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性愛工具 a 素人

a 素人

a 素人


昨天我跟著男朋友回老家見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兩間屋,晚上 他媽鋪好床以后便過來問我晚上跟 王瑋 一起睡行嗎?王瑋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畢竟他家就兩間屋子,如果我不跟著王瑋睡得話,就得跟他媽一起睡,相比之下,還是跟王瑋睡更自在一些。


  這是我第一次跟王瑋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擁抱以外第一次親密接觸,晚上我倆躺在床上都挺激動地,他讓我閉上眼睛,微涼的嘴唇輕輕親吻我。


  王瑋平常看上去老實巴交的樣子,吻技卻出奇的好,沒一會我就被他撩騷的全身發燙了。


  他顯然也來了興致,呼吸越來越重,微涼的手很快便不滿足簡單的撫摸,穿過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觸碰到我底線的時候,我突然如夢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亂的手說,不行,我大姨媽在呢。


  他嗯了一聲,好像不信,不僅沒有停下動作,反而親的更猛烈了。


  我簡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來大姨媽了,只好趁著還有理智強行推開他,說我真的大姨媽來了,你要不信可以隔著衣服摸到姨媽巾的形狀。


  說完我愧疚的看著他,畢竟這種事進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為大姨媽被迫中斷,很掃興。


  可王瑋絲毫不生氣,眼底還閃爍著壞壞的光芒,湊到我耳邊壞笑道:“寶貝,你難道沒聽說過 女人經期要會更爽么,神經更敏感,興致也更強烈,想不想嘗試一下?”說著他的手已經環在我腰上,嘴角的壞笑在他憨厚的臉上交相輝映,在月光下顯得出奇的帥,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我不覺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瑋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實型的,甚至我還一度嫌他不夠浪漫,不解風情。


  誰知他到了晚上竟然這么悶騷,而且壞起來還挺帥,以前我怎么沒發現呢。


  他動作很快,趁著我愣神的功夫已經鉆到下面去,靈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渾身熱血沸騰的,即便我知道經期闖紅燈不好,但我已經不舍得推開他了……說實話,經期那個真的挺爽的,我雖然是第一次,剛開始還有些疼,但王瑋技術很好,前面很溫柔,等我逐漸適應以后就開啟猛烈的炮轟,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瑋興致很足,我們折騰了一整晚他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連中場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一直到我累的體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戀戀不舍的松開我。


  我一覺睡到大天亮,睜眼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王瑋已經不在,不光是他,連他爸媽都不見了,整個房子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給王瑋打電話還沒人接。


  這是什么情況,我第一次登門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對,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況且我一覺睡這么久,還不是他們兒子害的……我有點郁悶,更有點餓,便梳洗一番想出去買點吃的。


  誰知我剛推開門,就看見院子里坐著個孩子,那是王瑋叔叔家的兒子小柱子,我昨天見過。


  他快步跑過來,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村里出事了,年頭最長的那個墳昨天晚上忽然炸開了, 墳頭上還流了一大灘血,現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讓他把我也帶過去。


  他大娘就是王瑋媽媽,我有些奇怪,他們村墳頭炸了,把我帶過去干嘛,哪有未來媳婦第一次登門,就連續兩天把人往墳頭領的。


  沒錯,連續兩天,我都去了墳頭。


  昨天我跟著王瑋到家之后,跟他爸媽一起吃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媽塞給我一個紅包,說是初次見面的見面禮。


  王瑋老家這里有風俗,婆婆如果對未來兒媳婦(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滿意的話, 就會送上見面禮,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飯以后,他爸媽又帶著我跟王瑋去給他爺爺奶奶上墳,說讓爺爺奶奶也看看他們的孫媳婦。


  我還是第一次給人上墳,他們這整個村里的人都葬在這一片,所以一進 墳場那架勢還挺滲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墳頭和墓碑,剛進去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覺得身上冷颼颼的,渾身發涼,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那墳場真的陰氣很重。


  所以現在又讓我去,我內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瑋他媽畢竟是我未來婆婆,我昨晚又剛跟王瑋魚水之歡了,是奔著結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絕,只好跟著小柱子往墳場走。


  到那的時候,墳場里已經沾滿了人,看樣子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來了。


  我在小柱子的帶領下找到王瑋和他爸媽。


  王瑋爸媽都眉頭緊鎖,一臉凝重的看著我,反倒是王瑋,一臉輕松的樣子,昨晚折騰了一宿絲毫疲態都沒有,容光煥發的瞅著我笑。


  我被王瑋爸媽看的有些懵,剛想問王瑋什么情況,他媽就說話了,直接問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來月經了?我去,哪有問未來兒媳這個問題的,還是當著那么多陌生爺們兒的面問,我的臉瞬間通紅,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瑋。


  王瑋他媽見我不回答頓時急了,扯著嗓子問我是不是來月經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最后還是王瑋給我解得圍,說:“媽,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瑋他媽聞言終于松了口氣,不過還是不放心道:“你確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來月經沒有?”“沒有。


  ”王瑋一口咬定道,說的很干脆。


  我詫異的看了王瑋一眼,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撒謊,更不明白他媽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媽得知我沒來大姨媽之后就消停了,讓我站到王瑋身邊去。


  我已經憋了一肚子氣,直接走到王瑋身邊,低聲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媽為什么這么對我。


  王瑋臉上仍舊掛著笑容,意味深長的瞥了我一眼,說你待會就知道了。


  話剛說完,村民中就一陣騷動,說 王寡.婦來了。


  王寡.婦四十來歲,長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樣子,三五下擠進來,犀利的目光在我臉上緩緩劃過,然后扭頭問王瑋他媽來月經的人都找出來沒。


  王瑋他媽說找出來了,說著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這才發現,她身后竟然有一個土坑,坑里坐著五個驚慌失措的女人,坑頭上還有一大灘 血跡


  看樣子這土坑就是小柱子說的那個炸開的墳頭了。


  王寡.婦瞥了坑里的女人們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殺豬刀,看著那五個女人道:“說吧,誰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來。


  ”那五個女人早已經嚇得面色蒼白,誰也不敢吭氣,不光她們,連我都嚇到了,驚慌的看了王瑋一眼。


  王瑋對著我搖了搖頭,意思讓我別出聲,安靜看著就行。


  王寡.婦等了一會見沒人肯承認,頓時不耐煩了,沒好氣道:“這血墳都炸了,你們心存僥幸也沒用,看見這攤血跡了沒有,是誰流的經血,就說明誰被臟東西纏上了,如果不切斷你們之間的聯系,不出三個月,必死無疑!”說著王寡.婦的目光已經狠狠在那五個女人的臉上劃過,最后停留在我臉上。


  我被她看的渾身一顫,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事來:我昨晚跟王瑋闖紅燈, 床單上應該留下不少血跡才對,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時候,好像并沒有看見床單上有血跡啊?想到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床單上沒有血跡,難道墳頭上那攤血跡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瑋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確確實實是王瑋,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會看錯。


  我有點發懵,好在王寡.婦盯著我看了一會后便扭過頭去,也懶得再問跟鬼上床的是誰了,直接用刀把那五個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將血淋在各自的頭發上,然后割下她們的頭發一把火燒掉。


  整個過程進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頭發都化成灰燼以后,王寡.婦松了口氣,讓村民們把墳重新填上,就轉身離開了。


  我也跟著松了口氣,看來事情是解決了,可我心里還是有個疑問,墳頭那攤血到底是誰留下的,王瑋屋里的床單上究竟有沒有血跡?我心里跟貓抓似的,也沒心思在墳場待著了,拽著王瑋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臥室,撩開被子的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方了。


  沒有血跡。


  床單還是我昨晚睡前的那個床單,可上面干干凈凈的,沒有任何血跡,甚至連溫存過的痕跡都沒留下。


  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這張床上跟王瑋發生的關系,不可能什么痕跡都沒留下,難道那墳頭上的經血是我留下的? 跟姑姑打過招呼后我就跟著杜蔓進了她的房間。


   重生軍嬌妻有空間這他娘的不都走到我們背后了嗎!!!!!!!!蘇淼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醫院,業凌冰做到了蘇淼的旁邊。


  說完,唐可可一臉鄙夷地盯著方正延,當時她沒太注意,現在一聯系起來,才發覺這里面問題打著呢。


   全校的精壺用極其細微的動作,原凱把頭往左邊偏了一點點,標槍擦過他的臉頰,槍身掠過肩膀,槍頭完全沒入土中。


  他身高178,看起來可愛而又帥氣。


  哥哥等等我! 小月加快了腳步,結果腳下踩空,順著山坡滾了下去,越滾越快,最終狠狠地撞在了luo露的巖石上,一動不動。


  咱們進鬼屋去玩吧!重生軍長嬌妻有空間洛非鳳頓了頓,我開玩笑的!留下洛辰心里五味陳雜。


  我正想季姐姐是指誰呢,循聲看去,旁邊同樣擱置在灘涂的另一艘嶄新 小船上,心澈舉手朝我們示意。


  面對面坐著。


  重生軍長嬌妻有空間卻沒得到什么回應,上班了吧,這樣也好,我正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 我以為有些事情我說的很清楚了,我以為他放棄了,真是一步錯,步步錯。


  百合晃著小腦袋,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


  我,我是夜凜最喜歡的女人,所以夜凜喜歡給我烤肉。


  再廢話就連你一起干掉!啊————!我的右眼!突然傳來的虛魔獸的悲叫,吳雪晴和艾爾也從剛才的叫聲回過聲來從我身下走開。


  站了一會,雨勢還沒有做停。


  「我叫松上治平,我呢,比較喜歡踢足球,當然了我打游戲可是相當厲害的。


  別發呆了,快點開始。


  (兩根一起插進去)全校的精壺秋雪冰冷的述說著話語,她的臉上帶有著妖艷的神情。


  又是一道可愛的聲音,這次是一根棍狀物體重生軍長嬌妻有空間的確,也有許多女生去搭話尹,不過都被以很快的速度結束話題,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讓我有些不解童小安站起身,走出帳篷,不了,我不累,想隨便逛一逛。


  瀾涼低著頭,很抱歉地說道。


  那個啥,我覺得相處了這么長時間,我可能喜歡上心蕊你了。


  我帶你下去吧。


  好吧,好可惜,我 原本超級喜歡你做的飯菜的,今天要吃焰光的,好煩!她的 星星找不到了。


  ps:先說一下,這是我的第二本小說,第一本就是SF上的另外一本短暫停更的——節能主義(超正經的異能戰斗文),所以說我寫的小說都是很正經的,大家要相信我,另外第三卷很快就會迎來結束,結局會——傅牧商和吳玥二人走進了書店,上了三樓。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860138.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4829236.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271269.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691238.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492541.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3927940.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889972.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6910816.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3383650.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3079710.html

本文鏈接:http://www.carrandwright.com/xagg/7.html

上一篇:

箕輪ともみ

下一篇:

prisonprincess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愛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