐就捏了捏我的臉蛋:“這小鮮肉真水嫩,絕對是個搶手貨。

  ”我被弄的滿臉通紅,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蘇柔卻是笑著說道:“紅姐,你這話說對了,他可還是個處男呢。

  ”“什么?這年頭還有處男?”紅姐有些驚訝,眼中更是釋放出熾熱的光芒,風情萬種的笑著:“原來你不光是小鮮肉,還是唐僧肉啊,今晚紅姐就先吃一口嘗嘗,嘿嘿。

  ”蘇柔卻有些不滿的說道:“紅姐,你說的什么話?這次可不能便宜了你,剛才我已經告訴你了,他的第一次是要留給我一個大客戶的。

  ”雖然我沒有仔細聽剛才蘇柔和紅姐的聊天內容,但現在一聽蘇柔這話,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蘇柔跟紅姐交代好了,要讓我把第一次留給孫艷珍。

  紅姐笑著拍了拍蘇柔的肩膀,說道:“放心吧,我答應你就是了,只不過看到唐僧肉心里癢癢而已。

  ”然后,蘇柔又對我囑咐了幾句要聽話之類的,然后就離開了。

  看到蘇柔的背影走出辦公室,我終于明白了,從現在起,我就正式的成為了不夜城會所的一名男公關。

  送走了蘇柔,紅姐上來就抱住了我的胳膊,風情萬種的笑著說道:“李超,既然你是蘇柔介紹過來的,那紅姐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一邊說著,紅姐還一邊把玉手貼到了我下面,抓了一把。

  “咯咯咯,還挺大的。

  ”紅姐滿意的笑著。

  而我,被紅姐這么一抓,嚇了一跳,渾身都是一哆嗦,雙臉更是發燙起來。

  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更是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果然是個雛,紅姐就喜歡你這樣的,走,紅姐先給你做個上崗培訓。

  ”說這話的時候,紅姐還用自己豐碩的胸脯撞了撞我的胳膊,讓我感覺到了巨大的彈性,那肉感真不錯。

  紅姐不僅是胸部豐滿,人也長得很漂亮,五官很精致,尤其是一雙桃花眼能把男人的魂給勾出來,簡直比電影里的妖精還要迷人。

  然后,紅姐就拉著我進了辦公室的隔間里。

  這個隔間里很狹窄,沒有窗戶,常年見不到陽光,還有一股潮霉的味道,還能隱隱聞到一股糜爛的味道,看來每次有新的男公關來,紅姐都是在這間隔間里進行培訓的。

  把燈打開以后,我看到隔間里只有一張凳子,一張床而已,有點像日本小電影里的場景。

  “來,李超,別害羞,把你的衣服脫了吧。

  ”鎖好門以后,紅姐笑著說道。

  “這個……紅姐,我……”我有些窘迫,本身我的性格就比較靦腆,讓我在陌生女性面前脫衣服,我有些放不開。

  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又是笑了笑。

  “別緊張,在這里工作總要過這一關的,不過看在你是處男的份上,姐姐先給你做個示范。

  ”紅姐一邊說話,一邊嫵媚的笑著,像是得到了一件寶貝似的,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然后她就把自己的襯衫和短裙脫掉了。

  現在,紅姐的身上只剩下一些布料遮住關鍵的部位,大片的雪白露了出來。

  看到這樣的情景,我頓時就撐起了小蒙古包。

  “別害羞嘛。

  ”紅姐笑著向我走進,然后抓起我的手,用嘴含住了我的手指,不停的吮吸(啊啊……)著,柔滑的舌頭也在我的手指上繞老繞去,絲絲癢癢的,讓我感覺都快要爆發了。

  吮吸了一會,紅姐忽然在我胸前推了一把,我沒有防備,身體向后一倒就坐在了床上。

  看到我窘迫的樣子,紅姐咯咯直樂,然后張開雙腿騎在了我的身上,柔軟豐滿的屁股壓在我的腿上,彈性十足……然后,紅姐的手就在我胸前劃拉,嫵媚的笑著說道:“來,接下來,姐姐幫你脫衣服……”一邊說著,紅姐就開始解我襯衣上的扣子。

  被一個陌生女人脫衣服,雖然刺激,但也很難為情。

  我有些害羞,趕緊就按住了紅姐的手,說道:“紅姐,我……我自己來就好。

  ”紅姐嘿嘿直樂,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別害羞嘛,姐姐都好久沒有見過你這樣的純情小處男了,還是姐姐幫你脫吧。

  ”我還沒反應過來呢,紅姐就上手了。

  “哇!還有胸肌呢,嘿嘿。

  ”紅姐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雙眼釋放出火熱的光芒。

  此刻我已經懵逼了,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有一種獵物掉進陷阱,被獵人生吞活剝的感覺。

  紅姐也變的野性起來,從她的目光中,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懼,感覺她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在她野性的動作中,我很快就身無一絲衣物了。

  不過,紅姐卻露出一絲落寞的表情,略顯無奈的嘆氣道:“唉!可惜了,蘇柔讓我把你的第一次留給大客戶。

  ”“唔……”看著紅姐落寞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不過嘛……”紅姐忽然又眼睛一亮,笑著說道:“雖然要留著你的第一次,不過咱們還可以換一種方式。

  ”“換什么方式?”我疑惑的問道。

  “別著急,很快你就知道了。

  ”紅姐眉眼帶笑的說道。

  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就看到紅姐趴在了我的腿上,這一刻,我感覺自己被濕潤溫熱的感覺包裹住了……我還是處男,哪里能經受的住這個?一時沒忍住直接就爆發了……我整個人有些懵逼,甚至可以說是意猶未盡,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紅姐把嘴里的吐到了垃圾桶里,又抽了幾張紙,把自己的嘴角擦干凈。

  我以為紅姐會生氣呢,一時間有些緊張,誰知道紅姐絲毫沒有生氣,反而似乎是對我愛不釋手,撲上來摟緊了我的脖子,把嘴貼在我的耳邊說著話。

  “李超,姐姐真是太喜歡你了,喜歡姐姐嗎?”紅姐的聲音有些意亂情迷,嘴里香噴噴的熱氣吹在我的耳朵里,撩的我似乎又有些反應。

  不過,紅姐卻是有些失落,我能看得出來,她很喜歡我,但是因為蘇柔告訴她了,我的第一次要留著,所以紅姐也不敢跟我進一步發展。

  紅姐意猶未盡的從我身上下去,然后就在我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了,我們兩個人就這么坦誠相待,雖然我剛才已經弄到她嘴里了,但此刻這么面對面坐著,我還是有些害羞。

  看到我害羞的樣子,紅姐又是笑著說道:“李超,你真的是太純情了,在我們這里,越是純情就越討客戶喜歡,尤其是有錢的富婆,就喜歡你這種原汁原味的。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mwuEL/Z9f2oO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