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情趣內衣黑絲 妻 の 媚 肉 を 弄る 父 の 太い 指

妻 の 媚 肉 を 弄る 父 の 太い 指

妻 の 媚 肉 を 弄る 父 の 太い 指


  書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他舔著她腫脹的花蒂一把扯開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體得禮,對外一直稱她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來往,說他沒有 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實,不懂 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實,只不過他現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業上。


   他在開出租車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資個美容美發店。


  幾個月維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慫恿下從事了色情服務,不久被查封,范范看著煙酒不沾的他從此嗜煙酒如命,心針炙地痛著,她用積攢的錢拉著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轉。


  這時他才發現范范長大了,成熟了,會體貼人了,初來乍到的怯羞早已蕩然無存,言談舉止早和這個 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的是范范體態柔媚,在當地氣候的滋潤下膚色細嫩 白皙


  他忽然發現面前這個全心全意為他的女孩其實非常適合他,而他這幾年一直忽視她,有意疏離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但心里早已對她存有多重慣性的依戀,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會飛黃騰達怕她成了障礙的自私心理不承認罷了。


  如果再等幾年緣分還在,他愿意娶她實實在在地過日子。


    三年后,25歲的子荷承包個小飯店,終因經營不善堅持不久后關閉,所有的積蓄折騰個凈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僅有一腔熱情和冒險的干勁是成不了事業的。


  就是這時他認識了剛從國外回來的闊家小姐 巧巧


  她小時候有過一次小小的車禍,對開車有莫名的恐懼癥,一次意外租車相識。


  她對這個老氣寡語的男子頗有好感,后來把他騁為專用司機。


    范范發現子荷成了巧巧的專用司機后特別注重衣飾裝束了,有時還問她女孩喜歡的 東西,除此煙癮更大了,更愛沉思了。


  蘭蘭隱隱地感到他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線,而她這片專為她人工建設的岸不知何時才會靠近。


  她常常不知覺地陷入哀戚中,她的愛被他丟棄在窗臺上任風吹雨打而無動于衷。


    這天是范范的生日,沒有期待,還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準備幾個菜想同子荷吃頓貼心的飯。


  巧巧不是交際應酬就是吃喝玩樂,不到午夜子荷是不會回來的,范范把菜張羅停當進屋換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態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燈已顯出倦怠,但范范絲毫沒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嗎?餓嗎?范范惦念著,突然房門有開啟的聲音,子荷回來了!這么早是為她過生日嗎?可見他心里還是記掛她的。


  驚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開房門,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兒。


    “一桌子的菜,誰準備的?”女的聲音傳過來。


    “你要來,我特意讓妹妹準備的,嘗嘗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點了,不要驚醒她了,明早還要上班。


  ”  “你與那些闊家子弟完全不同。


  內斂、沉穩、樸質、處處為別人著想,和你在一起有種安穩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時就喜歡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氣透過窗戶包圍來,范范用雙手環緊自己,聽著外面親昵的響動咬緊嘴唇任淚滾滾而下。


  一個火星,一個木星, 怎能交融?他們在開玩笑玩游戲嗎?巧巧新潮高貴有才藝,唯一的缺點是愛戲弄男人,她怎么會真愛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這樣肆意踐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擊下支離破粹后刺進五臟六腑。


    巧巧被父親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業務,子荷隨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著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氣息欲哭無淚。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為一個男人想爭取一番事業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歲了,無論如何成了剩女, 農村的標準已有嫁不出去的跡象。


  她愛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澀澀的,極卑微的,而又無怨無悔地執著著不愿放下。


  子荷28歲了,在農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讓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會和他有什么結果,他唯一的收獲是體面幾天,期盼事業上的奇跡出現。


  這點子荷想不到嗎?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點希望來改變命運。


  從農村來的男女又有幾人不想改變命運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涼地等了,再多幾年又如何?最壞的結果是陪父母孤獨終老。


    蘭蘭猜測得不錯,七個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頭喪氣地吸著悶煙,看見范范,撲通跪在她腳下,摟著她的雙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轉著,淚也緩緩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們來自農村,終歸農村,想擠身這個不屬于我們的城市是要多種因素綜合的。


  既然命運作弄,還是以及農村的 生活水準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吧。


  ”  “范范,對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讓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無成,我對巧巧根本不報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關系上的任意,只想讓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給我了實際的機會,可能力有限,工作屢屢出錯,她一怒抄了我魷魚。


  ”  子荷回到了初來的生活節奏上,他在老家蓋了新房,不久便和蘭蘭舉行了簡單的婚禮,他回報親人的不再是好高騖遠,而是現有的一切。


  通過舅舅找到母親,原來母親一直在小飯店洗碗,他不顧父親的反對把母親接回,一家人過著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們身邊的農村早已悄然改天換地著,相信他們的生活在慣常中有不慣常的奇跡發生。


   “ 阿明……阿明……”躺在床上玩手機的劉明忽然聽到隔壁 房間傳來 嫂子的聲音,還以為嫂子有事情要自己幫忙,急忙起身準備過去,可他還沒打開門,便是再次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的聲音,聲音逐漸變大,并且十分嬌喘。


  劉明心頭一愣,好奇的把耳朵貼在墻壁上,聽到嫂子在隔壁房間喊著自己的名字,不斷的嬌喘著,嫂子不是一個人在房間嗎?難道嫂子是在……劉明整個人顫抖了幾下,想到嫂子那一米七幾的身高,擁有著傲人的飽滿之處和勾人的翹臀,尤其是她的一雙長腿,白皙均勻,是個男人看了都想被她的雙腿盤住。


  可嫂子怎么會喊著自己的名字?劉明悄悄打開房間,來到隔壁房間門口猶豫了一下,試著打開房門,發現房門并沒有反鎖,推開門時看到房間里一盞昏暗的床頭燈在亮著,嫂子穿著一條黑色的蕾絲睡裙躺在床上,左手落在身前的飽滿之處上,右手則是沒入到腿側。


  嫂子白皙的長腿幾乎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眼前,看著她腿側的玉手,在她身上那條細小的蕾絲上游動,劉明怎么會不明白嫂子在做什么?嫂子叫 王潔,丈夫跟劉明同村,不是親生兄弟,不過兩人一起到外面做小本生意,批發海產,半年前 大哥送貨時被大貨車撞了,不幸離世,嫂子連續哭了幾天幾夜,把眼睛給哭瞎了,醫生說這是暫時性失明,可具體多久能恢復,還不敢肯定。


  因為照顧嫂子的保姆家里有事情回去鄉下了,嫂子又沒有人在這邊,大哥生前對劉明照顧的很周到,現在店里的事情不多,于是自告奮勇的來照顧嫂子。


  劉明來照顧嫂子并沒有別的心思,不過嫂子的確很漂亮,之前她做設計的,平常打扮的特別性感,(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每天穿著OL制服上下班,制服把她高挑的身材勾勒的十分完美,上下端莊,前凸后翹中間細,尤其是她的翹臀和長腿,很是惹眼。


  劉明二十二歲,面對王潔這樣漂亮的女人,怎么會沒心動過,不過她是大哥的女人,所以劉明一直沒什么壞心思。


  可是當他聽到嫂子居然在做這種事情時喊出自己的名字,隱藏在內心的欲望一下子就出來了。


  當他看到嫂子把腿勾起來時,昏暗的燈光照耀下,那神秘地帶若隱若現的展現在他眼前,褲子不知不覺的鼓起一團。


  下一刻,嫂子居然把睡裙的吊帶拉了下去,嫩滑白皙的香肩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空氣中,大半邊飽滿之處呈現在他眼前。


  嫂子上面的手沒入睡裙,落在飽滿之處上不停的游動,碩大的白團隨著她手上的動作變換著各種形狀。


  嫂子雙眸微閉,鮮艷欲滴的紅唇不停的顫抖著,嘴里發出一陣陣強烈的起伏聲,手上的動作不斷加快。


  劉明看到她腿側的手沒入蕾絲時,喉結不斷的翻著,吞咽著唾沫,隨著她手上力度加大,劉明看到她臉上神情格外銷魂,貝齒緊咬紅唇,慢慢的邁開長腿……劉明不斷的吞咽著唾沫,看著眼前白皙的長腿,內心蠢蠢欲動,當他看到嫂子要把身上的蕾絲拉下時,不禁瞪大雙眼,可就在這時候,一道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該死!”劉明聽到房間的手機響了起來,不知道是誰這個點給自己打電話,嚇得他差點摔在地上,床上的嫂子聽到這聲音,也是立馬把腿放下,拉上被子蓋住自己的 身體


  當她的目光看向門口這邊時,劉明第一反應是完了,被發現了,可是嫂子臉上的神情沒有太大的變化,劉明忽然想到嫂子看不見東西,最多看到一些朦朧的光線,這大晚上的客廳沒開燈,她在房間里肯定看不到自己在門口。


  果然,嫂子沒多久就收回目光,若無其事的躺著,她臉上泛著一抹紅潮,幾乎可以滴出水,嬌艷欲滴。


  劉明輕輕的把門縫關上,回到房間看到來電顯示是個騷擾電話,直接掛斷了,他躺在床上時,滿腦子都是嫂子的身影,尤其是嫂子均勻白皙的長腿,以及她嫩滑白皙的香肩,不斷的在腦海中回想,揮之不去。


  劉明渾身燥熱,感覺要爆炸一樣,他平時很少出去玩,異性朋友少,畢竟做海產的,接觸的都是客人,很少去認識新朋友,平時想釋放都是去夜場,這好幾個月都沒去,剛才還看到那么香艷的一幕,熱血方剛的他完全受不了。


  一氣之下,劉明直接把短褲脫掉,昂首挺胸的家伙暴露在空氣中,舒服了許多,只是想到嫂子的身影時,內心的欲望特別強烈,讓他忍不住用手忙乎起來了。


  最近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劉明剛打開網站找資源,外面就開始下大雨了,噼里啪啦的還打雷,不過對他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覺得更加舒服涼快。


  差不多一個小時,劉明手都快軟了,才感覺到要釋放出來,他立馬打開手機,放開嫂子的朋友圈,找到嫂子一張比較性感的照片,剛準備釋放出來,房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嫂子!”劉明看到嫂子推開房間門站在門口,這時候房間的燈還是亮著的,他連衣服都沒有穿,直接暴露在嫂子面前。


  看到嫂子時正好沒忍住,東西都噴在嫂子的照片上,劉明整個人都慌了起來,注意到站在門口的嫂子,臉色似乎變了變,心想嫂子不會是發現自己在做壞事吧?“阿明,你還沒睡嗎?”嫂子率先 開口,臉頰泛著一抹緋紅,似乎知道劉明在做什么事情。


  “嫂子不會是能看見東西吧?”劉明急忙掀起被子蓋在身上,注意到嫂子此時的臉色,要是沒發現,不可能那么臉紅,他剛準備開口,外面傳來幾道轟響,震耳欲聾,門窗都震動了。


  “啊……”站在門口的嫂子忽然大喊了起來,闖進房間趴在劉明的床邊上,雙手緊緊的捂住耳朵,看到她滿臉害怕的樣子,劉明愣了一下,想到外面一直在打雷,嫂子是怕打雷么?“嫂子,你怕打雷?”“嗯……阿明,外面一直在打雷,我睡不著,有點害怕,你能陪我聊聊天嗎?”嫂子緩緩點頭,外面的雷聲消失之后,才松開捂住耳朵的雙手。


  此時的劉明,喉結不斷的翻著,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色,因為嫂子穿的還是剛才那套黑色蕾絲睡裙,并且她還蹲在床邊上,劉明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里面的白皙,碩大的飽滿之處白皙嫩滑,十分挺拔……嫂子之前在一個知名公司當設計,形象特別好,這跟她的身材離不開關系,她之前還去報過形體班和練瑜伽,結了婚又沒有生孩子,身體并沒有贅肉和下垂的跡象。


  這讓剛釋放出來的劉明再次沸騰起來,想到大哥如今不在人世,嫂子一個人失明了,看不見東西,的確需要個人照顧。


  劉明心里冒出一個膽大的想法,大哥去世了,自己是不是可以幫她貼心照顧好嫂子?他們是同村的,不過并沒有血緣關系,大哥去世了,嫂子失明,這是很悲哀的事情,劉明覺得自己要照顧好嫂子,跟她走在一起,并非是丟人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嫂子怎么想的,劉明還在想著這事情,忽然耳邊傳來嫂子的聲音,“阿明,你怎么了?怎么不說話?”“啊……沒事兒!”劉明猛然從恍惚中反應過來,看到嫂子抬起頭,雙手四處摸著,最后慢慢的起身坐在床邊上,還沒等劉明再次開口,嫂子忽然抓住他的手。


  察覺到嫂子的動作,劉明頓時嚇到了,急忙把手縮回來,這時候,嫂子似乎察覺到劉明的反應,滿臉潮紅的低聲道,“阿明,我……我真的害怕……”劉明看著嫂子此時的神情,的確很害怕,不像是偽裝出來的,想到嫂子眼睛看不到東西,世界一片黑暗,打雷的時候害怕似乎挺正常的。


  而且嫂子的主動,觸動著他內心的想法,他看著嫂子放在床上的玉手,鼓起一股勇氣,伸手過去抓了起來,“嫂子,要不……今晚我陪你睡吧,大哥生前對我的好,我一直記在心頭上,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好好照顧你,直到你恢復為止!”這話一出,嫂子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變得特別嚴肅,劉明還以為她生氣了,急忙開口解釋,“嫂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阿明,嫂子知道你的好意,你不用解釋……”沒等他說完,話就被嫂子打斷了。


  “嫂子是真的害怕,阿明,謝謝你……”“嫂子,我先去趟洗手間,馬上回來,今晚上我陪你睡。


  ”劉明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一口氣把話說出來。


  可他還沒穿褲子,而且剛完事還沒去洗澡,等下要是睡在一起,被嫂子碰到可就尷尬了,他急忙松開手,拿著褲子起身跳下床溜出房間。


  殊不知,他走了之后,王潔的手碰到一些黏黏的東西,她進來時就聞到房間里的氣味,雖然她看不到東西,可她是個過來人,手上傳來的感覺和房間彌漫的氣味十分熟悉,當她把手放在鼻子前時,雙腿不禁并攏起來。


  那股熱血方剛的氣味,刺激著她的神經,她聽到外面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當然知道劉明洗澡去了,而且還知道劉明剛才在房間里做過什么事情。


  “難道是自己在房間里做的事情被他發現了,他忍不住才這樣的?”王潔腦海里生起一個念頭,想到剛才在自己房間做出的事情,還幻想著劉明,感覺到臉都在發燙,內心出現些許愧疚。


  可房間里彌漫著的氣息,王潔再熟悉不過,那是男人完事之后獨有的氣味,她已經很久沒感受到男人的剛烈,失明之后的她一直很痛苦,那種感覺是別人沒辦法感受到的。


  王潔慢慢的躺在劉明的床上,聞到床上強烈的氣味,剛才碰到東西的手指放在嘴邊舔了一下,腦海里出現劉明的身影,玉手不禁落在蕾絲睡裙里,在幽靜之處蠕動著,一股強烈的電流瞬間蔓延全身,身體忍不住顫抖了幾下……劉明洗了個澡回到房間,看到嫂子已經蓋上被子躺在床上了,背對著自己,露出白皙的香肩,從嫂子剛才的反應可以看得出來,她內心的確很渴望,這種渴望并不是單單身體上的渴望,而是一個人跌入低谷之后需要的安慰。


  劉明順手把燈給關了,來到床上躺下時,他的心跳不斷加速,想到隔壁的人是自己嫂子,心里的想法特別亂。


  他不敢做出對不起大哥的事情,可是面對嫂子的誘惑,卻又是那么的渴望,希望得到嫂子漂亮的身體,好好的享受嫂子帶來的刺激。


  王潔躺在床上并沒有睡著,她當然知道劉明回來了,兩人的心情一樣,都特別緊張,外面下著傾盆大雨,房間里兩人一直沒有開口。


  “轟!”外面忽然打了一個雷,劉明察覺到嫂子的身體一陣顫抖,然后縮在一起躲在床邊上,感受到嫂子的害怕,劉明內心十分躊躇,最后慢慢的把手蔓延過去,抓住了嫂子的手心,發現嫂子特別害怕,緊緊的扣住自己的手。


  被嫂子抓著手心,劉明心猿意馬,哪里有半點困意,尤其是聞到她身上釋放出來的香氣,那是女人獨有的體香和韻味,刺激著他的神經。


  “嫂子,你最近感覺怎么樣了?眼睛有恢復的跡象嗎?”“還是老樣子,看來想恢復并沒那么容易。


  ”嫂子的聲音帶著失落,顯然失明的事情對她有著很大的打擊。


  大哥去世,眼睛失明,這對一個剛結婚沒多久的女人而言,的確是個很大的打擊,尤其是嫂子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失去了光明。


  換做是其他人,恐怕完全沒辦法承受這種打擊。


  “嫂子,醫生說了,你這只是暫時性失明,一定會恢復起來的。


  ”劉明抓緊她的手心,感受到嫂子的迎合,膽子不禁大了許多,忽然翻了個身,把她的嬌軀摟在懷里。


  “嗯……”嫂子的一聲嬌喘傳出,讓劉明的膽子大了許多,不過他也不敢再進一步,而是湊在嫂子耳邊低聲道,“嫂子,睡吧!”被摟在懷里的王潔沒有開口,她感受到劉明手上的力道,蒼勁有力,再一次被男人摟在懷里,她身體和心理都有很大的反應。


  兩人的身體幾乎是貼在一起的,劉明摟著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會沒反應,他完全不敢亂動,生怕頂到她嫂子。


  不過嫂子的身體十分柔軟,手上傳來的肉感特別強烈,這讓渾身沸騰的劉明很難把持住,只能強忍著內心的沖動,不敢再發生更多的肢體接觸,要不然還真的把持不住。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3395133.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4871385.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8204040.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3005401.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8096693.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368356.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1378043.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1527915.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2631716.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1368839.html

本文鏈接:http://www.writemyessayabc.com/qqnyhs/388.html

上一篇:

pornhubanime

下一篇:

打炮ptt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