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169

sex169


10.小 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 温可就从 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 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 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 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 木头,不知道 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宝贝乖不疼的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昨天晚上,因为陪小叔喝酒,所以回家比较晚。


  六点下班,然后把车挺好后,就和小叔等人在餐厅吃饭喝酒。


  大约八点左右,妻发来短信,问我几点回家,是不是又得半夜了。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回复:今晚早点,十二点之前。


  顺便问了一句两个娃可好?为什么要问两个娃呢?原因是小雪感冒都一个礼拜了,始终没有痊愈,又担心会给小予感染。


  故有此问。


  可是妻回复的短信内容却是:一切都好,但是精彩纷呈,来了告诉你。


  “什么叫精彩纷呈?”“吼吼,爸爸发火了,把小雪给打了两巴掌。


  ”“哦?为什么?”“小雪看电视,爸爸把她给挡住了,她就在沙发上边跳边嚷。


  之后我就躲到卧室里去了。


  ”“哈哈,不要管,让爸打去。


  这个娃娃最近有点溺爱了。


  ”“没管,我就躲过去了。


  她哭着要找妈妈,又不敢自己来,所以拉着太太来找我。


  ”“这个时候你要严肃地告诉她,她错在哪里了,并去给 爷爷道歉,而不是继续生气, 给孩子发火。


  ”“嗯,说了,也让小雪给爷爷道歉去了。


  ”短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很奇怪,爷爷怎么会打小雪?平时小雪干什么都不会打,甚至我责备或者打小雪的时候,爷爷都会护着孙女,然后收拾我。


  有一回,因为吃饭乱跑乱跳我准备打小雪的时候,老爷子直接抢过孙女,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气势汹汹地对我说:“你只要我在,在随便打骂孩子,你小心一点。


  ”说实话,当时我真得是哭笑不得。


  对于父亲,我不但害怕,内心里的尊敬和感激不是用言语能说出来的。


  可是对于教育孩子的事,总是和老人家产生分歧。


  爷爷心疼孙子,天经地义。


  但是过分溺爱了,对于孩子的发展不好。


  只要爷爷在,小雪在家的地位 就会特别高,平时对我不敢大声嚷嚷,爷爷在了,不要说嚷嚷了,还会跑过来踢我几脚,然后迅速钻到爷爷怀里,偷偷直乐。


  孩子们是察言观色的天才,他们对这种生活环境适应得很好。


  你对他恨,她就会伪装,学会巴结讨好;你对她好,她就回蹬鼻子上脸。


  一个家中,必须得有恨的,也必须得有爱的。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度的,火候如何把握,这真是个难题。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宝贝乖不疼的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和 妻子聊过后,也就没有多想,也没时间多想。


  就继续猜拳喝酒。


  熟不知就给醉了。


  踉踉跄跄地赶十一点左右回到家,父亲在客厅,早已睡着了;晕晕昏昏地洗完脚,到了卧室。


  女儿已经睡了,妻子被我惊醒了。


  (我的尤物女友们)然后我就又问了一句:小雪咳嗽的好点了吗?小予呢?好好吃奶吗?妻也没多说,就说了一切都好。


  然后就描述了一下爷爷为什么打小雪?怎么打的。


  我因为醉酒,也没听进去,不知道妻子说完了没有,我就已经睡过去了。


  今天早上起来,同妻子带着小雪去吃牛肉面,妻子说:爸可能受刺激了。


  昨天爸去下乡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四岁的留守儿童,爸爸妈妈一年半载都来不了一回,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看。


  他们昨天下乡,调查精准扶贫的事,到了 小女孩家,这个小女孩顺着一根绳子,趴下了好几米深的 洋芋窖,然后抱上来了四个洋芋。


  爸爸问这个小女孩,最想吃什么?小女孩说想吃泡泡糖。


  因为山大沟深的地方,没有小卖铺,爸爸立马开了好几公里的路,去买泡泡糖。


  他们一行几人看到四岁的小女孩,下洋芋窖抱着四个洋芋上来的时候,都哭了。


  爸爸因为这个事,昨天晚上早早就来了。


  一来就抱着心疼小雪,然后看着小雪自己洗脸洗脚,还录了视频。


  可是看电视的时候,爸把小雪堵住了,小雪竟然发起脾气来了,爸就想起了他下乡时见到的小女孩,觉得人家四岁的孩子,竟然可以独立下洋芋窖,去自己处理生活中的吃喝问题,而我们的孩子,也是四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结果还 疼爱出毛病了,还乱发脾气什么的。


  一向疼爱孙女的老爸,没有控制住情绪,就把小雪屁股上两巴掌。


  是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当然,我也不是去提倡我们的孩子都成为穷人家的。


  但是我们想想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早当家?不就是对孩子的溺爱少吗?让孩子很小就学会了独立。


  可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呢?尤其是计划生育后,几乎城市里的家庭都是一个小孩,有爷爷奶奶疼爱,有姥姥姥爷疼爱,有爸爸妈妈疼爱,可以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啊,打不得,骂不得,心疼都还来不及呢!孩子摔倒了,也不给孩子自己爬起来的机会,赶紧冲上去,抱起孩子,还要拍打几下地面,说是地面的问题。


  甚至更甚,很多家长都不给孩子摔倒的机会,把孩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如此久了,我们的孩子不但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培养的孩子是自私的,无能的,脾气暴,心胸小,对家长的爱不是感恩,而是理所当然,好吃懒做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特点。


  等孩子大了,犯错误了,批评几句的时候,孩子却受不了了。


  没有任何的抗挫性,动不动就会寻死觅活,离家出走。


  这不能不说是教养的失败。


  可是有果必有因,造成这种结果的因,不是孩子,而是我们家长。


  柳宗元在《种树郭橐驼传》中对种树有一句很精到的说法: 爱之太恩,忧之太勤。


  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


  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


  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链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tdysmy/37.html

上一篇:

闘技女王レイミ

下一篇:

mariagarcianude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爱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