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orn hub

hporn hub


咋樣,好點了嗎?揉捏了一陣, 老馬關心問道。


   林菲菲搖了搖頭,說:還是沒知覺,哎,是不是傷的很厲害啊…… 老馬聽了這話,也有點擔心,寬大的手掌一把握住她白嫩的 大腿,林菲菲身子微微一顫,本能的夾緊大腿,身子繃的特緊。


   這樣,有感覺嗎?老馬試探性的問道。


   有一點點,但是不是很明顯。


   那這個地方呢?說完,老馬捏著林菲菲的大腿根部,變換了一個位置,揉捏了兩下,同時觀察林菲菲臉上的表情。


   林菲菲被這么一捏,頓時全身有一種強烈麻酥酥的感覺,自己身子還從來沒被丈夫之外,第二個男人如此觸碰過,那種緊張又莫名期待的感覺(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讓她非常緊張。


   但她卻又非常渴望,老馬的動作不要停,內心深處被壓抑著的渴望,在蠢蠢欲動。


   她咬著唇角,搖了搖頭。


   老馬的手越捏,越往里面,已經開始接近大腿的根部。


   這里呢,也沒有感覺嗎?老馬試探性的問道。


   林菲菲還是搖頭。


   老馬手心都出汗了,一方面害怕林菲菲傷真的很重,另外一方面,自己的手都伸到大腿跟不用了,自己怎么說也算是他的長輩,有點難為情。


   就在老馬猶豫的時候,突然林菲菲竟然叫出了細微的輕吟聲。


   嗯……這里,這里有了一點感覺。


   這聲音,幾乎是從嗓子眼擠出來的,內心的渴望和羞恥,相互交雜,她腦子亂成一團。


   她竟然對這個老頭有了沖動! 聽著林菲菲的話,老馬也逐漸放開了,手貼著腿根部,手指微微張開,緩緩用力,輕輕的揉著大腿,從腳踝到里面,再從里面到腳踝。


   入手的柔軟,讓老馬難以自拔,恨不得立馬就跟她做些什么,但僅存的理智告訴自己,不能! 對,就是那里…… 突然,林菲菲有點控制不住了,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發出了那樣的聲音,酥麻的感覺,讓她徹底失控了。


   隨著老馬手上的用力揉捏,林菲菲的裙子已經被掀開到了大腿處,白花花的大白腿直接坦露在老馬的跟前,在火車燈光下,閃現著白色的光芒。


   揉捏了一陣,老馬手指頭都有點酸疼了,在林菲菲的大腿上,節奏也快了起來,與其說是揉捏推拿,不如說是猥瑣的摩擦。


   摩擦摩擦,慢慢的,他整個手掌抓進了她的裙下,入手的地方,恰好是內側…… 啊! 林菲菲下意識的緊了下大腿,尖叫出來。


   老馬的手正好被夾在中間的位置,感受到了大腿根部一股強烈的溫熱與柔軟。


   甚至隱約中觸碰到了三角處的黑色小布料,一根很細的帶子,竟然是性感的丁字褲。


   那布料算是林菲菲身子最后一道防線了,只要輕輕一扯,就能探索到更隱秘的空間。


   這個時候,林菲菲心底特別的緊張,矛盾,一會兒擔心與馬前進之前的道德問題,一會兒心底壓抑許久的邪火一直想爆發,兩種情感在內心深處一直交織亂撞,讓她猶豫不決。


   而老馬呢,這些微小的撩撥動作,,每一個都在撩起她內心瘋狂的渴望。


   她低著頭,俏臉緋紅,咬著小嘴唇,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身子微微的顫抖著,這一切的跡象,似乎預告著她體內的洪荒之力,即將破體而出。


   低頭瞬間,恰好又看見老馬褲子處的宏偉壯觀,這又刺激著她的腦神經。


   老馬呢,此時也不閑著,目光一直放在林菲菲的身上,注意著她臉上表情的變化,他也很猶豫,此時兩個人都處在一個比較尷尬的狀態。


   但憑借老馬多年的經驗,他能準確的感覺到,此時的林菲菲肯定很渴望,心底深處壓抑著的邪火,如果排泄不出來,很可能會抑郁。


   他的手被林菲菲大腿夾著,但指頭還能稍微活動兩下,所幸他就完全不顧及了。


   想著火車上這樣的環境,又在半夜,四處無人,為何不放開一點呢? 于是他開始小范圍的活動者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的擠壓著林菲菲雪白的大腿。


   隨著他的用力,林菲菲身子顫抖的幅度更大了,夾緊的力度也隨之變小了不少,很快,老馬的手又能自由活動了。


   就這樣,被老馬用力擠壓了一陣,最里面的手指頭竟然觸碰到了里面的黑色布料。


   一下,一下…… 每一下都撩撥著林菲菲的心扉,隨著節奏加快,那布料竟全部都是濕透了。


   老馬自然感覺到了這微妙的變化,雖然心底在掙扎與這個小妮子的道德關系,有傷風俗,但卻忍不住朝里面發起進攻。


   此時,林菲菲半個身子都倒在了老馬的懷里,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胸口貼著老馬厚實的胸膛上,呼吸急促,俏臉滾燙,溫熱的氣息,灑在老馬的老臉上。


   雖然老馬年過六旬,但好歹也是一個生理正常的老男人,哪里能受得了這般刺激。


   強烈的刺激徹底擊潰了他內心深處僅存的一點理智。


   轟隆隆。


   火車正好要進入一條很深的底下隧道,車廂都會變得黑暗,接著黑暗的掩護,老馬徹底控制不住了,被邪念沖昏了腦子,放棄大腿,直接扯開布料,發起正式的進攻! 花生、瓜子、礦泉水、飲料、泡面…… 林菲菲一下就清醒過來,一把推開了老馬。


   林菲菲著急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老馬像一個犯錯了的小孩,坐在一角,不敢正眼看林菲菲。


   乘務員從旁邊經過的時候,并不知道就在剛才這里的一把干柴烈火差點就點燃了。


   菲菲,你…… 別說了, 馬叔,剛才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菲菲,你腳扭傷了,你就睡下面吧,我上去睡! 林菲菲尷尬的點了 點頭


   第二天一早,火車到站了,老馬跟在林菲菲的后面,看著周圍的高樓大廈,感覺有點緊張。


   馬叔,你在這里等會,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林菲菲扭著自己的柳葉腰朝著一個地方走去。


   老馬放下手里的行李,心里驚嘆著,這城市的樓可真的高呀,路邊的小姑娘一個個穿的一個比一個少。


   老馬在路邊等了半天,也沒有見林菲菲回來,索性提起一大堆行李,朝著林菲菲剛才的方向走去。


   因為每天都在勞作,老馬身上的肌肉都是實打實的肌肉,比那些健身房里練出來的要強上不少。


   小妞,長的不錯呀,陪哥幾個玩玩唄!!! 林菲菲正被幾個 黃毛給圍了起來,幾個小混混還不斷的伸手揩油。


   給我住手! 黃毛順著聲音看去,一個提著大包小包的鄉下老頭站在那里。


   老頭,剛才是你說話嗎? 其中一個黃毛囂張的指著老馬。


   馬叔! 林菲菲看見老馬出現了,心里先是驚喜隨后又變得失落。


   老馬都六十多歲了,那里是這個三個小混混的對手。


   老馬,你快去找警察! 呦!小妞,還知道找警察! 說著,一個黃毛伸手去捏林菲菲的下巴。


   給我住手! 老馬的聲音中氣十足,幾個黃毛被嚇了一跳。


   我說你個老不死的,不想死的給我滾一邊去! 馬叔,你先走,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老馬心里沒有怕,畢竟在村里自己打架可是頭一號,就這三個小黃毛,還不是自己的對手。


   我叫你你們住手,否則你們會死的很慘。


   其中一個黃毛急了,沖著老馬走了過來。


   你個鄉巴佬,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TMD的叫你滾! 黃毛從后面拿出了一根甩棍,朝著老馬打了下來。


   就在眾人以為老馬要被打倒的時候,黃毛發出了一聲慘叫。


   甩棍已經到了老馬的手里,老馬拿著甩棍,一下一下的打在黃毛的身上。


   黃毛疼得嗷嗷直叫,其余兩個人見狀,便沖了上來幫忙。


   結果很明顯,三個人被老馬像趕鴨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打著。


   叔,我們錯了,你別打了! 三個黃毛直接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著老馬。


   跟我說沒用,你得問人家小姐愿不愿意原諒你們。


   三個黃毛跪著爬到林菲菲旁邊,道:美女,剛才是我不知好歹,得罪你了,求你原諒我們! 林菲菲沒想到反轉的這么快,有點沒反應過來。


   都給我滾! 三個黃毛連滾帶爬的逃跑了。


   菲菲,走吧,帶我回家吧! 林菲菲還有點懵,沒有反應過來,呆呆的站在那里沒有動。


   菲菲! 林菲菲激靈了一下,這才清醒過來。


   馬叔,沒想到你這么厲害! 林菲菲打量了一下老馬,看來是衣服寬松的原因,里面應該都是肌肉吧! 林菲菲帶著老馬回家了。


   馬叔,你以后就住在這了,就是你的家!。


   林菲菲指著身前的小樓對著老馬 說道


   說話之間林菲菲已經領著老馬來到小樓之中。


   汪汪汪…… 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就看到一只哈士奇從樓上歡快的跑下來。


   好壯的一只狗,這東西補腎,看樣子這狗一鍋燉不下。


  老馬雙眼放光的說道。


   齷蹉的家伙,如果我的小皮有任何意外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林菲菲傲嬌的說道。


   咳咳,不好意思,說走嘴了,下次我小心一些。


  老馬笑著說道。


   菲菲,這個狗嘴里好像是叼著什么東西?老馬疑惑的說道。


   什么東西? 林菲菲向哈士奇看過去,一瞬間臉就變得通紅起來,因為哈士奇嘴里面叼著的是她的文胸。


   小皮,你給我站住!林菲菲大喊了一聲。


   哈士奇真的對得起小皮這個名字,看到主人追過來,不斷的旋轉走位。


   看著哈士奇叼著自己的文胸在一個男人的面前跑來跑去,林菲菲的臉脹的通紅。


   在林菲菲的咆哮之中,哈士奇歡快的來到老馬的身邊,不斷的圍著老馬旋轉。


   在被瘋狂的追殺之中,哈士奇擠眉弄眼像是獻寶一樣將這個文胸送到了老馬的手上。


   嘖嘖嘖,這個二哈還真懂我。


  老馬笑著想道。


   這個文胸的手感絲滑,老馬下意識的將其拿到自己的面前,一股幽香鉆到老馬的鼻子里面。


   以老馬幾十年的經驗,這絕對是體香,因為自己的妻子也有。


   而且從這個罩杯來看的話,這個規模絕對不小,做這個女人的男朋友一定是非常有福氣的事情。


   都是混蛋。


   想到女孩子這種東西被一個男人握在手中,林菲菲心中第一次升起羞憤的這種情緒。


   林菲菲將老馬手中的文胸奪下來,剛剛老馬的眼睛都都快要黏在文胸上面了。


   可能因為文胸的事情還在生老馬的氣,也可能是因為害羞,總之林菲菲都沒有正眼去看老馬一眼。


   等到晚上,吃飯的時候,林菲菲這才消氣。


   馬叔,你現在來城里了,不比鄉下,有些事…… 我知道,剛才的事…… 老馬吱吱扭扭的不知道該怎么說。


   馬叔,今天我看你身體挺好的,你來我們公司當 保安,你干不干! 行呀,可以的! 那就這樣說定了!馬叔你明天去萬盛集團找我就行了! 說完,林菲菲笑著繼續吃飯。


   看著林菲菲站起來的樣子,老馬心里有種莫名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老馬就自己一路走著去公司,他不認路,一路上問了十幾個人才找到的地方? 喂,老頭干什么的,給我站住!保安說道。


   干什么?老馬道。


   你來這里干什么的?保安盤問道。


   我找你們林 經理的。


  老馬說話還算是客氣。


   這群保安上下的審視老馬一眼,老馬的衣服可以說非常的破舊,這一身是標準的農民工衣服。


   臭小子,找我們經理的人太多了,你算是那根蔥,趁著我們沒有發火快點滾! 現在真的是什么人都敢來找我們經理了,也不照照鏡子自己什么樣子。


   你是不是聾了,我們讓你滾,難道沒聽到嗎? 這群保安肆意的嘲笑著著老馬,一個農民工都開始覬覦他們的經理了,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這里發生什么事情了?竟然這么吵?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從門外走進來,也不知道她噴了多少香水,老馬感覺這個味道不僅刺激了他的鼻子,更覺得辣眼睛。


   這個女人的臉上厚厚一層粉,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年紀,聽聲音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但是身上有一股很重的風塵味。


   朱 秘書,這個鄉巴佬說要找經理。


  一個保安說道。


   哦? 朱秘書扭頭向老馬看過去,如果不是保安提醒的話,她還以為這個穿著破爛衣服的人是收破爛的。


   要見經理是要有預約的,你有嗎?朱秘書不屑的問道。


   昨天我和菲菲說好了,她讓我今天過來的。


  老馬說道。


   你說謊!朱秘書說道:如果你真的有預約的話,經理會通知我的,而你在這里騙人顯然是別有用心,你是想要用這種手段引起經理對你的注意吧,垃圾。


   還有菲菲是你叫的嗎,鄉巴佬! 做為林菲菲的秘書,她見慣了各種手段和接口去見經理的人,而老馬這種臭乞丐一樣的方式還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聯系一下林菲菲。


  老馬說道。


   呸。


   朱秘書用力的吐了一口唾沫,臉上厚厚的粉都快掉下來一層。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來做什么?朱秘書一臉尖酸刻薄的說道:一定是知道我們經理是市里的慈善先鋒,所以來懇求經理施舍你點錢的對不對?最討厭你們這些臭要飯的,快點滾,要不然我要讓保安把你扔出去了。


   既然你不愿意給我聯系,那我就親自上去找林菲菲好了。


   看到老馬開始向電梯的方向走過去,朱秘書連忙說道:保安,你們快點將他扔出去,千萬別讓這個臭要飯的驚擾到經理。


   聽到朱秘書的吩咐,保安們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的向老馬沖過去,這可是難得的立功機會。


   你這個臭乞丐快點站住,看你的身體不好應該是有病在身吧,快點離開別給大家找麻煩,不然老子一拳頭說不定打死你。


   這群保安將老馬阻攔住,畢竟老馬年老的狀態沒人敢下手,萬一真的失手打死了,這是要吃人命官司的。


   你們幾個保安給我動手,這種臭要飯的我見的多了,都是裝出來的,你們上,如果打死了公司負責。


  朱秘書尖聲說道。


   這群保安聽到朱秘書的話之后,臉上都露出猙獰的笑容。


   早就讓你滾了,你不聽,現在領導發話了,要把你扔出去。


   如果真的失手打死你,黃泉路上也別怨別人,就怪你自己沒眼力。


   廢話那么多干什么,我先抽他一巴掌再說。


   這幾個保安為了討好朱秘書向老馬的方向沖過來,手中使出全力沒有一點保留。


   眼看著保安揮舞著手臂快要打在老馬臉上了,一陣黑影掠過,眨眼間,那幾個囂張跋扈的保安發出一聲聲慘叫,全都倒在地上痛疼難忍。


   朱秘書看著躺在地上保安,嚇的嘴巴遲遲合攏不上,驚恐的看向了老馬,老馬還是傻傻的站在那里,似乎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系! 我要見你們經理!老馬喊道。


   朱秘書頓時沒有了剛才囂張的樣子,顫巍巍的說道:那個,我給我們經理打個電話,您真的有預約? 廢話,就是林菲菲叫我來的,要不然我才不會來你們這種破公司!老馬現在開始吹牛了! 朱秘書給林菲菲打了電話,說樓下有一個穿著破爛的,鄉巴佬要見她。


   朱秘書現在的態度可以說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她走到老馬的身邊說道:先生,我已經給我們經理打過電話了,您確實有預約,剛才是我眼拙,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老馬看著朱秘書那副奉承的樣子,現在的人真的是奴顏媚骨,剛才還趾高氣昂,現在就卑躬屈膝的。


   朱秘書彎下腰給老馬致歉,老馬看見了讓他眼前一亮的東西,他看見了朱秘書制服里面的那個雪白的飽滿,讓人看了垂涎欲滴,這個朱秘書臉蛋雖然不是很好看,但胸前的這個景色真的是妙不可言。


   一件粉紅的套裝,緊緊的包裹著她胸前的飽滿,但又似乎要被胸前的飽滿給撐開了。


   老馬看的入神了,沒有察覺到背后有人來了,只是不斷的咽口水。


   馬叔,看什么呢,那么認真? 朱秘書這才發覺老馬在盯著自己看。


   老馬抬起頭,看見了林菲菲這個美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和旁邊的朱秘書一對比,真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經理,這個人…… 他!他是我新找的保安! 保安!!! 朱秘書感覺自己被耍了,還以為眼前這個男人是 什么大人物呢,原來是一個保安,自己剛才還對他畢恭畢敬的。


   朱秘書的一下子就挺直了腰板,鄙夷的看著老馬沒有說話。


   馬叔,等下我帶你去領衣服,領完衣服以后,你就可以正式上班了。


   菲菲,你這個秘書…… 怎么了,馬叔,你看上了? 林菲菲意味深長的看著老馬。


   不一會,林菲菲就帶著老馬去了后勤處,老馬發現這家公司真的美女太多了。


   后勤出的那個主任長的清新淡雅,真的好看,讓人看了還想看。


   老馬抱著自己的衣服,想著自己要是這里的保安,那豈不是每天都可以看著這些美女進進出出,說不定還能看到一些更刺激的。


   你們看,他過來了! 你們準備好沒有,一會我數1、2、3,一起動手! 好了 早就準備好了,一會讓這老頭知道咱們的厲害! 張哥他不會說什么吧! 你傻呀,張哥剛才的那個意思你還不懂嗎,難怪你一直漲不了工資! 來了,來了,都藏好了! 老馬抱著自己制服往保安室走去,他走到門口,看著虛掩著的門,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快進去呀,怎么站在哪里不動呀! 他不會發現咱們設置的陷阱了吧! 怎么可能,就他那副鄉巴佬的樣子,怎么肯定發現咱們設置的陷阱! 老馬看了一眼旁邊,發現了旁邊藏著的保安,心里想著,就你們幾個小弱雞,還想要整我,一會讓你們好看! 老馬轉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們往后躲了躲,再看過去的時候,老馬已經不在門口,門被推開了,地上是他們準備的面粉和水,看來老馬中招了。


   楊小雪個子不矮,一米七左右,雖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卻也掩飾不住那玲瓏有致的好身材。


  “免費的么?”被 李耐這么一說,楊小雪竟然有些意動了,將信將疑問道。


  李耐本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奢望能幫“村花” 檢查身體,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聽她的語氣,似乎有戲?心中一陣激動,李耐忙不迭點頭:“自然是免費的!”楊小雪性子矜持,平時和男人話都不多說,唯獨今天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李耐給 桂芳嫂檢查身體的那一幕不斷再腦海中閃現,讓她既面紅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楊小雪羞紅著臉微微點頭:“那……你幫我檢查一下吧。


  ”聽到楊小雪竟然真的答應了,李耐心里簡直樂開了花,急忙笑瞇瞇地將她迎進了小診所。


  “李耐,把門和窗都關好。


  ”剛一進屋,楊小雪就羞紅著小臉吩咐李耐道,她可不希望自己檢查身體被別人看到。


  李耐笑吟吟地應了一聲,關門拉窗之后,便帶著楊小雪進了里屋。


  楊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臉泛紅,雙手放在身前輕輕攪動著,看起來緊張極了。


  楊小雪雖然不施粉黛,但長相不比城市里那一個個濃妝艷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種清純羞澀的氣質,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備的。


  燈光昏黃,氣氛曖昧,楊小雪的眼神閃動著,光潔的額頭也因為緊張而沁出了絲絲細汗。


  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讓李耐不禁有些看癡了。


  “你愣著干嘛?”見李耐在發呆,楊小雪紅著臉翻了個白眼嗔道,更顯風情萬種,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讓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這才回過神來,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們現在就開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楊小雪心臟怦怦直跳,緊張到了極點,但還是按照李耐的話,脫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動不已,快步走來在她身邊坐下,開始上下打量這位村花。


  楊小雪今天沒有穿襪子,雙腳小巧玲瓏,雪白晶瑩,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藝品般,讓李耐有種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沖動。


  因為要下地的緣故,楊小雪穿著很是樸素的粗布衣褲,但那雙筆直修長的大長腿卻無論如何也遮掩不住。


  雙腿交匯處,有著一處微微鼓起的神秘三角地帶,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 火熱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長那里告狀!”楊小雪閉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睜眼,認真地說道。


  她的可愛模樣讓李耐啞然失笑。


  既然答應了自己這所謂的“免費檢查”,就相當于是給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機會,主動權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為,都能解釋為“檢查身體”。


  然而為了讓小雪放心,李耐還是臉色一正應了一聲,前者這才點頭,旋即緩緩閉上了雙眸。


  “我先用我家祖傳的按摩法來 幫你按摩一遍,檢查有沒有外傷。


  ”李耐心中暗喜,說了一聲之后,便緩緩將手向炕上躺著的絕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從下到上的順序,先輕輕抓住了小雪的一對玉足,然后抱入了懷中。


  楊小雪的玉足入手溫潤,柔弱無骨,一絲異味也沒有,反倒有種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夠強,否則的話,真想直接含在嘴里吸吮那十個晶瑩剔透的可愛腳趾。


  忍住了心底的沖動,李耐開始用手輕輕按摩小雪的腳掌,那雙柔軟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斷變幻著形狀。


  “嗯……”被李耐摸索著小腳,楊小雪只感覺有熱流從雙腳傳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讓她忍不住輕哼出聲。


  “小雪,你的脾胃有點不好,平時要多注意飲食啊……”“肝火也比較旺盛,少吃辛辣油膩,多吃水果蔬菜。


  ”李耐絮絮叨叨地說著,手上的動作卻絲毫未停,翻來覆去地按摩著那柔軟的小腳。


  在李耐一雙 大手的搓揉下,楊小雪俏臉緋紅,舒服地緊閉雙眸, 嬌軀緊繃,時不時就會從鼻腔中哼出一兩聲惹人遐想的呻吟。


  在這種誘惑下,李耐的呼吸也逐漸沉重了起來,那處有了抬頭的趨勢。


  “小雪,把衣服脫了吧,可以全身檢查了。


  ”咽了口吐沫,李耐目光火熱的輕聲說道。


  楊小雪此時已經嘗到了甜頭,聽到李耐的話也只是稍微猶豫了片刻,便紅著臉點了點頭,然后起身開始脫衣。


  上衣,褲子……在昏黃的燈光下,楊小雪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剝落,最終只剩下了最貼身的 胸衣和內褲。


  楊小雪的皮膚極白嫩,如同羊脂玉般,泛著動人的光澤。


  因為害羞的緣故,她雙手環在胸前,遮住了那挺拔的豐滿,長腿微微夾緊,包裹在布片中的神秘之處若隱若現。


  這具幾近完美的嬌軀李耐幻想了許多年,今天終于得見。


  “躺好,我幫你檢查身體。


  ”李耐的聲音有些顫抖,楊小雪更是羞臊的不敢多言,腦子一片空白,李耐說了,她便照做。


  嬌軀火熱,李耐的心頭更熱,他的一雙大手開始在楊小雪嬌軀上游走起來,從小腿開始逐漸往上,緊致的大腿,平坦的小腹,纖細的腰肢,……楊小雪年紀(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不大,胸部卻發育的異常成熟,手掌緩緩覆蓋,即便被胸衣所包裹,李耐還是感覺到了極度的柔軟和彈性。


  楊小雪呻吟一聲,嬌軀忽然繃緊,兩條大長腿也緊緊夾在了一起,她只感覺快感如同浪潮般一波一波襲來,腿根處也洇透了起來。


  反正也到這一步了,一不做二不休,李耐忽然間張開雙掌,直接將那完全覆蓋,然后開始輕輕摸索了起來。


  楊小雪如同喝醉酒般俏臉酡紅,隨著李耐的動作,發出了一聲又一聲令人心顫的美妙呻吟,小腹處也越來越熱,越來越泥濘。


  “小雪,舒服嗎?”李耐問著,一只手開始去扒楊小雪的胸衣帶子,另一只手也順勢向她下面爬去。


  “不要……”似乎察覺到了李耐的意圖,楊小雪忽然間用腿夾住了李耐的手,睜眼看著他,美眸中滿是哀求之色。


  “小雪,放輕松,這是在幫你檢查身體,你沒看到之前桂芳嫂也是這樣嘛?”李耐急忙輕聲安撫道。


  “唔,那好吧,不過你不能占我便宜……”楊小雪的眼神再一次迷離了起來,如同夢囈般喘息著說了一聲后,夾緊的雙腿緩緩松了開來。


  沒有了束縛,李耐心中一喜,大手直接覆上了那塊鼓鼓的三角區域,然后輕輕一劃。


  楊小雪高亢的叫了一聲,嬌軀弓了起來,甚至在微微顫抖。


  活了二十多年,她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只感覺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抖,似乎下一秒就要飛上云巔一般!劃過那淺淺的神秘溝壑時,李耐感覺到指尖一陣火熱,同時有了微微的潮意。


  著魔一般,李耐把指尖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有淡淡的腥臊味道,更多的,則是一股難以言喻的處子幽香。


  這股味道將李耐內心的火種徹底點燃,他將手掌豎起,然后開始在那里輕輕摩擦起來,同時另一只手也將小雪的肩帶拽下。


  一掙脫束縛蹦了出來,微微顫抖著,李耐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用手指夾住一點,然后輕輕捻著。


  “李耐,不要這樣……”觸電般的感覺讓楊小雪身體簌簌顫抖著,混亂的意識竟然出現了片刻清醒,掙扎著想要推開李耐。


  然而李耐早已把住了她上下兩處命門,只是稍稍加快了點速度和力度而已,楊小雪便全身綿軟,泄去了全部力氣。


  上下其動,楊小雪這種未經人事的處女又怎么受得了?李耐沉重的呼吸聲,楊小雪接連不斷的哼唧聲、呻吟聲響成了一片,連空氣中都帶著濃濃的荷爾蒙味道。


  李耐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他能清晰地感覺到楊小雪那里已經洇透,一片泥濘。


  “小雪,你這里是不是經常會腫痛?”喘著粗氣,李耐手上的力道微微加大,捏了捏楊小雪的柔軟。


  楊小雪早已迷失,輕輕點頭。


  “這是病,得經常按摩才能治,以后我可以幫你。


  ”李耐聲音低沉,站在地上,用手肘分開了楊小雪的雙腿,然后向前擠了擠,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握住了楊小雪。


  火熱又柔軟,觸電般的快感讓李耐一哆嗦,忍不住微微挺身,那一層布料凹陷了進去,竟然挺進去了些許。


  “嘶——”李耐倒抽一口冷氣,這一瞬間,竟然有了一泄如注的沖動,還好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楊小雪早已經在快感中迷失,玉頸高仰,修長的雙腿緊緊夾住了李耐的腰身還往回勾了勾。


  “小雪,舒服么?”李耐喘息著問道,楊小雪紅潤的小嘴微張,輕輕點頭。


  “脫了吧,我給你做和桂芳嫂一樣的檢查,好不好?”“嗯……”欲火攻心,平日里的矜持早已經被拋到了九霄云外,楊小雪哼了一聲,算是默認。


  李耐心中一喜,動作利落,直接將那已經浸透的最后一層布料褪下,然后目光火熱地低頭看去。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3383907.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8733856.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2751554.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04188.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7801169.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7669318.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7885521.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1956105.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729108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1537501.html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qqnyhs/23.html

上一篇:

李宗

下一篇:

kamasutrahotscene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