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性愛工具 homura hinase

homura hinase

homura hinase


“手段。


  ” 張泠一聽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夏留,你真覺 的我對付你還要手段嗎?之前我確實以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剛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過打著催乳師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聽張泠這話,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還侮辱我這神圣的職業,操……我正想開罵,張泠 看了看我店:“一個月,一個月內我一定會讓你關門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 的是太長時間沒有遇到這么猖狂 的人了,一下急了:“張泠,你夠囂張,一個月讓我消失,如果我一個月沒消失呢?你要怎么樣。


  ”“怎么要跟我打賭嗎?”張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賭就賭,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給我一個月,我一定會讓你這家店沒一點生意,你輸了的話,你這種敗類就給我滾出催乳師行業。


  ”張泠憤憤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張泠自己身為一位催乳師,為何就對同為催乳師的我,如此反感,這永遠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種仇恨,難道就因為我是個男的嗎?當然我也沒理會張泠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應你。


  ”“走著瞧。


  ”張泠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一道勝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攔下她。


  “你又想怎么樣。


  ”張泠縮了縮眉頭。


  “你好像還沒說你如果輸了呢?”我盯著她那一對雪峰道。


  雖然張泠囂張,但從專業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張泠 的胸實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 雅雅,許小倩,能以沒有乳水的狀態之下達到如此豐滿,如此筆挺誘人的胸實在太少了。


  “我不會輸。


  ”張泠不屑的哼了一聲。


  看她這種趾高氣揚的樣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會輸,我直接道:“我是說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皺。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嬈的的嬌軀:“張泠,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過分,如果你輸了,就讓我檢查檢查你的胸如何。


  ”“你……”張泠剛想發飆。


  我就連忙打斷道:“怎么怕輸嗎?”張泠點了 點頭:“好,如果我輸了,我就讓你檢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這個如果,哼……”說完,張泠甩頭走了。


  我目視著她離開, 看著她那妖嬈的嬌軀,那豐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這個賭約呢?應該再說大一點,如果張泠輸了,除了檢查胸之外,還要檢查檢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嗎?胸雖然美,但這身子更美呀!只是現在話都說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著人家繼續說這個。


  能摸胸也算不錯了,只要讓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夠忘得掉。


  當然這一切也不能光說不練,還是要努力才行,特別是我去觀察了一下張泠裝修好的店鋪,那設備,環境,還有人員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讓我瞬間有了一些危機感。


  這要不努力的話,自己離開不離開這個行業是小,這沒錢賺,才是虧大了。


  我也連忙制定了推銷廣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滿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門,還沒坐下,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道腳步聲。


  “不會這么靈驗吧,剛貼出去就來了。


  ”我聽到腳步聲,一下子來了精神,然而回頭一看見到卻是郭 小欣


  上次 的事情之后,我其實一直躲著郭小欣。


  不是她不夠漂亮。


  要說郭小欣絕對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大美人,那胸雖然要比徐雅雅,許小倩,張泠等人小了一點,可她才不過二十歲出頭,能發育這么美好,已經算是不錯了。


  特別是短裙下那一雙美白大長腿,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說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關系的話,自己跟徐雅雅之間或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點怕她。


  見到她進來,不由縮了縮頭,看著她瞪著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來了。


  ”“哼,你個沒良心的,看了人家,親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來就直接質問了起來。


  “小欣,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店里忙嗎?你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隨便胡扯著,畢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實,要是她一生氣把 事情捅給徐雅雅聽。


  那自己豈不是更完蛋。


  看著小妮子嘟嘴生氣的樣子,我瞧了瞧身邊美人,一把從身后摟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氣了,是我錯了好嗎?來哥哥親一個。


  ”“我才不要你親呢?”小妮子哼了一聲,推開我說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氣了,今天我來找你,主要是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聽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皺了皺眉頭。


  “嗯。


  ”郭小欣慎重點了點頭道:“從昨晚開始我姐就說胸疼,讓我幫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讓你姐來找我呢?”我一聽立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這來找你都是我偷偷來的呢?”郭小欣張大嘴巴道。


  我縮了縮眉頭,知道徐雅雅肯定還是生那天的氣,不由的有些郁悶,但她生氣歸生氣,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著郭小欣正要走,但想著自己現在跟張泠打賭呢?老是關店不好,就讓郭小欣幫我看著,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來了。


  ”徐雅雅開門見著我,就詫異的問道。


  “你說我怎么來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時也顧不上跟她生氣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幫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雖然誘人。


  不過此時我倒是沒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種病因(兩性口述小說)。


  徐雅雅漲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來就豐滿,之前因為堵塞不能出奶水,現在雖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實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夠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會發生奶漲,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著吧!”我直接對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皺,搖了搖頭道:“不要。


  ”“怎么還不要了呢?”我也是皺了皺眉頭,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這是漲奶了,我必須要幫你吸出來,要不然的話你會更疼,甚至會引起發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詫異的看了看我,隨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嗎?這該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說了沒事,沒事,她怎么還跑去找你。


  ”見徐雅雅還怪上了郭小欣,我郁悶道:“你這是病得治,快點去躺著吧!”“我不要。


  ”徐雅雅搖了搖頭,身子還往退了一步。


  見到她這舉動,我不禁一陣心痛:“徐雅雅,你這是要跟我斷了關系嗎?”“不是的。


  ”徐雅雅抬頭看了看我:“我只是覺得我…我們這樣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澀一笑,看著徐雅雅羞澀樣子是又氣又急,問道:“你真覺的這樣不大好的話,當初為什么又要我幫你呢?”“我……”徐雅雅一時語塞。


  “哼。


  ”我哼了一聲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專業嗎?我當了這么多年催乳師,為多少母親治療過,這期間我飽受了多少質疑,現在你也要不信我嗎?”“我…我沒有。


  ”徐雅雅搖了搖頭,一個激動,胸口立馬又漲了起來,她那俏臉立馬扭曲在了一起,還拿著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這是漲奶了。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應該是很痛的。


  畢竟這都兩天了。


  “徐雅雅,讓我幫你好嗎?”我靠近徐雅雅問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著痛,還是不讓我幫忙治療。


  我真是又氣又急又無奈。


  看著徐雅雅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徐雅雅抱了過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徐雅雅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徐雅雅妖嬈的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一對雪峰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徐雅雅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吸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徐雅雅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摁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一對雪峰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雙峰挺拔而立,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聽到徐雅雅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雪峰親了上去。


  剛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著徐雅雅不斷搖擺的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徐雅雅的美胸,還是為徐雅雅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著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摸到了。


  徐雅雅顯然有感覺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留,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徐雅雅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徐雅雅的嬌軀。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徐雅雅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徐雅雅,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摸呀!”徐雅雅哭著狠狠的又拍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剛才吸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徐雅雅,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留,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徐雅雅,回頭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頭:“徐雅雅,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 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徐雅雅,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徐雅雅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雅雅擺了擺手:“小留,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徐雅雅,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新聞網4日報道今天下午,我從 魏四爺醫務室門前經過的時候,正好看到潘靜從里面出來,平時都挽著的頭發披散在肩頭,臉頰紅通通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低著頭,帶著一絲的嬌羞,小步的朝家里跑去。


   十七歲的我正處在萌動的時期,看到這樣的情景,自然引發了身體里某種激素的過量分泌,沖動不已。


  村里的男人們經常在墻旮旯邊上說笑著男女之事。


  有時候我也會湊過去聽聽,知道里面的種種事情。


  每次聽到男人們說起哪個女人,話兒說得露了點,就會很沖動,覺得自己的體內有東西膨脹著,躍躍欲出。


   看潘靜的樣子,魏 四爺肯定沒少在她身上下功夫,說不得……我的思想慢慢的邪惡起來,甚至把魏四爺換成了自己。


   越發的羨慕起魏四爺了。


   雖然潘靜在我腦海中的樣子是模糊的,可我依然十分有感覺,潛意識里也想著她是很愿意讓我為她做檢查的。


  我當然是在為她做全身的檢查,每個地方都沒放過。


   慢慢的,我甚至產生了幻覺,覺得她就在我的身邊,甚至聽到了她在低聲的叫著。


   迷迷糊糊之間,我似乎感覺到像是有人在撫摸著自己的身體,體內又是一陣子的熱流滾動,還沒來得及多想,渾身一抖,褲襠里泛起涼意。


   我躡手躡腳的下來收拾,心想明天一定要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跟爹打完豬草,匆匆的出門。


   來到魏四爺醫務室門前,我四處張望,半天沒看有人出來,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既然來了,總該去看個究竟,便大著膽子,來到屋外的窗下,慢慢的將一只眼睛挪過窗角,只見里面白花花的被一塊布擋著,什么也看不見。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那塊布突然被打開,我清楚的看到里面一個女人還在扣著衣服扣子,她才剛扣下面第三個,圓潤的胸一閃而過,但是絕對看到全部。


   女人不是潘靜,而是春桃。


  春桃是村長魏有德的小姨子,她的姐姐 春杏結婚時帶她過來的,因為娘家那邊再沒有別人了,就住在這里。


   春桃跟我的年齡相仿,所以我們的關系也不錯。


  沒想到魏四爺竟然連她也不放過。


  我想恨,可又不敢恨,畢竟魏四爺是這個小山村里的神。


   春桃穿好衣服,臉紅紅的,低著頭。


   聽不清楚兩個人在里面說什么,我怕被看到,扭頭想回去。


  我走得急,更沒想到后面有人,重重的撞到那人身上。


   那人及時的挺了一下身子,抗住了我的沖擊,卻不免輕輕的叫了一聲。


   我本能的向后跳去,抬頭一看,撞到的是魏四爺的媳婦 蘭花


   蘭花是魏四爺的第二個媳婦,今年二十七八歲。


  有人說她嫁給魏四爺完全是為了他的錢,也有人說是因為魏四爺救過她的命,而她自己說是喜歡魏四。


   魏寶,你在這里做什么?年紀不大就不學好!蘭花臉上閃過一絲的令人難以捉摸的神情。


  說著話,她一手扶在胸前,來回揉著,眉頭也皺了起來,應該是真的被我撞疼了。


   我不知道怎么解釋,說:沒……沒做什么!心里卻在想著剛才好像正好撞在她的胸脯上,那種軟軟的感覺帶著一絲的彈性,舒服極了,要是能摸一下就好了。


   蘭花朝著窗戶里望了一下,略帶神秘的小聲問:誰在里面? 春桃!我不假思索的說。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跑過來偷看的。


  看我不告訴魏四,讓他收拾你。


  蘭花揉了幾下,站真了身子,幸災樂禍的笑著。


   嬸子,我……沒有,我只是路過這里。


  我什么都沒看到。


  我嚇的連忙解釋說。


   蘭花卻不依不饒,繼續說:哼,我還要告訴你爹,看他不打斷你的腿才怪。


   我怕爹怕的要命,聽她這么說更嚇的面色都變了,連忙求饒。


   蘭花繼續說:要我不說也行,就看你聽不聽嬸子的話了。


   一聽事情還有轉機,我連忙說:我聽,什么都聽! 蘭花神秘的笑著,說:跟我來!說完,她轉身往前走。


   我猶豫著,沒動地方。


   她扭頭看著我,說:要是你不聽話,我現在就去告訴你爹。


   我心里害怕極了,也不敢多想,跟著她來到村邊的一個小山坳里。


  她停下來,四下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撩起石頭上茅草,鉆了進去。


   我又開始遲疑,怕她整些我想不到的幺蛾子。


   她探出頭來,說:快進來,別讓人看到!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她臉上竟然掛著一絲的嬌媚。


   我頓時渾身發熱,狠狠的吞了口唾沫,心一橫,想著就是死也要當個色鬼,不再多想,跟著進去。


   這里是個隱蔽的山洞,要不是刻意的尋找,還真難發現。


   蘭花在里面完全放開了,說:你撞的我好痛? 我盯著她問:嬸子,那怎么辦? 她面帶嬌媚,說:你說呢?哼,要是今天不給我個說法,那我就去告訴你爹偷看的事情,不光告訴他,還要告訴全村的人。


  看你以后怎么辦!說到最后,她的聲音也變的誘惑起來。


   我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渾身上下幾乎要噴出火來,可是卻不敢越雷池半步,只是怔怔的盯著她。


   哎吆,痛死我了!你過來幫我看看啊!蘭花皺起眉頭。


  我終于忍不住了,沖上去…… 就在我的手幾乎要碰到她的時候,感覺只要再往前一送就能碰到,自己的身子也要爆炸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你要干什么?她突然抓著我的手,冷冷地望著我。


   我有些不甘心,又往前伸了伸,想抱她。


   她突然將我的手甩開,一臉冰冷地看著我,半天說了句:小寶,你好大的膽子!本來還以為你也就是偷看一眼,沒想到你竟然敢做這樣的事,這下你說什么都沒用了。


  你以為我真的想跟你怎么樣啊,試試你而已。


  你等著吧,看我不告訴魏四,說你欺負我。


  她的表情十分的猙獰,我的心頓時涼透了,嚇的差點尿褲子了,結結巴巴的問:嬸子,你……你什么意思? 她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說:你還知道我是你嬸子啊?哼,你這可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讓村里人知道,別說你,就是你爹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我本來讓你來跟你說點事情的,可沒想到你竟然心懷不軌,對我動手動腳,這還了得了? 我終于明白自己墮入了她的陷阱,嚇得渾身發抖,顫聲問:你……你到底想怎么樣?我本來沒想怎么樣的,是你……是你讓我來這里,還……還說那里痛,故意讓我理解錯了你的意思!我本來沒想怎么樣的。


   她瞇著眼睛,臉上突然掛上了一絲令人猜不透的笑容,說:你現在說什么都沒用。


  哼哼,其實我也不想怎么樣。


  不過,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只要你答應,我不但不會把這事說出去,說不得還會……呵呵,那個老東西自己不行了,還不老實,趁著村里的女人去看病,找借口調戲她們。


  你剛才沒看到嗎?他肯定讓春桃脫了衣服,把她的身子摸個遍。


  他也就能摸摸,那個玩藝早就不好使了。


  要是你答應幫我,我就給你當姐姐。


   當姐姐的意思我懂。


  不過,現在她當不當姐姐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我當然也不會束手待斃,說:既然你也知道魏四爺做的事,就不怕我去跟村長說嗎?春桃可是村長的小姨子,要是他知道魏四爺做這樣的事情,肯定不會放過他,到時候也沒你的好果子吃。


  村長是什么人你也該知道,到時候說什么也不會放過你這么一個漂亮的大美人的。


   蘭花撇了我一眼,說:你還會講條件了啊?告訴你,少拍馬屁,我什么都不怕!村長知道了又能怎么樣?我保證他不敢碰魏四一指頭,更不敢對我起壞心。


  別忘了魏四的身份,平時大家都怕村長,可要是他真敢對魏四下手,村里人肯定不答應。


   她說的是真的,這個我很清楚。


   村長也許可以決定村里人的命運,可魏四卻可以確定村里人的生死。


   我徹底的無計可施,問:你到底想怎么樣?想讓我幫你做什么事? 蘭花伸了伸腰,衣服上提,露出平坦的小腹,圓潤的肚臍,可已經給我帶不來一絲的誘惑,反而覺得她就是一條美女蛇,隨時都會把我咬死。


   你知道我為什么嫁給魏四嗎? 村里人都說你是看上了他的錢…… 屁!要真是那樣,我寧愿去死了。


  蘭花的眼神中突然透出了一絲陰毒,錢!哼,錢算什么?在這里,需要錢嗎?有錢又能怎么樣? 也是!我也覺得你不是那種人!被人抓了小辮子,我只能奉承著說話了。


   她苦澀的笑了笑,說:你少來!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在罵我。


  跟我說說,你怎么罵我的? 我連忙搖頭,說:沒罵! 她沒有繼續追問,幽幽的說:其實,我嫁給他是不得已的。


   什么意思? 蘭花瞪大眼睛望著我,半天才問: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我搖搖頭,說:知道什么? 蘭花突然間神情萎靡,長長的嘆了口氣,說:不知道也正常,本來就沒有人知道。


  這都要怪我爹。


   我奇怪的望著她,不知道怎么又扯到她爹身上了。


   蘭花抬頭看了看天,說:是我爹看著他有錢,這才逼我嫁給他的。


  開始我也以為他是看著我漂亮才娶我的。


  后來慢慢發現根本不是,他娶我,是為了得到我們家的一本書! 書?什么書? 也許我臉上表現出來的懷疑觸動了她的神經,蘭花冷冷的說: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


  誰也不會相信的,包括我爹!不信拉倒,你就等著魏四收拾你吧!說完話,她要走。


   我一把抓住她,說:我信!你別走。


  我信你媽個頭,為了穩住她,只能這樣了。


   她扭過頭,問:你真的信? 我鄭重的點頭。


   她又嘆了口氣,說:誰要你信?你放開我,讓我走。


   這個時候,說什么也不能就這么讓她走。


  我緊緊的拉著她,說:你快告訴我,不告訴我就不讓你走。


   她瞪著我,說:你要是不放手我就叫,說你要欺負我。


   我嚇得連忙縮手,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她。


   我真的很害怕。


  要是今天的事傳出去,爹非打斷我的腿不可。


   蘭花沒有馬上離開,說: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


  明天早點過來,我把事情告訴你。


   那你答應我,不要告訴別人今天的事。


   你先答應我,幫我做件事! 什么事? 明天告訴你。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坐在院子里發呆。


   爹顯然并沒有主要到我的反常,問也沒問一聲。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大門,卻十分害怕村長或魏四爺出現。


   到了晚上,我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到底沒有發生,心情稍微平復了些。


  跟爹吃晚飯的時候,春桃過來說找我有事。


   爹笑的很開心,將她讓到屋里,一個人低頭吃飯,任由我帶著春桃到里屋去。


   我問春桃:有什么事嗎? 春桃低著頭,臉上紅紅的,用手指頭輕輕的挽著衣角,抿著嘴不說話。


   我剛放下的心陡然又緊張起來,扶著她的肩膀,讓她抬起頭來,問:到底什么事情? 春桃的眼圈紅紅的,停了半天,終于輕輕的問了句:你今天是不是都看到了?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跟別人說? 我先是一愣,立刻想起在醫務室外面看到的情景,心想她也許以為我看到了一切,不過立刻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一個女人在脫衣服之前應該先看是不是遮蓋好了,要不的話豈不是所有經過的人都能看到,這樣就搞不懂她要做什么了。


   我想不明白歸想不明白,但是看著春桃的樣子,心里有些蠢蠢欲動,真想過去抱著她,然后…… 春桃似乎覺察到了我的變化,沒敢多呆,說:我回去了!扭身跑了。


   我從房間里出來,爹奇怪的看著我,問:怎么了?我搖搖頭,說:沒什么! 爹沒多問,說: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我躺在床上又睡不著了,滿腦子都是女人,從蘭花想到了潘靜,又從潘靜想到了春桃,甚至想了春桃的姐姐春杏。


  想著和她們在不同的地方,做著同樣的事情。


   漸漸的,所有的想法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問題,蘭花到底讓我干什么?最后終于熬不住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過,我還是做了個夢,夢到了春桃和春杏一起和我躺在床上,她們都沒有穿衣服,羞答答的讓我摸著,親著,最后的夢模糊了不少…… 爹沒有發現我的變化,帶著我先到山上去采石頭,弄了幾塊回來,忙著雕刻。


   這是我們家祖傳的手藝,除了雕刻之外,還零星的刻石碑,做欄桿。


  村頭石橋的欄桿就是他雕出來的,村里的墓碑也是他刻的。


   我基本上沒繼承他的衣缽,更沒把他的技術學到了手,因為我不甘心跟石頭打一輩子交道,總是偷懶。


   爹看著生氣,訓過我也打過我,可我就是提不起興致,他也就懶得管我了。


   說實話,我最想成為魏四爺那樣的人,所有的人都尊敬他,甚至怕他。


  這些還不算,最主要的是,那樣就可以跟有血有肉的人打交道。


   這兩天我看到了那樣的事情,心里就更羨慕他了。


   我又開始走神了,幻想著春桃躺在醫務室的床上,沒穿衣服,我在她身上檢查著,手不時在她滑嫩的肌膚上滑動著,然后讓她分開雙腿,為她檢查…… 頭上挨了個爆栗,爹氣呼呼的說:你一天到晚的坐著,就不能幫我干點活啊? 我一邊摸著頭,一邊說:我不喜歡這個,說要去城里讀醫專,你又不讓去,要是我娘還在的話…… 閉嘴!爹的臉鐵青。


   我嘟囔了一聲,起來說:我出去了! 爹沒攔我,因為我一提起娘來,他就什么都不管我了。


   我想去找蘭花,問問她到底什么事。


  走到魏四爺的醫務室,我悄悄的掩過去,看看他在不在這里,要是在,那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去他家找蘭花。


   醫務室的窗簾把里面蓋的嚴嚴實實,根本就看不到一絲一毫。


  我貼著墻,依稀聽到一個女人在小聲的叫著,看來魏四爺應該在(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我悄悄的離開,去找蘭花。


   蘭花在家洗衣服,看我進來,先是一愣,繼而小聲問:你怎么來了? 我說:我一直在想你說的事,覺都睡不好,過來問問到底讓我干什么? 她有些嗔怪之意,問:你不怕他看到?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看我看的緊著呢! 我也不客氣了,說:那老東西又在給人看病呢!我聽著里面有個女人在叫。


   蘭花的臉色變了變,說:那也不行,你還是去那個山坳子,我一會兒就過去! 我到山坳沒多久,蘭花急匆匆的趕過來,一過來就說:以后可不要那么大膽,要是他知道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沒想到她這么緊張,說:沒這么嚴重吧? 她嘆了口氣,說:你最好能聽我的。


  他……他是個魔鬼。


   什么?我驚愕的望著她,心里不以為然,不就是喜歡占女孩子便宜嘛,沒什么大不了的。


  在我看來,這正說明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蘭花繼續說:我知道你不信。


  可我告訴你,我懷疑……我懷疑我爹就是被他給害死的。


   什么?我嚇出了一聲冷汗。


  倒不是因為相信她說的話是真的,而是怕她讓我幫她報仇,殺了魏四爺。


   你過來!蘭花用命令的口吻說著,伸手解開上衣的扣子…… 我慢慢的走到她身邊,本來想問是不是還要我幫她揉揉的,卻看到她胸前大片的於紫,圓球下面密密麻麻的布滿了針眼。


   我震驚于眼前的這一切,忍不住湊上前去,問: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蘭花把衣服整理好,拉著我的手,說:你過來,我慢慢說給你聽! 她的手很軟,握著很舒服。


  不過,現在我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感受,只想快點知道事情的真相。


   蘭花坐在一塊石頭上,讓我挨著她坐下。


   石頭不大,我們的身子完全靠在一起,這讓我原本惴惴的心平復了不少。


  而蘭花此時更像是個小姑娘,受了委屈的小姑娘,輕輕的啜泣著。


   我試著攬著她的肩膀,她便靠在我身上,壓抑著聲音哭起來。


   良久,她抹了把眼淚,說:小寶,嬸子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心地善良,而且很聰明,所以才肯把一些事情告訴你。


  你一定要答應我,幫幫我。


   我點點頭,卻有些不甘心,畢竟開始是被她威脅的,便問:那要是我不幫呢? 她的臉一沉,說:那我就跟魏四說你把我糟蹋了!哼,這段時間我們可是在一起,你怎么也說不清楚。


   我頓時心都涼了,雖然氣惱,卻不敢表現出來,只好說:我肯定幫你!不過,你總得告訴我是怎么回事吧?還有,你身上的傷……我不忘假裝關心她一下。


   她長長的嘆了口氣,竟然道出了一樁幾百年來的是非恩怨…… 蘭花嘆了口氣,說:既然把你叫來了,就跟你說實話。


  不過,出了這個山洞,我就不承認了。


  其實我是錫伯人的后裔,先人跟魏四的先人有些關系。


   什么?我不由得驚叫出聲。


   她繼續說:據說幾百年前,一個隱世的藥王收了三個徒弟,其中就有我們花魏兩家的先人。


  后來,藥王死了,三個徒弟反目成仇,把藥王留下的醫書撕成三份,分道揚鑣,自此再也沒有見過。


  算了,這些都是陳年舊事,而且一代傳一代,說不上真假。


  不過,我知道魏四現在的態度肯定是寧可信其有,所以才娶我的。


   我疑惑的問:你家也行醫? 她搖搖頭,說:沒有! 那就不合理了!首先,你們家為什么不行醫?就算是醫道中落,那魏四又怎么知道你們就是花家的后人?還有,你看過那本書嗎? 蘭花說:書我的確沒看過。


  不過我聽我娘說過。


   你娘?我一頭霧水。


   她吐了口氣,說:其實,我爹不是花家的人,我娘才是!這么跟你說吧,我們家的男丁一直不旺,到了我外祖父這一代,就生了我娘一個孩子。


  祖輩定下的規矩,醫術傳男不傳女,我娘苦苦哀求,可我外祖父就是不同意。


  她一氣之下跑出來嫁給我爹。


   我不解的問:那你應該跟你爹姓才對啊? 我小時候也這樣問過我娘,她非常生氣,拼命地打我,警告我只要身上流著錫伯人的血,一輩子只能做錫伯人。


  關于醫書的事,是她臨死之前告訴我的,后來魏四就去逼婚。


  哎,后來我想可能當時我爹偷聽了我娘給我說的話,這才傳到魏四的耳朵了。


  小寶,你幫幫我,求你了,你看看,這些都是他打的,他就是個混蛋。


   傷倒也罷了,這里的男人基本上都打女人,可看著她胸前的針眼,我真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些針眼……也是他扎你的? 蘭花又哭起來,說:小寶,事情不像你看的這么簡單!其實……其實他給我下毒了。


   什么?聽到這幾乎只有武俠小說里才有的情節,我差點蹦起來,眼珠子瞪的老大。


   那個混蛋野心很大。


  他不光在我身上下了毒,我爹也可能是被他害死的,還有……還有……感覺他好像要動手了。


  小寶,要是不阻止他,我們都要遭殃的。


  她臉色蒼白,好像看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


   我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茅草依然遮掩著山洞,顫聲問:他要動手干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有種預感,不詳的預感。


   那你到底想讓我干什么?后背陣陣冷風吹來,搞得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想讓你跟他學醫。


  只有這樣,才能掌握一些信息,探知到他的陰謀,也好及時的阻止他! 可是,他怎么可能讓我跟他呢?我早已經被嚇的心神不定,根本沒有聽出其中存在著極大的矛盾。


   他要做的事,一個人應該完成不了。


  我想辦法說服他。


  小寶,求求你,至少你要想辦法幫我把毒解了。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今天我就答應你,等你幫我解了身上的毒,我這個人就是你的,你想怎么樣都行!她臉上涌上一絲緋紅,真是面若桃花,嬌艷欲滴。


   突然間,覺得她不像快三十歲的少婦,更像是一個含苞待放的處子。


   本來我就很羨慕魏四爺,既然有機會,自然不能放過,立時答應。


   蘭花拉著我的手,輕輕的倒在我的懷里,幽幽的說:小寶,以后就靠你了。


  再跟你說個秘密,魏四根本就沒碰過我,所以……所以……以后我會完完整整做你的女人!說完,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腰間,神情旖旎。


   我怦然心動,要不是忌憚她中了毒,真想將她就地正法。


   過了一會兒,她身上將頭發挽到耳后,說: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過會兒走!以后我們盡量的保持距離,過幾天我會跟魏四說,讓他收你到徒弟! 我激動的點點頭,看著她離開。


   就在她撩起洞口的茅草出去時,夕陽的余暉照了進來,我的眼一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東西,卻又像什么都沒看到…… 從洞里出來,感覺頭微微的有點痛。


   也許是激動吧,我安慰著自己。


   快到村口,我看到村長的媳婦春杏站在路邊。


   她看我過來,迎上來說:小寶,正好有事要跟你說,你跟我來。


   我心里暗道:這是怎么了?好像所有的人都找我有事似的。


  想歸想,這個女人是得罪不起的,便跟著她往前走。


   春杏的臉拉的很長,我心里一陣的慌張。


  說起來打春杏進了這個村,對我就像大姐姐一樣的照顧,有時候看我身上的衣服破了就把我帶到家里給縫補好,過年還會專門為我做雙鞋。


  在春杏眼里,我應該就是個乖巧的小孩子,而在我的眼里,春杏是個嚴厲而體貼的大姐姐。


   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春杏冷冷的問:小寶,你跟我說,你把春桃怎么了? 我一愣,連忙搖搖頭,說:沒怎么啊!發生什么事了? 這應該我問你吧。


  你別裝,要是沒什么事她昨天晚上那么晚了還跑去找你干什么?而且一回到家就哭,問她怎么回事又不說!你快點告訴我,否則……否則……我再也不理你了。


  春杏有點生氣。


   看她這樣,我覺得委屈,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說:我沒做什么,也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真的。


  說什么我也不能把魏四在春桃身上做的事說出來,畢竟我過幾天可能要跟他學醫,而且還期待著有一天能跟他一樣。


   春杏氣呼呼的說:你是不是不承認?你不承認也可以,以后我不理你了!說完,扭頭走了,留下我一個人茫然的站在山路邊上。


   過了很久,我才從茫然中清醒過來,憋屈著臉回家,感覺頭更痛。


   我回家躺在炕上,翻來覆去,實在想不通事情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春杏的話讓我很傷心。


  我一直把這個女人當成自己的大姐姐,想著以后只要自己能出人頭地,一定會好好照顧她,讓她過上好日子。


   春杏的命不好,嫁給魏有德三年多了,一直沒有孩子。


  為此,她的婆婆沒少揶揄過她,有時候當著她的面罵什么公雞母雞的,含沙射影的諷刺她。


  她也知道這些事情,到底覺得對不起魏家,也就忍了。


   等爹過來叫我吃飯,我也不起來,只是躺在炕上發呆。


  令我想不到的是,春桃又跑了過來,更可氣的是她竟然抿著嘴不讓自己笑出來的樣子。


  我看著她一眼,扭過頭去,不理她。


   春桃推了我一把,問:你怎么了? 我依然不理她。


   春桃撇了下嘴,說:我知道今天我姐姐找你了,她回家跟我說了。


  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冤枉你了,可是我又沒辦法把事情跟她說明白,讓你受委屈了。


  你別生氣了,我這不過來跟你把事情說清楚嗎!你快起來!她的話里三分嬌媚七分嗲意,弄的我心里舒服,也不生氣了,從炕上爬起來坐著,看著她。


  只見她妙目微睜,睫毛低垂,臉蛋紅撲撲的,說不出的嫵媚,尤其是她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迷離,處處透著柔情蜜意。


   我的心一動,想著蘭花,想著她依偎在我懷里啜泣的模樣,頭突然間有些迷糊,腦海里依稀的出現了一個影像,看不太清楚,可能感覺這個影像的存在。


   你怎么了?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等我回過神來,發現春桃正緊緊的抓著我的手,驚愕的望著我。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前,大概只差幾公分就摸到她了。


   我連忙將手收回來,訕訕的說:沒……沒什么?突然間走神了,我不是故意的。


   她低著頭沒說話。


   我心跳的厲害,連忙岔開話題,問: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姐姐沒頭沒臉的罵我? 春桃嘴角挑了挑,說:為了我挨她頓罵你還不愿意啊? 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到底要做什么,我無奈的嘆了口氣,說:愿意!你明天讓她接著罵,行了吧? 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不過看她并沒有生氣,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看來這個小妮子對我也是……嘿嘿,等我真的跟了魏四爺,那以后自然更是艷福不淺了。


   干嘛笑的那么惡心?春桃氣呼呼的問。


   我連忙說:沒有!想著能為你挨罵,心里高興!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991527.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4661905.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179671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287631.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105474.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850675.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5712671.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6279394.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4745050.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1768056.html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xagg/15.html

上一篇:

視訊性愛

下一篇:

lickingtits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