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情趣內衣黑絲 arjo atayde sex scandal

arjo atayde sex scandal

arjo atayde sex scandal


他單手控制著我的手,臉朝下貼近我的胸脯,一雙眼睛大睜著細細打量,還在嘖嘖感嘆著:“哇,太美了,簡直太美了!”我哪里經受過這種陣仗,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強烈的羞恥感讓我微微顫抖,忍不住閉上眼睛。


  “老師,不要,不要啊……”“ 楚楚,這么美的事物用里衣束縛住簡直太可惜了,老師來 幫你……” 陳壽說著,眼神如狼似虎的狠狠盯著我,他的眼神像是有光,刺激的我一陣酥麻。


  我竟然有了反應…..本來我以為這次在劫難逃,誰知閉目等了一會,卻并沒有立刻遭受到襲擊,我悄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看到陳壽此時竟然拿著一部手機對準我在拍攝,我一下子就慌了。


  “你在干什么!”我失聲說。


  “別怕,老師只是不想錯過這么美好的風景,拍幾張 照片記錄一下而已。


  ”陳壽嘿嘿笑著說。


  “不準拍,住手!”我再傻也不可能讓別人保留這種照片,就想阻止他。


  陳壽根本不理會,又拍了幾張照片,才好整以暇的把手機揣進褲兜,緊接著伸過來 一只手……我屬于那種敏感體質,他這樣一弄,我的 身體也開始有了些反應,我又氣又羞,暗罵自己不爭氣。


  就在他正要低頭,張開嘴湊上我那里的時候,電梯門突然“叮”的一聲打開了,外面一陣強光照了進來,陳壽立刻住手。


  我趁機趕緊收拾了一下衣服,逃也似地往電梯外面跑。


  陳壽微微的笑著站在原地,并沒有阻止,只是 在我離去的時候,在耳旁輕輕 的說了一句:“楚楚,晚上有時間,我去找你玩哦!”我滿懷心事的回到家里,心情特別的復雜,陳壽這個曾經我最信任的老師,今天的表現讓他在我心中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非但半強迫的對我做出那種事,還拍了照片,這種所作所為,簡直讓我不敢相信他是那個和藹可親,對我照顧有加的好老師,是值得尊敬的長輩。


  一想到他手機里保存的那些照片,我就惶恐不安,尤其是分別前他說出的那句話,更是讓我連飯都吃不下。


   老公還特意問了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沒敢把事實真相告訴他,一方面擔心老公知道以后,會有沖動行為,另一方面擔心陳壽會把照片公布到網上去。


  如果那樣,我就沒法活了。


  晚上,我帶著重重心事入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陣鈴聲把我吵醒,找到手機一看,來電顯示上寫的是‘陳老師’,我直接就嚇住了,我本來以為陳壽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他竟然膽子這么大,真的來找我了。


  就在這時,睡在旁邊的老公同樣被吵醒,翻了個身摟住我迷迷糊糊的問道:“誰啊?”我嚇得呼吸差點停止,直接把電話掛斷,掖到枕頭下面,結結巴巴的說:“沒,就一騷擾電話。


  ”“哦。


  ”老公應了一聲,摟著我又睡了過去,等了大約五分鐘后,我才敢把手機拿出來,微信上有一條未讀信息,是一處酒店地址還有房間號。


  我渾身一顫,看了睡著的老公一眼,迅速回復:你想干什么?陳老師:我就在酒店房間內等你, 一個小時內過來!這條信息后,陳壽又接連發來五六張照片,全是他在電梯里拍的,照片很暴露,能非常清晰的認出來是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眼淚開始在眼眶里打轉,發信息質問陳壽到底想干嘛,但他完全不回了。


  我看了看老公,又看了看睡在嬰兒床上還不滿一歲的兒子,一股委屈涌上心頭,偷偷哭了一會兒后,我堅定起來,不管怎樣,那些照片不能傳出去,不然我的這個小家,可能就要散了。


  在床上煎熬的躺了十幾分鐘,等確認老公睡熟以后,我悄悄起床穿衣服出門,下了樓之后,我攔了一輛出租車,直接把微信中的地址給司機看。


  出租車開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鐘就 到了地方,當我進入賓館的時候,那個賓館保安看見我有些緊張的神色的時候,他問我:“姑娘,你去哪個房間?”我臉上一紅,然后有些尷尬的說了一句:“308房間!”當我說完了之后,那個保安頓時變得異常熱情了起來,然后對微笑著說:“你好,小姐,這邊請!”說著還主動幫我帶到了電梯門口那里去了。


  我自己一個人坐著電梯來到了三樓之后,找到房間,門沒關,里面有個人穿著浴袍在看電視,好像剛洗完澡,頭發還是濕的,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那人就是陳壽!陳壽聽到動靜后,見到來人是我,臉上露出笑容,熱情的說:“楚楚,你來了,快來坐。


  ”說完,還拍了拍他身下鋪著白色床單的軟床。


  我深吸口氣,走了進去,沒有把門關死,距離床兩步遠的位置站定,憤怒的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把照片給我銷毀!(豁達大度)”陳壽笑瞇瞇的說:“楚楚啊,咋這么大火氣,有事好商量嘛,只要你肯給我,我不但把照片毀了,我還再給你一筆錢,怎么樣?”“你要我給你什么?”我警惕的問道。


  陳壽一副明知故問的表情的說道:“當然用你的奶水給我治病咯”說完,還攤了攤手表示無辜。


  聞言我愣了一下,難道他并不是想對我做那種事?我半信半疑,緊緊盯著他,繼續問:“那你拍我照片干什么?”“不是給你說了嗎,我拍了欣賞的,你要是不高興,我現在就刪了。


  ”說著,他就亮出手機,當著我的面把里面的相冊全部刪除。


  見狀,我徹底放松下來,發現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樣子,既尷尬又羞澀,瞄了幾眼房間里的環境,聲若蚊音:“那……那也沒有必要來賓館開房啊。


  ”“這里不是安全嘛,沒人來打擾我們。


  ”陳壽笑瞇瞇指了指桌子上半疊鈔票:“老師可沒有食言,答應你的五千塊一分不少,你現在就能拿走。


  ”我臉像火燒一樣,最終還是邁步過去,把錢收進包里,心里不停暗示自己,這是公平交易,沒什么不好拿的。


  見我收了錢,陳壽笑的更開心了,搓了搓手說:“楚楚,那個,你那的存量還多嗎?可以開始了嗎?”我身體一僵,但錢都收了,也沒理由拒絕,立即說話都開始變得顫抖了起來,說:“恩…還…還有!”陳壽看見我緊張的表情之后,主動的走了過來,當他開始靠近了我的身體的時候,我的心里不免跳動的更加的厲害了起來,下意識的就想往后退,可是我發現雙腳好像灌了鉛一樣,根本無法動彈。


  陳壽走到了我的身旁之后,突然將他的腦袋扭到了我的耳邊,輕輕的在我的耳邊說著:“楚楚,讓我吃一下吧,我看見你的存貨挺多的哈!”聞言,我的雙頰頓時紅到了脖子根那里去了,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很緊張心跳動的很厲害的站在原地。


  而這個時候,陳壽的一只手就伸了過來。


  起初的時候,陳壽的手只是輕輕的我的飽滿上面撫摸著,但是他撫摸了一會之后,他的欲望似乎也被激發了出來,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嗯~啊~”他這樣的行為,讓我很快就有了反應,我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鼻間忍不住發出輕哼。


  見到我反應這么大,陳壽表現的更加亢奮了,他鼻孔里噴出一陣陣熱氣打在我的脖頸上,我分明能夠聽見我們兩個人十分急促的呼吸聲,漸漸地,陳壽忍不住將兩只手都伸了出來…“楚楚,我揉的你舒服嗎?”“舒服~”話剛一說出口,我立刻意識到了,暗罵自己不要臉,怎么能對老公之外的人說出如此羞恥的話來。


  我努力保持清醒,強行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結果卻惹來了陳壽更加兇猛的攻勢,他直接往下扒了扒我的里衣,把頭湊了過來… “嚶~”  “啊……”  在他含住了我那里之后,我渾身就像過電一般顫抖了幾下,不受控制的就再次申吟出聲。


    聽到我的申吟,陳壽得意的笑了笑,發出幾個含糊不清的音節,便埋頭在我胸前,大口大口的用嘴巴 允吸了起來。


  每當他用力一吸,我的那些奶汁便瞬間直接進入到了他的嘴巴里面去了,他咽完之后就更加賣力吸起來。


    這樣允吸了大概五六分鐘,大概 感覺這個方式有些累了,而我這樣站立著也有些站不穩的感覺。


    于是陳壽就這樣扶著我的身體往旁邊的床上轉移,讓我直接躺在床上,而他則跨坐在我的小腹上面,繼續允吸起了我的奶汁。


    這一次,他像個小孩子一樣允吸的很歡快,吃的很用力,好像要將每一滴奶汁給吸干似的,他吸的是那么的津津有味,不停的在那里“吧唧吧唧”的響聲。


    他允吸的力度很大,牙齒還時不時磨蹭我那頂峰的一點,有時候似乎還有些疼痛感覺,這種痛并快樂的體驗,使我情不自禁的有了生理反應,從胸部開始,渾身都酥酥麻麻的,而雙腿中間那里也能感覺到一絲絲的濕滑。


    與此同時,陳壽的另外一只手,則情不自禁的在我光滑的大長腿上面開始撫摸了起來,一開始只是在大腿上面游走,漸漸地,竟然朝著我的大腿根部那里撫摸了開去。


    我身體本能反應的緊緊夾住了雙腿,不讓他那作怪的手繼續前進,雖然我現在已經有些意亂情迷,但潛意識里,那個女人最神秘最貞潔的部位,只有老公才可以去探索開發,別人不行。


    而我越是這樣拒絕,陳壽似乎越是興奮,一只手在我夾緊的雙腿上到處游走,尋找機會,而且加大力氣,似乎想要掰開我的雙腿,直接摸我那里。


  而他一只手則不停揉捏我的高聳,給予我持續不斷的快感。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抵擋這種侵犯多久,只察覺到大腿那里似乎是被什么東西給頂著了。


    我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發現此時陳壽的襠部那里,早已經支撐起了一只巨大的斗篷出來,他的那個挺拔的家伙直接頂住了我大腿,搖頭晃腦的開始接觸。


    這種似乎是調情,又似乎是侵犯的態勢持續了十幾分鐘,我的體溫逐漸升高,渾身燥熱,體內有一種別樣的空虛感。


    陳壽好像也忍的很難受,沒過多久,他的手竟然直接伸到了我的褲帶那里了,想要去脫我的褲子。


    我雖然已經有些情動,但當他真的開始脫我褲子,要真槍實干了,瞬間就被嚇得清醒過來,摟住他的胳膊,哀求的說。


    “陳老師,不要啊,不要……” 一直按倒張淑芬滿臉緋紅,嘴里時不時發出“嗯……”的聲音, 老馬才開口說道:“你想叫就叫出來吧,那樣會好一點,我也是個過來人,能理解的。


  ”張淑芬本來不好意思,聽老馬這么一說,就沒什么顧忌了,直接叫了出來,發現整個人都暢快了很多。


  老馬聽到她忘情的聲音,就像受到了鼓舞一般,手上的力度越來越大了。


  沒多久,張淑芬的叫聲越來越大,老馬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小聲說道:“對了,你需要做特別護理嗎?可以讓那里跟少女一樣。


  要的話,我也可以免費給你做。


  ”“啊?”李芬本來沉浸在 按摩 給她帶來的舒適中,聽了老馬的話之后,一下清醒不少,“不,不用了……”雖然讓她有點心動,但是讓老馬給她按摩前面已經讓她感覺很害臊了,再讓老馬按摩她那里,她有點接受不了。


  老馬想到了她可能會拒絕,也不急,繼續解釋道:“放心吧,我不會碰你那里的,只要按摩一下周圍的穴位,不過需要你脫掉褲子。


  ”聽到不要碰那里,張淑芬再次心動了。


  至于要不要脫褲子,她根本沒考慮,反正老馬要看不見。


  “那就試試吧。


  ”張淑芬猶豫一下之后,小聲答應了,臉上也因為做出這個決定而發燙發紅。


  “行,現在按摩按(幼兒益智故事)的差不多了,我們開始吧。


  ”老馬激動的同時又有點小緊張,表面上卻裝作很平靜。


  張淑芬微微楞了一下,最終還是把手伸到內褲里,慢慢往下拉…… 看著那慢慢出現的風景,老馬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全身的血液都往腦子里涌,讓他頭腦發熱,恨不得撲上去。


  “ 馬師傅,好了。


  ”張淑芬以為老馬看不到,羞紅著臉小聲提醒了一句,有點擔心老馬一不小心會碰到那里。


  老馬怕粗重的呼吸暴露了自己,也不敢說話,直接用一根手指慢慢往往張淑芬那里劃去。


  “啊,不能這樣……”張淑芬以為老馬要侵犯自己那里,嘴里發出了呢喃般的聲音。


  但是到了邊緣,突然他停住了。


  張淑芬的心里卻有那么幾分想要,所以當老馬的手指突然停止,她卻突然感覺有些失落……這種失落,讓她心被貓抓了一般,癢癢的……而且老馬好像故意的一樣,這樣反復了很多次,張淑芬被撩的身體開始有了感覺。


  等她剛剛適應這個節奏,老馬的手指突然按住邊緣的一個點,快速抖動起來。


  “啊……”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張淑芬一下緊張了起來,嘴里也發出一聲長叫。


  直到老馬停下手上的動作,她才跟著停下來,躺平身體大口地喘著氣。


  老馬明顯感覺到張淑芬的動情,他知道現在不能急。


  從床邊站了起來,他湊到了張淑芬腦袋旁邊,然后弓著身子,慢慢的用手指幫張淑芬按了起來。


  張淑芬的眼神此時已經有些朦朧,她感覺體內有一團火,燒的她好難受。


  看著老馬那樣給她按摩,她感覺心里的渴望越來越強烈了,情不自禁的抬起頭,腦海幾乎一片空白,只留下了那慢慢的原始沖動!隨著手指的動作,張淑芬輕輕的哼唧聲響了起來。


  這聲音,讓老馬熱血沸騰。


  他看準張淑芬的方向之后,身子往下一壓……張淑芬原本一直在享受老馬的按摩,眼看著老馬壓下來,腦子一下就懵了……“對不起,我剛剛蹲太久,腳有點麻了,一時沒站穩……那個,我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也是個正常男人,幫你做保養的時候,難免……”老馬站起身,一臉慌亂和內疚的道著歉,故意讓自己顯得很可憐的樣子。


  “沒,沒事……”張淑芬眼神閃躲,盡管知道老馬是個瞎子,還是忍不住有些羞臊。


  一股男性的陽剛氣息還在鼻尖飄蕩,讓她心神有些失守。


  老馬心里歡喜,聽著張淑芬的回答,明白是時候再加一把火了!“那…那我去廁所解決一下,這樣總歸不太禮貌,你等我一下,可能需要一個小時左右……”說著老馬就作勢轉身,雙手在空中揮舞,像是要摸索著走出去。


  聽到要一個小時左右,張淑芬更難受了,居然要一個小時那么久……張淑芬咬了咬嘴唇,看著老馬要走,身上那被撩撥出來的難受開始焚燒她的理智,鬼使神差的抓住老馬身后的褲腰帶!“馬師傅,我下午還有點事,你,你繼續幫我做護理吧,我……我幫你解決一下吧,反正你也是為了幫我做護理才這樣。


  ”張淑芬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火燒一般,暗自慶幸老馬是個瞎子,看不見自己這丑態。


  聽著那蹩腳的理由,老馬心里偷笑,面上卻顯出驚訝與不好意思的神色,“那好吧,我,我現在繼續幫你做護理,你要覺得不適應的話就不用管我。


  ”話是這么說,但老馬知道張淑芬被撩撥起來的感覺怎么會這么容易的放棄呢!果然!在老馬裝模作樣還沒摸索到對方身上的時候,余光就看到張淑芬已經迫不及待的把他的褲子拽下,把手伸了過去……空氣中男性的氣息讓張淑芬舔了舔干澀的嘴唇,眼睛里水波蕩漾,渴望取代了理智,明顯是已經什么都不顧了!她想要!瞟了眼一臉享受的老馬,張淑芬想到了個法子。


  反正老馬也看不見,如果讓他躺在床上,自己坐上去的話,他也不一定能分辨出自己是怎么幫他的。


  這個想法冒出之后,張淑芬一刻都等不了了,直接對老馬說道:“馬師傅,要不你躺下來吧,我先幫你后,你再給我做護理,要不然你心也靜不下來……”老馬看到張淑芬那充滿水汽的明眸,當即應承一聲:“也好,我,我盡量快點….”張淑芬等老馬躺好之后,做賊似的看著他,彎起身子,雙腳輕輕踏在他腰身兩側,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張淑芬卻不知道老馬墨鏡下的眼睛,此時已經快要凸出來了。


  看著張淑芬胸前的雪白,又擺出了那個撩人的動作,老馬差點就那個了!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532249.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2641319.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25694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04695.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242172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549042.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6901469.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4333440.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5027315.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737367.html

本文鏈接:http://www.dhiborderbattle.com/qqnyhs/27.html

上一篇:

rbd742

下一篇:

sayamaai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