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a79

fera 79


  常言道:没有情爱的婚姻就像一潭死水,而缺乏性爱的婚姻好似月色无光。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异性相吸,有缘相会。


    性爱,犹如低吟浅唱的小夜曲,随风入夜,轻轻飘荡。


  性爱,是婚姻生活中散发的一缕缕芳香,它不仅是肉体之约,更是心灵之约。


  美满幸福的婚姻,是情爱与性爱的合奏曲。


    谁不期待有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谁不想固守一段天荒地老的姻缘?但在婚约缔结之时,我们必须有充足的婚姻知识储备和心理准备,宽容和接纳对方,才能携手走过婚姻的热恋期、失望期、磨合期、危险期……  我无法消受这超常的性爱  我与 丈夫 金垠是高中同学。


  那时班里的男女生都很封建,相互不说话,金垠却在入伍离别前突然送给我一件信物,要求我等他。


    我果真心无旁鹜地、傻乎乎地等他,一等就是六年。


  1994年底他一转业回来,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步入婚姻的殿堂,圆了我们青春期萌发的美梦,消释了我俩六年的相思之苦。


  丈夫超常的 情欲 让我不堪重负(6/6)  新婚伊始,我沉浸在柔情蜜意之中,被丈夫的爱紧紧地包围着、感动着。


  金垠舍不得让我做任何事情:早晨洗脸时,他为我倒洗脸水,并在牙刷上挤好牙膏;梳头时,他围前绕后,帮我做花吹卷戴发饰;晚上洗澡时,他提前做准备,然后为我宽衣解带,抱我入浴,给我洗过后又轻轻地抱我上床。


    我虽感到羞涩、很不习惯,但他的举手投足和眼神,都令我强烈地感受到浓浓的爱意。


  我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很庆幸自己找到这么体贴入微的好丈夫。


    蜜月之后,生活渐渐步入正轨,我发现金垠对我的爱超出常理,他的嗜好令我发指,让我苦不堪言……  我在师院毕业后分到市里的某中学任教,我所带的两届毕业班的升学率都在市里名列榜首,因此被提为校教导主任。


    金垠转业后在市里一家工厂任科长,工作相对轻松点儿,因而家务活儿——洗衣、做饭、大扫除……他统统包揽了。


    我原以为,有这样优秀的内助,自己可以在教学上更上一层楼,谁知婚后我根本无法在家里研究教学。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每天我一进家门,就好像走进原始部落似的。


  金垠执意伺候我宽衣解带,说是回归大自然。


    他很浪漫,时常放轻音乐邀我 与他共享裸体晚餐。


  他总是感慨地说:“刘柳,你的玉体是我此生见过的惟一美轮美奂的极品,是超科学、超艺术的杰作。


  每当见到你,我都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总渴望爱抚它、占有它。


  ”  他性欲一上来,从不顾场合、时间,也不管我有没有心情,总是自顾自地死缠活缠,逼我就范,直到他心满意足、筋疲力尽为止。


  试想,天长日久,我哪有这种精力、体质和心情呀?  每当我叫苦时,他便说:“你是不是性冷淡呀?性生活可是夫妻感情最高境界的体现,它不仅能加深夫妻感情,还有利于 身体健康……”天哪,一说起性,他就赞不绝口,把它说得天花乱坠、美妙绝伦。


    然而,无论金垠说得再好, 我对性生活还是渐渐产生了惧怕心理,后来发展到只要与他***,我就紧张,脖颈发硬,头痛恶心。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无论多么痛苦都无法与他翻脸。


  他每次都表现得很热烈、很痴情、很体贴入微。


  我有病时,他就为我寻医煎药,搀进扶出的;我因房事太多身体亏损,他便炖滋补品让我与他一起食用。


  我们就这样无休止地补了泄,泄了补。


    后来,我出现尿频、尿急、尿疼、尿血,患上尿道炎、膀胱炎、肾炎等病症。


    再后来,我开始害怕回家,害怕天黑上床,害怕***。


    没想到他竟把 儿子当情敌  婚后,我不知何故迟迟不孕,后来经专家指点,金垠改为适度行事、择时同房,1995年10月我终于怀孕了。


    我怀孕后,医生和父母都再三叮嘱我:孕期中的前三个月和后(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三个月不宜同房。


    金垠却说:“你别听他们瞎说!哪有那么娇气的?我可受不了这种折磨。


  ”每天晚上,他依然软硬兼施逼我就范。


  为了保住孩子,我执意不从。


  他见甜言蜜语不能奏效,就强暴我。


    我挣扎过,反抗过,但我哪里抵抗得了他的疯狂和强壮?于是,我的内衣、内裤常被他撕破,我的手臂伤痕累累。


  为此,我夜里常伤心哭泣。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说实在的,对小生命的到来,我和金垠都企盼已久,一怀上他,我就缝制了许多漂亮的衣裤,金垠还亲手做了一张精美的小床,在小床四周的围栏上雕刻了许多动物图案。


    产后出院,丈夫和家人精心呵护我们娘儿俩,我心中窃喜:这个小生命肯定能给我带来欢乐和吉祥。


  殊不知这是我苦难的开始。


    起初,金垠说要培养儿子的独立性,让儿子在小床上单独就寝,我当时不以为然。


  后来我发现,无论儿子怎么哭闹甚至生病,他都不准儿子上我们的床。


    记得一天,10个月大的儿子手脚冰凉、浑身发抖,哭闹不停,十分需要人照料,可金垠仍死缠活缠地要与我***。


    那时,我听到儿子的啼哭一声比一声凄凉,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推开金垠,冲过去把儿子紧紧地搂在怀中。


    抚摸着儿子冰凉的身体,他哭我也哭。


  我对金垠说:“如果今天你不让我搂着儿子睡,我就抱他回娘家。


  ”我把儿子放在我和金垠的中间,用身体温暖他,他一会儿就不哭了,噙着我的乳头睡着了。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没想到儿子睡安稳了,金垠却突然跳下床对我吼道:“你听着,只要他在床上,我就下床。


  ”我也生气了:“他是你的儿子呀,他不是你的情敌,更不是我带来的私生子!”金垠理直气壮地说:“我郑重地告诉你,你要摆正我和孩子的关系,他是河里的水,我是石头,他早晚要流走的,我却永远在你的身边。


  ”  我无法接受他的谬论,说:“羊有跪乳之思,鸦有反哺之情。


  为人父母,岂能这样自私、狭隘?即使将来儿子离我而去,我现在也要全身心地爱他。


  ”  那天晚上,我看着怀中的儿子,心里难过极了。


  儿子回到家里10个月了,我还是第一次搂着他睡哩!望着蜷缩在单人沙发上的金垠,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婚姻是失败的。


    金垠婚后的所作所为令我越来越失望。


  从初中到高中,我认识的金垠英俊伟岸,鹰虎之性,是具有大象之气的人。


    为什么他的心理会这样畸形、阴暗?为什么他整日围绕着性字行事而否定生活的全部要义?为什么他要践踏爱情的崇高和圣洁,如今连儿子也容不下?我彻底心灰意冷了。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离婚大战中我选择了退却  马拉松式的离婚从此拉开序幕。


    1997年6月初,我找学校领导开离婚证明,副校长林枫惊讶地说:“这不可能!你丈夫对你那么好,每天早送晚接,叫全校女老师都羡慕死了。


  ”我说:“是的,他对我很好,但我俩志趣不投、感情不和。


  ”  林枫说:“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俩天天成双成对地进进出出,就像连体人似的。


  你说感情不和,就真的不和了?总得有个说法呀!”我嘴唇抖了几下,没能说出话来,泪水“吧嗒吧嗒”地一个劲儿流。


  林枫只好说:“你先回去吧,回头我们调查了解后再说。


  ”  没想到这一凋查了解,我便成了众矢之的,所有认识我俩的人(包括我的父母)都纷纷指责我。


    金垠从不就离婚一事与我沟通,一到夜晚,依然对我动手动脚。


  我对他的举动特别反感,气愤地反抗,甚至与他对打。


  就这样,我们僵持了一年多。


    1999年6月,我带的毕业班临近高考,我工作压力很大,经常备课和批改学生作业到深夜。


  在我专心致志地工作时,金垠经常从我背后冷不丁地伸手抓我、摸我。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我越来越觉得,这间窄小的居所是水深火热的地狱,那张大床就像手术台,每天晚上我都被他摆弄和宰割。


  我对自己说:“我必须逃离这里!”  7月26月,我和金垠都接到法院8月6日开庭的传票。


  拿到传票,金垠满脸愕然,而我窃喜。


    我万万没想到,这张传票竟会成为离婚大战的收兵令……  8月5日清晨上班出门时,金垠抱着儿子亲了亲,然后拽住我说:“我要走了,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情分上,让我再抱你一下吧。


  ”我愤怒地说:“别碰我!你我夫妻情分已尽,有啥话明天到法庭上说。


  ”他灰着脸走了。


    9时不到,家里突然响起一阵砸门声,我连忙去开门,只见与金垠同科室的小张惊惶失措地说:“嫂子,不好了!金科长握高压电线自杀未遂,现正在市医院抢救呢。


  ”我吓得差点儿闭气。


    我随小张赶到医院,看见金垠的左臂如同漆黑的炭棒。


  院方递给我一张手术通知单,上面写着“左臂截肢”几个字。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我一看,整个身心都颤抖了。


  这时,金垠与我单位的领导、家人及亲朋好友都赶到  医院,人们见金垠被离婚逼得如此悲惨,个个涕泪滂沱。


  我在一片哭声和谴责声中,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听女友说,金垠接到传票后急疯了。


  在他看来,我们的婚姻是天造地设的绝配,是一眼喜泉。


    他压根儿没想通为什么他对我的贪恋竟会成为过错,而且成为夫妻关系日趋恶化的元凶。


  他原以为夫妻闹闹就算了,万万没想到会闹到离婚的地步。


  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怀着最后一丝侥幸去找我父母和我的两个闺中密友,请他们出面说情。


  谁知他们满口推托之词,于是他万念俱灰,觉得离婚后活着没意思……  听到这儿,我顿时明白金垠早上出门时为什么那么怪异。


  我不禁责怪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粗心、那么无情?我觉得是我绝情地把他推上死亡之路。


    想到这儿,我涕泪俱下,趴在他的床前说:“傻瓜,你不想离婚也不能寻短见呀!”金垠忍着疼痛,倔强地说:“听着,我就是死,也不想与你对簿公堂,更不想弄得两人都身败名裂、恩断义绝。


  ”听着他这番有情有义的话语,我困惑了,心震颤了,甚至辨不清这场离婚大战到底谁是谁非。


  我知道,此时此刻,我绝不能撒手不管,更不能雪上加霜。


  丈夫超常的情欲让我不堪重负(6/6)  长达四年的离婚大战,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终于守候到完满的结局  自金垠致残后,家中骤然风平浪静。


  在家的屋檐下,我们围绕儿子默默地做着各自该做的事。


    儿子成了我俩惟一的话题和希望,把儿子培养成才成了我俩心灵的契约。


  自从金垠失去左臂后,大部分家务都落在我的身上,因而我少了许多梦想,活像驾辕的驴子,不计日月,周而复始地拉着生活的重车。


    金垠见我不但没有离开他,反而竭尽全力地为他和为家操劳,自然心存感激,他用残存的那只手尽量为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不过,精神和身体的创伤,已使他像被骟的骡子,精气神都没了,甚至对最贪恋的性事也采取一副可有可无、漠然视之的态度。


    看着丈夫身体的残疾和委靡不振的精神状况,我产生了深深的内疚和负罪感,以及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我渐渐地开始自责和反省:是不是我们这些60年代的人因受封建传统思想的熏陶,在潜意识中把情欲视为罪孽与丑恶?我和金垠婚后对性生活截然不同的态度,是否就是长期性压抑和性知识贫乏的两个极端反映?我是否没有正视他的情欲及他对我的痴情?我是否忽略了情欲是夫妻感情和人类强大生命力的外在显示?为什么矛盾激化后,我不主动找他沟通?……然而,一切自责和追悔都为时已晚。


    转眼间,10多年就这样平淡、相安无事地过去了,我们家多次被评为单位的“模范夫妻”和市级“文明家庭”。


    2008年11月底,我患上了宫癌,金垠急得满头白发。


  我在肿瘤医院做切除手术时,他日夜精心照料我。


    化疗期间,我呕吐得非常厉害,情绪极坏,时常无端地发脾气,可他总是一脸微笑、不厌其烦地为我端水擦洗、炖补品。


    为了使我心情愉快,他还经常给我讲故事、讲笑话。


  他吊着空洞洞的袖子进进出出地忙着,用他那只残存的手把我照顾得妥妥帖帖,医院所有的人都被他感动了。


    人们喜欢他、敬重他。


  有人好奇地问他:“你是自卫反击战下来的吧?”他幽默地说:“是的,是自卫。


  ”我听后心中感慨无限。


  我深知,他“自卫”二字的含义是:用生命捍卫婚姻。


    每逢周末,在大学读书的儿子都到医院来看我,和他爸爸争着比对我好,我心里如糖似蜜。


    有一天,儿子说:“妈妈,您一定得积极配合治疗,否则,没有了您,我就不是最幸福的人了。


  您知道吗?我们宿舍四个人里有三个人的爸爸妈妈离婚了,同学们都羡慕死我了,都说我是最幸福的人。


  妈妈,我和爸爸都那么爱您,您也是最幸福的人。


  ”  他爸爸接口说:“儿子, 你妈妈能算幸福吗?如果不是我年轻时的过错,把自己和家庭搞成这样,拖累了你妈妈,你妈妈肯定事业有成。


  你妈妈是因为咱俩,才忍辱负重到今天的。


  儿子,你将来结婚后可得尊重你的媳妇啊!夫妻感情不是只靠男欢女爱来维系的,更重要的是尊重对方的人格、尊严与事业。


  只有这样,夫妻才会情深意长、天长地久。


  这是我今生最深的感触和对你妈妈最深的忏悔。


  ”  听着儿子单纯的话语和丈夫晚到的忏悔,我默默无语,泪水缓缓流淌。


    望着痴情不改的丈夫和在爱中长大的儿子,我百感交集。


    谁不期待有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谁不想固守一段天荒地老的姻缘,但在婚约缔结之时,我们必须有充足的婚姻知识储备和心理准备,宽容和接纳对方,才能携手走过婚姻的热恋期、失望期、磨合期、危险期…… 周贵生被她这撒娇般的 声音撩到了,浑身血液向下冲,那里高高隆起。


  他挺身,蹭着她的地方,呼吸急促:“没事,锁门了。


  ”“那也不行!” 李倩说。


  只隔了一扇门,里面的动静,外面肯定能听到。


  周贵生充耳不闻,慢慢褪下她的衣服,手指摸了摸,那里早已有了反应。


  他霎时欢喜,掏出自己的 东西,慢慢摩擦:“你不想吗?”想的,肯定是想的。


  只(夹逼自慰)是……李倩有些为难, 刘军还在外面,自己却在里面跟他师父做这种事,羞耻心瞬间涌上来。


  “我……”她正要说什么,周贵生已经进去了,李倩顿时说不出一句话。


  周贵生托着她的臀部,抱着她往前走,每走一步,李倩都愉快一分。


  “ 倩倩!”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李倩一顿,拍打着周贵生的肩膀,示意他停下,奈何对方没有按照她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凶狠。


  舒服的感觉袭遍全身,李倩哼咛一声,下一秒,连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敲门声还在继续,刘军在门外喊:“倩倩?你在吗?”房间里响起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李倩此时一门心思扑在周贵生身上,对刘军的声音充耳不闻。


  门外敲门声的力道越来越重,如果不是 门板质量好,估计早已被刘军敲破。


  周贵生继续着动作,瞧了眼李倩,女人身材匀称,就连脸蛋儿,都称得上是佳人,这么多年,真是便宜刘军那小子了。


  他抱着她挪动脚步,李倩瞪着漂亮的大眼,不祥预感在心底默默展开,果然,周贵生 把她抱到门板后面,让她的背抵着冰凉的门板。


  她压低声音:“周贵生!你不能再胡来了!”上次是当着刘军的面,这次只不过是隔张门板,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刘军肯定能听到。


  周贵生笑了笑,大声喊道:“小刘,你在外面等着,这边很快就弄好了!”刘军在门外回复:“师父,倩倩在吗?”这个时候周贵生已经放缓动作,李倩抓住机会,正要回复:“在……呃……”话刚出头,周贵生猛然用力,硬生生的把李倩的话憋回去了。


  “倩倩?”刘军喊着,刚刚她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周贵生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是老手,知道那儿舒服,那儿不舒服,她抱着李倩不撒手。


  刘军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回应,便挠挠头离开了。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李倩终于放纵自己,攀着周贵生的身体,去寻找那种刺激感,周贵生也加快速度,最后李倩脖子一仰,整个人抖动,进入巅峰。


  到底是年纪大了,弄了这么久,周贵生两条胳膊都酸了,把李倩 衬衫脱掉,平铺在地上,把她压在衬衫上。


  李倩知道他想干什么,身体里面的东西还没有完全解渴。


  不过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刘军难免会起疑,李倩蹬着腿:“周贵生!你起来!”周贵生不听她的话,继续慢动作:“小刘抢我生意,你是不是的补偿补偿?”李倩当然不乐意,刘军的罪,为什么要在她身上讨回来,欲要反驳,可是那儿传来异样,没多久,她再次被周贵生勾起欲望。


  周贵生扶着她的腿,架在自己肩膀上,重重往里面推送,李倩仰着脖子,眼睛紧闭着,享受这份愉快。


  可能是姿势对了,这次周贵生特别快,大概十多分钟弄完,李倩也因为他娴熟的技巧,一次又一次攀上顶峰。


  结束之后,李倩连忙穿上衣服,头发散落开,浓密的黑色铺在肩膀上,再加上她红润的脸蛋儿,平添了几分风情味道。


  周贵生提上裤子,拿着工具开始干活,技巧蹲在角落,处理衬衫上的东西,可那种东西,怎么能擦的干净。


  李倩懊恼自己没出息,稍微被勾一下,就跟他做那种事,越想越烦躁,她索性把衬衫脱了,只穿着里面的衣服干活儿。


  周贵生瞥了眼,那白嫩的皮肤……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又感叹刘军那小子真是捡到便宜了。


  他握住她的饱满,轻轻揉捏:“小倩,要不你跟我走吧,刘军不能给你带来的快乐,我全部都能给你。


  ”李倩眼底充满惊吓,把他的手拿开:“师父,你说什么胡话呢!”不说别的,就拿年龄来说,他们也是不搭配的,况且她还是刘军老婆,突然跟周贵生走,明白人谁都知道什么意思。


  周贵生咽了咽口水,咬了口她的饱满:“小倩,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能给你你想要的,刘军他可以吗,他能给你快乐吗?”不能!李倩憋红了一张脸,两边为难,她确实想每天尝试那种快乐,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了:“师父,我不能这样,而且我觉得……”李倩羞涩低头,声音越来越小:“我觉得我们这样也挺好的……”周贵生眯了眯眼睛,看来这是同意了他们的关系。


  心情突然变好,周贵生放开她,帮她穿上衬衫,又把她的头发拨弄两下:“这里冷,穿上暖暖身子,上面的东西你别害怕,头发正好能盖住。


  ”李倩乖巧“嗯”了声,觉得周贵生这个老男人,真的比刘军好太多,周贵生知道怎么给女人快乐,怎么呵护女人,而刘军,只会用蛮力,还没什么感觉,更别提呵护,除了使唤她,还是使唤她。


  安置好门板,周贵生终于拉开房门,听到动静,刘军匆匆跑过来,上下打量门板。


  周贵生知道他不服气,当着他的面拉了拉门,没有之前的“咯吱”声,就连门板,也稳定了很多,没有丝毫松动。


   户主满脸喜色:“老周,要不怎么说你是最好的木匠,瞧这门,装的多好!”周贵生谦虚一笑:“客气客气。


  ”户主一拍手:“这得好好感谢你,中午一起去饭店吃顿饭,我请!咱哥俩好好喝两杯!”周贵生推辞:“不用了吧……”户主拉着他的手:“都是街坊邻居,客气啥,走走走,现在就去!”人太过热情,周贵生拒绝不了,只好跟着走。


  留下刘军和李倩两人面面相觑,刘军板着脸,气的一脚踢在工具上:“草!”工具在地板上飞出去老远,吓得李倩大惊失色,她瞪着刘军:“你干什么!”跟李倩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意识到自己失态,刘军赶忙道歉,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外面响起脚步声,两人同时望过去,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周贵生,他看着他们:“愣着干什么,走啊!”刘军没好气说:“去哪?”周贵生嫌弃的看他一眼,指了指刘军,一言难尽:“还能去哪,吃饭啊!”刘军脸色更难看了,这活儿大多数都是自己干的,周贵生只是修了修门,户主便要请他吃饭,而他,吃饭还得周贵生带着,刘军攒不下这口气,果断拒绝:“不用了,我跟倩倩回家做就成,您快去吧,别让户主等急了。


  ”量尺几秒,周贵生叹口气:“罢了,罢了!”户主选的饭店挺不错,是镇上最大的饭店,门口还站着两个迎宾小姐,看到他们来,统一低头:“欢迎光临。


  ”这甜美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周贵生的目光,一眼看到迎宾小姐暴露在空气中的腿,白嫩嫩的,又美又好看。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本文链接:http://www.ruisliprfcyouth.com/xagg/87.html

上一篇:

bokepdo

下一篇:

妃月るい

Copyright © 2012-2021 http://www.carrandwright.com - 爱之谷官方商城
返回顶部