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shoujo tachi no sadism shoujo tachi no sadism

shoujo tachi no sadism



房間里面空蕩蕩的, 婷姐和張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個澡,我就收拾東西,昨晚牛皮已經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結果,就在我拖著行李準備離開時,門忽然開了,接著婷姐和 陳澤華走了進來。

  陳澤華穿著西褲襯衣,身體筆直,將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現出來。

  手里提著一盒奶和幾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說:“ 葉飛,我是為昨天的事情,專程來給你道(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歉的。

  不瞞你說,小軍從小就那副臭脾氣,誰說都不聽,長大還這樣,我們都很頭疼。

  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訓了他一頓,我相信以后他再見到你,肯定不敢再亂來了。

  ”陳澤華事業有成,為人處事方面,也足夠圓滑通達,我就是心里有氣,也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再說經歷了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間成熟了許多,踏入社會,誰會管你委屈不委屈,別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沒有錢,有沒有背景,如果沒有,即便你被別人打死,也沒有人可憐你。

  這,就是現實社會。

   我說 陳總,昨晚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哪能讓你賠禮道歉,還麻煩你大老遠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陳澤華將東西放下來, 笑著說:“葉飛,你雖然比 劉軍年輕幾歲,可你比他懂事多了。

  只要你心里不記恨他就好,我麻煩不麻煩,都是次要的。

  ”說到這,陳澤華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問:“你這是?”這時,婷姐也凝眉看著我。

  我說:“在這里住了這么長時間,我想換個環境。

  陳總,那你們聊,我就先走了。

  ”然后拖著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又沒影了。

  “葉飛,等等。

  ”陳澤華忽然叫住我,“看來你心里還記恨昨晚的事情呀,這也不能怪你,換做是我,我也過不去這道坎。

  葉飛,其實我今天來找你,還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還缺個 領班,雖然是個小職位,但卻少不了,我想來想去,決定讓你當這個領班,你看可以嗎?”讓我當領班?我愣了下,淡笑道:“陳總,這算對我的補償嗎?”陳澤華愣住了,顯然沒料到我會把事情說破,幾秒后,笑著點頭說:“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我比較看中你這孩子,年輕人嘛,就應該多給點機會。

  葉飛,你不會不答應吧?”我沉吟不語,目光滑過婷姐的臉,看到的是一雙充滿復雜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東西撥弄了下,有一絲隱隱作痛。

  我說:“陳總,這么好的機會,我怎么可能拒絕呢,我在這里先謝過陳總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陳澤華最后能走到哪種地步,所以我答應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對一個沒錢活下去 的人來說,重要嗎?陳澤華點頭說:“好,這樣最好不過。

  那你先休息幾天,等傷恢復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說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來我依然拖著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間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點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 莉莉召集所有服務生,當眾宣布了我當領班的消息。

  末了等服務生散盡后,夏莉莉笑著看著我說:“二十歲就當上領班,前途似錦呀,咯咯。

  ”夏莉莉穿著黑色的短裙裝,美腿穿著肉色絲襪,打眼一看就像沒穿似的。

  臀部微微上翹,豐滿中不失彈性,腰肢纖細,胸部又特別飽滿,將白色的襯衣撐得高高的。

  說話間,她笑瞇瞇地看著我,眼睛好像具有靈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趕緊擺手說:“夏經理,您就別調侃我了,以后還望夏經理多多關照才是。

  ”夏莉莉說:“我只不過是陳總手下的一名員工而已,哪有能力關照你呀,不過工作上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相互交流交流。

  現在時間還早,要不去喝兩杯?”我昨晚喝高了,現在聞到酒味就有些作嘔,只好笑著謝過。

  “那行,以后有機會再喝。

  ”說完,夏莉莉扭著性感的屁股走了,看著她那豐滿的身體,我居然有種原始上的沖動。

  晚上八點多,酒吧迎來了客流的高潮期,幾乎所有包廂都坐滿了。

  不久,一個叫李兵的服務生過來說,有桌客人找我,讓我過去一下。

  走進包廂,我才看到是昨晚動手打我的劉軍,這家伙懷里摟著一個女人,正是叫瑩瑩的那個女人。

  除此之外,還有兩三個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較另類,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睜,看到是劉軍找我,氣就不打一處來,說:“幾位,有什么吩咐?”劉軍扔掉煙頭,一巴掌拍在瑩瑩的屁股上,說:“去,給飛哥道歉。

  ”聽到這話,我詫異地皺了皺眉,給我道歉,這個劉軍到底想干什么?瑩瑩扭扭捏捏地走過來,看著我說:“飛哥,昨晚是我錯怪你了,我給你道歉,對不起。

  ”瑩瑩化著淡妝,穿著吊帶和短褲,將火辣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我面無表情地說:“用不著,只要以后別再給我找麻煩,我就燒高香了。

  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說著,我就準備走。

  哪想到,瑩瑩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說:“飛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說明你還記恨我。

  ”劉軍也站了起來,給那兩三個社會青年介紹說,這位就是我跟你們提起的葉飛兄弟,以后但凡葉飛有什么麻煩,哥幾個都得想盡一切辦法幫忙。

  劉軍的話,讓我更加迷糊了,這家伙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葉飛,你就坐下來,陪哥幾個喝幾杯吧,我覺得你這人不錯,沒準咱以后還能成為好兄弟。

  ”說話間,劉軍就過來拉我,還說如果領導怪罪我喝酒,就說是他劉軍的意思。

  我推辭不過,也只能硬著頭皮喝了幾杯,末了瑩瑩點了首歌唱起來,我忍不住問劉軍,是不是陳澤華讓他來給我道歉的,劉軍沖我一笑,說道:“舅舅倒是說過,不過我來找你也不全是因為我舅。

  葉飛,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個漂亮女人,是你姐?”   1997年,我從南方某政法大學畢業回到家鄉,我學的是 律師專業,可是我發現在我們那個小縣城,我追尋了多年的律師夢卻無法實現。

  因為沒有過硬的關系,我無法進入法律部門,這是我事先有過心理準備的,但我沒料到縣城僅有的幾家私人律師事務所(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都非常不正規。

  閑置幾個月后,我才在一個親戚的幫助下,進入一家名為為人的事務所。

    說是事務所,加上我才兩個人。

  所長叫于立國,三十幾歲,相貌普通。

  我們的辦公室租用的是一家單位的地下室,當時正是冬天最寒冷的階段,每天進入陰寒潮濕的那種環境,我都有些打怵。

  因為事務所剛剛成立,很多 日子都接不到 案子

  這和我的理想有著很大的反差,我非常沮喪,我開始考慮是否該離開這個地方到別處發展。

    第一個月下來,于立國給了我500塊錢,說是我的工資。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因為我們當初簽的合同是從接手的案子中拿取提成,現在我一個案子未接卻要白白收下500塊錢,我急忙搖頭,不肯接受。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 重婚罪(4/4)  于立國溫厚地說,你出來工作卻拿不到工資,怎么和家人交代?再說,一個女孩子,手邊得有一些錢。

  那段日子在經濟上我的確非常窘迫,但再怎么說也不能無功受祿,我還是堅決拒絕。

    于立國笑著說,你這個丫頭,倒有些個性。

  告訴你,這點錢對我不算什么,我原來在銀行工作,有些積蓄,不然也開不起事務所,你就盡管把錢收起來吧,老實告訴你,你再跟我干個一年半載,我也賠的起。

    聽出他話里有調侃的味道,我也笑了,又好奇地問,銀行多好啊,你怎么舍得丟下那么肥的工作來吃這份苦。

  他說,是因為喜歡,從小就想做律師。

  所有的人都反對我的決定,但這一步我還是走出來了,你不要看現在不景氣,這絕對是一個有發展的行業,我們一定要有信心。

  他的話的確讓我心安不少。

    不久,縣城發成了一起惡性事故,一民工在施工過程中觸到高壓電線,被燒成雙手殘疾,而幾家相關單位互相推委,均不出面承擔責任。

  于立國在做了詳細周密的調查后做出一個決定,他要幫助這個民工把幾家財大氣粗的單位告上法庭,打一場在縣城還是首屈一指的民告官的官司,而且律師費分文不取。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在整個取證的過程中,我們遭遇了很多壓力、非議甚至是恐嚇,煩瑣的細節,立案的艱難,反反復復的調查,我幾乎堅持不下去了。

  有一次一回到辦公室,我就趴在桌上哭起來,我覺得太難了。

  于立國遞給我一條熱毛巾,輕聲說,沒關系,你做的很好。

  他的話象一劑鎮定藥,我慢慢恢復了平靜。

    其實我知道,他的壓力要比我大的多,但是他給我的感覺總是那么堅定、自信和樂觀,對我而言,這是多么可貴的品質。

  在他的影響和鼓勵下,我在短短的時間掃去一身學生氣,蛻變成一個干練的女性,在這個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案件中,我的個性和業務都在突飛猛進地成長著。

    最終,我們打贏了這場官司,雖然在賠償數額和很多細節中都不盡人意,但這個結果已讓我們非常欣慰。

  那天我們買了啤酒、小菜,在辦公室開懷慶祝。

  酒過幾分,于立國臉上的笑漸漸淡了,他有些落寞地說,我預感到我們會越來越成功,但我常問自己,我付出的代價是不是太大了。

  就在昨天,我 妻子帶著孩子走了。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這是我們相處幾個月,他第一次向我講述他的家庭,以及他背后的那個女人。

  他和妻子結婚10年,有一個8歲的兒子,本來夫妻間也無太大的沖突,但自從他報考律師資格,隨后又從銀行辭職開辦律師事務所,這一切都是她極力反對的,夫妻矛盾不斷升級,就在昨天,即將面臨開庭,對于立國來說是最緊張的日子,她卻同他大吵一架,之后帶著孩子一走了之。

    我這才知道,我們這個官司是在他如此的困境下打贏的,在他堅強的外表下,他的心底卻有著這樣的辛酸和痛苦, 望著他,我心里突然涌出感動、同情,還有一點異樣的感覺,我竟有一種沖動,想把他攬在懷里,撫慰他。

  那晚,22歲的我第一次失眠了。

    民告官的官司對我們的事務所影響很大,我深深佩服于立國當初的遠見,很多媒體,包括省里的多家報紙都把這場官司當作典型事例,連篇累牘的報道,我們一下子名聲遠揚。

  來找我們代理的案子越來越多。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已經是春天了,我和于立國在辦公室為我們的案子做準備。

  我看他已伏案半天,也不知疲憊,有心讓他放松一下,就笑著說,我看這間地下室已經配不上我們了,以我們現在的知名度,我們應該找一間寫字樓。

  他抬頭望著我笑笑,好,你說去哪就去哪,你說了算。

    我說,可是說心里話,我有點舍不得這個地方。

  不論是地方,東西,還是人,相處久了,就有感情了。

  聽了我的話,他看了看我,沒說話。

  我從地下室半個窗戶望著外面,陽光一點點撒進來,我突然覺得,地方、工作、錢財,一切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什么,我悄眼看看他,是一個人,一個讓你欣賞不斷給你溫情、呵護和鼓勵的的人,一個可以引導你成長的人,同他在一起,就是美好的。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每天能見到他成了我最快樂的事。

  我開始牽掛他、想他、在人群中找尋他的影子,我問自己,這是愛嗎?  幾天后,我們正在辦公室緊張的忙碌著,突然有人沖進來,在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我的臉已經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我看清我面前站著一個女人,正對我怒目而視。

  于立國沖過來,大聲說,黃蘋,你發什么瘋?!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聽到這個名字,我從發懵中清醒過來。

  這個女人,是他的妻子。

    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很注重保養的女人,但這樣一個外表光鮮的女人,說出的話卻不堪入耳,她不停地辱罵我,她把我當成了離間他們夫妻的狐貍精、罪人,恨不能從惡毒的眼睛里飛出刀子,殺掉我。

    我忍住淚水,倉皇離開。

  從小到大,我從未受過這樣的屈辱,我在初春的冷風中漫無目的的走著,我腦中一刻不停地思考我和于立國到底是一種什么關系,在我想過一遍又一遍后,我發現,他的身影在我心中越來越清晰。

    第二天,于立國向我道歉。

  我說,她對你這么不信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們還能在一起嗎?他無奈地說,我不是沒想過分開,只是怕孩子受傷害。

  我說,孩子也并不希望面對你們這種關系的父母,他有權知道真相。

  他搖搖頭,說,對孩子來說太殘忍了。

  我有些激動地說,面對工作,你可以全力以赴,為什么對感情這樣優柔寡斷?坦白說,我有些失望——一直以來,我總認為你不論做什么都很堅定,而且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和選擇。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他看著我,輕聲說,因為你還年輕,有時不過是你的錯覺。

  其實我有很脆弱的一面。

  我勇敢地回應著他的目光,說,你有嗎?在我心里,你是可以依賴和仰慕的男人,你妻子,她不懂得欣賞你是她沒有福氣。

  他望著我,眼神中有一些驚喜,有一些寵愛,我喃喃地說,我就希望,將來能擁有一個象你一樣的男人。

    他聽懂了我的含義,可是他的眼神卻開始躲閃起來。

  后來的一段日子他對我有些疏遠,一付公事公辦的樣子。

  這讓我非常困惑。

  我知道他的矛盾,名聲、家庭、孩子,這些都是他的顧慮。

  可是我并不會對此構成威脅,我天真地以為,只要兩人心靈交會,有愛,就足夠了。

  面對他的逃避和退縮,我很痛苦。

    不久我為了一件案子到下面鎮上調查取證,我乘坐的公交車發生了嚴重車禍,等我醒來,我已躺在醫院里,我的手被人緊緊握著,是于立國,看我醒來,他忍不住喜極而泣,不顧在場的醫生護士,不住地親吻我的手。

  這場車禍死傷無數,我是少數生還者之一。

  張愛玲用一座城市的毀滅成全了兩個人的愛情,這場車禍也成全了我和于立國,我們象所有熱戀的人一樣,一頭陷了進去。

  因為經歷了生死之門,這段愛情更加讓我刻骨銘心。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男女間一旦捅破了那層紙,發展立刻迅速起來。

  他為我在外面租了房子,我從家里搬出來,我們同居了。

  因為愛情,我們煥發了無比的激情和活力,先后成功接手了好幾個大案子,對于未來,我心里充滿了美好的想象。

  雖然我從未想過我會成為第三者,但一旦愛上了,我是如此的投入。

  之后他妻子來鬧過幾回,我父母也聽到了風聲,不停地規勸,最后干脆同我斷絕來往。

  這一切讓我痛苦,可是我已沒有退路,只能死心塌地地和他在一起。

    一年后,我意外懷孕,醫生檢查后說以我的生理狀況最好不要流產,以免將來留下嚴重后遺癥。

    出了醫院大門,于立國說,我們留下這個孩子,我今天就回去同黃蘋談離婚。

  可是無論他怎么爭取,黃蘋就是不同意。

  那段日子我天天提心掉膽,為孩子的將來擔心,也必須時刻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和指點,我漸漸感覺生活帶給我的絕對不僅僅是鮮花了。

    懷孕5、6個月的時候,黃蘋突然來找我,她說她們單位正對她進行考察,要提她當科長,這個時候如果傳出離婚的消息會對她非常不利,她希望我勸說于立國先把離婚的事壓一壓,她保證提干之后馬上離婚。

  我答應了。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孩子生下來,是個女兒,我和于立國都很高興,他以我的名字買了一處房子,我也覺得經過了這么多的壓力和非議,我終于可以和他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

  可是不久,黃蘋又提出了條件,她說單位正在分房子,她要等分到新房才談離婚。

  我不想和她掙,于立國也不想鬧到法庭,給他們的孩子帶來更大的傷害,我們又忍了。

    孩子滿一歲時,我們萬萬沒有想到,黃蘋會一紙訴狀把我們雙雙告上法庭,罪名是,重婚。

  我這才明白,這些年,黃蘋一直處心積慮地搜集各種證據,一心要致我們于死地。

    我被警察帶走,眼睜睜看著哇哇大哭的女兒不能抱她,一時間失去了所有的自由和尊嚴,這于我好似是晴天霹靂。

  最終法官宣判我們罪名成立,并分別判除一年和半年有期徒刑,后我們不服上訴中級人民法院,結果維持原判。

  我徹底崩潰了,我無法接受,作為律師的我們,有一天竟會成為階下囚。

  而且,我和于立國都很清楚,因為觸犯刑法,從此我們將永遠失去做律師的資格。

  我不敢想象他的感受,多年的夢想和努力毀于一旦,我覺得是我害了他。

  口述:身為律師的我們犯了重婚罪(4/4)  那半年真是不堪回首,身在大墻之內,想到自己的將來以及嗷嗷待哺的女兒,我錐心徹骨的痛。

  后來我患上了精神分裂,被保外就醫。

  收容我和女兒的,只有我的父母。

    我就要離開這里,我不知道未來等待我的是什么,可是我再也沒有勇氣繼續在這個小城生活。

  我出來后曾經去看過于立國,他非常落寞、無助,這場打擊已把他徹底擊倒了。

  那個我所仰慕的的堅強、樂觀的男人消失了。

  我哭了,不可抑制,為他,也為自己。

    我知道,從此我不會再見他了,我不能再面對他,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感覺是他給我的,可是同時也給了我最凄慘的一段歲月。

  所謂的愛情早在驚嚇和苦痛中消失怠盡。

  我深深明白,一份正常的愛,哪怕平淡如水,卻是多么可貴,在這個社會生存,就得遵循它的游戲規則,可惜我們兩個懂法律的人,卻以身試法,用如此昂貴的代價換來這樣的教訓。

    如果當初我和于立國只停留在互相欣賞的基礎上,我們的關系也許可以維持很久,并各自擁有美好的未來,可是一切都無法挽回,除了我們兩個,還有我們的女兒,她沒有身份和戶口,我更不知將來該如何向她解釋她的父親。

    如果歲月從頭來過,我不會允許自己犯同樣的錯。

  可是我問蒼天,生命中究竟有多少日子可以重新來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wKaV/Zizl

上一篇:

下一篇:

{標簽代碼}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